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霸宠医妃 后记 最特别的经验

以前,璎是新月的乖宝宝,一月一书,还看过有网友将璎和其他几位一月一书的作者封为“新月公务员”,哈哈,觉得实在贴切。

不过,年纪渐长之后,莫名的就慢活了起来,一月一书的日子早就远离我了,这几年从一年七书、一年六书、一年五书变成一年四书,也就是一季一书,就在我以为一季一书已经是最慢活的情况了,想不到,去年又更慢活了,破了自己记录,一年三书,成为出道以来出书最少的一年。

七月出版的《百膳鲜妻》从一月写到了四月,字数停留在八万字,迟迟没将它写完,几次接到徐姊的问候电话,我都打哈哈说我有在写,直到徐姊四月底叫我一定要在五月底写完,因为要在香港书展首卖,我终于打开久违的电脑,在六月初将它写完了,一本书写了大半年,自己都忘了前面写了些什么,几次从头润稿,实在痛苦。

这份痛苦,化成了后来更加慢活的动力,我的计划就是没有计划,慢活了两个月,追剧、学做咖啡,最重要的是陪伴我的毛女儿,是说,打从她来做我的女儿开始,我没有一天不陪她啊!

如此慢活,我又晃到了十月初,稿子是之前就开了,但写不到一半,某天接到徐姊电话问我进度,我说有在写啊,只是写得很慢,徐姊说,那你要快点写完,这样才来得及写下一本!

下一本?我没有下一本的计划啊,这本都还没写完,哪来的下一本?

徐姊说,你没有计划,我有!下一本是明年国际书展首卖,新月二十五周年的主题书,最迟十二月二十三日要交稿,我所有的稿子一月中要出去,所以,不能拖稿!

后面的日子不能再慢活了,十月底交出了《吉星医娘》,没时间慢活,收到出版社企划之后开始想大纲,以前我的大纲至少要想一个月,这次想了三天,写了一个有始以来最短的大纲,虽然是我的最短大纲,但也有几千字……害怕成为套书企划唯一开天窗的害群之马,也想给编编们充裕的时间制作我的书,于是发挥了久违的赶稿潜力,不到十二月中就完成交稿。

以上,便是去年的《百膳鲜妻》、《吉星医娘》和今年二月出版的《甜妻好厨艺》的过程,如果不是有徐姊在后面拿鞭子,我可能去年一整年只会出《药膳娇妻》一本,后面都在慢活……

当然,短暂的振作之后,我又开始慢活了,尤其又经历了农历春节,谁能在过年时不慢活呢?当然是要好好的吃,好好的睡,好好的醉生梦死了。

年过了,我依然在慢活,生活没什么变化,一样是追剧、做咖啡、陪毛女儿,我很满意这样的生活,得知国际书展因疫情而延期到五月时,有些遗憾,原本还想看展场里美美的封面做成挂报,既然延期便看不到了,因为书的出版日是二月,总不会延到五月去首卖吧!

我继续慢活,就在国际书展延期的消息发布两天之后,徐姊来电话了,劈头就问我有没有在写稿,我说没有,一个字都没有写,徐姊说那你在干么?我说我……我在防疫!徐姊说防疫关你什么事?你可以开始写了!延到五月的书展主题书,主题是“穿越要在加班后”,三月底交稿!

穿越要在加班后?好熟悉,我好像写过……

徐太后说,就是你写过,这次新月二十五周年的企划就是把过去畅销的套书再温一遍!

原来如此,那么说来,“好个下堂妻”、“穿越要在加班后”都名列在新月畅销的套书里,类似名人堂那样?

我好荣幸!

包荣幸的是,能够在一年里写两次国际书展的主题书,这经验实在太特别了,是打从出道以来绝无仅有的经验,我想这也是唯一的一次,以后不会再有。

于是我很乖的打开了电脑,又开始了想大纲的生活,通常我的题材若是“医”,我会花比较久的时间来准备内容,这次也不例外,但因为时间有限,用了二十天构思大纲,可小说毕竟是小说,以感情为主,不是医学专书,我尽我的能力去写,若有不周延之处敬请见谅。

窝在家里写稿的期间,不但国内疫情升温,各国疫情更是惨不忍睹,到三月中的时候我已经觉得很不抄了,跟简小薰聊天时,我们都一致认为国际书展会延到八月或九月,可想不到最后的结果不是延期,而是停办!

所以,为了国际书展而写的两次主题书,都无缘看到展场美美的挂报了。

不过,我想停办应该是最好的选择,若是有人因为参展、看展而确诊,那也是大家不乐见的。

所以,我们就相约明年的国际书展吧!许愿那时疫情苦厄已过,大家都回归日常。

在这防疫期间,大家是否也跟我一样很怀念以前不需防疫的日子?那些不需戴着口罩的日子是那么美好,可以与人熟络的交谈,不必保持距离,可以悠闲的逛卖场,不必抢卫生纸,可以自在的到餐厅用餐,不必量额温和喷酒精消毒双手,还神经兮兮的不敢用外面的化妆室……

除了许愿正常的日子快点到来,也为全世界因肺炎病毒离世的亡者默哀,生离死别竟是刹那间的事,没有谁能做旁观者,我们都身处其中。

珍惜眼前人,珍惜在身边的家人、朋友,珍惜自己健康的身体,珍惜自由,祝愿每一个人平安无恙。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