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转行当首辅妻 第十六章

一辆出自魏国的马车, 缓缓驶向边境城门,出了这道门,再往前驶里路,便是大晋的城门,进了门便是正式踏上大晋的国土。

两国边界自然戒备森严,谁也不让谁专美于前,要出魏国容易,可要进大晋,那可就难了。

果不其然,红绒宝盖马车出了魏国,抵达大晋城门前,立刻被守城的士兵拦住。

两国之间订有和议,军队不得擅闯两国,唯独平民百姓可以相互交流往来,可在通过边城时,必得接受严密的盘查。

当然,在这边境发生的事,谁也没得申诉,偶尔也会遇上官兵蛮横,明着索贿刁难,或是恶意给人扣上罪名,不给通行的恶劣之事。

马车里,傅孟君与凌泉并肩而坐,她紧张得频频挑起帘子往外看。

“凌泉,不是我想怀疑你,只是……你这个计划会不会太大胆?”望着不远处的大晋城门,她整颗心都悬到嗓子眼,快不能呼吸。

凌泉一路团目养神,俊美的面容神采依旧,不见一丝凌乱,听见她忧心忡忡的问话,这才笑着睁开眼。

他伸手握住抓在锦帘上的纤手,攥进掌心里把玩。

“怕什么?即便我们的身分曝了光,这些官兵也拿我们没辙。”

“我们是通缉犯,是叛国贼,他们随时可以杀了我们。”她低嚷。

“有了这样宝物,就是靖帝也要礼让我们三分。”

只见凌泉从交襟领口的里布夹层,取出一样不过拇指大小的物事。

那物事用一块白绸布包裹住,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像是寻常人家的印信那类的物事。

谁想得到,当年魏王便是凭借着这样物事,光明正大起兵划地为皇。

为了堵住天下人的嘴,也为了让自己夺来的帝位显得名正言顺,这些不是循从正规礼制登基的帝王,为了死后百年的声誉,总得想尽办法帮自己找合适的借口。

如今靖帝弑亲篡位,即便大位到手,但为了能够名垂青史,别让后世之人把他冠上一个谋逆试亲夺位的臭名,他势必得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世人认定他便是上天钦定的治国明君。

望着凌泉眸光烁烁地盯着手里那样宝物,傅孟君不禁忧心忡忡,“你真的确定靖帝会为了这个宝玺而饶了我们?”

“我几时骗过你? 又几时失算过?靖帝为了找这个宝玺,可以说是费尽了心思,如今我们亲自把宝玺送回大晋,他没道理再怀疑我们。”他悠悠说道。

事情真的会如他所说的那么顺利吗?傅孟君秀眉微蹙,表情依然充满担忧。

不过,他的盘算还真是缜密,行事又神秘低调,为了不打草惊蛇,他这样的聪明睿智,怕是在这个异世界当皇帝都绰绰有余。

“为什么那样看我?”凌泉轻捏了她的手背一把。

“我只是觉得……过去我拼命跟你作对,想找出你的罪证,结果我好像低估了你。”她感叹地说道。

“喝?什么意思? ”

“意思就是,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她一脸挫败地说。

他低低发笑,抬手轻拨她鬓边的发丝。“现在才发现,不会太晚吗? ”

闻言,她不悦的娇瞪他一眼。

他笑了笑,说,“你迟早得栽在我手里。 ”

话落,他凑身想吻她,不料,马车忽然停住,外头传来车夫担忧的声音。

“公子,那守城的卫兵不让行,还说要马车里的人出来接受盘查。”

傅孟君顿时悄脸发白,握紧他的手直问,“怎么办? 怎么办?”

“还记得我交代你的那些话吗?”他不慌不乱的反问。

她咬了咬唇,猛点头。

“很好,照我的话做,相信我,绝对不会有事。” 他握住她的双肩,眸光湛湛的承诺道。

她当然信他,见识过他超乎常人的能耐,她深信世上没有任何事能逃得过他的盘算。

只是……事情真会如他所料的那般顺利吗?

就在不安间,凌泉已放开她,拨开锦帘出了马车。

马车外,两名大晋的卫兵凶神恶煞地站在那儿,另一名卫兵则是正在盘问车夫。

凌泉一现身,众人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在他身上。

只见他一身雪白锦抱,墨发束玉,俊雅出尘,顿时看怔了那些大晋卫兵。

蓦地,身在几步之外的少将脸色大变,如遭雷击似的僵了片刻,接着便大喊,“首辅大人! ”

闻言,所有人全都一愣,紧接着纷纷拔刀,挥向那一身烨烨如神人的凌泉。

马车里的傅孟君挑开帘子看见的,便是这一幕,她当下不禁惊呼一声。

这一声,引来了那些卫兵的注意力,所有人脸色又是一变。

“将、将军!”卫兵们发出惊叫声。

自从首辅与朱凤将军双双叛逃,大晋王朝的内政已经乱了好一段时日,朝中里外流传着各种传言,却没人可以证实那些流言是否属实。

但这其中, 最广为人信的一则,便是朱凤将军有意造反,靖帝授命当朝首辅私下搜罗罪证,将其定罪,不想首辅意为色所迷,与朱凤将军密谋叛逃,从此不知去向。

原以为这只是流言,不想眼下这两人竟齐同现身,岂不是坐实了这个传言?

“大人,您与将军……”那名少将惊愕又为难的看向凌泉。

“我知道皇上肯定颁布了圣旨缉拿我与将军,眼下便是你立功的好机会,把我们俩送回京城受审吧。”

说这话时,凌泉面上还带着笑,丝毫不像是要被缉拿到按的叛国贼,那一身与生俱来的凌人气势,震得在场众人心头一凛。

傅孟君来到凌泉身旁,牵住他的手,两人齐眉而立,俨然是一双登对的俪人。

见着两人这般亲呢的姿势,少将呆住,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大人, 您这是——”

“莫要多说了,把我们带回京城吧,顺便捎人进宫禀报皇上,就说罪臣凌泉为皇上带回了大晋开国以来最重要的宝物。”

闻言,少将也明白这事并非他这样职权的人能定夺,即刻找来了传令兵快马加鞭回京城面圣。

“两位大人,末将失礼了。”那名少了抱拳,然后喊来下属上前逮捕人。

“慢着。”凌泉淡淡喊了一声。

霎时,所有人全僵住,谁也不敢有动作。

“我们既然会主动回大晋,就没想过要逃,我们自会乘坐原来的马车入京,你们休得逼我们上牢车。”

他们二人如今可是大晋的头号要犯,犯下的还是叛国死罪,按道理是该押送入京,可他们一个是神机妙算的首辅,一个是英勇无敌的将军,谁敢碰他们?

于是,这群人一声也不敢吭,只能默许凌泉与傅孟君坐回原来的马车,在他们一批人昼夜不离身的押送之下,一路赶回皇都。

德懿殿里,靖帝站在书案边看着小皇子练字帖,这时,门外传来管事太监的通报声。

“启禀皇上,首辅大人与傅将军已在殿外候传。”

闻言,靖帝敛起了脸上那抹慈样的笑,对着小皇子说,“好了,回你自个儿的书房练去。”

“承谚告退。”小皇子放下狼毫笔,起身行了礼,执着他的字帖退出了德懿殿。

就在殿门外,小皇子正好与凌泉和傅孟君二人擦肩而过,小皇子不由得多瞧了凌泉两眼。

原来……这便是让父皇这段日子来忙得焦头烂额的罪魁祸首。小皇子思忖道。

察觉小皇子注目的眼神,凌泉淡淡一睐,嘴角扬起笑。

见状,小皇子愣住,后背竟然有股凉飕飕的寒意,不禁赶紧加快脚步往前走。

“那是谁?”傅孟君好奇地问他。

“七皇子。”凌泉淡道。

“你为什么对他笑? ”傅孟君突然很同情那个看起来像是被吓跑的七皇子。

想不到连皇子都怕凌泉,可见凌泉善于谋略与算计的名声有多么响亮。

“因为有朝一日,他会来找我,求我帮他。”

“啊? ”不会吧……他连几十年后的事情都算到了?

“你不会真以为,先前我在宫中的日子都是在瞎混?”凌泉挑眉斜睨。

“……”想起先前那段害怕穿帮的日子,她还真是在瞎混。

“要想活下来,活得好好的,就得把所有人,所有事都算清楚。”他笑说。

太可怕了!她多么庆幸,这个男人把她视若珍宝,否则,被他这样的人视作敌人,恐怕连熬上一天都很难。傅孟君心生感慨的想道。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