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寡情总裁被撩了 第十三章

【第九章】

第二日一早,两人是被敲门声吵醒。

这里不得不说,权文琪身为一名生活作息十分规悻,十分健康的小朋友,每天都是定时定点地醒来,而且一旦醒来,就活力十足。

他一醒来就找连乐一,在芳姨的告知下知道了连乐一和爸爸还没起床,于是便忍不住来找他们。

老师和爸爸怎么能睡懒觉呢?小孩子都不睡懒觉了,必须要叫他们起来,好孩子是不能赖床的!

于是他敲门了。可惜两人睡得很熟,好半天都没有人应声。

但是做人呢,就是要不放弃,于是权文琪小朋友坚持不懈。

芳姨苦着脸哄权文琪:“文琪,爸爸和老师昨天都很辛苦,你让他们多睡一会,你先和我一起去吃早餐好吗?”

权文琪皱着眉头:“可是好孩子不能睡懒觉!”

“偶尔睡一次懒觉没关系的啦。你之前不是也有过很晚不睡觉,然后第二天爬不起来的经历吗?”芳姨耐心的哄道。

权文琪想起自己上一次得知要去老师家,确冒很兴奋,大半夜睡不着觉直接导致第二天醒不来的事情,勉强点点头:“那好吧,不过他们为什么昨天睡那么晚啊?”

芳姨……这种事你这小孩子就不要问了啦!

房闾外面的声音逐渐消失,连乐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脑子茫然了一会,然后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蜷缩在权余怀中,被他紧紧抱着……

权余也醒了,但是被吵醒的感觉不是太好,于是不由得抱着连乐一的力道又紧了紧。

然后连乐一的身子就僵硬成了一块石头。

权余察觉到了连乐一的僵硬,低低的笑了一声,在连乐一的额头落下一个轻浅的吻:“早安,乐一。”

“早安。”连乐一的手从被子里伸出去,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刚刚好八点。

权文琪的生理钟实在是太准时了。

“要再睡一会吗?”权余刚睡醒时的嗓音有点沙哑低沉。

“不了,我们起床了吧。”连乐一摇摇头,手撑着床就想起身。

不料直接被权余又按了回去。

“嗯?”连乐一不解的扭头。

权余的呼吸有点重,洒在连乐一的脖颈上,让她有点瘠痒的缩了下脖子。

好一会,权余才松开了连乐一:“嗯,你起床吧,让我缓缓。”

“轰”的一声,连乐一的脸红得堪比烧红的热铁!

自从和权余两人关系正式定下来后,时间就彷佛过得飞快,转眼这一学期就到期末,马上就要放暑假。

连乐一的家在南部,坐高铁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以前在台北读书,只要一放寒暑假,连乐一肯定是立刻收拾行李回家里,不过这一次,大概是有了牵挂,连乐一一直犹豫得很。

又想念父母,很想回去,但是一想到一回家就得差不多两个月见不到权余和权文琪,她就觉得不舍得很。

权文琪还傻傻的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还在想着到了暑假可以四处玩了,而且还能跟老师和爸爸一起,简直太美好了!

他已经想好了,等暑假一到,他就让老师住到他家去,然后用自己的零用钱带老师去吃好吃的,玩好玩的。他前两天看到李可爱穿了一件好漂亮的裙子,他也想要给老师买一件,让老师做小鲍

如果爸爸有时间的话,就让爸爸带他们一起出去玩,没有时间的话,那他和老师两个人出去玩也可以的啦,反正他的存钱筒里有好多好多钱!

不得不说,果然是父子俩,两人的思路简直神同步!

权余也在思考放假之后的事情。他是知道连乐一并不是台北人的,但是他压根没往连乐一要不要回南部家里那方面想。毕竟现在出来工作的人,大部分人也都是过年的时候才回家,其余时间还是要以工作为重。

所以他打算趁着暑假,把该安排的事情都安排好,然后向连乐一求婚!

是的,求婚。虽然算起来两人好像还没有交往多久的时间,但是权余一向觉得,交往的时间长短和结婚没有关系,只要遇到了对的人,哪怕是闪婚也是可以的。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叫连乐一老婆了!相信自己的儿子也是很想开口叫连乐一妈妈。

连乐一一直在考虑要怎么跟这对父子俩说,自己放假要回南部的事情。

因为父母已经打电话来问了!

“乐一啊,放假了就回来吧,想吃什么?爸爸都帮你准备好了。现在的花蛤和扇贝都是大产的时候,又大又好吃。”

家住佰口边,连乐一家里从不缺海鲜吃。

“乐一啊,妈妈昨天去衔上,帮你买了一件很好看的裙子,等你回来试试看合不合身。”连母也不甘示弱。

连家父母好长一段时间没看到连乐一了,就盼着她放假的时候回去。

连乐一被父母这么一问,顿时就不舍得了:“爸、妈,我下周就放假了,等放假了我立刻就赶回来。你们有没有什么要买的?我顺便带回来。”

“哎呀,哪有什么要贾的,你人回来就好了。”

“好。”连乐一乖顺的答应。

这曰,权余带着连乐一回家吃饭,假装不经意的问她暑假有没有什么安排的时候,连乐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放假后我要回南部。”

“嗯?”权余挟菜的动作顿住。

一边正拿着汤匙费力扒饭的权文琪也停下动作,嘴里含着饭,睁大了眼睛,含糊的开口问道:“老师不留在台北吗?”

“老师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老师的爸爸、妈妈了,所以想趁着放假要回去看看他们。”连乐一很有耐心的解释道,“就像文琪很久没有看到爸爸,也会想爸爸的,对不对?”

权文琪的小脸皱起来了:“那老师放假会一直待老师爸爸、妈妈的家吗?都不来看我吗?这样我会很想你的啊。”

连乐一苦笑:“因为老师的家离这里有点远,来回不是很方便,所以可能要等下学期开学了,老师才会回来哦。”

“啊……”权文琪一脸难过,彷佛看到了世界末日,“可是我好想和老师一起出去玩……”

连乐一笑着摸摸权文琪的脑袋:“那到时候老师就提前几天回来,趁着没有开学带文琪出去玩,好不好?”

权文琪一脸纠结,而权余也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连乐一小心翼翼的看着权余:“你……生气了?”

“我为什么要生气?”权余淡定的继续挟菜,“你想念父母,固去看看他们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权余的父母在他年幼的时候就去世了,后来他的哥哥和嫂子也因为意外去世,真要算起来,权余现在的亲人也就只有权文琪一个人,自然也不太能理解连乐一这种对父母的想念之情。

虽然心里并不太希望:连乐一离开自己那么久,但是理智还是告欣权余,他不应该多加阻拦。

“你回去吧,但是要早一点回来,要留一点时间给我……和文琪。”权余开口道。

“嗯,我一定尽量早点回来。”连乐一重重地点头。

于是时间转眼就过,一晃眼就到了放暑假的时间。

幼稚园没有安排暑假作业,所以放假了就是真的放假了。连乐一尽青的把最后一名孩子送到了家长手里,才和权文琪一起上了车。

连乐一明天一早就要出发,行李她都已经收拾好了,今晚去权余家吃饭,然后就要早早回家休息了。

权余最近好像也有点忙,晚上经常加班,今天也是特意抽出时间来陪连乐一吃晚餐。

“老师,你会不会想我啊?”权文琪抓着连乐一的手臂,不舍的问道。

“会啊,老师会很想很想你的。”连乐一菜声回答。

“那你一定要早点回来。”权文琪哀求地说道。

“嗯,一定会的。”她也舍不得这对父子俩啊。

晚上吃饭的时候,大约是受到即将到来的离别的影响,餐桌上的气氛有点沉闷。好在连乐一在哄人开心这块是专业的,权文琪还是小孩子,最后还是被连乐一哄得眉开眼笑。

不过哄权余就有点难度了,毕竟权余也不是小孩子了。

“你到家了要立刻传简讯给我。”吃过饭,权余亲自开车送连乐一回家,车子停在连乐一家楼下,两个人谁都没有动,许久,权余才开口道,“每天都要跟我视讯联络。”

“你很忙,会不会打扰你?”连乐一有点担心。

自从和权余交往以来,他有多忙,连乐一是知道的,因此也更清楚的明白以前权余对权文琪的忽视,真的不是他有心的,而是权余真的没有时间。

很多时候他即使准时下班了,也还要在书房里继续加班,然后开视讯会议,常常忙到半夜,第二天又要早起。

连乐一不知道权余什么时候才有空,也怕自己突然跟他视讯会打扰到他。

“你如果不跟我视讯联络,那才是打扰。”权余轻哼一声。见了她,他才能安心下来,好好工作

“我会监督你,让你按时吃饭,早点睡觉。”连乐一鼓了鼓腮帮子,“你不准趁我不在就苛待自己的身体,知道吗?”

权余突然扭头,盯着连乐一,不说话。

“干嘛?”连乐一睁大了眼晴。

“过来,让我抱抱。”权余朝连乐一伸开双臂。

连乐一顿时就心软了,解开安全带就扑到权余怀里。两个人的感情正是甜蜜的时候,很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黏在一起,突然要分开这么久,两个人心里都不太好受。

“真想早点把你叼回家里去。”权余紧紧抱着连乐一,几乎要将她揉进身体里,“这样你放假了,也是光明正大回我家。”

“我还没有跟我爸妈说你的事情。”连乐一的声音软软的,像撒娇的小猫,“等我这次回去了跟他们说一下我跟你交往的事情,找个时间,到时候我带他们来台北见见你好吗?”

“好。”权余颔首,伸手将连乐一的头髪拨到一边,低头吻在她的后颈上,然后浅浅的吸吮一口,换来连乐一的轻颤:“嗯……不要……”

“明天你要早起,就先放过你。”权余的眸色深深,“之后要加倍补偿我。明天一早我请司机送你去车站。”

“不用,我自己搭捷运去就好了。”连乐一摇头。

“乖,听话。”权余心里不满,又忍不住在连乐一唇上轻轻咬了一下,哑着嗓子开口:“快点上去,早点睡觉,知道吗?”

“嗯。”连乐一乖乖点头,又仰头在权余唇上吻了一下,“晚安。”这才离开权余,拿起包包下车。

权余一直坐着没动,直到看到连乐一家里的灯光亮起,这才发动引擎离开。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