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酷龙接招 第八章

【第五章】

当薇妲的身影像幽魂似的出现在他面前时,李杰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老天!难道白天他忍受的还不够多,到了晚上她竟然还要折磨他?经历下午那段火热的插曲之后,他巴不得躲她躲得远远的,但她却存心和他过不去似的,居然又穿着睡衣晃出来。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和你一起看电视。”

事实上他十分介意。李杰无奈的放下搁在桌上的腿,“坐吧。”

“谢谢。”薇妲微笑的坐下。

她端庄的坐在他面前,穿的是款式保守的高领棉布睡衣,但他却觉得胸口隐隐发热。那头平常被整齐的缩在脑后的长发,如今自然的披散在肩头,她不经意的甩动发丝,也成了最诱人的媚态。

“请问我冒犯了你吗?”薇妲突兀的开口问道。

“什么?”李杰沉浸在自己思绪里,一时回不过神。

“你一直瞪着我,而且你在生气。”她平静的指出事实。

“我没有生气!”该死,她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对他的吸引力。

她挺直的背脊似乎更僵硬了。“你在吼我。”

“我没有!”噢,他妈的!“好吧,我承认我有点烦躁。”

“为什么?”薇妲圆睁着双眸,无辜的望着他。

“因为星期五晚上,我不该坐在这里无聊的看电视。”

“那你应该在哪里?”

“在酒吧,不然就是在女人的床上。”李杰粗鲁的回道,随即懊恼的爬爬头发,“对不起。”

气氛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薇妲对他的道歉没有反应,只是一迳的低着头。

天杀的!她又把自己的手绞扭在一块了。李杰挫败的移坐到她身边,“薇妲,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这么烦躁和粗鲁。”

这些日子他说对不起的次数超过往常太多,好像一和她在一起,不管他有没有错,对不起这三个字就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

“是我不对,我妨碍了你的……娱乐。你真的不用管我,我在这里很安全,不会有事的,我已经学会用微波炉了。”

该死的,她的声音听起来像要哭了。李杰呻吟一声,粗哑的命令道:“好了,不要又开始哭了。”

薇妲吸吸鼻子,强忍住欲夺眶而出的泪水。

看着她硬把泪水往肚里吞,那模样反而比哭出来更令人难以忍受,李杰猛地转开头,深怕自己又会做出什么愚不可及的举动。

“你常常去那里吗?”她突然没头没脑的问道。

“哪里?酒吧还是上床?”李杰没好气的反问。

他非得这么粗鲁吗?薇妲脸色顿时潮红。“酒吧。”

“常常。”她怎么还不上楼?

“那里好玩吗?”

“好玩?我可不会这么说。”

“既然不好玩,你去那里做什么?”

“喝酒,聊天,看女人,幸运的话还可以打场架。”李杰别着气捺着性子回答。

“带我去好不好?”

李杰睁大眼睛瞪着她,“那可不是什么高尚的地方,三教九流的人都有,你实在不适合,再说那里也不是很安全。”

“可是你会保护我的,不是吗?求求你,带我去见识一下好吗?我保证不惹麻烦,好不好?”她仰着小脸苦苦哀求。

他一定疯了,才会答应!

小时后,李杰将车停在一间闪着霓虹灯的酒吧前,他还是搞不清楚自己怎么会答应带她出来?

相对于李杰的闷闷不乐,薇妲可是兴高采烈,等不及的自行下车。当她走到酒吧门口时,李杰却摇了摇头,用手指了指后面。

“我们不进去吗?”她疑惑的问。

“不是从这里。”

“不从门进去,要从哪里进去?”难不成这从窗户进入?

“后门。”

“后门?”薇妲惊讶的重复,“为什么要从后门进去?”

李杰没有回答的拉着她,沿着左侧的小巷绕到屋后,拉开铁门进去。

酒吧内灯光昏暗,轻快的热门音乐流泄在整个室内,他们穿过凌乱的置物间后,来到一间小办公室前,李杰伸手在数字锁上按了几组数字,迳自推门而入,将她按在沙发椅上。

“留在这里。”

“留在这里?”薇妲愕然的抗议道:“我是来参观酒吧,不是被你关在这间小办公室的。”

“我知道。”他拿起摇控器对着墙上的四十六寸萤幕一按,然后将摇控器塞进她手里。

“监视器画面就是酒吧内的情形,摇控器可以切换不同的角落,你可以舒舒服服的在这里仔细观赏,如果渴了,角落的小冰箱里有饮料。”

“可是……”

“没有可是。”李杰皱起眉头,“我答应带你来,是因为你保证听话,你可以选择留在这里或者回家。”

他强硬的态度让薇妲吃了一惊,也激怒了她,她差点就要不顾修养的破口大骂,但尊严和礼貌适时阻止她的冲动。

“我得在这里坐多久?”薇妲强迫自己保持冷静的问道。

李杰听出她声音里压抑的怒气,不禁露出笑容,“坐到你看够时,就打电话到吧台找我,电话上有分机号码。”

“老板不会高兴你让我待在这里的。”薇妲试着说服他。

“你在浪费口水,薇妲。我不会让你出去的,你就乖乖留在这里,我出去后把门锁好,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要开门,知道吗?”

她不喜欢他专制的口气。薇妲气恼的瞪着地板,拒绝回答。

“我是说真的,薇妲。”李杰慎重的警告她,“这里龙蛇混杂,出了这扇门什么事都可能发生,而我一向痛恨意外!”

他痛恨的事还真多!薇妲极不淑女的哼了一声。

李杰立刻沉下脸,“薇妲,我不准你出去。”

不准?他当她是三岁小孩吗?凡事都得经过他同意?

她有自己的想法和做法,他最好学着尊重她,呃……或许下一次吧,他严厉的脸色还真有些可怕。

薇妲怏怏地点头,李杰则松了一口气的回她一笑。

哼!他当然高兴了,让步的人是她又不是他。薇妲闷闷不乐的瞪着他走向门口,反锁带上门离开。

“几天不见,我还以为斐娜终于说服你做个圣徒,远离这个堕落天堂!”

席拉将啤酒注满杯内后往吧台上一放,熟练的向前一推,啤酒杯准确无误的滑到他面前停住。

李杰伸手接过啤酒,举杯朝她致意,“美人醇酒,谁还有兴趣做个圣人?”

他们相视而笑,没有忽略彼此眼中深厚的情谊。他和席拉来自相同的背景,在同一条街打混长大,他曾为了保护席拉干过不少次架,虽然后来际遇各有不同,但这份感情却日益加深。

席拉为自己调了杯血腥玛丽,走出吧台在他身旁的位子坐下。

“我还带了个人来,希望你不介意我把她留在你办公室里。”

她不在意的耸耸肩,“既然都把钥匙给你,让你自由出入酒吧了,怎么还会在意呢?”

李杰微微一笑,目光斜扫向坐在角落处的一名中年男子,那人西装笔挺,一派斯文的学者模样和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

“怎么,他还不死心?”

席拉点点头,不用转头看也知道李杰说的是谁。帕克是大学心理系的教授,一年前她一时兴起,到夜校选修了几门课,这才认识了帕克,从此他就像着魔似的对她穷追不舍。

他每晚固定到酒吧报到,坐在同一个位子,好像在等待她大发善心的主动走过来,答应他的追求;当然不会有这种好事了。不过帕克是那种想吃,胆子又小的馋猫,她也就不怎么在意的由他去了。

“我看他挺有诚意的,你为什么不试着交往看看?”

“一个大学教授?别开玩笑了。”席拉嗤之以鼻的哼道,“我连他说什么话都听不懂,要是真和他约会,我岂不是要随身携带字典?”

“哪有这么夸张?”李杰好笑的瞅着她。

席拉回他一抹意味深长的眼光,“我只喜欢和我相同的人。”

李杰闻言一怔,随即苦笑的喝口酒。虽然她没有明说,他也知道她在期待什么,只是她要的承诺他给不起。

“彼此相像未必是件好事。席拉,你已经伤痕累累,何必再找一个和你一样害怕感情、不愿付出的爱人来互相舔舐伤口?你真正需要的是一份完整、包容和无止境的爱。”

她明白他的暗示,黯然的笑了笑,不愿再谈的转开话题,“你最近在忙什么?”

“保护一个麻烦的女人。”

席拉惊讶的扬起眉,“你在开玩笑?”

“我倒真希望是在开玩笑。”李杰涩声的回道,“你能相信在短短几天内,她制造了多少混乱吗?”

“就是被你留在办公室里的女人?”席拉好奇的问。

李杰点点头,接着开始叙述一件比一件更精采的意外事件,他才说了一半,席拉已经笑倒在他怀里。

“老天,你确定该将她一个人留在办公室里吗?”

“为什么不?里面又没瓦斯、洗衣机的,她还能破坏什么?”

重点是,她还能再制造什么危险呢?

什么嘛,有出来等于没出来,那还不如待在家看电视算了,起码他还会坐在她身边。

薇妲拿着摇控器不停的切换画面,这个酒吧里不过就是舞池、弹子房和台球间,哪里会有什么危险?难不成还会有人拿球杆敲昏她?

哼!李杰故意骗她留在这里,自己好去逍遥快活。薇妲愤怒的瞪着萤幕上那对相视而笑的男女。

“笑笑笑,有什么那么好笑?”她不是滋味的咕哝。李杰没事就只会对她吹胡子瞪眼睛,对那个金发女人却笑得那么开心。

那个讨厌的女人几乎半个身子挂在他的臂弯里,舌头还有意无意的舔着上唇,活像一只饥饿的馋猫,而李杰正是馋猫嘴边的美味点心。

看看她胸前展露的那片春光……薇妲眼珠子差点掉出来,李杰的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拂过金发女人丰满的胸脯,还在她胸前停留了至少两秒钟。

她突然有种冲动,想狠狠的打掉那只手,或者用力的揍那女人一顿。

天哪!那真是恐怖的感觉,她就像个嫉妒的泼妇,无法忍受任何女人触碰他。不行,再看下去,她连最基本的修养都没了。

薇妲气冲冲的打开门,走出后门,朝着空中吐了一大口怨气,再深吸一口新鲜空气,脑袋似乎清醒多了。

她也真是的,没事干嘛跟自己的眼睛过不去?明知道李杰多得是床伴,而那些女人在他心中一点分量也没有,她其实一点都不用担心的。

可是……她还是很生气!事情一旦扯上他,她就无法理智的思考了。

“可恶的……”薇妲甫开口咒骂,身后突然伸出一只大手,用力捂住她的口鼻,也截断了她惊呼声。

恐惧一下子填满她的心,薇妲在慌乱之际抓住那人的手掌,用尽全身力气好不容易扳开了一些,她嘴一张,立即往对方的手背用力咬了下去。

“啊——”男人痛苦的闷哼一声,抓住她的大手松了开来,但薇妲还来不及逃,下一秒又被勒住脖子。

“呃……呜……”薇妲觉得快不能呼吸了,双手在空中胡乱挥着,整张脸因缺氧而涨得通红,她迫切的需要空气,一口也好。

天啊!谁来救救她?她就要被勒死了……

更惨的是,死掉之前还得惨遭污辱!

薇妲整个人被用力推到墙上,背抵着墙面动弹不得,一只禄山之爪粗暴的在她身体上下其手,那人满身酒臭,口中还不时发出龌龊的yin辞。

老天!她快吐了!可是嘴巴被那只手捂住,既张不了嘴,又吐不出来,作呕的感觉梗在喉咙。

当他的脏手撩起她的裙子,探进其中时,薇妲悲惨的祈祷自己赶快死于窒息。

就在她绝望的想放弃挣扎时,黑暗中传来一声怒吼,下一瞬间,她的身子被一股力道往旁一扯,她登时脱离醉汉的箝制。

李杰用力把薇妲推到一旁避开危险,此刻他已经愤怒到近乎疯狂的地步,那个混蛋的脏手居然敢在她身上乱来。

薇妲不断的咳嗽,同时费力的吸着空气,等她吸够了气,回过头,只见李杰弯身抓起被揍倒在地上的男人,猛力一提,将那人用力的甩了出去,那男人的身体飞撞向墙壁,重重摔落地上。

他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咒骂着,同时又向李杰扑了过去。

薇妲紧捂着胸口,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的看着打斗中的两人,那男人的块头虽然不输给李杰,动作可就差多了,十拳里有八拳落空,明显处于挨打的弱势。

就在薇妲松口气之际,对方倏地抽出一把亮晃晃的刀子,她还来不及尖叫,李杰例落的一个回旋踢,准确的踢掉他手中的刀,欺身向前,一把扣住他的手臂,往身后用力一扭,在一声恐怖的骨折声后,随之而起的是那男人凄厉的哀号。

李杰在他颈间的动脉处狠狠一劈,右脚同时弓起,由背后重重的踢了一脚。在他一连串的攻击之下,那男人口鼻溢血,失去意识的瘫倒在地上。

薇妲呆若木鸡,目光从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男人,移到李杰身上,他甚至连口气都没喘一下。

“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儿?”李杰上前抓住她的手腕,急切的问道,并检查所有看得到的地方。

薇妲吓得双腿发软,一句话也答不出来。她无言的抬起头看着他,昏暗的月光下,他的脸色阴鸷得吓人。

在确定她安然无恙后,李杰粗暴的拖着她回到办公室。用力甩上门后,硬扯着她转个身,让她背抵着墙面,牢牢的锁在他的两臂之间。

“你把我的警告当放屁,还是存心气我?”他的咆哮震耳欲聋,在她耳边隆隆作响。

李杰怒不可遏的瞪着她苍白的脸,气得想要掐死她。但他更气的是自己,他气自己疏忽大意,气自己的心急如焚,气自己……

结果他却吻了她,

适时的敲门声解救了他的危机,李杰松口气的拉开门,“席拉,麻烦你替她上点药。我去打个电话,并且处理躺在后巷的废物。”

席拉若有所思的盯着他逃离似的背影。“你还好吗?”

是那个金发女人?薇妲手抚着颈子,不自然的回道:“我没事。”

席拉淡然的看了眼狼狈的她,从柜子里拿出一条软膏,“擦了会觉得舒服点,这对消除淤血很有效。”

“谢谢。”薇妲接过药膏,挤出一点擦在脖子上。

席拉点了一根烟,两腿交叠的望着她,“你可真会替杰惹麻烦啊,大小姐。”

杰?叫得那么亲热?薇妲的心情顿时像打翻了调味料一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席拉半垂着眼,轻轻的吐了一口烟圈,“意思是,你爱自找罪受是你的事,不要连累杰一起倒霉,下回任性耍大小姐脾气时,用用你的大脑想一想吧。”

哼!要不是你,我会冲动得跑出去透气吗?无端被情敌训了一顿,薇妲气得脸色发青,要不是李杰正巧出现,她早就顾不得礼貌,愤怒的回击了。

回程的路上,她和李杰谁也没开口。薇妲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她除了一肚子的委屈和怨气外,还有更多的疑惑。

她是不是真的太任性了?薇妲心情低落的自我反省。

说实话,她确实惹了不少麻烦,但她又不是故意的,李杰不能因此而责怪她,不是吗?

唉!自从来到美国后,她的形象就遭到严重的考验。讨厌,她本来是个温柔优雅的淑女,却一再被激成愤怒的泼妇,看来不用多久,她的形象与修养大概就全毁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