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霸王妃(下) 第五章

【第十三章】

罕伯泽精神飒爽,神采奕奕的下了朝,看到他大步走来,木显榕轻易看出他的大好心情。

“上朝还挺有趣的!”

段颂宇拉着她转到角落,摆脱那些总是在四周晃来晃去的侍卫,又四下观望了下,确定附近都没有人后,直接将她脸上的青布拉下,然后将她压在柱上,抓住这片刻的隐私,低下头,吻住她的唇。

她一惊,还来不及反应,他便放开了他,一脸得意。

“王子!”她急忙拉起青布,“若再如此,属下要生气了!”

“好啊。”他不是很在乎的说,“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生气起来很漂亮?”

“你……”她哑口无言了。

他扬声大笑,这才说出心情很好的原因。“今日尹帕向我下跪。”

木显榕闻言非常讶异,“是吗?”

段颂宇点头,“父王果然是明事理之人,原本他还打算宣你上殿,让尹帕亲自赔罪,不过我说尹帕若真心悔过就免了,以此回绝父王。看来今日的事,可以大大挫挫尹帕的锐气。”

或许可以,但更有可能会令尹帕更加恼羞成怒,木显榕不安的想。公主一向仗着自己神似死去的王后而备受宠爱,所以骄纵难以管教,现在算是公然跟大王子闹僵了吧

“走,”浑然未觉她的担忧,段颂宇朝她努了努下巴,“我要去看我母妃。”

“是。”木显榕恭敬的跟在他身后。

母亲这个名词对段颂宇来说已经很遥远,在二十一世纪,他七岁那年,他的母亲便因为癌症过世。

母亲的影像在他心目中早已模糊,他只记得一个画面,就是在他第一天上小学时,她在他的脸颊轻轻印上一个吻,而那一天过后,她便进了医院,从此再没有醒过来。

没想到现在阴错阳差来到这里,他不单有了父亲,还有母亲。

他的父亲气宇轩昂,是个令人敬佩的王者,母亲呢?大唐公主,应该是个温柔婉约的大家闺秀吧?他更加期待了。

转进一个回廊,入目的景色令他微楞了下,只因他彷佛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里不再是传统的西域土生建筑,而是用上好的梨花木为建材,建造成古色古香的南方建筑,雕梁画栋,曲桥横跨底下的人造湖,亭、台、楼、阁,无一不美。

“这里︱好美!”

“是啊!”跟在他身后的木显榕也认同,“当年国王迎娶永和公主为妻,特别从南方请来大批建筑工匠,建造此一宫殿,名为永乐宫,让公主虽身在异乡也能看到熟悉的建筑,一解思乡之情。至于这池子,正好建在地下涌泉上头,所以终年不涸。”

“没想到我父王还挺会把妹的!”

“把妹”

他扬首一笑,“就是讨好、追求一个女子的意思。”

“可是这一切并不是茴月王的主意。”

“不是”这倒令段颂宇意外了。

“是死去王后的主意。”木显榕进一步解释,“茴月王与王后自小青梅竹马,感情甚笃,当年大唐天子提议合亲,原本茴月王打算拒绝,但王后要王上以大局为重,所以王上才点头娶了公主,唯一的条件,就是虽然永和公主贵为大唐公主,但只能为妃。因她来自东土,于是赐封日妃。”

“我知道︱日、月、星三位妃子,我的母妃是日妃,凡昭为月妃所出,至于那个刁蛮公主则是星妃的掌上明珠。”他把之前恶补到的消息说出来,当然,说给他听的还是白克力。

“是啊。”两人登上拱桥,就见尽头的凉亭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美妇,身旁两个宫女也是唐装打扮,拿着大大的芭蕉扇轻搧着。

永和公主穿着一件青色丝绸做成的上衣,腰带把长裙高高的束在胸部,裙子外加件小袖上衣,远远看去,更添一丝优雅柔美的姿态。

段颂宇没有想过她长什么模样,但是她的背影却勾起了他脑海深处遥远的回忆,当她转头,看到她的五官,他更是倏地失神。

她的脸竟然神似他早逝的亲生母亲!就好像从他小心收藏的相片中走出来的人似的,连脸颊上因淡淡一笑而乍现的酒窝都一模一样。

他的眼底闪着激动,单膝跪在她前头,“母妃!”

重逢的喜悦写在永和公主的脸上,她伸出手摸着他的脸,喜极而泣,“伯泽……你可回来了!”

“是,让母妃担心了。”

永和公主轻摇了下头,眼角泛着泪光,“看你好,母妃就好了。”

离开大唐,远嫁西域,来到陌生的环境,唯一的依靠除了夫君之外,就只剩下唯一的儿子,她的心不大,只希望见他平安快乐。

段颂宇伸出手搂住落泪的美妇,一点也不觉得别扭,因她和自己的母亲实在太像了。

木显榕看着他们母子,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母妃,请你见一个人。”他伸手抹去永和公主脸上的泪,“你一定得要见见她!”

木显榕看到他的目光投来,不由得一楞。

“过来。”他对她微微一个点头。

这是不对的!她现在一身男装,在外人眼中,她的身份是禁军统领,但是他眼神中流露的情感太过露骨。

“让本宫猜猜,”永和公主打量着脸覆青布的木显榕,“是木将军吧?”

“母妃真是聪明绝顶!”

永和公主失笑摇头,“不是母妃聪明,而是这个宫里没有秘密,人多自然嘴杂,木将军因忠心护主毁了容貌的事,早就传进母妃耳里了。”

看着眼前慈祥的女人,段颂宇并不想选择欺骗,但是现在的情势,他却不得不瞒着她。

“抬起头让本宫看看。”

深吸了口气,木显榕抬头。

永和公主直视着她一双灵活的大眼睛,赞道:“好一双美丽的眼睛!本宫可以从我儿的神情中看出你对他的特别,这些年跟在他身旁,辛苦你了。”

“这是属下的职责所在。”她不是没有见过这个王妃,不过那已经是孩提时候的事,这个日妃娘娘还是一如印象中的优雅柔顺。

“起来吧。”

永和公主才开口,段颂宇便伸出手,一把将木显榕扶起。

看着儿子自然的举动,永和公主眼底闪过一丝光亮,木将军飞快的收回手的动作也落入她眼中。

木将军有一双美得摄人魂魄的眼睛,虽是个男人,但是站在儿子身旁,却有种惹人爱怜的娇柔气质。

这样的娇柔︱会招来灾祸。永和公主不由得在心中叹了口气,只不过看着儿子的模样,若他真动心︱他不会听劝的。

“坐下吧。”敛下心神,她若无其事对儿子说。

段颂宇立刻依言落坐,看着圆桌上的棋盘。

“母妃跟谁对弈啊?”

“穷极无聊,打发时间而已。”她微笑回应。

“不如和儿臣玩几局?”

此话一出,永和公主登时惊讶的瞠大眼,一旁的木显榕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他明明根本就不会下棋!

看她们的表情,段颂宇很快就明白,那个原本的茴月国大王子根本不会下棋,不过既然现在他已经取代了他,当然得做他自己。“儿臣在闲暇时曾试着玩了几次,渐渐有了兴趣,请母妃验收儿臣的棋艺吧!”

永和公主这才欣慰的笑开,摆了棋,两母子便你来我往的厮杀了起来。

因棋兴浓厚,两人一下起棋,时间就过得飞快,不自觉日已西下。

就在此时,一串细碎的脚步声传来,木显榕首先收起专注在棋盘上的视线,看向远处走在一行人前头的罕尹帕。

“是公主。”她低声提醒,“还有……星妃。”

听出她话语当中的谨慎,段颂宇微侧过身,就见穿着一身藕荷色轻纱,戴着绿色盖头的罕尹帕走在前头,身后还跟着一行侍女。

看她脸上的表情,八成是因为早上在正殿受到的屈辱而来的。

懒懒收回自己的视线,他将手中最后一颗棋子放下,“母妃这次又输给儿臣五个子儿了。”

永和公主见了,轻击了下掌,“还真是……几年不见,你不单懂事了,就连棋艺也精进不少。”

“总不能老是长岁数不长脑子吧!”他爽朗一笑,“那岂不是枉为人了吗?”

脚步声停在凉亭外头,他沉稳的目光看着永和公主,就见她脸上表情依然平静。

“再跟母妃下一局如何?”彷佛没有见到到访的一行人,她迳自说道。

段颂宇微笑,这一瞬间明白这位公主或许外表柔弱,但是内心绝对不若她外表所呈现的模样。

“好啊!”他立刻摆棋,“就听母妃的意思。”

站在亭外的星妃一行人看没人打算理会她们,面子有些挂不住,但又不能就这么掉头走,不得不出声唤道,“姊姊!”

听到这声叫唤,永和公主脸上这才漾出一抹恬静的笑,视线柔柔的落在亭外的一行人身上,“妹妹,你来了?”

“是。”星妃尽避不悦,也只能微微一福身。

“赐坐。”永和公主对身旁的侍女说道。

“姊姊不用客气。”星妃淡淡回绝。“妹妹这次来,是有一事想要姊姊给个交代。”

“是吗?”她脸上依然恬静,不显太多思绪,“妹妹请说。”

看着四周的景色,星妃的眼光不由得一冷。这里是茴月国宫殿中她最厌恶的一个地方。

明明他们就身处在茴月国内,死去的王后和眼前这个大唐公主却硬是把居所弄得像是中原一般,像什么话

虽然东方大唐势力如日中天,但是茴月国也不遑多让,她一向自傲于自己回族的血统,她的高祖还是协助茴月国先王平定天下的最大功臣之一,因为傲于自己的身份,所以她打心底不屑汉族文化,对于这个永和公主,更是打从心眼里瞧不起!

她的目光看向一旁戴着青巾的男子,就见对方跪拜在地。

“这位就是木将军?”传闻中有勇有谋的男人,她知道自己的爱女心系于他,只不过若是他的忠心不能属于她们,这个人就留不得。

“将军,”罕尹帕朝着面覆青巾的木显榕走了过去,“听说你受伤了?”

“谢公主关爱,”她急忙把头垂得更低,就怕尹帕会突然伸手除去自己脸上的青巾,“已经无妨。”

“别躲!”她不悦的蹙眉,“让我!”

段颂宇立即起身,横出手臂,挡住她的路。

罕尹帕立即瞪向他,“王兄这是做什么?”

“怕你吓坏我的爱将。”对她,段颂宇也很不客气。“女人家还是矜持点的好。”

“王子。”木显榕轻声唤,摇了下头。公主都已经不好得罪了,更何况还有一个星妃在旁……

星妃乃是死去王后的亲表妹,相貌神似死去的王后,所以备受茴月王宠爱,也因为如此,星妃才气焰高张,罕尹帕也能恃宠而骄。

就算看出木显榕的不认同,段颂宇还是摆明了不让讨厌的女人再朝木显榕跨进一步。

“母妃!”罕尹帕几次想闪过他的阻挡都闪不过,气得重重跺脚,看着母妃,要她替她出头。

星妃眼神一冷,正打算开口斥责,却没料到

“真是抱歉,本宫累了,”永和公主先发制人,“想回寝殿休息,妹妹若有事,就长话短说吧。”

在这风刀霜剑的宫庭里,她很明白就算无害人之心,也得要学会防御,不论是在大唐,或是茴月国。

“关于这事,”碍于多双眼睛在看着,星妃也不好发火,“姊姊可得好好问问咱们的大王子。”

“怎么”永和公主轻挑了下眉,状似一脸困惑的看向儿子,“大王子得罪了星妃娘娘吗?”

段颂宇直截了当的与星妃面对面,“伯泽愚昧,不知何事得罪了娘娘?”

星妃看着他,眼带不悦,“先不论王子做错了什么,现在就单凭你身为茴月国王子,见到我却不知下跪请安这点,就知也没长进多少。”

“是啊,”结果段颂宇一点也没有被激怒的样子,反而认同的点头,“伯泽是没啥长进,毕竟伯泽本就是个无能庸俗的王子。但尹帕可不同,敢问聪明、貌美、知所进退的茴月国公主,怎么见了我母妃也不知要下跪请安?”

星妃闻言,脸色立刻变得难看。

罕尹帕也没有料到会被反将一军,更加生气,“你胡说什么!”

“胡说言重了吧,若我胡说,那星妃娘娘不也是胡言乱语了?”他迳自说道,然后倏地冷下脸来低斥,“你还不跪下!”

罕尹帕顿时进退维谷,只能再度找救兵。“母妃啊—”

“算了。”永和公主淡淡的替她们母女解了围,出声缓颊,“都是自家人,那些繁文缛节就省了吧。”

“是啊,自家人︱母妃说得极是!”段颂宇与永和公主相视一笑,在母亲的眼眸深处看到了欣慰之情。

“妹妹就把来意直说了吧。”永和公主转头道,“到底大王子怎么得罪了尹帕?”

“姊姊难道没有耳闻,在净水沙洲他伤了我的尹帕”

她眼眸微敛,“是有听说。伯泽,你怎么说?”

段颂宇锐利的目光射向星妃,“娘娘现在是来向伯泽兴师问罪的?”

“兴师问罪本宫不敢。”星妃神情一冷,“只不过尹帕是金枝玉叶,从未受过这般屈辱,身为她的王兄,你做得太过份。”

“关于此事,父王也知情,今日早朝父王也已经做了处理,现在说到我母妃跟前,娘娘是想怎么样?”他不客气的反问。

“只是要你母妃给个交代,不是说你们东土一向以礼待人,王子的礼与规矩呢?”

“别把我母妃扯进来,”他懒得浪费时间跟这对恃宠而骄的母女对话,“不如咱们一起到正殿去面见父王,让他来评评理吧。”

星妃没料到他会出此招,还当他是以前那个怕事的小表头,不禁一楞,“……你竟然拿国王来压我”

“伯泽不敢。”他的声音平静,不带感情,“伯泽只不过是未做贼,心不惊,若娘娘和尹帕真如此理直气壮,见父王又何惧之有?”

罕尹帕的脸色不由得青白交错。“母妃,他就是这种不逊的态度,还拿刀试图要杀了我!”

他冷冷的瞄了她一眼,“别提醒我,我也很后悔这件事。”

“那还不向我赔罪”以为他终于怕了自己,她傲气凌人的说。

段颂宇却冷哼,“我只是后悔那天为何要听木将军的求情之词,妇人之仁的放了你一马,我实在应该好好修理你一顿,看你还敢不敢如此放肆。”

罕尹帕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伯泽,”永和公主出声轻斥,“你失言了。”

嘴一撇,他索性站起身,“母妃,儿臣送您回寝殿吧。”

“妹妹,”永和公主站起身,看着一脸僵硬的星妃,柔柔一笑,“若是大王子有所得罪,还请妹妹大人大量,别跟孩子计较。”

星妃冷着脸,拉着不悦的女儿,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开。

“母妃!”罕尹帕气得直跳脚。

“你还看不出来吗?”星妃看着女儿,恨恨的说,“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伯泽了!”

“……什么?”

望着远去的一行人,她眼底闪过阴沉。

她有一子一女,偏偏儿子并无大志,自愿镇守边陲,早早远离宫廷,成不了气候,所以她把希望放在尹帕身上,还以为最大的威胁会是月妃的那四位王子,没想到……

罕伯泽,一个她从不看在眼里的无用之人,竟然也有威胁她的一天!那个木将军,还真有化朽木为柱的神力啊……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