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寡情总裁被撩了 第三章

【第二章】

那药效似乎很好,没过一会,权余的眉头就松了。

连乐一想着自己是不是该打个电话叫救护车,送权余去医院?

“爸爸只是生病,吃药就会好起来,所以文琪不要担心。”连药一摸摸权文琪的脑袋,见这孩子还是一脸担忧的模样,心肠不由得软得一塌糊涂。

“那爸爸什么时候会醒?”权文琪还是不放心。

“很快。”连乐一心想自己再等半小时,要是半小时权余还是没醒,她就直接打电话叫救护车,“不过文琪,为什么家里就只有你和爸爸两个人?”

这栋别墅这么大,不可能不请佣人自己打扫吧?再说了权余这么忙,一定经常全世界到处飞,总也要找人照顾权文琪吧。

像今天这个情况,如果家里有其他人,权文琪也不至于会被吓成这样。

权文琪听到这里,眼泪又涌上来了,断断续续哭着说道:“爸爸昨天回来的时候跟芳姨说今天老师要来……要做好吃的。所以今天早上一早芳姨就和司机叔叔出去买菜了……本来芳姨要带我一起去,可是我不想去,我想在家等老师……鸣……”

权文琪这孩子防备心重,不爱理人,芳姨从小就照顾他,平时把权文琪也照顾得很好,权余就没多请佣人。平时他不在,负责照顾权文琪的就是芳姨和司机。

芳姨一般是绝不可能留权文琪一个人在家,今天也是特殊情况,想着权余在家里,买菜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结果她刚离开没多久,就接到权文琪惊慌的电话,说权余生病想立刻赶回来,早上的菜市场又有点塞车,她都快急死了!

连乐一听到权文琪这样说,心里一阵心酸。

单亲家庭的孩子,爸爸又忙碌,平时照顾自己的就只有两个佣人。结果出了事,依赖的人都不在身边,会哭成这样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唔……”权余终于勉强可以睁开眼睛。

“权先生?”连乐一连忙抱着权文琪凑过去。

权余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一大一小两双担忧的眼睛。权文琪安静的被连乐一抱在怀里,脸上还有惊惶,但是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

是他这个爸爸失职了,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孩子。明知道文琪因为他生病哭得嗓子都快哑了,可他就是没办法张开眼睛来安抚文琪。

“权先生你好,我是连乐一,请问你现在情况怎么样?”连乐一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事,老毛病了。”权余想撑着身子坐起来,连乐一是个贴心的人,也顾不得双方并不熟识,立刻放下权文琪,伸手扶起权余,还在他身后垫了软软的枕头,让权余能够靠得舒服一点。

“我听文琪说家里本来是有佣人,不过出去买菜了,权先生你要不要打电话问问她什么时候回来?我看你的情况不太好,要吃点清淡的东西垫垫肚子,然后去医院检査一下。”连乐一说道。

“嗯。”权余点点头,拿起手机打电话给芳姨。

结果电话那头,芳姨很着急的说菜市那边有辆运送蔬菜的货车不小心撞到店家的门了,现在车子塞得一动也不动,她让司机先留在那里,自己另外叫出租车回来。

“没关系,我现在身体没有大碍了,你慢慢来。”权余说道。

“还是要请家庭医生来帮你检查?”芳姨关切道。

“老毛病了,让他来也只是叮嘱我注意饮食起居,还要念叨我几句,啰嗦。”权余皱眉,挂了电话。

卧室尴尬的安静了几秒钟。

本来两人都是第一次见面,根本就还是陌生人,可是连乐一不仅擅自进了别人的家,还翻了人家的抽屉,更听到了人家家里人的私密对话,甚至还看到权余身上的睡衣扣子没扣好。虽说一切事出有因,但是连乐一还是觉得尴尬。

权余也是觉得,让儿子的老师看到了自己如此失礼的一面,心里也有点介意。不过两人都沉默几秒后,还是连乐一率先承受不住安静的压力开口道:“权先生似乎很忙?”

“嗯,公司的事情有点多。”权余也想到连乐一来这里的目的,也跟着进入主题,“我平时比较忙,也经常出差,所以对文琪的关心有点不太够,和他相处的时间也不多。”

“看得出来。”连乐一点点头,“是这样的权先生,我今天来也主要也是为了这件事,文琪是个性子比较倔强又比较别扭的孩子……”

“我才不是!”权文琪立刻抗议,“我是男子汉!”

“好,你是男子汉。”连乐一好笑的点点头,附和权文琪的话,又继续说道:“文琪在幼儿园的时候,因为一开始表现得比较霸道,所以导致好多小朋友不敢和他相处,而且……文琪有点爱欺负小女生,已经把好几个小朋友欺负哭了……”

“那是他们是小气鬼、爱哭鬼……”权文琪在权余的注视下声音逐渐小声。

“因为我和他相处的时间不多,他在我面前又一向表现得比较乖巧,所以……抱歉。”权余道

连乐一呆了一下,连忙摆手,“你不需要和我道歉,其实文琪本臂上还是一个好孩子,只是他对于表达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揭望这件事,有点笨拙。在幼儿园的时候我也会经常陪他聊天,只是老师能做的毕竟有限,还是需要家长的配合。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还是很希望权先生能够多抽出一些时间陪陪你的孩子,因为……”

她顿了顿,含笑道:“因为文琪真的很爱你,在他心中,你是最伟大最棒的爸爸。”权余愣了一下,眼睛向权文琪。

却见到权文琪满脸通红,脑袋死死埋在连乐一脖子上不肯抬头。

男子汉害羞了。

“我知道了,我会尽量多抽出一些时间陪他的,只是我毕竟有点忙,所以还是要麻烦老师多费一些心了。”权余以为连乐一会很爽快点头答应,不想连乐一却是摇头,“权先生,我是做老师的,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会尽可能对孩子们好,这种事不用你拜托,我也应该要做到。”

“只是老师是代替不了家长的,而且因为我们是公立幼儿园,所以班上还有其他孩子,说句您可能听了不会高兴的话,班上孩子多了,老师光是要管理注意每一个孩子,不让他们出意外就很费力了,没办法将更多的专注放在文琪身上。”

连乐一对此也很抱歉,但是她明白自己不是只需要照顾权文琪一个孩子就够了,对她而言,班上的每一个孩子都是她的宝贝,她不希望那些孩子有什么意外,所以她是没有办法把精力都放在权文琪身上。

“我知道一些贵族幼稚园,他们有双语教育,从小就锻炼孩子的英语能力,而且学生数量不多,老师也更加能够针对不同的孩子宝施不同的教育方式,权先生您为何不把文琪送去那样的幼稚园?”连乐一一直有这个疑问。

“就如你所说,这孩子性子别扭。我所认识的几个和我们家环境差不多的家庭,小孩子都比较娇气,说话也比较口无遮拦。少数一些受过良好家庭教育的孩子虽然很懂事,但是也因为早熟,所以很难和同龄的人成为好朋友。所以我一开始就想要送文琪去普通的公立幼儿园就好,让他可以交到好朋友,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权余这么说着,心里却想,现在的情况,和他最开始的预想差太远了。

权文琪不仅没有交到好朋友,反而因为在幼稚园欺负了别的小朋友,让老师都不得不家庭访问听完,连乐一也有点无语。

设想一开始是好的,可是谁知道权文琪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呢?明明是想和别人一起玩,偏偏要故意抢别人的玩具把别人惹哭。

“所以我还是希室权先生有时间能和这孩子多多交流,文琪是防备心很强的孩子,但是如果是你和他构通的话,他应该不会排斥。我在幼儿园的时候,也会尽量让大家一起玩,不让文琪落单,毕竟我们都希望孩子们能够好好长大,快快乐乐的,对吧?”连乐一笑眯眯的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是幼儿园师,面对小朋友的时候经常要用耐心和包容的温柔语气和孩子们说话,导致她现在和权余交流的时候,也不自觉的带上了那份耐心的语气。

她身上彷佛有神奇的力量,能够让人不由自主的平下心来。

权余点点头,答应了连乐一的请求。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