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良膳小娘子 第七章 老爷子的阻碍

转眼间,秋天要过了,这个秋天对赵小丫来说是段快乐又平顺的日子。

刘彩凤不敢对她动手,顶多骂个几句,她权当耳边风。

赵雪整个人益发沉默,看着她的眼神不再掩饰心头的不屑与厌恶。

只是不管是刘彩凤或赵雪,这切都伤害不了她。

赵小丫依然每日起得早,家里的活和竹楼的活,她样样都没有落下,只是活多了,睡得更少,但是这对她而言并不算是事。

“我来吧。”周岳看到赵小丫的身影,立刻跑出小院,在门前将她身上的竹篓给拿在手上,里头装上了满满的木柴,重量不轻。

“谢谢。”赵小丫笑。

昨夜刘彩凤怪声怪气的交代她把柴房装满木柴,不然她的皮就得绷紧点。

这本是在天寒前办好就成,但刘彩凤开口,她就知道刘彩凤是寻个由头要找她麻烦,她没有反驳,只是今天起更早。

虽说她也想过不理会,但细细想又知不可行,村子内外的邻里闲来无事就盯着别人家子,她需要柔顺的名声,直到赵雪嫁到李家去。

吃苦受罪多年,她不差这几日。

只是累了大半日,她头晕目眩,直冒冷汗,她知道这是中了暑气,不由得无奈,都快秋末了竟还会中暑气。

她到井边打了桶水,往脸上泼了泼,冰凉的井水令她舒服的轻叹,原本发重的脑子也清醒了些。

“公子呢?”赵小丫这才看向竹架,平时总会看到周屹天坐在那里,今日却不是如此。

“昨儿个夜里老爷子带着爷出门,说是家里的肉没了,得趁着秋高气爽上山去转转。”

周岳将竹篓放到角落,还不动声色的照着周屹天的交代在里头多添了些。

他们替赵小丫多做点,小丫头就能做少点。这是周屹天的原话。

赵小丫没注意到周岳的动作,只是望着远方的山峦,眼底闪过担忧,周屹天的腿才好些就随着顾乔成进山,她虽觉不妥却也莫可奈何。

“放心吧姑娘。”周岳办妥主子交代的事后,这才走到赵小丫的身边笑道:“上次进城时大夫说了,爷的腿已经没问题,现在多走些路,好了便跟以前没两样。过几日爷还得再去看趟大夫,姑娘不放心的话就起进城。”

赵小丫的心微动,但想到刘彩凤颐指气使的嘴脸,最后还是摇头,“还是不了,下次有机会再去吧。爷爷他们摸黑上山,身上可有带吃的?”

“老爷子说进山便有吃的。”周岳没说周屹天发了顿脾气,说是要等赵小丫来做点耐放的吃食才要上山,最后顾乔成气得上前扭着他的耳朵将他拉了出去。

赵小丫知道顾乔成的言下之意是他们不会空手而归,她笑,忍着不适动手打扫庭院。

周岳见状也在旁帮忙。

赵小丫打扫好,抬头看到周岳已先将青草搬去喂毛驴。

周岳看了过来,“姑娘,今日就咱俩,你别忙了。我晚些时候也得上山去找老爷子他们,这几日我们不在,你就别来了。”

赵小丫擦了擦手,脑子转得飞快,说道:“那我赶紧多做些馒头,再烙些饼子。天气渐渐凉了,可以放得久些,你们在山上饿了自个儿弄来吃也方便。”

周岳闻言感动,“还是姑娘心细。”

这对赵小丫而言不过就是举手之劳,她进了灶房开始升火。

周岳跟了过去,接过升火的活儿,“姑娘,我来吧。”

赵小丫没拒绝,今日她是真的身子不太舒爽,方才泼了凉水在脸上,明明好些的头竟又开始发胀。

她打起精神打开旁边的食柜,盘算了下,从里头拿东西。

周岳自知自己的斤两,升好火就让开位置站到旁。

赵小丫站在灶前,灶里的热气熏得人发晕,她擦了下额上的冷汗,伸手拿油罐子,手却滑,物品落地破裂的声音响起。

周岳连忙蹲了下来,“姑娘,你别动,我来收拾。”

赵小丫的身子晃了下,脸上难掩心疼,“里头还有半罐子的猪油……”

周岳眼角余光看到周屹天的身影,正要出声,就看到赵小丫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周屹天几个大步大上前,赵小丫倒在他的胸前。

赵小丫还有意识,只是人难受,挤出抹笑,“回来了……”

周屹天低头看着赵小丫,只见她脸色发白,呼吸急促,冒着冷汗,这是中了暑气。

他眉头皱,将人抱起。

周岳见状脸心急,“爷,小的来吧,你这腿还不能负重。”

周屹天没理会,径自将人给抱进他房里,放在床上。

“我没事。”赵小丫轻声说道:“只是有些难受。”

周屹天冷着脸没有回应,接过周岳递过来的杯子喂她喝水。

平时都是赵小丫伺侯人,她从没被伺侯,不自在的想拒绝,但在他严肃的神情下,只能乖乖的就着他的手将水喝进肚子里。

盯着她喝完,周屹天才将空了的杯子交给周岳,简短交代,“去打盆凉水来。”

周岳没有二话,转身出去。

周屹天将赵小丫放在床上,伸手直接解开她的衣服。

对于她这身衣服,他早就看不顺眼了,偏偏他趁着看大夫进城时给她买的布料,她却是说什么也不收。他知她心中顾忌,所以虽恼,但也知道不该勉强。

赵小丫不舒服,对他扯开她的衣物没有招架之力,只能道:“别这样。”

周屹天的手顿,“我不是要占你便宜,我之前中暑气,老头子也是这么做。”

他的语气正气凛然,赵小丫不好再多言,只能脸不自在的由着他。

周屹天在她的脚边放了竹枕,听到房门口传来声响,上前接过周岳手中的水盆,“在这待着。”

周岳摸了摸鼻子,乖乖的守在门边。

“我自个儿来吧。”

周屹天躲开了她的手,径自拿出几块帕子泡进水盆后拧吧,放在她的额头、颈后。

冰凉的感觉令她舒服的轻叹了口气。

周屹天看着她,只觉得好气又好笑,殷勤的替她换上冰凉的帕子,直到她的脸色好转,不再冒冷汗,才暗暗松口气。

“多亏有哥哥在。”她还有些虚弱,但是已经好转许多,看着他阴沉的表情,识趣的讨好。

这次她的讨好没有换来他的好脸色,“身子不适便好好歇着,硬要逞能是自找罪受。”

“我知道。”赵小丫抬起手将额头上的帕子拿下来。

以前她也不是没中过暑气,不过就是多喝水,休息会儿便成了,这是第次连站都站不稳,看来这阵子确实累着了。

突然阵微风袭来,她圆圆的眼难掩惊讶的看着周屹天,他竟拿着蒲扇对着她搧。

“知道你眼睛大,不用直盯着我。”被看得不自在,周屹天瞪了她眼,“闭上眼睡会儿。”

秋末的午间,天还热,随着动作而来的虽是凉风,但赵小丫的心很暖,“哥哥真好。”

“我本来就好。”他微扬了下嘴角,“瘦得没几两肉,多吃点东西,不然道样的身子骨怎么伺候我?闭上眼,快睡。”

赵小丫听话的闭上眼。

周岳在门外看得脸惊奇。

周屹天就这样给赵小丫打扇子,搧搧了快个时辰,也不知道手酸。

他低头看着熟睡的赵小丫,她的睫毛很长、很卷,如果不去看她眼下浮现的青紫,他的心情应该会愉快不少。

空着的手轻轻碰了碰她的脸,依然是初见时的小乞丐,之前不觉得好看,现在却怎么看怎么顺眼,嘴唇小巧,十分可爱。

鬼使神差地……他弯下腰轻碰了下。

门外的周岳倒抽了口冷气。

柔软的触感令周屹天回过神,坐起身时耳尖都红了,他瞪向周岳,“不许说出去。”

周岳心跳如擂鼓,忙不迭的点头。

这时院子响起了阵大吼,“死小子,给我滚出来!”

睡梦中的赵小丫惊了下,迷糊的睁开眼。

周屹天的眉头皴,将手中的扇子放,大声的回吼,“鬼吼鬼叫什么?找我做什么?”

“死小子。”顾乔成怒气冲天的走进厅里,“才进山半天,我个不留神你就心耍我玩是吗!”

“谁叫你突然叫我上山,我这不是还没好吗。”周屹天揉了下赵小丫的头,这才起身走出房间,直接在厅中对上顾乔成,回得理直气壮。

老头子三更半夜把他从床上拉起,说要上山待上个把月,开什么玩笑,他没跟赵小丫说声,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带走怎么成?

所以没半天,他就趁着老头子去设陷阱时直接下了山,本来单纯是想跟赵小丫说声,顺便让她做点耐放的粮食,他再回山上去,谁知道回来就看到赵小丫晕了,霎时就把山上的老头子给忘了。

“少胡说八道,之前你不是还挺逞强的,才几天功夫就变娇弱了不成?大夫已经说了,只要不负重,你能拿着木拐上山,小心点根本无大碍。”

“不管,反正为了我这双腿,等五日后进城看过大夫,我再跟你上山。”周屹天的口气没得商量。

“你——”顾乔成原还想怒斥几句,却因看到从周屹天房里出来的赵小丫而声音隐。

“爷爷。”赵小丫睡了觉,气色好多了。

顾乔成微皱起眉头,“你怎么从这小子的房里出来?”

“她中了暑气,在我房里歇了会儿。”周屹天坐在厅里的竹椅上,替她回答。

顾乔成上前低头打量了下赵小丫,“现在可好?”

“好多了。”赵小丫笑,注意到外头已是夕阳满天,连忙说道:“爷爷,我去弄吃的。”

“不用!”

“免了!”

周屹天和顾乔成异口同声,两人对视了眼,顾乔成才道:“不用了,你身子不舒服,好好坐着,我随意弄点吃的便成了。”

赵小丫拒绝,但是顾乔成和周屹天难得有共识,最终她只能坐在厅里等着吃。

做菜的活儿最终落在了周岳的身上,这不令人意外,虽说他厨艺不精,但比起顾乔成和周屹天却是好上太多。

到了周屹天要进城看大夫的日子,赵小丫早早就爬了起来。

轻手轻脚的将家里的鸡喂了,又煮好粥放在灶上温着,她便出了家门。

因为中了暑气,这几日周屹天和顾乔成发话除了煮食外的事都不让她做,至于刘彩凤要捡柴、采野菜之类的,则全交代给了周岳。

她闲来无事就随着周屹天上竹楼楼上,这才知道这座竹楼竟是别有洞天,楼上只有间房,里头藏书不少。

她眼望去,觉得顾乔成总说自己是个粗人真是自谦了。

赵小丫原本只识得几个大字,进了京,遇上的寡妇厨娘待她极好,小彪女学字时也让她跟着学。

她的耳朵听不见,学得很吃力,但是母女俩心善,总慢慢的教。

她学东西快,最后认齐了千字文不说,还喜欢看书。只是书是名贵物,看来看去就是厨娘当时带出来的几本,其他的她就算有心,有没有机会碰触。

如今托顾乔成和周屹天的福,她现在无事就扎根在二楼,弄得周屹天私下取笑她是想要考女状元。

她脸上带着笑,脚步轻快的到竹楼时,天色还没亮,但听到后院已有动静,她知道他们都起身了。

有时候看着顾乔成带着周屹天打拳,她都忍不住热血沸腾,想着有机会学个几招防身也好。

她没打扰练功的几人,进了灶房忙着烙饼子,打算让他们带着在进城的路上吃。

赵小丫拿着猪油膏在锅子里擦了圈,再将和好的面团摊成饼子放进去。

顾乔成让周屹天跟周岳再练套,先回到屋子里,想着灶房的柴好像不多便顺手搬了点柴火进去。

赵小丫看到,连忙要过来帮把手。

他出声拒绝,“别沾了手,我来便成了。你记着,你不是奴才,我这里可不兴这套。”

“知道了。”赵小丫乖巧的点头。

顾乔成无奈的看着她,明白她嘴上虽是这么应,但是看到周屹天,她依然会殷勤的上前伺候,备水又备茶。

前几日他还看到她给周屹天打扇,他实在不知周峻天怎么有这么厚的脸皮让个小泵娘给他做牛做马。

顾乔成听到身后动静,将柴放好就立刻转身走了出去,不想留在这里看着心塞。

周屹天拄着拐杖熟门熟路的在窗边的凳上坐下。

其实他的腿早好了,只不过赵小丫不放心,要他别逞能,让他多拿几天拐杖,他也莫名听了她的话。

赵小丫立刻上前又是递水,又是拧帕子。

周岳很有眼色的退出了灶房。

跟在周屹天身边多年,他头次觉得自个儿的爷很“娇弱”,以前不需要人伺候,大冷天淋整桶冷水在身上,眉头都不皱下,现在却脸心满意足的被赵小丫娇养着。

赵小丫轻声说道:“今日爷爷说早便要出门,所以我做了饼,哥哥拿到车上吃。”

“知道了。”周屹天副不耐烦这点小事似的。

赵小丫早摸清了他的脾气,只是笑笑。

周屹天坐上被赵小丫收拾得很舒适的车斗,这才知道她并没有打算随行,他立刻皱起了眉头。

赵小丫浅笑说道:“今日我得上山趟。”

周屹天的脸色更难看,自己是在深山遇上她,之前不觉,如今想来只觉得赵小丫胆子太大,身子才好些就想往山上跑,也不怕独自上山遇上危险。

“不许去。”赵小丫微愣了下,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反应。

“以后都不许去。”周屹天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听到没有?”

赵小丫点头表示听到,但是……她抬起头,明亮清澈的双阵看着他,“我得进山捡柴火,顺便瞧瞧有没有野菜可以摘回来加菜。”

“老头子家的粮食不少,柴火也足够,轮不到你忙。”

“可是……”她无辜的眨了下眼,“我是要拿回家的。”

“有那种爹娘的家,不要也罢。”周屹天早就打听清楚赵小丫在赵家的处境,眼底闪过丝锐利的流光,“他们待你不好,没道理你还得上赶着巴结。”

他说得轻巧,只是她自有考虑。

她知道周屹天无法理解,他自我惯了,不知道何谓委曲求全,只不过他的关心还是令她感到心热,也没反驳,只是轻应,“好,我知道了。”

赵小丫的脸小,显得双眼睛很大、很亮,笑就冒出酒窝,周屹天不自觉地扬着嘴角,“知道便好。”

注意到周屹天的耳尖泛红,赵小丫的笑容更甜。她知道周屹天虽强势,但只要她笑,他就无招架之力,能够拥有影响他的能力,她是从未想过。

“上来吧。”周屹天挪了挪身子,让出了个位子。

赵小丫真没打算随行,正不知如何拒绝,顾乔成已经拉来毛驴,“别理那小子,也不看看自己这么大个儿,躺下,车斗都没了位置,你上来就只能坐车辕了。”

周屹天不介意抱着赵小丫,但他很清楚若他真敢说,顾乔成便敢直接甩他一鞭子,“老头子,我就说你该换个大点的车斗。”

顾乔成不想搭理他,把车斗绑在毛驴身上。

周屹天衡量了下,周岳也要去,不过周岳个有功夫的大男人走路不算事,赵小丫可不成。最终他不情愿的放弃带上赵小丫的念头,只道:“过晌午我就回来了,昨日我让周岳买了条鱼,就养在后院的水缸里。”

“我知道。”赵小丫乖巧的答腔,“等晌午便弄,红烧鱼可好?”

“你看着做吧。”周屹天挥了挥手,又是副不耐烦的模样,“别拿这种小事烦我。”

“知道了。”赵小丫依然听话乖巧的应着。

顾乔成看着装模作样的周屹天,心中冷笑。

周屹天靠着车斗,故意视而不见。

顾乔成没好气的对赵小丫说:“别听他的,这一来往,过了晌午还到不了家,所以你别忙,鱼做了也是白费。”

赵小丫闻言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周屹天。

周屹天撇了撇嘴,“老头,我看你该再养两匹马,让毛驴拉车,这不平白浪费我的光阴顾吗?”

顾乔成再也忍不住,伸出手打了下周屹天的后脑杓,这死小子真的早晚把他气死。

周屹天捂着后脑杓,不快的瞪过去。

赵小丫习惯了两人的打闹,知道周屹天好面子,努力将笑意给压回肚子,开口说:“别说了,还是快快出发吧,等晚上回来我再给你做鱼。”她侧头看着周屹天,“再给你包饺子,包你最喜欢的白菜肉馅好不好?”

周屹天应了句,“行吧。”

赵小丫挥着手目送他们走远,等到不见人影,她转身拿起放在角落的竹篓背到身后。

她的脚程加快些,应该可以赶在他们回来前下山。

赵小丫今日在山上发现了个野鸡窝,捡了十几颗蛋,虽说有些遗憾没有捉到野鸡,也算收获满满。

她脚步轻快的穿过竹林,赶着回去准备晚膳,可是当她一推开竹栏门,看到斜卧在竹椅上的周屹天,当即脚步微顿,她还以为他们会迟些回来……

周屹天微眯着眼将她的心虚给看在眼底,脸阴晴不定,“去哪了?”

赵小丫关上门,上前几步,老实回答,“上山了,在山上捡了十几颗野鸡蛋,正新鲜着,今晚正好可以拿来给你包饺子。”

“我还缺你那丁点东西不成?”

赵小丫踌躇的咬了咬下唇,最终只能扬首对他笑。

“这次笑也没用,阳奉阴违。”周屹天啧了声,“你也不是个老实的。”

赵小丫无辜的耸了下肩,脸上依然带笑,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了,不是吗?果然周屹天气愤的盯了她好半晌,被她笑得烦躁不已,最后只能恶声恶气的挥了挥手,“傻乎乎的,快去弄饭,我今天就吃了早上的饼子,现在饿惨了。”

赵小丫没料到他们没留在城里用膳,看了眼天色,没有二话,连忙钻进灶房里。

在后院的顾乔成早早就听到前院的动静,但他没靠近,只是站在转角处看着。

“怎么?老头子向来自诩光明磊落,现在竟也听人壁角。”

周屹天取笑的字句落入耳里,顾乔成双手背在身后,脚步沉重的从角落走来,“你是何身分,你自个儿该清楚,别跟你爹一样犯糊涂。”

他虽说得隐讳,周屹天却听得明白,他抿了抿唇,“你别插手我的事,赵小丫不过就是个村姑,我还看不上。”

顾乔成停下脚步,周屹天的眼底闪过丝光亮,转头就看到出来打水的赵小丫。

方才顾乔成的脚步影响了他,他竟没有听到赵小丫出来的脚步声。

赵小丫并非存心偷听,只是凑巧将周屹天的话如数听进耳里,心中说不上是什么感觉,难过是必然,却并不意外。

亏她之前还抱了些期盼,殊不知就像周屹天常挂在嘴边的样,她就是个傻的。

她对他笑了笑,这辈子能因缘际会与他提早相遇,使他免于残缺,对她而言已经足够,她实在不应该因为他对她好些便失了分寸。

周屹天与赵小丫四目相接,看到她的笑,他的心没来由的一紧。

赵小丫彷佛无事发生,走向旁的水井。

放眼这十里八村,平常用水都要走到山边的小溪挑水回家,顾乔成的竹屋是少数拥有水井的房子。

赵小丫利落的打了桶水后,转身进屋。

直到人影消失眼前,周屹天阵恼火,“你故意的?”

“是你自己没能耐。”顾乔成不留情面的回嘴,“竟然连个小泵娘的脚步声都没有留意。”

周屹天重重的躺在竹椅上,生着闷气,不想理会顾乔成。

顾乔成抿了抿唇,转身进屋。

他看着自己的闺女不明不白的死在侯府,就算理智告诉自己周屹天不像他那个不成材的女婿软弱,却还是难免担忧。但是若两个小辈真对彼此有意,他硬生生挡着两人,他又觉得心塞——总是就是矛盾。

今日竹楼里的气氛诡异,赵小丫小心翼翼的将饭菜都放上桌,暗暗松了口气,扬起抹笑对顾乔成说:“爷爷,今天我在山上检了不少柴,现在得赶着回去,就先走了。”

“就算再赶也不差这点时候。”顾乔成是真心喜爱赵小丫,所以才会让她认清局势,并不是看不起她,万万不想她恢复了原本畏缩的模样,“吃饱再走。”

“不了,我今天真的——”

“别废话,叫你坐下便坐下。”周屹天粗着声音说道:“周岳也坐下。”

周岳立刻依言坐下。

赵小丫心中叹,终究在周屹天阴沉的目光底下落坐。

因心中有事,她吃得不多。

周屹天看不惯,索性将整盘饺子都放到她的面前,“吃完,不然我要你好看。”

赵小丫迟疑的咬了下下唇,最终还是听话的夹了个饺子塞进嘴里。

周岳见状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想提醒自己的主子,要对个姑娘好可不能这么粗暴,但顾乔成的眼神令他为难的闭上嘴。

赵小丫乖乖的吃了半盘,整个肚子都塞得满满,但周屹天在旁盯着,她只能勉强的又夹了个,吃了口。

“吃不下便算了。”顾乔成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赵小丫闻言着实松了口气。

这丫头果然能忍人所不能忍,纵使吃得快吐了也不会出声求助……周屹天看着她,抿起了唇,心中五味杂陈。

有顾乔成发话,赵小丫停了筷子后便急急站起身,“我吃饱了,先回去,明日再来。”

“嗯。”顾乔成没拦,“回去小心些。”

赵小丫笑,对周岳说道:“今天就麻烦你收拾。”

周岳立刻点头。

赵小丫走,周屹天不悦的将手中的碗用力放在桌上。

顾乔成冷眼看他。

周岳缩着脖子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两人吵架,倒霉的都是无辜的他。

“只要我想要,就算是身分悬殊,我也护得住。”

顾乔成冷冷哼,“怎么?不装了?”

周屹天阵气恼,“我跟我爹不样。”

“在我看来并无不同。”

周岳在旁垂下眼,他跟老爷子的想法亦同,门不当户不对,别说侯爷能不能同意,单单赵小丫那小模样,只怕在京城里会被那些规矩给生吞活剥,但看周屹天此刻的神情,他是半句话都不敢说。

周屹天气愤的站起身,脚才抬起要踢向旁的椅子,周岳立刻上前抱住了他的腿。

天可怜见,这腿好不容易好了,可不能让爷时气愤再伤着。

“连自个儿的脾气都控制不了,还能成何大事?”

句话弄得周屹天股气发不出来,大步的走向通往二楼的梯子。

“老爷子慢用,等会儿小的再过来收拾。”周岳说完急急的跟在周屹天的身后。

顾乔成深沉的目光看着周峻天的背影,这样就沉不住气,终究还是个孩子。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