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熟女婚不婚? 第十二章

【第十章】

“呜呜……”

躲在后车座的贝云起,哭个不停。

“别哭啦!高速公路快被你哭塌了。”开车的贝云开,把整包面纸丢到后头,支援哭得昏天暗地的大姊。

古有孟姜女哭倒长城,现在有贝云起哭塌高速公路……ㄎㄎ,奇迹!

贝云起语带哭音,恶狠狠的警告,“贝云开……这个很难笑!”

贝云起抽起面纸,擦去掉不停的泪水。

“你哭很久了耶!不要休息一下吗?”贝云开瞄了后车座上的泪人儿一眼。

贝云起从用视讯讲话起,就开始哭;等她到度假村接她,她还在哭;现在上了高速公路,依旧哭个没完没了……

她真是怀疑,她是不是预支了今年份的眼泪?

“我也不想哭啊!但,你看……”贝云起边哽咽,边指着眼眶,“它就自己掉下来,怎么擦都擦不完……”

没想到她的眼泪还能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自己掉没完……她也不愿意啊!

“啧!真惨!”贝云开莫可奈何的叹息,“你就想你现在是把之前欠他的眼泪跟伤心还给他,那就好了吧!反正你以前真的对不起人家……”

只能劝大姊想开一点了!

“是啊!我也在反省我以前跑得不见人影,满对不起他的。”贝云起看着远远的青山发呆,顺道擦去自然流下来的泪水。

“以后乖一点,不要到处去招惹良家少男的心。”不然人家会报复的!

“知道了。”贝云起瘪瘪嘴,心头又酸了。

“以后不要随便跟人家搞瞹昧,玩半天,才跟人家说不喜欢。”贝云开继续劝姊姊改正恶习。

据她所知,云起这几年为了结婚,的确不择手段认识不少男人,后来发现不对劲,又二话不说甩了人家。

这个方定威大概是被那些男人的怨灵请回来帮忙修理她的!

真厉害!一招就把云起扫得倒地不起。

“知道了。”呜呜……她再也不敢了。

“男人的心也是肉做的,禁不起你这样糟蹋。”贝云开摇摇头,想到贝云起过往惹了祸,躲在家里死不出去的样子。

现在啊……只是被男人耍回来而已。贝云开无奈地看了姊姊一眼。

“呜呜……我不敢了啦……”两手捂住脸,贝云起又开始哭了。

她不知道……

原来,绘好的美梦在瞬间破碎,是这么痛啊!她闷到快无法呼吸了,却澴是能继续活下去,世界怎么不干脆崩毁呢?

当年他带着亲人到她家,却得知她已出国那种感觉……应该更痛吧?

对不起……她真的很对不起他……

她真的很抱歉。

星期六夜晚,家人聚集的晚餐时间。

“你大姊最近怎样了?”张月珠边看韩剧,边问。

“很好。”贝云开用力咬咬筷子。

“是吗?”她想起老大从南部回来后,躲在房间失魂落魄的模样,神情还是有些担心。

“真的啦!她有工作就好了。”贝云开挥挥手,对贝云起强韧的生命力感到佩服。

“对啊!整天对着电脑噼哩啪啦……”贝云浓有偷看过,她发现她家老大很容易在艰苦的环境求生存。

喝着咖啡,咬着白土司,就可以在电脑前打一整晚的字……有谁比她强?

失恋?随便啦!

反正她像小强一样的韧性,起毛坏就对着萤幕猛打、猛砍,稿子结束,她的伤心也结束了。

嫁不出去,她还是可以养活自己。

几个人谈话间,电话响了,是找贝云起的。

张月珠二话不说,指挥小女儿去把睡了一整天的大女儿挖起来。

没两分钟,就看到眯着眼睛的贝云起被么妹从床上拖起,她穿着十块拖鞋,很不爽地走到电话边,“喂?”

到底哪个死白目!不知道她赶稿赶得昏天暗地吗?竟敢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

她已把房间电话线拔掉,手机关掉,睡觉跟工作时间都分不清,忙得焦头烂额了,居然敢打电话到她家楼下……

她绝对会抽了她的筋,扒了她的皮,把血拿来泡酒喝……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会听到那个声音……她下意识反应,没说第二句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什么?”在客厅的四个女人同时抬头,她们都觉得贝云起怪怪的。

“没事!打错了。”贝云起懒得解释,随意摆摆手,转身上楼,睡觉去了。

“打错?怎会知道你的名字?”贝云开还是觉得奇怪。

“拉保险的咩!我没钱,她还打来问,不是打错了?”贝云起再随便丢出一个掰得很用力的答案。

喔!这样说也对,没认真做市调。

她家老大不会有钱买保险的,把钱拿来买吃的,就不够了,还保险?这些业务员太不尽业了。

“星期六晚上拉保险?”张月珠觉得有点古怪。

“谁知道?想业绩……想疯了。”咯咯……

周日,夜晚。

“你真的不出来?”方定威冷淡的声音从电脑那头传来。

找人帮忙打电话到她家也没用,她听到他的声音,就挂电话了,连说话都懒得跟他说。

需要这么恨吗?

他当年被她甩了,还自己打电话到美国去问清楚,也没这么没礼貌啊!

“对。”她懒得理他,继续敲打键盘。

“如果我派人到你家巷口搭棚子,播放我跟你求婚时的片子呢?”方定威慢条斯理的询问。

这个有钱的王八蛋!他最好敢!

他不是吃到她,得到她的肉体了,还来死缠烂打,播放那种丢死人的片子干什么?他们有钱人不是最爱面子?她才不相信他会做这种事。

“我告你妨碍善良风俗!”真敢讲咧!要胡说八道,她还怕输人吗?贝云起火大,用力呛回去。

这年头,原来都是不要脸的人,赢!

会说谎话的人,赢!

还敢跑来质问她,为什么离开屏东?为什么不在贩售部工作了?他根本不知道报导的事……

一切,都是媒体胡言乱语,跟他没有关系!

跟他没关系,需要过了一个礼拜,发现真的找不到她,才追来澄清、解释吗?他平常都不找她的吗?

谎话!谎话!都是谎话!

这个人谎话连篇,被抓包了,还在胡说八道!

她怎会相信这个男人,并且答应嫁给他啊?贝云起抹掉脸颊上的泪痕,咒骂自己愚蠢。

“可……怎么办?即便冒着被告的风险,我还是想公布跟你求婚的经过啊!”方定威些许困扰、些许纵容的声音从萤幕那头传来。

真可恶!现在是怎样?即使听到他放话威胁,她的一颗心仍然忍不住为他怦然跳动。

她真是疯了!

“你敢……”她才说两个字,突然就被楼下传来的尖叫声吓到。

“云起!云起!”

她妈惊天动地的叫嚷传来了。

“你!做了什么事?”贝云起咬牙切齿的询问。

“你拉开窗帘看,不就知道了?”

贝云起缓慢的拉开窗帘,看到家门口的六米道路全被封起来,禁止人车通行。

天哪!他竟然……

她家门口果真还搭了个棚子,就像年节喜庆般,立了白色帐幕,似乎要播放电影,娱乐神明。

他、他想播什么?贝云起的脸色变白了。

附近的邻居、亲朋好友不知所以,全扶老携幼,带着小狗小猫,跑来贝家凑热闹了。

而方定威却站在她家门口,风度翩翩地跟她家的人打招呼。

面前还摆着一张桌子,似乎是家人怕他拿笔电跟她沟通太累,特意搬出桌子,让他摆放,旁边还有杯加了冰块的汽水……

那是怎样啊?

“你在我家门口做什么?”贝云起咬牙切齿,不敢相信妹妹、妈妈竟跟方定威把手言欢,好像非常熟悉的样子。

“我只是要告诉大家,我们到底有多要好,我对你到底有多深情。但你跟以前一样,对我说丢就丢,答应求婚之后,却不理我,把我丢在外头,不管我怎么说,你就是相信报纸上说的话,不理我……”方定威拿着麦克风,淡淡说明,而白色帐幕上果然出现他们俩还在念高中时的青涩模样。

没想到他的手上还握有这种东西,瞬间,贝云起的脸色发青了。

“耶!我是他们的同学咧!里头有我、有我……”有人看到怀旧片子里的生嫩身影,不禁挥手高喊。

“这个,我也知道啊!他们以前超好的,每天都黏在一起上下学、念书……”见证人在左前方的角落出现了。

贝云起的身躯摇摇晃晃,感觉好像面对抓奸现场一般。

白色帐幕上的画面停格在她赴美交换留学生,而不知情的他却带着亲友,兴匆匆到贝家提亲。

“都这么久以前的事了,还在提……”贝云起感觉喉咙有点沙哑。

“是满久的,我也不想老提以前的事。”方定威的嘴角扬起莞尔的弧度,而白色帐幕却出现他们上个月在垦丁玩乐的情景。

他们俩在餐厅吃虾子,公然热吻……

在啤酒屋吃热炒,他背着她走在滨海公路上……

“没想到你手艺不错,可以嫁人了。 ”

“呵!我只会几样而已啦!以前上过烹饪班,只会这几道菜……”

“原来结婚后,你只打算让我吃这几道菜?”

“噗!你说啥?咳、咳……结婚后?谁?谁结婚……”

画面停在南台湾的满天星斗上。

但,音箱里,却慢慢传出方定威跟贝云起求婚的对话,缓慢而清晰,清楚重现求婚的现场——

“你不打算跟我结婚?”

“呃!你现在在跟我求婚吗?”

“你到底答不答应?”

“好啦!我答应就是。”

“感觉很勉强?”

“没有!我很心悦诚服,期待很久了,就等着你来跟我求婚。”

“这是第二次,你打算再耍我一次?”方定威拿着麦克风,清澈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云起。

巷口的邻居全用谴责的眼神看着贝云起。

“我……”觉得喉咙干哑,她得为自己说几句话,“不是那样的,报纸上说你好事近了,相片里的那女人很漂亮……”

“那不是我说的!你该问我。”方定威直拗地表示。

“我找不到你,手机、电话全都不通!”贝云起噘起嘴,懊恼的表示。

“手机有可能没电,私人电话或许被小狗撞掉……你为什么不多打几次?你可以找我的。”

“我以为你骗我……因为我以前骗过你……”她懊恼的呢喃。

“那是你猜的!你该直接问我。”他知道不只是他被往事纠缠,连她也是。

这种结果,很公平。

因为他们都忘不掉从前,所以他非得来找她不可。她欠他一个承诺,他得追着她实现。

“问你,你会直接告诉我吗?”她眼眶含泪。

“会。”他点头。

“骗人!那为什么隔那么久才来问?隔那么久才知道我跑掉?你根本就是不在乎我!”贝云起气嘟嘟的指责。

“我没上线找你?我没透过网路的讯息跟你解释?”结果呢?她根本不听。

“我要赶稿!”她可是工作狂。

躲在一个人的空间里,她可以尽情伤心、难过,不管怎样的情绪,等她完工后,又是一条好汉。

“借口!你根本就是不想跟我讲话。”他也了解她甚深了。

“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来?”谎话被戳破了,她老羞成怒,瞪着他。

“因为爱。”他脸不红,气不喘,当众示爱,“因为我爱你,所以非来不可。”

“噢……”贝云起小脸红透,说不出其他话。

“相信我吧?”

“相信……”

“还好你没把那时候的画面弄出来……”躺在方定威的怀里,她轻声叹息。还是这里最舒服。

“哪时候?”他的脑袋还一片迷糊,不知道她在讲哪个环节。

“求婚那时候啦!”她恨不得捶他一下。

“喔!那个喔……”他了然的点头。

“我以为你那么不知道羞……”害她吓到魂飞魄散,差点跳到楼下,踹飞播放器。

“其实,不一定哩!”他淡淡一笑。

“什么意思?”她心里响起不好的警讯。

“没啊!只是那时就有准备了,如果你还是死鸭子嘴硬,不相信我的话,我就把那个播出来……”

“啊!你敢!”贝云起惊声尖叫,不敢相信他竟然执意蛮干。

“我怎么不敢?让你妈看到你坐在我身上,衣衫不整,我就不相信她不会把你踢出来。”

终于,腹黑男祭出追妻绝招里最阴险、最恐怖的招数。

“你好过分啊!”她超想揍他。

“比起你对我做的事,到底谁比较过分?”他揪住她的小手,认真反问。

“你啦、你啦……”她才不会说自己咧!

“我过分又怎样?你不嫁我吗?”扬起眉梢,腹黑男不爽的再问:“你不想跟我结婚吗?”

“厚……嫁啦!我怎敢不嫁?”又来了!大爷不爽,又开始放话了。

“记住你现在说的话!”他恶狠狠瞪她一眼。

这个女人!害他伤多少心,流多少眼泪,他都一笔一笔记在墙壁上,她不要妄想他会忘记。

敢说不跟他结婚?

他绝对会把她打昏,扛进礼堂。哼!他就看她婚不婚?

【全书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