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将军,夫人带小金库跑了 第二章

同个屋子里的知画看了她一眼,“今儿妳当差,跑哪儿野去了,亏大小姐仁慈,不管妳。”

听到知画说大小姐仁慈,知观只想呸一声,但她与知画向来不合,沉默不语。

知画看着那张尚且稚嫩但水润润的小脸,嘟着的粉嘴儿,心里就有气,“妳现在是胆气足了,我怎么说也虚长妳一岁,我跟妳说话,妳就这样子?”

“知画姐姐,我有些累了。”知观随意地说了一句。

“妳不要仗着大小姐宠妳,妳就无法无天了。”

“知画姐姐,我不过是个三等丫鬟。”她暗示自己并不得宠。

说到这个,知画眼眶红了,“妳就得意吧,我听人说,等到秋雅姐姐们被放出了府,妳就可以往上提一提了。”

“我若是往上提一提,知画姐姐难道还会矮我一等?”

“妳到底是真傻还是故意装傻!”知画快气疯了。

“知画姐姐,妳到底什么意思?”

知画深吸一口气,压低了嗓子,“我上次偷听到李嬷嬷和大小姐的对话,妳以后可是要给未来姑爷做通房丫鬟的!”

“知画姐姐不比我差,身段玲珑,模样俊俏,怎么会不选妳就选我,妳莫要逗我。”尽管知道知画说的是真的,知观却只敢打太极。

知画被知观这么一捧,脸色总算好点了,娇哼了几声转过了头,没一会儿又转过头看她,“妳真的没想过?”

她眼观鼻鼻观心地说:“没有,这些事知画姐姐不要乱说,我们不过是丫鬟。”

知画咬了咬唇,“若是能做通房丫鬟,得了宠,做一个妾室,到时候再哄一哄姑爷……”

“知画姐姐莫非忘记我刚来时惹怒了大小姐,被搧了巴掌,关进柴房饿了好几日的事?”知观轻轻地说。

知画打住了,大小姐的喜怒无常,做下人实在太难了。

知观躺下准备休息一下,突然听到脚步声急急的声音,是二等丫鬟兰芝和兰草回来了,她们一脸的焦虑,进了屋子。二等丫鬟和三等丫鬟是住一屋的,只有一等丫鬟,伺候大小姐身边的秋雅和秋水才能两人住一屋。

“天啊,那个林大娘被打死了!”

知观猛地睁开眼睛,“什么?”

“就是看门婆子,被打死了。”兰芝吓得猛拍着胸脯。

“怎么会?”知观指尖颤抖,她前脚刚走,那看门婆子就死了?

“将军下的命令。”兰草说:“将军回来,闻到了酒味,妳们知道那婆子嗜酒,这天才刚擦黑呢,就……”

“唉,偏偏撞上了将军,这真的是……”几人摇摇头。

将军府如今只剩下两房嫡系住着,其他庶出的早已搬出去。将军府的主人,霍家排行第七的霍腾,如今才二十岁,少年英雄,乃是人人敬之的大将军,个性沉默寡言,但心狠手辣,这看门婆子犯了错,但也错不致死,霍腾却直接命人将婆子给打死了。

另一房是霍腾的亲二哥霍二爷,膝下有一子一女,女儿便是知观侍奉的大小姐霍婷,儿子便是觊觎知观的二少爷。霍二爷与霍腾同母,才能住在将军府,因为霍腾大将军的名声,霍二爷出门还颇被人看重,加上大小姐霍婷是霍家唯一嫡出的姑娘家,更是还未及笄就被人看中了上门提亲,只因霍婷的背后可是代表着霍大将军。

但大小姐心气儿高,哪里就看得上一般人,加上还未及笄,就更加不急了,知观有时也羡慕大小姐,不是因为大小姐有权有势,而是大小姐还可以自己挑郎君,而不像她,被主子随便配个小厮,不管喜不喜欢,都得感恩戴德。

在这儿,生死不由她,婚配更是没个盼头。

听着她们说那看门婆子多可怜,将军戾气重,背对着她们的知观却悄悄地笑了。

打死了?也好,如此,那贪了她银两的看门婆子以后也不会再威胁她了。

她心中感谢将军眼神好,这一看就知道那看门婆子是个坏的,她欣喜不已,可没有过多久,她扬起的唇角挂了下来,想到大小姐和二少爷对她的心思,她就如被架在火上烤一样。

她偷偷地摸着自己的脸,她知道自己长得好,以前小瞧不出来,可越长大这脸越娇媚了,更别说这身段也在日益变化,她的手轻轻地放在胸口,似又比前段时日大了一些。

这该怎么办才好?

转眼五年过去,知观十六岁,如今的知观就如一颗水蜜桃,多汁鲜嫩,但凡见过她的人都说她长得好,路过看到她都能多瞅几眼。

啪的一声,霍婷伸手往知观的脸上甩了一巴掌,李嬷嬷皱眉,“大小姐,老奴跟妳说过……”

“我知道,只是让别人动手,哪有自己顺手的?”霍婷冷笑,横了知观一眼,“滚下去,脏眼的东西!”

知画正拿着团扇给大小姐搧着,屋子里放着冰块,知观安静地垂着脑袋退了下去,一离开屋子,就感受到了夏日的暑气,知观捂着脸在一些小丫鬟们同情的目光中离开。

“大小姐怎么这么讨厌知观姐姐?”

“嘘,别乱说话了。”

“是知观姐姐做错了事。”

“可是大小姐要知观姐姐去摘的荷花呀,怎么一转头就说知观姐姐偷懒了?”

“妳快打住吧,什么也别说,知道吗?”

“哦。”

她们的说话声越来越小了,知观没有回自己的屋里,而是绕了一圈,站在了院子外的背阴处,这儿隐秘的很,不会有人发现,她也能听到屋子里的对话。她半靠在墙上,闭上了眼。

屋里,李嬷嬷苦口婆心地说了好一些,霍婷这才止住了火气,“嬷嬷,妳也别觉得我坏,我实在是太气了,那知观狐媚地勾了世子爷的眼,我瞧着就……”

“大小姐,那不过是一个丫鬟,随时能打发,妳与世子爷定了亲,下半年就要成亲了,到了那个时候,妳与世子爷蜜里调油的,总有不方便的时候,来了葵水不方便伺候世子爷,到时候让知观伺候,世子爷馋她,不过是馋她的人,得了人之后哪里记挂着?”

霍婷红了眼,“我为何要与一个贱人分享我的夫君!”

“那大小姐是打算让外面的狐媚子勾走了世子爷?”

“我……真是好气!”

“等世子爷没新鲜感,妳到时候就是打骂她,将她扔进了青楼里,解解气,我的好小姐儿,哪里值当为这种人生气。”

“好,等到那个时候,我要让她日日接客,让她生不如死!世子爷也真是的,这样的狐媚子怎么就多看了几眼?”说来说去,霍婷生气的是前天世子爷过来多看了知观几眼。

“是,是。”

屋里的知画再也不如以前那般羡慕知观了,每一次看到大小姐如何针对知观,她都不敢再想要什么富贵了,命保住了才是正经事。

屋外的知观听得浑身发凉,她知道大小姐毒辣,可她到底是在四岁起就在这个院子里做事,十岁在大小姐身边升了三等丫鬟,后来秋雅和秋水年纪到了,被大小姐放了出去,大小姐落落大方地给了她们嫁妆,让她们自寻良人去了。

兰芝和兰草成了大小姐身边的贴身丫鬟,她和知画成了二等丫鬟,在这个院子里也是颇有些脸面的事,但她没有,大小姐院里的人都知道,她不得宠,她长得太好了,惹得大小姐厌烦,她在大小姐院里待了十多年,看透了大小姐。

前年,大小姐及笄,十五岁了,与定国公府的世子爷定亲,今年下半年出嫁。

知观比大小姐小一岁,别说婚配,如今是被当做了未来姑爷的通房丫鬟,她想到了世子爷,皱眉,那是一个看着斯文儒雅,可眼里的yin秽让人恶心的男人,尽管别人都说他是君子,可知观不喜。

更不愿意成了通房丫鬟之后,还要被卖到青楼里日日接客。她恍然,原来大小姐早就想好了她的下场。

不,不行!她不要做人通房丫鬟,更不要做青楼女子,若是这样,她不如现在带着干干净净的身子,直接死了算了。

她心神不定地往外走,走到一半,就被人拦路了,她一抬头就看到了二少爷霍迅,脸色一白,霍迅身边的小厮快一步地拦住她,霍迅笑咪咪地问:“知观姐姐这是要去哪儿?”

霍迅的话令知观脸色一变,她低着头行礼,“奴婢见过二少爷。”

“知观姐姐……”霍迅瞇着眼,手正要摸上那雪白的皓腕的时候,突然一阵脚步声从他们身后传来。

知观听到脚步声,神色微喜,每回碰到霍迅都没好事,他总是好色地想揩油,她见到他不是跑就是躲,今天被拦了个正着,幸好她运气不差,有人来了,霍迅也不敢太过分。

“七叔!”霍迅看到来的人是霍腾,赶紧收起那轻浮的作态,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

知观一惊,竟然是将军,转过身,就看到那颀长的身影停下,身上穿着黑色的锦服,她不敢抬头看,是以只看到他坚毅的下颚就低下头行礼。

“你在这里干什么?”霍腾双手背后,看着霍迅。

“我、我……”

“这里是后院,你在这里做什么?”

霍迅恼羞成怒,“七叔,你不也在这里吗!”霍迅心中极为讨厌霍腾,可奈何霍腾就是比他有本事,不仅年少成名,与皇帝是拜把子,现在又是出了名的大将军,每说一样,都能压死他。

“呵。”霍腾凉凉的嗓音在空气里回荡,“你说,我为何在这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