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傻夫也是有爪子 第二十五章

“所以我便请来了贺大人,告诉他这一切,甚至对柳大人阴谋的怀疑都全盘托出。其后我莫家复兴,锻造坊重新回归,柳大人便相当急切的要我们成亲,甚至连宋青涛都在他默许之下被放走了。后来贺大人暗中查出了柳大人污了公款,我们便将计就计,由我卸除你的戒心,让你以为莫家全在你的掌握之中,谋夺家产一事水到渠成,才会有婚礼上那一幕。

“也就是说,我早就知道柳家会在婚礼上动手,我和祖母及雀儿只是陪着你们演了一出戏,就为了等你们露出马脚。”莫宸十分平静,他发现对于柳竹音这个旧爱,他竟没了一点的情感波动,即使她可能不久后便要被斩首,他心中也只有遗憾,却不觉得惋惜。

柳竹音听得震惊不已,几乎连话都说不好,“所以……原来我的一举一动,全被你看在眼里?你早就怀疑我了?”

莫宸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沉声道:“是的,只是我想不到,你真的会亲自对我下毒手。原本我能感受到你并不想成这个亲,是碍于柳大人不得不答应,如果你在婚礼那时没有下手,甚至置身事外,我都能保得了你,只可惜……你自己错失了活下来的机会。”

他曾经真的很喜欢柳竹音,她姿色美艳又谈吐非凡,只是在经历一连串的变故后,他却选择了雀儿这个不起眼的小泵娘,因为他真真正正的体会到,美貌及背景不能代表什么,真正美好难得的,是人心。

雀儿所拥有的,就是最美好的心,否则她今天也不会为柳竹音送来最后一餐,因此感动了柳竹音,让她揭发了自己父亲的阴谋。

莫老夫人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对雀儿更是又羞又愧,她过去真的错了,为了自己那门当户对的偏执,不仅差点错过了真正好的孙媳妇,还引狼入室……

柳竹音一席话,点醒了许多人,她自嘲地弯起了嘴角,或许在她死之前,说出所有实情,是她这一生做最对的事情吧?

想着把自己当成弃子的亲生父亲,柳竹音有感而发地道:“贪婪能蒙蔽一个人的双眼,你们握有我父亲贪污的证据,顶多只能拿掉他的乌纱帽,今日我全盘吐实,只怕……他要陪我一起死了。”

她看着莫宸与雀儿,或许相识这么久,只有今天对他们吐露的,才是她的真心话。

“莫宸,我今日并不是输给了你的心计,而是输给了雀儿的善良。至于雀儿,原本我一直以为自己高你一等,很是瞧不起你,但现在我却很羡慕你,因为你的不忮不求,反而拥有了所有我想拥有的东西。”

雀儿深有所感,深深的看着莫宸。“夫君,我想我有些了解,为什么你一直叫我做自己了。”

无论什么阴谋诡计,最终都将化为乌有,只有把握自己手中的幸福,才是最真实的。

莫宸微叹了口气,悄悄握住了雀儿的手,不再放开。

柳权被抓了,他的罪行也被公诸于世,这头,是砍定了。

而柳竹音却是因祸得福,虽然她曾企图杀害莫宸及雀儿,但事实上她并没有得逞,况且又是基于柳权的授意,再加上莫家替她求情,所以死罪可免,只是活罪难逃,她恐怕这辈子都要待在边疆荒野了。

同时因为莫宸复兴了莫家锻造坊,最后还是将宋青涛接下的那桩朝廷的案子办成了,造出了数万把兵器。在贺远山亲自验收之下,发现兵器的质量远高于要求,大喜之余上报朝廷,莫家锻造坊因而成为朝廷御用的作坊,莫宸还被授了一个工官的职务,从此之后地位稳固,名扬天下。

至于莫府之中则是一派的喜气洋洋,因为不必莫宸再提,莫老夫人自己提出了要将雀儿扶正。

在莫家家业被宋青涛夺走时,雀儿不离不弃,还替莫家祖孙找到了落脚处,在莫家需要强力靠山时,听说是雀儿一手好厨艺交好了巡抚大人;在莫柳联姻遭受匪徒行凶时,雀儿不顾一切的想救莫宸,在莫家拿柳权没办法的时候,也是雀儿感动了柳竹音,让柳竹音揭发了自己的父亲……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莫老夫人无法忽视,也让她终于放下了门第之见,彻底接纳了雀儿。

雀儿,根本就是莫家的福星啊!

当然,雀儿事实上已经过门了,不可能再举办一次婚礼,而且说真的,莫家现在对婚礼这事儿着实心有芥蒂,所以莫老夫人索性借着祭祖的时候,把规模弄大,向莫家先祖祝祷说明雀儿扶正一事,也算是给她个交代。

于是,祭祖之日一早,莫老夫人便率领莫家亲族,以莫宸为主祭,开始了隆重又盛大的仪式。

雀儿站在莫宸身后,看着香烟袅袅,突然觉得一阵反胃晕眩,然而今日是她的重要日子,怎么可以出状况呢?于是她拼命忍着,直到仪式终于结束,她也二话不说的晕倒在地。

这一晕可吓坏了莫老夫人和莫宸,莫宸直抱起她冲回院落,莫老夫人则连忙叫人唤大夫来。

一阵慌乱之后,大夫终于来了。

看着大夫为雀儿诊治,莫宸连气都不敢喘得太大,深怕惊扰到大夫。好不容易莫家的风波平息,就要开始平安快乐的生活了,怎么雀儿居然就倒下了?他不只与雀儿共苦,更想与她同乐,他绝对不容许她在这个时候有什么闪失。

好半晌,大夫终于放下了雀儿的手,他习惯性的一拂长须,还没开始说话,就听到莫家祖孙异口同声地问道——

“怎么样?”莫宸与莫老夫人古怪地互视一眼,又默契极佳地道:“先听听大夫怎么说。”

旁边春夏秋冬四婢,还有外头看热闹的大牛等人,都觉得这一幕有些荒谬,但现下的气氛可不容许他们笑出来,只能怀着淡淡的忧虑,期盼地望着大夫。

大夫一下子被众人瞩目,感到有些不自在,不过他大阵仗看多了,缓和了一下情绪,平心静气地道:“恭喜老夫人、恭喜莫少爷,这是喜事啊!”

“什么意思?”祖孙俩又同时开口问。

这下连大夫都觉得这对祖孙的默契简直好得没话说,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

“少夫人这是有喜了,只是今日府上有事,她太过劳累,才会昏过去。不过少夫人的体质甚佳,没有大碍,等会儿老夫开帖药方,补一补就没事了。”

“有喜了……”莫氏祖孙同时呆住,好像一下子无法理解什么叫有喜了,居然攒紧了眉头。

此时,雀儿幽幽转醒,听到大夫的后面几句话,她也忍不住斑兴起来,只不过祖母和夫君一下子都成了石头,叫他们也没反应,她只能麻烦外头的大牛送走大夫,顺便请春儿去抓药煎药。

大夫都走了好一阵子,莫宸才像是惊醒过来,喃喃自语道:“雀儿有喜了,锻造坊我该是几天去不了了,必须先去交代一下。”谨,他居然径自走了出去,而且还同手同脚,看起来又僵硬又呆。

雀儿和夏秋冬三婢看得目瞪口呆。

接着,换屋里的莫老夫人开始自言自语,“雀儿有喜了,趁着祭祖之日,得赶向祖宗禀报一下。”谨,她也莫名其妙的走了出去,而且动作如莫宸一般的僵硬。

房里只剩下雀儿和夏秋冬三婢,她们都是一脸的奇怪。

“少夫人,老夫人和少爷就这么走了?”夏儿忍不住质疑起来。

“是啊,不是应该很高兴的吗?”秋儿被他们的反应弄得一头雾水。

“未免也太平静了。”冬儿倒是很替少夫人抱不平。

反而是雀儿十分平静,甚至还吃吃笑了起来,边笑边摇头道,“你们还是不够了解少爷和老夫人,如果我没猜错,你们倒数十声,十声之内他们一定会回来。”

夏秋冬三婢自然不信,在心里默数起来,十、九、八、七……

才刚数到一,突然被关上的房门又砰的一声被撞开,先是莫宸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一脸激动又惊喜的来到雀儿身边,却是小心翼翼地执起了她的手。“你有喜了?你有喜了!我要做爹了!我要做爹了”他兴奋地大吼大叫着,只差没把雀儿抱起来转个几圈。

夏秋冬三婢看了都觉得相当有趣,原来平素温和稳重的少爷,疯狂起来是这般模样。

没多久,莫老夫人也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幸好春儿半路遇到她,一路护持,否则真不知道要跌个几次。

莫老夫人和莫宸一样,直直冲到了床边,抓起了雀儿被莫宸放开的那一只手,兴奋地叫嚷着:“你有喜了?

你有喜了!我要做曾祖母了!我要做曾祖母了”

祖孙俩高兴得手舞足蹈,活像在跳舞似的。

雀儿和春夏秋冬四婢忍笑忍得表情都扭曲了,只能说他们不愧是祖孙,失控起来都是一个样的。

“对了对了,你们全都出去,让宸儿和雀儿好好说话,都在这吵成何体统?”

莫老夫人好不容易清醒过来,把一屋子的人都轰了出去,自己也连忙快步往外走,一边走还边嘟囔着,“我得快把这事儿跟祖宗们说,雀儿有喜了啊……”

刚刚不是才去过吗?雀儿忍不住低笑了声,现在屋里只剩她与莫宸了,如今她可是母凭子贵,说话也大胆了起来,“照这样看来,夫君你方才应该也没去成锻造坊吧?”

“你这丫头,居然敢笑为夫!”莫宸低头狠狠的吻住她,当然只是动作凶狠,事实上却十分温柔,想借着这个吻,让她忘了方才他那副蠢样。

雀儿目中水光粼粼地望着他,腹中的孩儿让她的心充塞着满满的喜悦与爱,她以为自己拥有夫君的爱情已是人生圆满,想不到幸福是无止境的,这个孩儿的出现又充实了她的心,就像要弥补她苦难的前半生似的。

“夫君,我觉得很幸运,上天给了我两次机会和你在一起,现在又给了我这个宝贵的孩子,我觉得人生无憾了。”她深情地道。

莫宸对她的告白十分动容,也郑重地回道:“是你的出现,才让我的人生无憾,让我了解人性的美好,否则我还一直活在过去的虚假之中,说不定还会落得只剩黄土一杯。雀儿,没有多少人有我们这种奇遇,能够化险为夷,这代表着我们是天作之合,我一定会好好把握,不会辜负你的爱。”

雀儿撒娇地在他怀里蹭了蹭,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这么自在的做出这个动作,不必在乎什么主仆之分、男女之别,她的恋慕,终于开花结果。

“夫君,我一定会好好教养我们的孩子,用尽全心全力来爱他。”

莫宸被她惹得心猿意马,却因为她有孕在身,即使动了欲念也只能强忍,然而她突然来这么一句话,乍听之下很感人,但仔细一推敲……

“等等!雀儿,你用全心全力爱我们的孩儿,那我呢?总不会都不留给我吧?”他居然认真地问。

雀儿瞧着他一脸醋意,忍不住发笑,她这夫君办正事的时候很稳重,但有时候却像个小孩,还跟自己未出生的孩子争风吃醋呢!

“那当然是孩子用完之后,有剩下的再给你啊!”她故意逗他。

莫宸可不甘愿了,在她颈边落下细碎的吻,弄得她呵呵直笑,最后突然莫名其妙地道:“既然如此,那以后这孩子出生,我便将他取名为庭生。”

“莫庭生……好像还不错,只是为什么叫庭生呢?”

“因为……”他坏坏地笑了。“我怀疑这孩子是我们在庭院那一次有的。”

“夫君!”雀儿脸一红,娇嗔道。

“第二胎我打算叫水生,第三胎嘛……叫云生怎么样?去云雾山上,想想都刺激啊……”

莫宸想恶整自己孩儿的坏心眼,终是淹没在小妻子的抗议撒娇之中,只是瞧她那副娇态,他看得到吃不到,最后究竟整到了谁啊……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