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老婆嫁给我 第三章

两人互相拉扯的同一时间,刚拜访完朋友的唐至安,一走出皇新建筑公司办公大楼,视线立刻被大楼柱子后方一对正在争执的男女给吸引。

是她,最近常出现在他们海月广告公司的常玉欣,她是皇新建筑的设计部主任,和他们公司有合作计划。

此刻的她正和一名高大男子拉扯,而且两人显然正在争吵,她甚至奋力挥着自己的手,似乎努力挣脱对方的箝制。

唐至安眉头微皱,犹豫着是否要介入,在还没搞清楚状况前,他不想贸然介入男女间的争吵,免得落得里外不是人的下场。

“你放手……我们分手……”

隐约间,唐至安听见常玉欣愤怒的责备声,而男方似乎有点老羞成怒,拉扯的动作更大,一点怜香惜玉的气度都没有。

他又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往角落走去。

“放手,很痛……”她受不住手腕传来的尖锐刺痛感,痛得流下眼泪,偏偏曾永泰硬是不放手,让她忍不住尖叫出声,另一手则不断拍打他的手臂。

“你这女人竟敢对我大小声。”曾永泰恶狠狠地说道:“我不放,你说不要分手我才放。”

纵使她不断尖叫流泪,他也不轻易放手。

“不要……”手腕传来的痛楚让她眼前发黑,尖叫声也异发尖锐,“放手,快被你拉断了……”

突然间,常玉欣的右手被放开,恶毒扭伤她手腕的曾永泰则被人一拳打倒跌倒在地。

差点跌倒的常玉欣努力站直身子,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唐至安一脸正气凛然的站在她身边。

“身为男人有风度一点好吗?你不知道自己的手劲有多强,已经拉伤她的手了吗?”唐至安的声音严肃又低沉。

“你是谁?”被打倒在地的曾永泰踉跄地爬起身,恶狠狠地瞪着他,“我们在谈事情,你这臭小子凭什么冒出来随便打人?”

“随便打人?”唐至安嘴角扬起,双眸流露出精明的光芒,“有没有看到你的左后方和右后方有监视器?”

曾永泰一愣。

“除了有监视器,我相信周遭还有一些人听到也看到你的威胁。”唐至安气定神闲地说道。

曾永泰回神,才发现周遭真的有不少往这边注视的视线。

“我劝你还是赶紧走吧!不然我立刻报警处理。”

曾永泰不甘愿地瞪着他,又瞪向站在他身边一脸苍白的常玉欣,“哼!算了,反正你这种女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要不是我那段时间很无聊,我才不会和你交往,所以要分手就分手吧!”

唐至安皱眉,“分手不出恶语,你也太没风度了。”

刚刚他也听到他们的谈话了,没想到这男人这么没风度。

眼看她有人声援,曾永泰觉得吃力不讨好,摸了摸鼻子,讪讪然离去。

唐至安看着一旁低头不语的常玉欣,她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颊,让他没办法看到她的脸,无法获悉她现在的表情,只见她用左手托住她的右手,身体摇摇晃晃地似乎快跌倒了。

“你还好吗?手……很痛吗?”他立刻扶住她,“我刚刚应该先检查你的手才对,那男人应该负起他应有的责任。”

常玉欣抬起头,眼眶含着泪水,一脸扭曲地说道:“我觉得……手很痛,似乎扭伤了筋骨。”

“什么?”唐至安一惊。

常玉欣痛得直飙泪,连话都快说不出来。

“走吧!我陪你去看医生。”

不等常玉欣说话,他立刻走到路边拦下出租车,小心翼翼地扶她进入车内,直往医院奔去。

医院里,常玉欣木然地坐在领药柜台前的椅子上,眼里一片空洞。

生命里的各种打击接踵而至,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坚强面对了。从父亲中年外遇、母亲搬回娘家、男友的背叛、倒霉的被扭伤右手,她到底还有什么更修的事要面对?

“手腕还很痛吗?”站在她旁边的唐至安紧皱着眉头,对她的恍神和木然,不知为何感到非常心疼。

刚刚常玉欣在诊间哭得天地变色,仿佛天就要塌下来似的。医生为她诊断后确定只是右手扭伤,并极力向她保证没有后遗症,只要休养几天就会好,但她还是哭个不停。

尴尬无措的他努力费尽唇舌温言软语的哄她,却没有办法止住她的眼泪,幸好她哭了一会儿,眼泪终于停住了。

面对他关心的询问,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摇头,“还好,我还可以忍受。”

其实这种外伤的痛根本比不上她的心痛,而且医生已经帮她的手腕照过X光、敷上药膏,并清楚表示只要好好休息,不要再使用手腕,过几天就会复原。

“那就好。”唐至安往她身边坐下,贴心地陪着她,故意逗着她道:“不过,你刚刚哭得那么凄惨的样子,医生似乎怀疑我是罪魁祸首,连护士都一脸不以为然地瞪着我。”

看诊的年轻男医生看到常玉欣哭得花容失色,加上手腕上不但有明显的手印还淤青、红肿,似乎认定他们小两口在吵架,而且好像认定他是暴力分子,还不断“暗示”常玉欣,医院可以帮忙通报警察局、法院,所幸最后医生看到他们互动正常,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对不起……”常玉欣又尴尬又歉疚地看着他,无辜的双眸望着眼前一脸关心的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荒谬的一切。

“你不用道歉,如果我是医生,我或许也会产生这种怀疑的。”

他当然知道她一定是碰到什么难过的事,不然不会哭成这样,尤其她眼里写满了无助两个字,更让他觉得楚楚可怜。

常玉欣迟疑又感动地看着他,有点尴尬道:“谢谢你,要不是你帮忙,我可能会哭得更惨……我刚刚哭得很大声,让你看笑话了。”

唐至安看着她红肿的双眼和红通通的鼻子,微叹了口气,佯装调皮地眨眨眼,“其实你不用对我客气,我在路上看到小狗被打,也会出手相救。”

常玉欣一愣,圆眸大睁,忽而又噗哧笑出声。他幽默的口吻让她稍微自在一些了,而且她真的很感谢他的陪伴和声援。

看到她笑了,唐至安乘机试探性地说道:“你可以控告扭伤你手腕的男人伤害罪,也可以请医生开验伤单,我愿意当证人。”

说真的,今晚他会英雄救美都是巧合,虽然他和常玉欣才见过几次面而已,只能说是有点熟悉的陌生人罢了,但他一向不是好管闲事的人,尤其是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他更是懒得理会。

总之,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他伸出援手,尤其当他看到常玉欣和一个男人争吵了起来,还倒霉地被扭伤右手腕时,他真的很想将对方拖到巷子里狠狠毒打一顿。

“算了。”她一脸疲惫无力地摇摇头。

“什么?”

“我不想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她不想再与曾永泰那种劈腿、爱说谎又会暴力相向、一无是处的男人纠缠下去,白白浪费她的心力。

“他这么恶劣又无礼,你真的要放过他?”他虽然只站在远处,没有听到他们争吵的每一句话,但光他听到的那些话就足以明白对方不但非常恶劣而且缺乏风度,连他听了都会火冒三丈。

常玉欣顿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他是我之前的男朋友,因为劈腿被我无意间抓包。”

她的一席话简单地道出了当事人间的关系。

“原来如此。”

“因为我无法忍受他的花心先提分手,没想到他老羞成怒跑来找我算帐,不但向我咆哮,骂我冷淡、无趣,还恶劣地说无法和我相处在同一空间……我被他嫌弃到一无是处。”

“恶劣的家伙!”唐至安咒骂。没想到这男人这么没水准。

“其实,被他这么一说,我觉得好难过,好像自己真的一无是处。”常玉欣哽咽着,一一道尽这几天的挣扎和心情。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可以和他分享自己的私事,而且还钜细靡遗的告诉他所有事,仿佛他是个可以深受信任的人。

“你怎么可以这么妄自菲薄?我觉得你的个性很好,不要因为某个不识相的家伙让自己失去信心。”他就是喜欢她这种个性的女人,优雅、自在、独立……虽然似乎有点爱哭啦!

常玉欣一愣,轻轻地扬起嘴角,“没想到唐副总这么会说话。”

在他们短暂的合作过程里,她印象中的他是不苟言笑又严肃少言的男人,对工作认真又谨慎,没想到他还挺会安慰人。

“你觉得我很会说话吗?”唐至安有点纳闷,“上次我和妹妹吃完饭后,我说她的肚子怎么凸得像青蛙?她立刻狠狠地踢了我一脚,差点正中我的重要部位。”

原本有点泪眼婆娑的常玉欣一听,再度破涕为笑,“没有女人希望听到这种话。”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唐至安一脸无辜,“而且,我也只是希望她不要暴饮暴食。”

常玉欣点点头表示了解。她知道唐至安就是那种面恶心善的人,虽然表情严肃,但其实是有颗豆腐心,不然也不会对有点陌生的她伸出援手。

“和我谈过之后,心情好一点了吧?”

“嗯!”她非常感激他伸出援手。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领个药,然后再送你回家。”他果决地说道。

不一会儿,唐至安结完帐领完药,迅速回到常玉欣身边。

“走吧!我送你回家。”

“谢谢。”她露出浅浅的笑容。

看到她终于对他露出微笑,心情也明显好了许多,他不禁暗暗吁口气。

他实在怕极了女人的眼泪,尤其是哭得这么楚楚可怜的女人。

两个星期后

星期五晚上六点,皇新建筑公司设计部门的办公室里闹烘烘的。

原来是因为公司和海月广告合推的豪宅销量在不景气中仍保持售量第一,因此,海月广告副总唐至安特别在五星级饭店请所有合作伙伴吃饭,让吃了好几个星期外带便当的同仁顿时精神抖数起来。

更让大家兴奋的是,唐至安宣布吃完饭后的各种余兴节目,一律由他买单,乐得大伙不到五点,就开始频频看时钟,一点上班的心思都没有。

有别于办公室里热闹和期待的气氛,常玉欣内心五味杂陈。

上次唐至安从医院送她回家时,或许是因为脆弱,或许是因为手伤,一路上,她竟莫名其妙向他吐露了不少心事,等到她回家之后才发觉自己太过唐突,毕竟他们不算很熟,她的所作所为都太过交浅言深了。

后来,为了避免尴尬,她一直试图和他保持距离,连两家公司的合作方案和讨论会议,她都派其他人出面,逼不得已需要她出面时,她也尽量避开他。

至于今晚的聚会,看样子她免不了又得和他见面了。想了一会儿,她深吸口气安定心神。既然无法避免,那就迎接吧!也希望他早就将她的模事统统忘光光了。

“主任,我们要出发了吗?”章筱惠喜孜孜地跑过来,她是常玉欣一年前才任用的新助理,虽然才二十二岁,可她不但点子多,连个性也爽朗大方,深得常玉欣的信任。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拜托!还不到五点,大家就开始讨论要玩什么了。说到玩,每一个人都很兴奋。”章筱惠嘻嘻笑。

“好吧!你们先过去,我手边还有工作没完成,等一完成,就马上过去和你们会合。”

“没问题。不过,你不要又忙得忘了时间,一定要过来聚会喔!难得有人要作东请客,而且请的又是五星级饭店的高级料理,简直赚到了。”

“好,管家婆,你可要多吃一点。”常玉欣失笑道。她是常因为公事太忙忘了一些事,但也不至于会失信。

章筱惠离去前,又忍不住回头叮咛道:“如果你没来,我会一直打电话联络你。”

常玉欣没好气地赶走她,接着将全副注意力放在手边的工作。上头的经理下个礼拜需要看这份资料,她必须先将资料汇整一遍才行。

等到她忙完,已经七点半了。她拿起转为震动的手机,才看到管家婆章筱惠十通的未接来电,她立刻和章惠联络。

“筱惠,你们在哪里?”

“主任,我们吃完饭后分成两派了,一派人去KTV,另一派则跑去夜店见识了,我和同事们在KTV,你快点过来。”章筱惠似乎玩得很开心,声音异常高亢。

常玉欣问清楚地方后,快速收拾好东西走出办公室,并立刻在路边拦下出租车,直飙往KTV。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