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姑娘不是赔钱货 第十七章 大威朝传奇

崇明殿中,回过味来的勋威帝把闻人复叫进宫,先是冷了他半晌,然后才脸色严肃的斥责起他,“你到底是何居心?那卫婕妤可是你设计送进宫来的?”

“想不到一夜之间她已经成了婕妤,皇兄一早把臣弟叫来,可是要赐下赏赐?”

“赏赐?”勋威帝拍着龙椅扶手,青筋直跳。

他都想叫他把脖子洗干净,他准备痛宰他,这浑小子还奢想要赏赐?

“不然呢,皇兄不停的往臣弟的府邸送人,臣弟就不能有样学样,礼尚往来,回报皇兄?那可是臣弟辛苦搜罗而来的尤物,皇兄可别暴殄天物了。”

“你这是存心搅得我后宫不安。”这一大早的,皇后就把卫婕妤从龙床上叫起,叫进了未央宫立规矩,至今都还未出来。

按制,他昨夜是该在未央宫过的,只是一时忍不住宠幸了卫婕妤,他和皇后十几年的夫妻,深深知道皇后一旦打翻醋坛子的后果有多严重!

“那皇兄大手一挥,在给臣弟送人的同时可想过,臣弟的后院会失火?”

勋威帝瞪大双眼,用鼻子出气,“滚,有多远给朕滚多远,到这个年节结束之前,朕都不想看见你!”

“谢陛下隆恩!”

他还谢恩,勋威帝觉得头更痛了。

娶妃之后的皇弟怎么越发难搞了?

闻人复回府后,给盛踏雪带了一整套的红宝石东珠头面。

闪亮亮的宝石珍珠,有谁不喜欢?

而从新年的第一日到元宵过去,襄亲王府的王爷和王妃除了礼数周全的款待上门拜访的朝臣,其余时间通通在秀恩爱。

这么亲切平和的襄亲王令那些权臣们都掉了下巴,纷纷觉得,男人娶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之后,果然大不相同了。

不过,盛踏雪还是有些小抱怨。

自从他们行了周公之礼后,闻人复就跟了开了荤的饿狼一样,动不动就折腾她,有些动作姿势她以为只有话本中才会出现的啊!

“王爷,您今天不用进宫吗?说不定皇上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您商议。”

“皇兄让我这个年都不用再去见他。”

盛踏雪嘴角微抽,这流氓,不会是给皇上送美人事发,皇上和皇后都不乐见他吧?

整个人被闻人复抱在怀里,盛踏雪要自己不用矫情了,男欢女爱是跟吃饭喝水一样正常的事,不是只有她被撩拨,好吧,她也喜欢撩拨他,看着他紧绷起来的样子,心中就荡漾了起来。

只是每回完事,她都想把自己的手剁下来,那个混账就不能不要这么折腾人,她不过想反客为主一下,其他还没怎么着呢,就让人给翻了身……

“王妃,老夫人已经在外头等着了。”

秋水进来提醒越来越容易跑神的她。

“喔,就来了。”

年过了,她娘说她在府里待不住,想搬出去住。

这个府邸舒服归舒服,可说白了是女婿的家,烟氏年纪也不算大,好手好脚的,老等着人侍候,心里总觉得有疙瘩。

盛踏雪也想趁机出去盘个铺子做营生,坐吃山空不是办法,这一说,刚好戳中烟氏的点,她也想趁着年轻还有把力气,将鸡肉生意拾回来做,母女便约了一同出门。

盛踏雪让人和书房里的闻人复说了一声就出门去了。

她没想到烟氏很快看上一间二进的临街房,前面两层楼的门面,由穿堂进去是一个小小的四合院,院子后还有个菜园子,一楼是一明两暗的三间房,打通了做生意,二楼能住人。

“我和你爹加上两个丫头,人少,也用不着多大的房子,这两进的宅子够用了。”

“娘,这房子许多东西都是现成的,只要采买些必需品就能入住。”

烟氏并不想念被无数丫头侍候的时光,她喜欢实实在在的靠自己的手赚钱,那让她觉得踏实。

何况,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盛踏雪终于发现她娘不对劲的地方了,这大半天,她一直看见烟氏轻抚着小肮……不会吧?

“娘,您这是?”

“我偷偷请了大夫来看过,你将会有个弟妹了。”

“娘,这喜事您怎么瞒着我?”盛踏雪瞬间睁大了眼睛。

“我这不也是刚知道。”烟氏笑得很温柔,眼角眉梢都带着喜意。“趁着我现在月份还小,赶快安定下来,也才好想其他的。”

盛踏雪呵呵的笑,她就要有个弟弟或妹妹了。

等房子置办下来,是盛踏雪掏的银子,烟氏拒绝不了,因为她说这是要给未来弟弟的见面礼。

后来盛光耀也去看了,他十分满意。

更难得的是,他似乎因为烟氏腹中的孩子有了为人父的自觉,规划着要粉刷房子、铺地、糊窗纸、砌火炕、垒灶台……都由他一手包办,忙得十分起劲。

闻人复冷着脸,视线落在面前的消息上,“二皇子可是有了动静?”

“前些日子大皇子外出赏花灯遇袭,手法和袭击三皇子的一致,皇上下令彻查,只是刺客全数服毒身亡,死无对证。”温故像道暗影,站在不远处。

“我让你去散布的消息可送了出去?”

“王爷,您真的要争那龙椅?”

“你们跟随本王,为的不就是想往上爬?”人往高处爬,水往低处流,这是人性,他从不否认,否则他们又何必跟着他?

只是这回,他们确定要失望。

“不,属下以为只要王爷觉得好的,属下便誓死跟随;王爷厌弃的,必然有王爷的道理。”温故说得真诚。

王爷是什么人?从五岁起,身边便有不下十位的老师,也有武师教授,到了六岁,更由掌管天下兵马十之三四的护国公教其骑术弓箭,若非同年因为宫廷恩怨出了意外,瘸了一条腿,凭他的才华能力,想凌越当今皇上,一点都不难。

闻人复微微睐了他一眼。

这温故倒是和前世一样,忠诚死心眼,从不被荣华富贵迷花眼,也从不因为他失意落魄而离去。

自始至终,跟随着他。

于是他好心告知,“那不过是障眼法,我只是想看看二皇子的野心到底有多大,他不过是被钦点去黄河赈灾,在朝中威望渐大,就忘了自己是谁。”

几个皇子都不成气候,他就是丢了个诱饵,表示自己有意于皇位,他们就按捺不住,开始互相攀咬,还在皇兄面前离间他们兄弟的感情。

“我就等着他来对付我。”他冷声道。

盛踏雪这几日都忙着和她爹娘折腾那临街的新房,现在总算有些样子。

这日回到府邸,她却发现惯常这时间都会在瞻霁堂的闻人复不见踪影,而是去了书房。

他也觉得这么腻着,烦了吧?

桌上三碟点心静静搁在那,她伸手拿了一块豆沙酥放入口中,才吃完就觉得胸口有点闷,便进内室歇了一小会儿,可起来后发现仍有些不对劲。

她没多想,缓过气来后,秋水过来说她让人熬煨的酸笋野鸡汤好了,她便让人端着往书房去。

酸笋盛踏雪一向是喜欢的,可今儿个怎么闻就觉得只嗅到酸笋的酸味和野鸡的油腻,令人直想呕吐。

她心里突然烦躁起来,难道是生了什么大病?

“王妃?”

秋水、伊人和阿瓦见她脸色不对都慌了。

“大概是这几天累着了,等一下见着王爷一个字都不许说。”她拉下脸,几个人只能应了。

“给王爷送过鸡汤,不如请府里的简太医过来看一下?”阿瓦还是不放心。

“我不过是有些不舒服,没什么大碍。”

见阿瓦依旧坚持,这丫头平常好说话得很,怎么这会儿就这么坚持?

挥挥手,盛踏雪也不跟她争,让她去请。

等盛踏雪来到书房,正巧看见知新捧着一盆血水出去,她心里一个咯噔,呼吸一窒,匆匆进了里头。

闻人复一身玄色劲装,在她面前他已经很久不穿这种深色的衣服,他坐在椅子上看不出任何异样,只是一条胳臂垂着,温故正忙着替他在胳臂上倒金疮药粉。

闻人复没想到盛踏雪会过来,下意识将受伤的胳臂往后藏,可她已经小跑着上前,声音急切紧张。

“怎么受伤了?要不要紧?秋水,去请简太医过来!”

闻人复看了眼暗处的暗卫,怎么没有人拦住她?

暗卫抖了抖,无辜的想着,王爷,王妃想去哪,您什么时候禁止过了?

闻人复怕她受不了血腥,刻意背过去让温故处理伤口。

盛踏雪看了一眼,那伤口很深,皮开肉绽的,再深一些怕就见骨了,瞬间她的一张脸变白,一手捂着嘴,一手捂着肚子,呕了一声,将腹中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闻人复的脸变得很精彩。

同时,简太医也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被“送”来了。

“先给王爷看伤!”

“先给王妃诊脉!”

夫妻俩异口同声。

“本王的伤不碍事,温故已经处理过了,先看王妃!”

简太医太知道他蹲的是谁家屋檐了,很快坐到盛踏雪对面。

闻人复要是拗起来就是个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的土匪,盛踏雪不争了,乖乖的将手伸了出去。

简太医诊了半天脉,眉头一直是皱的。

“如何?难道王妃的身体有问题?”闻人复开始横眉竖眼。

简太医将手缩回去。“虽然月份还浅,不过的确是喜脉不错,恭喜王爷,贺喜王爷,王妃有喜了。”

盛踏雪惊得一下站了起来。

阿瓦连忙扶住她,“我是不是要当阿姨了?”

盛踏雪整个人都傻了,完全没把阿瓦的话听进去,她不敢置信的盯着自己的肚子。

“不会吧,我才几岁就要当娘了?”

她要是也怀孕,那生的时间不就和她娘差不了多少时候?

“王妃这年纪怀胎是有些早,不过老臣绝对不会诊错,敢问王妃这个月的癸水可来了?”

是迟了……

“太医,你说的可是真的?”闻人复满脸喜色,不顾受伤的胳臂疾步过来,就想搜她人怀。“本王要当爹了”

闻人复的喜形于色让他整个人都彷佛散发出一种瑰丽的光彩。

只是盛踏雪并没有和他一样的雀跃,眼神流露出来的反而是一抹无奈。

“怎么,你腹中怀了我的骨血不高兴吗?”

“我本来想着,如果可以,过几年再生孩子……”她真的从来没想过,孩子会来得这么早。

“若是担心身子受不住,府里有太医,我再去把京里最稳妥的稳婆安排进府里住着,以防万一。”闻人复握着她的手。

木已成舟,她只能点头称好。

闻人复嘱咐阿瓦几个照顾好盛踏雪,又让人开库房拿补品,但当盛踏雪发现瞻霁堂里侍候的人又多了不少,不喜欢这么多人往身边凑的她一说,闻人复又把人通通撵走。

烟氏和顾宛晴都听到了喜讯,两人笑得阖不拢嘴,只是这娘家的娘亲和女儿同时怀了孩子,说出去,实在太叫人尴尬了。

盛踏雪想想,又拨了几个人手去侍候烟氏。

“你娘我没有这么娇贵,如今家里有个丫头侍候,到了将生时再请邻居找有经验的婆子来帮忙就可以了。”

烟氏已经和丈夫说好,趁着她肚子还不显,想赶快搬出去,只是没想到女儿居然也怀上了,这可为难了。

“娘,您用不着担心我,府里什么都不缺,更别说人手是最多的,我还能少得了人照顾吗?”

烟氏也明白这道理,也就安心了。

等烟氏和顾宛晴前后脚走了,盛踏雪这时才想到,因为这突发的一团混乱,她竟忘了问闻人复为何受伤了。

闻人复去宫中报了喜讯,回来的时候已经不早。

他以为这时辰盛踏雪应该睡下了,可她是睡了没错,手上搭着一本看了一半的话本,怀抱里抱着被子。

闻人复的视线落在她的小肮上,嘴角忍不住扬起笑容,那里有他们的孩子!

轻轻摸了下她的脸颊,一颗心满了起来。

只是他这一碰触,盛踏雪本来闭合的眼皮立即睁了开来。

“你回来了?”她揉着眼。

“我吵醒你了?”她揉眼的样子太可爱,要不是自己一身的灰尘,一定将她搂进怀里温存。

“我想等你回来,等着等着就睡着了。”不是说看书可以提振精神吗?她却越看越觉得催眠。

“以后别等了,我忙完自然就会回府。”

“你进宫去把我有身孕的消息告知皇上和皇后了?”

“这是自然,这么大的喜事定然要让他们知道。”他的喜色一直挂在脸上,从未消退过。

“皇上可派人去追查砍伤你的人?”她等他回来,想问的就是这个。

“我除了告知他们你有身孕的喜事,还自请去了封地。”

一手被闻人复握住,盛踏雪抬眼,“你有封地?”

“在江南,你可喜欢?”

江南,富饶丰美之地,宜久居,只是从京城到江南没有几个月是走不到的,这是要长途跋涉。

“皇上对你真好,给了你江南这么好的封地。”把香料铺子开到江南去,这主意感觉也不坏。

闻人复点了点头,皇兄对他的好他一直摆在心底。“原本先帝薨逝,皇兄登基时,身为亲王的我就该就藩的,是皇上说本王是他唯一有血缘的亲人,所以留我在京城,赐给了我亲王府,说这样想看就能见着我,还给我自由来去的权力,让我不受拘束,皇兄对我是真的好。”

“那皇上答应了吗?”这么舍不得离开弟弟的哥哥,肯吗?

“他知道让我走是最好的,倘若我继续留下来,下次失掉的也许是一条命了。”

虽是苦肉计,但这也是他临走前送给皇兄的一个小礼物,提点他皇子里谁的野心已经开始彰显,至于身为帝王的人要如何对待他那些虎视眈眈的儿子们,他就插不上手了。

盛踏雪隐隐知道他胳臂的伤是怎么来的了。

若是继续在京城待下去,身为亲王的他会面临站队的考验,甚至层出不穷的刺杀谋害都有可能。

闻人复不怕事,也不怕那些跳梁小丑,能让他产生惧意的是她,还有她腹中的胎儿,这是他的软肋。

“还有一件事……”他有些欲言又止。

盛踏雪看他紧张的样子,忍不住探手抹去他脸上的川字纹。“说吧,我的心脏强壮得很。”

闻人复直视着她的眼。“我的腿是可以治好的,断骨重塑之痛我不是不能忍。”

“我说过我不介意。”

“皇兄疼惜我,一部分因为我是他仅有的血缘亲人,一部分也因为我的腿,倘若我的腿痊愈了,他不知会做何想法,所以我宁可一生跛着一条腿,却能和你和孩子平安喜乐的过一生。”

盛踏雪把脸埋进闻人复的胸膛,一颗曾经变得坚硬、不愿再碰触爱情的心融化了。

这样的男人,处处替她和未出世的孩子打算,就算要去的地方不是江南她也无所谓,只要有他在,任何地方她都愿与他比翼双飞,就这么和他过完一生,感觉是个很不错的主意。

要下江南这么大的事,盛踏雪自然得告知她爹娘,启程时间依照闻人复的意思,是等她把孩子生下来,出了月子再走。

可盛踏雪却想,既然要离京,不如趁她现在月份还小,就算路程走上几个月,到了江南,刚好她月份大了,可以安心的把孩子生下来。

她也想带着她爹娘一同去江南,只是烟氏有别的想法。

“年前,你小舅来了信,说他想到京城来看一看,要是有机会,在这里也能开家铺子,娘觉得这个主意挺好的,再说,娘和你爹在京城住得也满习惯的,就不再动了。”

“我舍不得您……”

盛踏雪浮现怅然的笑,眼眶泛红,整个人都扑到烟氏怀里。

虽然知道早晚是要分离的,却没想到是这种分离法。

烟氏温柔的抚摸她的发。“既然决定了,那便去吧,家里不用你担心,再说,你嫁人了,总不能老是带着娘家的爹娘,这也太不象话,你和王爷以后要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娘才能放心,就算不住一起,只要有心,多得是可以见面的机会。”

于是就在春光烂漫,京城最美的时节,襄亲王一行人上路了。

说起这襄亲王,是大威朝的一个传奇。

不说他把江南治理得更加繁荣富庶,成了大威朝最重要的经济重地,他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他对王妃的情意。

襄亲王这一生只有一个王妃,夫妻俩育有四子一女,每一个都极有出息,而且个个甫一出生,他们的皇上伯父便赐了封号,尊贵异常。

而襄亲王与王妃恩爱和睦,相约白头偕老,相约下一世继续情牵。

【全书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