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爷忙宠妻 第一章

【第一章】

新帝登基,厚葬太上皇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论功行赏。

这次能一举击杀叛军,他手下的人功不可没,尤其是他的两个儿子。

大儿子赵秉瑞,成熟稳重,做事有条理,知进退;二儿子赵秉辰,足智多谋,是个天生的将才,这次战役二儿子功不可没。不但出谋划策更是身先士卒,一马当先,要不是他斩杀了守城大将,这场叛变不会这么快结束。

赵忠正是年轻力壮要干一番大事的年纪。两个儿子也是兄友弟恭,并不会因为这突然而来的滔天富贵而膨胀的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赵忠赏的第一个就是老二赵秉辰,除了因为老二本身的功劳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在外领军打仗的时候,成王见大势已去,乘着赵家的男人们都在京城抽不开身的功夫,派出心腹党羽,前往襄阳狙杀赵忠全家老弱夫妇,一个不留。

也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当时二儿媳妇秦氏因为担心夫君没歇息,也没让丫鬟点灯,就一个人坐在房里拿着赵秉辰的衣服睹物思人。

结果忽然闻到一股子桐油的味道,一看才发现后院着火了。

秦氏虽然是商贾之后,但自小也喜欢武刀弄棒,当下心生警惕,抽出自己的配剑就出了房门,不远就看到院子里有人晃动。

秦氏心知不妙,立刻高声呼喊预警。

这么一喊,也暴露了她自己,等护院的人赶来的时候,她已经被成王余党给击杀,死得很惨,头颅都没找到。

赵秉辰与秦氏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亲一年有余,听闻自己的妻子惨死后赵秉辰也是痛苦了许久不能自拔,后悔没在她活着的时候对她好一点。

赵忠也感恩二儿媳妇秦氏的及时提醒,不然老赵家就被人连窝端了。

最后封了赵秉辰为忠勇王,故去的秦氏为一品诰命,秦氏的娘家封为皇商。

大儿子赵秉瑞封为瑞王,至于太子,以后再说。

除了这些,减少赋税跟徭役也让百姓们的压力小了不少。

转眼两年过去,全国各地的穷困情况好了很多。

粮仓里有余粮,口袋里有闲钱,一切都比以前的日子好过太多了,老百姓们自然开始歌功颂德起来。

就这么地,在新皇的带领下,百姓们很快就从颓废中走了出来,日子终于有了盼头。

这日散朝,皇帝赵忠将老二赵秉辰留了下来。

两人在书房,赵忠一边看奏折一边道:“你今天也二十有五了,年纪不小,秦氏故去算头掐尾也有三年,你也算是对的起她,是时候在找个媳妇儿了。偌大的王府里连个女主人都没有,像什么话。”

“父皇,儿臣现在还不想娶亲。”赵秉辰淡淡的道。

“说的什么浑话!”赵忠将手里的御笔一放,皱眉教训儿子,“你不想娶亲我还想抱孙子呢。”

赵秉辰之前跟秦氏成亲一年尚未育有子女。

赵秉辰长了看他爹,嘟哝一句,“想要孩子您自个儿生啊,您那三宫六院的……”话还没完一个东西就砸了过来,赵秉辰一躲猛一看地上的是砚台,当下瞪大眼睛看着他爹,“爹,您这是要谋杀亲儿子。”

一声爹把赵忠喊乐了,自从当了皇帝,孩子们张嘴闭嘴的都是父皇,就没人愿意喊他爹了。

“为你娘打抱不平?”赵忠问。

赵秉辰哼唧一声算是默认了。

赵忠也懒得跟他说这其中的缘由,只道:“目前朝廷虽然看似稳定了,但前朝跟新朝的官员们依旧是泾渭分明,想要让他们融在一起为朕所用,只有一个办法。”

赵秉辰忽然有点不祥的预感。

“燕老将军有一爱女,今天十六岁,名叫燕冉,是个乖巧聪慧的女子。燕老将军就只有这一个爱女,你要是娶了她,燕老将军自然就是新朝的人了,有他做桥梁,还怕老旧两代人不一起出力?”

“卖儿求荣……”赵秉辰道。

赵忠抓起周边的东西就要砸过去,发现重量不对,一看是自己的玉玺,当下讪讪的放下来,指着赵秉辰道:“你小子再胡言仔细你的皮,这件事情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朕的赐婚圣旨这会儿应该已经送到燕家了。”

京城权贵的圈子基本都集中在靠近皇城的四条大街上了。

青龙大街住着的是皇亲国戚们,玄武大街住着的是王侯将相,朱雀大街住着的文臣,白虎大街住着是武将。

燕将军府,就在玄武大街上。

此刻正如赵忠所说,他身边的大总管已经带着他的旨意宣读了圣旨了。圣旨上说了,赐婚忠勇王赵秉辰跟燕冉,半年后完婚。

半年后,也就是十月。

燕老将军燕北冥带着一家人跪在地焚香后恭迎圣旨。

大总管李德贵将圣旨交给燕北冥后道:“恭喜老将军。”

燕北冥已经五十多岁了,虽然胡子跟头发有些花白,但人看着精气神很好,尤其是那一双眼睛透着精锐的光。

燕北冥嘿嘿一笑,“谢大总管跑一趟了。”

寒喧几句后,大总管便走了。这人一走,燕夫人就开始掉眼泪了。

燕冉上前拍着母亲的手背安慰。

挥退了下人,就剩下主人家三口,燕北冥才道:“这事皇帝跟我提过,我思来想去也就答应了。”

燕夫人红着眼睛,“我们就冉冉一个娃娃,她就是我的命根子,我怎么舍得她嫁入皇家。现在还没定下太子,瑞王跟忠勇王又都是能力斐然,以后要是争夺……”

下面的话被燕冉给捂住了,她对着她娘摇摇头,“隔墙有耳,母亲,有些话在家里都不能说。”

“还是冉冉懂事。”燕北冥也责怪的看了一眼老伴儿,“我又怎会不知,但皇命难违。我看当今皇帝也不是那昏庸的主,两个有能力竞争皇位的皇子也是兄友弟恭……”

“我不管,我只想让冉冉一辈子留在我身边,我本打算招婿,找个身世清白、家里清苦一些的学子做上门女婿的,我都相好了,就是去年的状元林子杰……”

“这话以后休要再说,从现在开始给冉冉准备嫁妆吧。”燕北冥说完甩袖而走。

“我苦命的冉冉……”燕夫人抓着女儿的手哭的伤心欲绝。

燕冉也是眶中有泪,忠勇王她不是没听说过,但到底是没见过。就听说这人一身武艺,长得五大三粗的,一身蛮力。

这都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她们这些京城中的小姐们闲来无事也爱说一些八卦,最爱说的就是忠勇王跟他已逝的娇妻秦氏的感情。

秦氏为了救赵家满门者弱妇孺而死,忠勇王痛不欲生。在他封为忠勇王的时候就有很多名门望族前去议亲,但忠勇王都拒绝了,理由很简单,爱妻惨死,他要为妻守节三年。

那时候很多姑娘小姐们都羡慕秦氏,羡慕她能拥有这么一份至真至诚的感情。

于是就有人说,要是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死,心爱的男人一辈子都记住自己;一个是生,但是自己爱的男人不爱自己,要怎么选。

当时很多小姐们都选择第一个,觉得那才是爱情该有的样子,生的时候爱得轰轰烈烈,死了也能被他记住一辈子,多好啊。

唯独燕冉不以为意,她选择第二个。

一个男人就算再怎么爱你,他也不会为你一辈子不娶的。更不会真的一辈子都记着你,顶多是在你的忌日为你垂下几滴眼泪罢了。

可那又有何用?

这世间像她爹对她娘这样死心塌地一房小妾也不娶,在她娘三十多岁还没生下一儿半女的时候,她娘也说过要给她爹纳妾,但她爹死活不愿意,这样的男人能有几个?

她娘哭天抹泪说都怪她,害的他们燕家至今无后。

她爹说不怪她娘,是他这辈子杀戮太多。

后来有了她,就更没那些女人什么事情了。

当时众人听燕冉这么说后都说她太扫兴了,怎么一点浪漫的情怀都没有。燕冉当时也不以为意,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

她是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忠勇王最后会落到自己的头上,成为她的丈夫。

在她及笄礼结束后,她娘就跟她说了,以后给她找个上门女婿,这样就不用在公婆家看别人脸色了。

燕家就她一个女儿,招婿上门别人也不会说什么的,是以对她的教养从来都不是为了当别人媳妇的。

她娘年轻的时候也是风风火火的女子,说相看还就真的相看了一个,这不,半个月前还让人去给了那林子杰一个口风,问他愿不愿意。

这边林子杰还没回复,圣旨就下来了,燕冉有点欲哭无泪。

相比没见过的传说中的忠勇王爷,燕冉还是喜欢清秀的林子杰。

同样,那边忠勇王爷赵秉辰面前已经摆着燕冉的画像还有一些事迹。

不喜欢舞刀弄枪,但是很爱看兵书以及一些奇谈怪志,还有就是招婿上门的事情。

赵秉辰看着面前的画像,小泵娘看着十分小巧,淡淡的柳叶眉,丹凤眼,瓜子脸,小巧的鼻子,小小的嘴,不盈一握的柳腰……

“怎么有种不堪一击的感觉……”赵秉辰打量着画像道。

手下赵全没忍住笑了,“爷,您是找媳妇儿又不是找对手,还不堪一击,您还想打王妃啊。”

赵秉辰皱眉,他的前妻已故的秦氏也是个舞刀弄枪之人,长得就比较结实,有时候两人还能对打几招。

要是换成眼前这个,他一个手指头就能给人打趴下了。

不合适,不合适。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