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谁说我们要分手? 第二十九章

“你今晚老是在说这句话,比起对不起,我更喜欢听你方才在海滩上大喊的三个字。”魏修低笑出声,这辈子大概都忘不了她以满天星斗和深沉大海为背景对自己告白的模样。“再说一次,刚才海风太大没听清楚。”

韩深雪禁不起他的调侃,又羞又恼,他敞开的衣领就在眼前,想也没想便往他的锁骨上咬了一口。

没听清楚还知道是三个字?谁!

魏修不仅没有躲,反而还将自己的领口扯得更开,意有所指道:“多咬几下,晚点我会讨回来的。”

韩深雪原本还觉得莫名其妙,隔了半晌才意会过来他话中的含意,在心里狠狠骂了声不要脸。

“小雪儿。”

“嗯?”

“其实我带你来这里还有另一个目的。”

韩深雪微微抬头,等着他把话说完。

“你摸摸我右手边的口袋。”

闻言,她露出困惑的表情,但还是乖乖伸手探进他右侧的西装裤口袋。

透过月光,魏修将她脸上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忍着笑意,“你别乱摸。”

“……”韩深雪忍住想掐死他的冲动,指腹碰到了一个金属质感的东西,将它从口袋中取出。

东西不大,她用食指和拇指捏着,拿到了两人面前,这才靠着车顶月白色的光看清楚这件物品的全貌。

钻戒……

韩深雪倒抽了口气,不知该做何反应。

在她眼中,此刻戒指上闪烁的光芒变得比天上的星子更加耀眼。

“原本在你生日时想向你求婚的,结果你先提了分手,这枚戒指便一直这样搁着,这回你没借口拒绝了。”

“你那时候就准备好戒指了?”之前她一直以为他是一时兴起才问她要不要结婚,原来他早就有所准备。

“想和你结婚的想法一直都没变过,只要你点头,我们回国就结婚。”虽然那时候只是认为和她走入婚姻是个不错的想法,但现在不同了。

“不会太快吗?你的演艺事业正在巅峰,如果结婚了……”她怕影响他的人气,而且睽违多年他才终于要推出新专辑,在他实现当年梦想的前一刻,这种新闻怎么想都不恰当。“也许再过个一年,还是两年会比较好?”

“我像是那么有耐性的人吗?你不要小看我的魅力,就算已婚还是能够迷倒众生。”他已经等得够久了,自从和她复合以来,这个想法一直盘旋在他脑中,否则也不会带着戒指一起飞来洛杉矶找她了。

韩深雪啼笑皆非,分不清究竟是感动还是被他逗笑,总之……

她轻轻颔首,笑着说道:“好,回国就结婚。”

魏修执起她的柔荑,将钻戒套入她左手的无名指,但只戴到手指的关节处便停住了。

“我之前陪韩奶奶看电视剧的时候,正好看到戴婚戒的一幕,韩奶奶说给心上人戴婚戒不能戴到底,习俗上认为这代表把对方套牢,吃得死死的。”他不是个迷信的人,但他一直很尊重韩奶奶的想法。

“你跟奶奶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怎么觉得好像是他的亲奶奶一样。

韩深雪自己把戒指往后挪了挪,尺寸刚好。

“多着呢!”他还曾在灵堂前暗自向韩奶奶保证过,会陪伴着韩深雪,不会让她孤单一人。“这是一对的婚戒,另一只在家里,等你回去给我戴上,套到底没关系。”

魏修扣住她的左手,掌心的肌肤相贴,隐约触碰到微凉的金属。

他倾身在她柔嫩的唇上印下一吻,没等她反应过来便稍稍退开,浅尝即止。

海浪拍打在岸上,在夜色的衬托下形成一种幽魅的旋律,伴随着风声、海声,韩深雪听见魏修在距离自己不到一寸的地方,用低哑魅人的嗓音轻吐了几个字——

“我愿意被你套牢,还有……我爱你。”

心跳还没恢复平稳,他又缠住了她的唇舌,在意识彻底远扬前,韩深雪在心里想着……她又何尝不是呢?

回国后,韩深雪被魏修火速拉到户政事务所登记,除了韩霏霏到场之外,路子芫也一起来当证婚人。

如魏修所言,路子芫真的是个热情过度的人,一见面就给韩深雪一个拥抱,对头一次见面的韩深雪喊宝贝也没半点尴尬感,在前往户政事务所的路上还拼命拉着韩深雪聊天,让车里从头到尾没有冷场饼。

“宝贝,你一定吃了不少苦,魏修的脾气那么执拗难搞,要和他相处不容易。能遇到像你这么漂亮又能忍受他脾气的好女孩真是魏修上辈子烧了好香,如果魏修欺负你还

是让你受了任何委屈,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帮你讨公道的,如果结婚后发现看走眼想休夫,尽避说没关系,我一定帮你向他讨一大笔赡养费。”

“『姑姑』,你担心自己嫁不嫁得出去就够了。”魏修在前面开车,越听越觉得不该找路子芫当证婚人,哪有证婚人试图毁人姻缘。

“不要乱叫,我不是你姑姑!”路子芫一听见关键字,立刻气得炸毛。

在路子芫的咆哮声中,转眼就到了目的地。

魏修和路子芫一个影帝、一个歌后,两个都是红遍华人演艺圈的当红巨星,他们怕被认出来,都做了点简单的乔装,不过因为要核对身分,魏修后来还是在户政机关里露脸了。

负责办理手续的小姐因为见到明星,差点因兴奋过度而尖叫出声,连忙用双手遮住嘴巴。当她看到结婚书约上其中一名证人的名字是路子芫时,眼睛瞪得更大了。

韩深雪就这样看着户政机关的小姐在激动的情绪下帮他们办理好结婚登记手续,不禁担心对方会兴奋到晕厥过去。

东方影视近年来对待魏修这只金鸡母都十分宽容,深怕他一不高兴就解约,因此对于魏修闪电结婚并公开婚讯一事没有多加阻拦。

魏修前阵子大方认爱的坦荡态度受到不少影迷的支持,既然舆论风向是支持魏修的,高层也没什么理由反对他结婚。

同一天夜里,韩深雪和魏修在吃过晚饭后一起到楼顶的阳台乘凉,魏修拿了小抱枕垫在她的腰后,让她在躺椅上能躺得舒服些。

躺椅够宽,足够他们两人并肩躺着仰望夜空。

韩深雪靠在魏修身侧,说道:“我刚打电话给我爸妈,他们说等我们要办婚礼的时候会回来参加。”

奶奶的丧礼结束后,父母马上又飞往新加坡工作,她就没再和他们联络过了,即使心里对他们存有怨言,但结婚是大事,她还是打了通电话告知父母一声。

不晓得姊姊有没有告诉爸妈怀孕一事?

到头来她比姊姊还早结婚,看来姚大哥的求婚计划要加把劲实行了。

魏修轻拥着她,不管韩深雪是否和岳父岳母尽释前嫌,他都想让她明白,从今往后,他也是她的家人。

晚风徐徐,春天的夜晚还是冷了点,幸好魏修连毯子都一并准备好了。

“我刚才放了我们两人的婚戒照片到粉丝专页上,你的书迷竟然说我把你拉下神坛,一点也不友善。”他抱着韩深雪,用可怜兮兮的语气嘟囔道。

一想起魏修发的已婚宣言,韩深雪便忍不住轻笑出声。

魏修在照片上的配文写道:请叫我已婚人士。从今往后,雪声是我的人了,以下开放祝福。

明明是他自己讨骂。

为了回应魏修,她用雪声的名义也发了篇贴文,配了张小煤炭躺在卷卷尾巴上的照片。他们不过是去了几天洛杉矶,两个小家伙的感情莫名突飞猛进了不少。

她的贴文内容只有一个戒指的贴图和一张照片,不过魏修的影迷都晓得卷卷是他养的狗,还曾经和魏修一起客串过电视剧,她也在自己的粉丝专页贴过小煤炭的照片。

不晓得是谁的粉丝在下方留言:这是影帝以后的家庭地位吗?

她可以想见明日的娱乐新闻头条八成会是“影帝闪婚,家庭地位不保”之类的标题。

“还笑。”他捏了捏她的腰。

韩深雪脸上的笑意更甚,身上盖着毯子,往他怀里缩了缩。

楼顶的阳台有张木头圆桌,上面摆了一盏复古造型的油灯,里头有个香氛蜡烛,渺小的火焰缓缓燃烧。

借着微小的火光,她的目光触及了出国前被她放在圆桌上的小白花盆栽。

“你怎么会突然想买盆栽?”她往盆栽的方向昂了昂下颚。

“那个啊……”魏修不自在地干笑了几声,才解释道:“韩奶奶跟我提过,韩爷爷的脾气顽固,每次惹她生气都不好意思认错道歉,这时候韩爷爷就会买一朵玫瑰花放在桌上,而且也不说那是要给奶奶的。”

韩深雪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人家送花,你送的是盆栽。”

她也听奶奶提过此事,奶奶的名字里有个玫字,因此很喜欢玫瑰花,可是魏修放的是盆栽,她压根没看出来那个盆栽是为了向她道歉而买的。

“你不是喜欢在阳台上种些花草吗?我以为你会比较喜欢盆栽。”魏修一脸无辜。

“……”她竟然无从反驳。

“我一大早跑了好多地方才终于找到已经营业的花市,老板说这种花叫做香雪球,照顾起来不费力,你如果喜欢,我再多买几盆回来。”

如果在阳台上种一大片香雪球,当花朵盛放时,也许就会像是一片片雪花落在翠绿的枝叶上。

魏修想象着那个画面,与此同时,韩深雪悄悄抬眼,从这个角度看上去可以清楚看见他细长的睫毛,还有他眼里闪动的碎光。

莳花弄草原本并不是她的兴趣,而是因为见他常常躺在阳台的躺椅上休息或思考写歌灵感,为了营造出一个舒适且让他更放松的环境,她才渐渐在阳台上种起植栽。

爱上一个人,为他付出再多都还是嫌少。

以前是她一个人默默守在他身后,为他做一切自己能做到的事,现在则是他们两人一起努力经营婚姻和感情,为彼此付出一切,并且甘之如饴。

睽违多年才发行第一一张个人专辑的魏修为低迷多年的歌坛缔造了销售佳绩,实体唱片的销量更是华语专辑近十年数一数二的传奇销量。

他坚持走自己的路,不管曲风是否是当今主流,他用实力和成绩证明,主流是由自己创造的。

而首波主打歌,则是献给他生命中,最深最深的挚爱。

【全书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