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市井娇医 尾声 相约携手到白头

景秀宫

云荷忧心忡忡的走过来又走过去,不时催促身边宫女出去瞧瞧大宫女兰草回来了没有。

兰草是她从云家带进宫的丫鬟,可以说是她的亲信,清楚知道她每一件事,而她与外面的连系也全靠兰草。

这时,守在殿门外宫女的声音传了进来,“兰草姊姊回来了。”

兰草快步走进来,云荷心急的迎上去。“可有打听到消息?”

兰草点了点头,“云贵妃确实回京了,昨晚皇上微服出宫见云贵妃,不过,云贵妃并没有跟皇上回宫。”

云荷冷冷一笑,“皇上没有大张旗鼓的迎接她,她不会轻易回宫。”

兰草其实可以理解,虽然当初云贵妃不是自愿离开京城,但是在那种情况下“丢下”皇上走了,难免落人话柄,若是随随便便回宫,后宫的女人肯定会找机会拿这件事大作文章,云贵妃若想在后宫高人一等,当然要让皇上亲自迎她回来。

“你可查到皇上去哪儿见云贵妃?”

“这事打听不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姜指挥使接到影子卫送来的消息,皇上才微服出宫去见云贵妃,所以奴婢猜想云贵妃应该在影子卫那里。”

云荷轻获娥眉,苦恼的咬着下唇,“除了皇上,根本没有人知道影子卫在哪儿。”

“不,除了皇上,还有总管太监,另外是姜指挥使知道。”

“对哦,皇上不可能独自微服出宫,至少总管太监和近卫军指挥使会跟在身边。”

“不过,这两位都很难收买。”

“再难收买也有弱点。”略微一顿,兰草提出不同的看法,“奴婢以为这事娘娘不适合出面。”

目光一沉,云荷已经明白她想说什么了,“那位的本事比本宫还大,手上的能人比本宫还多,找个影子卫应该不是难事。”

“是,他也比娘娘更想找到人。”

“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竟然至今还念念不忘。”顿了一下,云荷自嘲的一笑,“其实,本宫有什么资格说他,本宫不也一样吗?”

闻言,兰草只是更低下头隐藏心中的思绪。

主子确实太傻了,为了一个不曾多看她一眼的四爷,成了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若是云贵妃死了倒是无妨,偏偏人家活得好好的,还给四爷生了一个儿子……

这不是宫里那三个身体孱弱的皇子,而是健康又聪明的孩子,云贵妃单靠这个孩子就可以越过后宫所有的女人。

这些都是刚刚打听消息时听见的,她知道是有人刻意说的,但事实如此,云贵妃是个厉害的,谁想谋害她,她不会毫无所觉,若是能回宫,她肯定要对付主子。

许久后,云荷坐下来写了两封书信,皆以蜡封缄,交给兰草送出去。

夏元昊眼睛盯着摊开的奏摺,看似很专注,右手却有一下没有一下的敲着,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此刻他心浮气躁,正试着让自个儿平静下来。

乾清宫里所有人噤若寒蝉,人人垂下头,缩着脖子,谁也不敢往皇上那儿瞄上一眼,就怕这么一眼被逮个正着,然后小命就没了。

终于,总管太监急匆匆的走进来,不过再急也如同猫似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皇上,信送去了。”总管太监的声音很低,除了皇上,没有人听得见。

夏元昊的右手终于停住,深吸一口气,开口问:“送给谁?”

总管太监小心翼翼的看了皇上一眼,“信先送回武阳侯府,一个时辰后,云三亲自去了趟诚亲王府。”

夏元昊感觉一股火气往上冲,于是连忙闭上眼睛。先有湘儿暗示,随后又有卫纪明详述事情经过,他就知道当初的事不只是有陈武的叛主,还有内贼。

湘儿离京的路线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他没说,那就是湘儿说出去的,可是湘儿甚至不想离开,怎么可能说出去?不过湘儿离京前几日,他将湘儿送回武阳侯府,而这段时问有人见到他亲笔拟订的路线图可能性很大,换言之,内贼出现在云家。

事已至此,湘儿遇害很显然跟云荷有关,不过云荷哪来的人手刺杀湘儿?这事很明显云荷有帮凶,而帮凶应该是武阳侯府的人,于是他让总管太监间接透露讯息给云荷的大宫女,想要钓出云荷的帮凶,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事竟然牵扯到老五。

他真的不敢相信,老五与他年纪最相近,他们的感情比他和嫡亲弟弟还亲,老五始终站在他身边,不应该在背后算计他……不,老五要算计的不是他,而是他心爱的女人。

其实,不是只有老五,当初他们几个兄弟都看上了湘儿,湘儿坚韧聪慧、风华绝代,岂是京中这些贵女比得上?可是,父皇已经将湘儿许给了他,他以为他们都歇了不该有的心思,没想到老五的心思一直都在。

“皇上。”总管太监担心的唤道。

半晌,夏元昊举起手,表示自个儿没事。

略微一顿,总管太监还是职责的提醒道:“皇上,不是老奴帮诚亲王说话,只是凡事要看证据。”

“朕知道。”他还想亲口问问老五,不惜背叛自个儿的兄弟值得吗?

总管太监无声一叹,诚亲王就算能够从这次的事情脱身,只怕也不得重用了。

“你说,朕要不要给老五机会?”

总管太监可不敢说话,皇上肯定不能放过诚亲王,企图夺妻,这根本是没将皇上放在眼里,可是皇上又不愿意落了一个杀害手足的名声,诚亲王觊觎嫂子,这事传出去可不好,云贵妃成了红颜祸水,对将来大有可能继位的二皇子也不好。

皇上真是难啊,杀了可以一了百了,但又不能师出有名,留下来,往后不是成日提醒皇上曾经有过的愚蠢吗?

饼了一会儿,夏元昊自顾自的转而问:“卫容渊进京了吗?”

“早就到了津口,卫侯让他继续在津口候着。”

“教他明日进京,想法子不动声色将卫门曝露出来。”

总管太监应声退了出去。

夏元业一身夜行衣站在暗处,与黑夜几乎融为一体,只有那双深沉的眼睛闪闪发亮,如同夜幕中绽放光芒的星辰。

“这里就是卫门?”夏元业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对面的大门。

门面不大,但还是很有气势,看似中等的商贾人家,而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卫老爷子的行事风格,不想引人注意,不过也不想变得不起眼,过犹不及,难怪卫门的崛起并未带来太多的妒忌和议论。

“卑职亲眼看着卫容渊进去。”林成顿了一下,转而劝道:“王爷,皇上胆敢将云侧妃安置在此,可见这里护卫严密,王爷硬闯进去,卑职担心不但掳不到人,还将自个儿曝露出来。”

“事到如今,你认为本王还能退吗?”虽然陈武未抖出云嫔娘娘之前就死了,可是随着云湘回京,云嫔娘娘的所作所为就会一一显露出来,皇上迟早会抓住云嫔娘娘的狐狸尾巴,然后再从云嫔娘娘身上寻到他的影子……他们的兄弟之情终究是毁了。

“王爷就此收手,皇上就算对王爷有所猜疑,也不会对王爷痛下杀手。”皇上算是重情之人,若有理由保住王爷,他相信皇上绝对会给王爷留下生机。

“本王最想得到的没了,活着又有何意思?”若是皇兄真的看重他这个弟弟,难道不能将云湘让给他吗?早在五年前,皇兄不就做了最坏的打算——从此与她天人永别吗?既然如此,何必回头呢?

“王爷……”

“如今虽说本王受到重用,可是你看看,皇兄真的敢将军权交到本王手上吗?”皇兄对他的重用不过是表面罢了,关系到权力的时候,皇兄还是当他是贼一样防备,皇家从来没有真正的兄弟之情。

林成无言以对,皇上可以重用王爷,但王爷不可能真正成为皇上的亲信。

夏元业静静看了一盏茶的时间,迈开脚步走向卫门。

经过半个时辰查探,夏元业终于带着林成潜入卫门,不过他很快就察觉到不对,四周太过安静了,好像经过清场,这说明白什么?有人在等他……

“朕一直在想,你会来吗?朕希望你来,事情该有个了断,但又不希望你来,至少你知道收手。”

夏元昊从一片漆黑的正堂大厅走出来,总管太监紧跟在后。

夏元业一脸的漠然,“臣弟不收手又如何?难道皇兄可以当作一切不曾发生吗?”

“朕不知道,但你来了。”

“皇兄更希望臣弟能来。”夏元业嘲弄的一笑,皇兄还是希望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处置他。

夏元昊的神情转为悲哀,“朕还以为你更想为自个儿解释。”

“臣弟的解释有用吗?”

“无论是否有用,你不应该先向朕说清楚吗?”

“臣弟更想问皇兄,为何皇兄不放手?五年前,皇兄明明已经放手了,为何要出动影子卫将人找回来?”夏元业越说越气。

案皇也好,皇兄也罢,他们一直很清楚他的心意,可就因为云家出过皇后,父皇偏心,皇兄为了那张龙椅不肯退让。

“朕的妻,朕的孩子,朕不应该找回来吗?”夏元昊的火气也很大,恨不得扑过去狠揍他一顿,“你懂什么?当你看着心爱的人每日在噩梦中惊醒过来,深怕保不住肮中的孩子,你不会想将她送走吗?”

夏元业张开口,可是还来不及提出反骇,夏元昊又咄咄逼人的说了。

“你不是朕,你看见的是你想看见的,而不是朕看见的,你凭什么认为朕的决定是对是错?你不过是为自个儿的私心找藉口,何必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夏元业怔住了。

“朕不过是尽己所能守护妻儿,朕不认为自个儿有错。”

饼了会儿,夏元业幽幽的道:“皇上就是有错,皇上说没错就是没错。”

夏元昊高傲的扬起下巴,“既知如此,为何要一路走到底?”

今日若是登基为帝的是他,他想要将云湘纳进后宫,不过是一句话的事,说白了,不过是成王败寇,夏元业终究只能道:“皇兄有自个儿的执念,臣弟难道不能有吗?”

看着他半晌,夏元昊做出了决定,“你去皇恩寺给大夏祈福吧。”

闭上眼睛片刻,夏元业再度睁开眼睛,恭敬的行了一个礼,“谢皇兄不杀之恩。”

夏元昊不发一语,看着夏元业带着林成转身离开卫门,接下来他要处置的是云荷,而她只能死路一条——病死。

企图谋害皇家子嗣,她死不足惜,可她偏偏出自武阳侯府、二皇子的母家,无论将来武阳侯府是否受到重用,武阳侯府的面子必须维护,因此不但不能降她的品级,还得厚葬她。

李安然一家并没有回文成侯府,而是直接搬进新家——皇上赐给他们的宅子——英勇伯府。

这是皇上对李承何的答谢,不单因为他救了云贵妃,更因为他养育了皇子,至于十八年前围场上的救命之恩,皇上没有提起,这也意谓不会追究,当初他为何在旁边已经不重要了。

虽然过年前箱笼和下人陆陆续续在卫门的安排下来到京城,可是李安然觉得这个年简直一团乱,因为太多东西要整理了,爹得进宫给皇子当老师,两个哥哥要进书院读书,还有准备开医馆……总之,全家上上下下忙得焦头烂额,甚至还没有时间回文成侯府认亲……

当然,爹回去一趟了,让老父老母知道他还好好活着,至于其他的事,皇上不追究,他又何必多说什么?有些事不必说清楚,聪明人早就看出来了,不过文成侯府的没落是必然。

李安然趴在窗边,看着外面的雪景,郁闷的自言自语,“先前爹反对,三天两头说要上提亲,如今爹点头同意了,连个影子都没瞧见,男人啊,果然只有一张嘴巴,只能说,行动力完全跟不上。”

“我不同意,我的行动力一向高过嘴上功夫。”卫容渊坚决反对这话。

岳父岳母都同意了,提亲真的很简单,可是说到成亲,岳父岳母的意思是再等上三年,至少等她过了十八,这不教是他长达三年只能看不能吃吗?不行不行,这不是憋坏他了吗?

这几日他为了这事一直缠着岳父岳母,如今他们态度总算缓和了,今年可以成亲,不过,当事者必须点头答应才行。

“我才不关心你的行动力……你怎么在这里?”李安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坐直身子瞪着卫容渊。

“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你都不想我吗?”卫容渊伸手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

“行啊,你还恶人先告状,也不知道跑去哪儿鬼混了,我上哪儿找人?”

李安然懊恼的伸手回敬他,不过下一刻,她的手就落在他手上,他立马放到唇边香了一个。

“你不是知道卫门在哪儿吗?”

其实他待在卫门的时间不多,皇上想将影子卫搬到台面上,而卫门是私产,影子卫不适合设在那儿,为了这事,他忙得团团转,还要置办一间院子,不能太小了,至少要三进,以后就是他们的家。

李安然顿时呆住了,对哦,她怎么忘了呢?

这个样子的她实在太可爱了!卫容渊忍不住双手捧着她的脸,用力在她唇上亲了一下,不够,再一下,还是不够,再一下,上瘾了,再一下……

李安然怔愣地回过神,连忙拍掉他的手,脸儿羞答答的染红了,半晌,结结巴巴的挤出话来,“你……你别乱来!”

“若是怕我乱来,你赶紧嫁给我。”

“……你去找我爹。”

“我要娶的是你,不是你爹。”

“……我不是已经答应了吗?”她觉得自个儿的脑子变迟钝了,好像哪儿怪怪的,可是又说不上来,她确实在襄州就向他许下一生的承诺。

“对,你答应了,我们过了炎热的夏日就成亲,你觉得如何?”

“秋天是吗?”李安然直觉得点头,“我喜欢秋高气爽的日子。”

“我们说定了,过完中秋就成亲。”卫容渊赶紧抓着她的手拉勾。

李安然眨了眨眼睛,“这是干啥?”

“拉勾啊。”

“我知道拉勾啊,不过,干啥拉勾?”李安然觉得自个儿不是迟钝的问题,而是变傻了,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你答应我过完中秋成亲,我们当然要拉勾。”

“我答应你过完中秋成亲?”

“我们已经拉勾了,你可不能耍赖不认帐。”

李安然张着嘴巴,为何她有一种被坑了的感觉?

“我的姑娘怎么可以如此可爱呢?”卫容渊承认自个儿一遇到她,自制力就变差了,因此他堂而皇之的再度捧着她的脸狂亲,一次又一次。

某人根本傻了,真的有一种被坑了的感觉,不过直到隔日爹娘问她,她是不是答应中秋过后成亲,她终于搞清楚状况,她真的在不知不觉当中将自个儿坑了。

“你这个男人实在太坏了!”这是事后她给卫容渊的评语。

卫容渊不以为意,还得瑟的对她眨眼睛,“我只对你坏。”

李安然不得不承认一件事——她是他的手下败将,可是卫容渊立马回应她——他是她白首到老的夫君。

这是说,他们扯平了吗?其实,无论谁坑谁,他们都很高兴的告诉对方——

“从今以后,我会握住你的手,即便未来有风有雨,我们一起经历,一起共享生活的酸甜苦辣。”

【全书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