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长相思3:思无涯 第十八章 委心任去留

清晨,璟坐在榻边,叫道:“小夭,小夭……”

小夭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嘟囔道:“让我再睡一会儿。”

璟说:“昨儿晚上,你可是答应了烈阳和阿獙,今日要一起去为岳母和岳父扫墓。”

小夭揉揉眼睛,清醒了。

昨儿送走了黄帝和颛顼,他们重回大殿,继续喝酒。

几百年后,阿獙和烈阳重回故地朝云殿,在阿珩女儿的婚礼上,与故人白帝重逢,更多的故人却已不在,百般滋味上心头,都喝酒如喝水。

小夭陪着他们也喝了很多,即使酒量再大,也喝得晕晕乎乎,似乎提起娘,还和烈阳抱头大哭了一场。后来,好像是璟把她抱回屋子……

小夭猛地坐起:“我们成婚了?”

璟摸了摸小夭的额头,故作纳闷地说:“没听说醉酒会失忆。”

小夭结结巴巴地说:“昨夜……昨夜我……你……我们……”

璟含笑道:“昨夜你醉的厉害,让你睡了。以后日子还很长,我不着急。怎么?你很着急?”

小夭瞪了璟一眼,红着脸开始洗漱穿衣。

穿戴整齐后,小夭和璟去找烈阳和阿獙。

用完早饭,四人一起去祭拜小夭的亲人。

虽然璟早知道小夭的亲人都葬在这里,可亲眼看到六座坟墓时,还是很震惊。

烈阳和阿獙一座座坟墓祭奠,小夭把璟介绍给外婆和舅舅们。

小夭看璟、烈阳和阿獙都神情严肃,笑道:“喂,你们别这样!今日可是我的好日子,多笑笑!外婆和我娘他们也会喜欢看到我们笑!”

烈阳点点头,对阿獙感叹道:“阿珩的女儿是真长大懂事了。”

小夭撇嘴:“说得好像你很懂事一样,这话阿獙说还差不多。”

阿獙忙道:“你们两吵嘴,千万别把我拉进去!我中立,谁都不帮!”

小夭挽住璟的胳膊,得意洋洋地说:“好稀罕吗?我如今有人帮!”

烈阳看看小夭和璟,忍不住欣慰地笑了起来,小夭倚在璟的身上,也是笑。笑语声回荡在山林间,坟茔四周的野花随风摇曳,好似随着笑声起舞。

烈阳和阿獙又住了几日后,告辞离去。

小夭和璟送完他们后,去轩辕城找父王和阿念。

反正五神山无事,阿念打算多住一段日子,陪陪父王。这几日,她都随着白帝去了打铁铺,帮点小忙,甚至跟着侍女学做菜。

小夭和璟道打铁铺时,阿念和白帝不在,苗莆说白帝带阿念去那个号称千年老字号的破酒铺子喝酒去了。小夭不禁笑起来,对璟说:“看来父王打算给阿念讲讲他过去的经历了,我们不去打扰他们了。”

两人在街上随意逛了一圈,小夭带璟去了一家饭馆,点了一些轩辕的风味菜肴。

两人正在安静用饭,七八个士兵走了进来,领头的官爷满脸喜气地大叫:“店家,上好酒好菜!今日我请客,见者有份!小二,给每个人都上一杯酒,庆贺轩辕军队打了大胜仗!”

店内的人都兴奋起来,七嘴八舌地询问,原来是蓐收大将军又打了胜仗,几个食客笑道:“蓐收将军最近不是一直在打胜仗吗?”

请大家吃酒的官爷说:“这次是非同一般的大胜仗!九命相柳死了!你们这些商人肯定不知道相柳那厮有多凶残厉害……”

犹如猝不及防间,被利刃穿心,小夭只觉双耳轰鸣,胸口疼痛欲裂,手中的酒杯掉落。

璟担心的叫:“小夭!”

小夭喃喃说:“不可能!不可能!他不可能就这么死了!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她突然想起,情人蛊已经被王母解了,她的确不可能有感觉,小夭眼前发黑,身子向后软去。

璟忙扶住小夭:“我们先会轩辕山,让苗莆拿父王的令牌去打听一下。”

小夭头重脚轻,昏昏沉沉,心头嘴边翻来覆去都只是三个字“不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如何回的朝云峰。

璟吩咐着苗莆,又对她说了什么,她却什么都听不清。

苗莆匆匆离去,感觉中,好像只过了一会儿,又好像过了很久,苗莆回来了。

小夭立即问:“是假消息吧?”

苗莆说:“应龙大将军说相柳战死了。”

小夭厉声尖叫:“不可能,我不相信!”

苗莆被吓了一跳,不敢再说话。

璟端了一大碗烈酒,半强迫着小夭喝下,他柔声问:“你还要听吗?如果不想听,我陪你喝酒。”

小夭扶着额头,对苗莆说:“你继续说吧!”

“赤水族长死后,陛下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全歼共工军队!蓐收大将军集结二十万大军围剿共工军队。在轩辕的猛烈进攻下,共工的军队节节败退,缩在深山不出,不正面应战。蓐收大将军坚壁清野,放火烧山,逼得共工不得不撤出山林。陆上都是轩辕的军队,不仅有蓐收大将军的军队,离怨将军的二十万大军也随时可以策应,共工只能率领军队逃往海上。蓐收大将军早料到共工只能逃往海上,早派了精通水战的禺疆将军率领水兵把守,准备截杀共工。本来接话万无一失,可相柳实在厉害,竟然带着一队死士,以弱胜强,击退了禺疆将军,为共工开出一条血路。但蓐收大将军、禺疆将军一路紧追不放,一连追击了几日几夜,最后,终于在海外的一个荒岛上追上了共工。蓐收大将军领兵将海岛重重包围,据说都动用了上古神器设置阵法,就算共工是条小鱼,也逃不掉。禺疆坚决则带兵攻上了荒岛,和共工展开激战……”

苗莆的声音小了下去:“一千多人对十万大军,没有一个人投降,全部战死。禺疆是神族第一高手,却一直打不过早已受伤的共工。后来,蓐收大将军下令所有士兵万箭齐发,共工被万箭射杀。他死后,露出了原身,是九头妖……蓐收大将军这才知道上当了。”

小夭弯下身子,双手捂着脸,肩膀在不自禁的轻颤,苗莆不敢再说,璟一边轻抚着小夭的背,一边说:“你接着讲!”

苗莆迟疑地看左耳,左耳面无表情的颔首,苗莆才有勇气继续说:“蓐收大将军发现上当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高兴的说‘相柳死,最艰难的战役已经打完’。因为相柳实在伤了我们太多的士兵,听说很多士兵想拿相柳的尸体泄愤,可蓐收大将军鞭笞了企图冒犯相柳尸身的士兵,下令撤退。他们刚撤出海岛,相柳的尸体竟然化作了黑血,喷涌而出,毒性剧烈,所过之处,草木皆亡,连土地都变得焦黑,到后来竟然整个海岛再无一个活物,所有士兵都很恐惧,连蓐收大将军都觉得后怕。如果不是他敬重这位对手,不允许任何人亵渎,只怕连他也逃不掉。”

小夭的身子软软地伏在了榻上,如果说之前还不相信,那么这一刻,她不得不相信了……这种事只有相柳才能做得出来。

璟对苗莆和左耳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出去。

璟把小夭拥进怀里,柔声说:“你要是心里难受,就哭出来吧!”

小夭脸色泛白,身子不停地打哆嗦,却自己骗自己,喃喃说:“我没事!我早有心理准备……刚认识他时,我就知道有这一日,我一直知道!”

璟提起酒坛:“我们喝点酒吧!”

璟给小夭倒酒,小夭端起就喝,一碗碗烈酒灌下去,小夭的脸色白中透出红来。

天渐渐黑了。

璟说:“你要是不想休息,我陪你去外面转转。”

小夭摇摇晃晃的爬到榻上:“我能睡得着。”

璟看她非要和自己较劲,也不再劝,放下了帘帐,躺下休息。

小夭呼吸平稳,一动不动,好像很快就睡沉了。

半夜里,小夭突然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帐顶。

她悄悄起身,看璟依旧安稳地睡着,放下心来。她披上衣服,走出了寝殿,坐在玉阶前。

宫墙外,一轮皓月,冷冷清清。

小夭想起了清水镇的月亮,相柳死时,天上的月亮可也是这样静静地照拂着他?他可有想起他们曾一起看过的月亮?

虽然东海与轩辕山远隔万里,但只要相柳愿意,总能让她知道。可是,纵然死亡,他都不屑于和她告别。在他眼中,她和他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一直都是交易,每一笔都清清楚楚地公平交易。

轩辕突然想起了什么,急急忙忙地在身上翻找,拿出了贴身收藏的狌狌镜。镜子里面有两段记忆,是他唯一无偿留给她的东西了。

一段记忆是在清水镇时,他因为受伤不能动。玫小六逮住机会,趁机报了长期被欺压的仇,用灶膛里拿出的黑炭在他脸上画了七只眼睛,加上本来的两只眼睛,恰好是九只眼睛,嘲讽他是个九头怪。

还有一段记忆是在海里,玫小六和相柳达成交易,相柳带着她远赴五神山,为颛顼解蛊。解完蛊后,他们被五神山的侍卫追击,为了躲避追兵,相柳带着她潜入了海底,那是小夭第一次真正领略到大海的瑰丽多姿。趁着相柳没注意,她悄悄把相柳自由自在,随意遨游的样子记忆了下来。

小夭深吸了口气,用灵力开启镜子,一圈圈涟漪荡开后,却什么都没有。

小夭一下子慌了,一边说着:“不可能!不可能……”一边急急地用灵力探查镜子。可是,不管她寻找多少遍,都没有了相柳的记忆。

他唯一留给她的东西也彻底消失了!

小夭难以置信,不甘心地翻来覆去地看镜子:“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突然,她想起了,在她昏迷时,相柳发现了镜子里的秘密,还要她将一切删除。等他清醒后,他却没有再提,她以为他忘记了,原来不知何时,他已经销毁了一切!

小夭摩挲着镜子,含着泪问:“相柳,我在你眼中,真就那么不堪吗?你竟然连一段记忆都不屑留下!”

“九头妖怪!我恨你!”小夭猛地将镜子狠狠砸了出去,一串串泪珠却潸然落下。

在清水镇时,她是玫小六,他是相柳,虽然总是针锋相对,他却会在受伤时,藏到她屋子疗伤,她也会不知不觉,把从未对人提起的不堪过去讲给他听。

在轩辕城时,他是浪荡子防风邶,温柔体贴、玩世不恭,却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地传授了她十几年的箭术。

在海底沉睡了三十七年时,他们曾夜夜相伴,那大概是相柳最温和的时候,没有利用交易、没有针锋相对,有的只是一个带着另一个在海底徜徉,一个偶尔说几句话,一个永远的沉默。

在赤水婚礼上,他来抢婚,要她履行承诺,还问璟要了三十七年的粮草,他付出的代价不过是失去了一个虚假的身份,她却名誉尽毁。

从那之后,他是共工的将军,她是颛顼的妹妹,两人每次说话都刀光剑影。

最后一次见面,是因为丰隆的死,在两人曾一起游玩过的葫芦湖上,她想射杀他,他利用璟的死煽动她为璟报仇。那一夜,他几乎要尽了她全身的血,只是为了储备一点疗伤的药丸。她恨他冷酷,发誓永不相见!

如果她知道那是他们此生此世最后一次见面,她一定会说点别的,不管他对她多冷酷无情,她也不想说那些话!

小夭泪流满面,仰着头,无助地看着天。

相柳,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连最后的记忆都不肯留下……难道百年相识,对你而言,都只是交易算计吗?

相柳走的太决绝,没有片言只语留下,连尸骨都化成了毒水,再没有人能回答小夭的问题。

璟从小夭身后抱住她时,小夭才发觉天已蒙蒙亮。

被冷风吹了一夜,小夭身体冰冷,璟用灵力温暖着她的身体:“什么时候起来的?”

小夭一边匆匆地擦去眼泪,一边心慌地说:“刚起不久。”

璟在她后颈上,轻轻地吻了下。

小夭无力地靠在了璟怀里,半晌后,她低声说:“刚才我说假话了,我起来很久了,其实,我昨夜一直没有睡。”

璟轻声说:“没有关系!纵然亲密的夫妻,也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很痛苦,更需要独处。”

小夭不安:“我……我……”

璟捂住了她的嘴:“不要把你的夫君想的太小气,相柳对你有数次救命之恩,我对他很感激。”

小夭的眼泪缓缓滑落,濡湿了璟的手掌,璟却一言未发,只是静静地抱着小夭。

小夭喃喃地说:“虽然我一直警告自己他是颛顼的敌人,可我……我并没有准备好!我好希望一切都是假的……他那么狡猾,想活着总能活着!”

璟沉默不语,他知道小夭不需要他说话。

“他就是太狡猾了,才不想活着!有一次,他对我说‘其实,对一个将军而言,最好的结局就是死在战场上’,他为自己选择了最好的结局!”

“什么最好的结局?他就是世间最傻的傻子!他对得起共工,对得起所有死去的袍泽,可他对得起自己吗?”

“我才是傻子!他根本不在乎,我为什么要难过?我不要难过……”

小夭边哭边说,渐渐地,话少了,到最后,她蜷缩在璟怀里,沉默地看着高高的凤凰树。一朵朵绯红的落花凋零在风中,就如一幕幕逝去的往事,不管曾经多么绚烂美丽,都终将随风而逝。

小夭疲惫的闭上了眼睛:“璟,我想离开了!”

“我们去哪里?”

“去海上!万里碧波,天高海阔,相柳曾说过海外有很多无名小岛,也许我们可以找一个美丽的小岛安家。”

“好!”

小夭本想让左耳和苗莆跟着白帝,等左耳学会铸造技艺后,哪里都可安身,可苗莆哭着要求:“小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左耳默不作声,却一直盯着小夭,显然比苗莆更难缠。

小夭只得投降:“只要你们不怕苦,就跟着我和璟把!”

小夭开始收拾行囊。其实,主要就是庆典结婚时收到的礼物。外祖父送了两箱珠宝首饰,应该是外婆的遗物;父王的礼物是他亲手锻造的一柄短刀、一把匕首;颛顼的礼物非常实用,是轩辕城内的一座宅邸,轩辕城外的百亩良田;阿念的礼物是一捆扶桑神木;烈阳的礼物是一对灵丹妙药,估计是他几百年来收罗的,连见惯了好药的小夭都暗自咂舌;阿獙的礼物是一对用玉山古玉琢的同心佩,一个用扶桑神木雕刻的大肚笑娃娃。都是他亲手做的。

小夭从外祖父送的首饰里挑了三件喜欢的收了起来,留做纪念;父王送的短刀和匕首既可做防身兵器,又可以用来削水果,留下;颛顼的礼物,小夭仔细看了一会儿后,收了起来;阿念的礼物也是仔细收好;烈阳的礼物自然是要全部藏好;阿獙送的同心佩平平日戴着可以颐养身体,关键时刻还可以当奇药续命,小夭把玩了一会儿,顺手给璟系了一块在腰间,自己也戴上了另一块。

最后是大肚笑娃娃……小夭一开始就很好奇,阿獙为什么不用玉山桃木,却用了扶桑神木,扶桑神木无火自燃,并不适合用来雕刻东西。也不知道阿獙用了神木法术,才能让这块扶桑神木不烧手。

小夭捧着大肚笑娃娃,对璟说:“阿獙可真逗,人家雕的胖娃娃就是头大,他的娃娃连肚子都大,难道表示这胖娃娃是因为贪吃才胖的?”

璟看了一眼大肚笑娃娃,说道:“这是数万年的扶桑神木,水火不侵、刀剑不伤,可不好做,阿獙应该费了不少心血。”

大肚笑娃娃看起来没什么实际用处,但小夭觉得可爱,捧在手里越看越喜欢,。大大的脑袋,大大的肚子,穿着个石榴图的肚兜,咧着小嘴,笑的憨态可掬,小夭也忍不住对着他笑起来。

这是几日来小夭第一次展颜而笑,璟终于松了口气,低声对苗莆叮嘱:“把这个笑娃娃一定要收好了!”

离别的那日天气晴朗,微风徐徐,正式适合远行的日子。

白帝和阿念送着他们来到了官道,道路两侧绿柳成荫,不少人在此折柳送别,时不时有凄切的笛声、呜咽的哭声。

左耳和苗莆一个挽着马车,一个坐在车辕上,等小夭和白帝话别。

小夭对阿念说:“你若在五神山呆的无聊时,就来轩辕山看父王,但记住,永不要踏足中原!永不要过问颛顼的事情!”

阿念道:“你放心!我依然如当年一样喜欢颛顼,可曾经的哭泣让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阿念。你可别忘记,我连战场都已上过,仗虽然是句芒帮忙打的,但所有的鲜血和死亡,是我自己去面对的。”

小夭彻底放心了。

白帝问璟和小夭:“想好去哪里了吗?”

璟回道:“没有,先四处走走,如果能遇到两个人都喜欢的地方,也许就会住下来。”

白帝半开玩笑地说:“定居下来后,记得告诉我们,千万别一去就总计杳然。”

璟笑了笑,什么都没说,和小夭一起跪下,给白帝磕了三个头。小夭说:“父王,您多保重,我们走了。”

白帝暗叹了口气,笑着说:“你们去吧!”

璟和小夭上了马车,车轮辘辘,汇入了南来北往的车流中。

小夭乘坐的马车,普普通通,与所有行在路上的车辆一样,分辨不出车上的人与其他人有何不同。

白帝的目力虽好,也渐渐分不清楚哪辆车是小夭乘坐的,只看到无数辆车在赶路。所有行人都是世间最平凡的人,小夭也变成了他们中的一个。

白帝心中滋味难辨,有悲伤,更多的却是释然。

小夭有着世间最尊贵、最沉重的姓氏,她的母亲曾尽全力想挣脱,都没有挣脱,她却终于挣脱了。

小夭有驻颜花,璟是九尾狐的后裔,一旦离去,他们就会彻底消失。

白帝早已察觉到璟和小夭的心思,却一直没有点破,反而故作姿态,任由黄帝和颛顼以为小夭会留在轩辕城。

几百年前,当小夭逃离玉山、流落民间时,大概就已注定今日的结局。她短暂的回归,从五神山到轩辕山,从轩辕山到神农山,见证了大荒的统一,也许只是为了完成她母亲的遗愿,让颛顼平安。如今阿珩的遗愿已了,小夭选择了水归海、鸟入林,再次回到了她来的地方。

白帝带着阿念,安步当车,慢慢走回铁匠铺。

此时正是轩辕城内最热闹的时刻,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小夭有可能是那当垆卖酒的小娘子,有可能是在药堂内打瞌睡的医师,有可能是那摇着扇子追孩子的妇人……

白帝不禁微微笑着,等颛顼找不到小夭时,肯定会震怒,但他迟早会明白,小夭在芸芸众生中,芸芸众生就是小夭,只要这天下太平,他们的小夭就会快乐地生活着。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