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回春总监 第七章

【第四章】

安丝柳记得自己之前一直说要请骆晋绅吃饭,再加上他帮她赶走骚扰的家伙,还因此被总裁叫去骂了一个下午,这个人情她怎样都要还。

不过她还真不知道要请他吃些什么,一开始只想请他吃炸鸡,后来升级到简餐,最后变成牛排。但这些日子里他帮她实在太多了,她只好让他自己决定。

骆晋绅很干脆地开着车,带她来到一间高级法式餐厅,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的安丝柳,看着美轮美奂的装潢,笑容都僵了。

靠!被阴了!这一餐搞不好会花掉她一天的薪水。

但是为了面子,她还是硬着头皮和骆晋绅进了门,不过当她发现连服务生都是棕发灰眼的外国人,叽哩咕噜地说着她听不懂的话,还有手上这份全是法文的菜单时,她连笑都笑不出来了。

“你不点餐吗?”骆晋绅倒是很怡然自得,彷佛这样的场面他见多了。

“我……还在考虑。”她扯了扯嘴角强笑,菜单看不懂也就罢了,价格更是贵到令人喷泪。

靠!这一餐何止一天的薪水,根本是她半个月的薪水!

骆晋绅伸手唤来服务生,用标准的法文点了餐,之后两人的目光,一起落到安丝柳身上。

她只好用手随便指着几样菜单上比较便宜的东西。“这个,这个和这个。”

服务生纳闷地看了她一眼,不过还是礼貌地点头离去。

“还习惯这间餐厅吗?”骆晋绅先开了口,她看起来很不安的样子。

“还可以,虽然从来没吃过法式料理,偶尔也要换换口味嘛。”她是千百个不愿意啊!安丝柳在心中哀嚎。

观察了一下她的表情,他淡淡地笑了。“谢谢你的邀请。”

他曾几何时接受过下属的邀请?这要浪费他多少时间?

但他还是来了,而且还为此排开所有的行程,因为他知道,她在自己心中,是特别的。

“我才该谢你呢!”横竖都进了黑店,她抱着接下来一个月都要缩衣节食的准备,心情舒缓了些,表情也不再那么僵硬。“你帮了我那么多,还害你被总裁骂,我真不好意思。”

“总裁没有骂我,不过也亏你的帮忙,我才能离开总裁室。”否则陆槐南一直有意无意打探她的事情,他几乎快招架不住。

“那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如果你再不出来,搞不好我会冲进去。”她认真地说:“反正和总裁起冲突我顶多是丢了饭碗,我爸不煮给我吃罢了。我装可怜装个三天三夜,再怎么说我是他女儿,他也不会不鸟我吧?可是你不一样,你明明没有做错事,为什么要被骂?”

她的心思果然很单纯,他却因这样的单纯而感到温暖。

“不过难得总裁和你只有一墙之隔,你没有冲进去,不觉得可惜吗?”他状似不经意地问。

安丝柳并没有察觉到他的打探,只是愣了一下,接着叫了一声。“对喔!真可惜,只记得要救你出来,我怎么忘了这回事?唉,究竟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和他面对面,告诉他我的要求呢……”

这席话听在骆晋绅耳里,真不知是喜是悲。他因她只记得救他而愉悦,但她对陆槐南的迷恋,却又让人心里不是滋味。

此时服务生走过来,顺势打断了安丝柳的话,还有她思绪里的陆槐南。

服务生送上骆晋绅的汤,南瓜松子奶油浓汤,那精致的摆盘和扑鼻的香味,让安丝柳口水都快流出来。

他点的东西看起来好好吃啊……虽然她的是随便乱指,应该也不会点到太糟的东西吧?安丝柳内心也开始期盼自己点的东西会是什么山珍海味。

不久后,她点的菜也送上桌了,待服务生放好盘子、揭开覆在上面的银盖后,她傻眼地看着面前的食物,久久说不出话来。

一整盘的干酪,从白色浅黄到深黄色都有,她忍不住左瞧瞧右看看,好歹也给块面包什么的让她配着一起吃吧?

“你这么喜欢吃干酪,还点了一道拼盘?”骆晋绅优雅地喝着浓汤。

“呃……算是试试新口味吧,我还没一口气看过这么多种不同的干酪呢,呵呵呵……”嘴上干笑着,心里却在惨叫,她也想喝热腾腾的浓汤啊!

不一会儿,骆晋绅的色拉、前菜都送来了,安丝柳食不知味地嚼着干酪,双眼却直瞪着他那看起来好美味的牛肉色拉和熏鲑鱼冷盘,她肚子咕噜咕噜地叫着,只希望自己随便乱点的东西,也能有一样让她填饱肚子。

终于,她点的第二道菜来了,服务生端着一个好大的盘子,在她满怀期待下放至她眼前,还叽哩呱啦地说了一大串法文……

结果,偌大的盘子上只放着一块直径约五公分的圆形肉泥,旁边附了几片饼干,剩下的全是点缀的花朵。

完全鸭子听雷的她,愣愣地指着盘中飧问:“他说这是什么?”

骆晋绅很专业地替她翻译,“法国空运来台的鹅肝酱,你点的是这间餐厅颇富盛名的料理,是大厨的推荐菜单。”

安丝柳不由得替自己掬了一把同情之泪,大厨怎么不推荐她一大片牛排或一大块猪脚?早知道她就请他去吃百元热炒,点十道菜搞不好都没有这里的一盘菜贵,还可以让她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接着,骆晋绅的主餐送来了,是色香味俱全的小羊排,上头淋了红酒酱汁,馥郁的香味令安丝柳羡慕的眼睛都快凸出来。

但可怜的她却吃着口感诡异的鹅肝酱,搭配着干巴巴的干酪和饼干。

因为吃不惯那种口味,她只觉得比起人家的豪华料理,自己点的菜不仅没有温度,还又咸又腥,味道只能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

终于,她点的最后一盘菜也上桌了。安丝柳在心里向观世音菩萨、土地公和耶稣基督祈求着,不管什么神都好—拜托来道热的吧!拜托来道能让她吃饱的吧!

服务生掀开银盘的那一刹那,迎面的热气让她感动到几乎飙出泪花,还没来得及感谢上天,却在看到盘里的东西时,彻底的石化。

“这……”她已经连苦笑都笑不出来。“是田螺吗?”而且还只有几颗,连塞牙缝都不够。

“是法式田螺,”骆晋绅点点头,“其实就是蜗牛。”

蜗牛……她脸色凝重地瞧着那几颗蜗牛,叉子怎么就是叉不下去,现在已经不是能不能吃饱的问题,重点是,她根本不敢吃蜗牛啊!

骆晋绅已经观察了她许久,瞧着她变化万千的表情,由期盼到哀怨,不由在心里一哂,二话不说将自己眼前的小羊排和她的蜗牛调换过来。

她讶异地看着他的动作,结结巴巴地道:“你……为什么……”

“我突然也想试试法式田螺,用小羊排和你交换,好吗?”他淡淡地道,手里已经熟练地开始用器具取出螺肉。

“好是好,可是……”如果他不想吃羊排,当初何必点羊排套餐?

“这里的小羊排也很有名,不比法式田螺逊色,你可以试试。”他轻描淡写地挡回她的疑虑。

安丝柳迟疑地拿起刀叉开始享用,当美味的羊排一入口,那种肉汁丰沛、嫩而不腥的味道好吃到让她不自觉地眯起眼。

“太好吃了……”她赞叹着。

看着她享受的表情,骆晋绅笑了,不若以往总是带着些冷笑的淡笑,他现在的笑容如朗星、如明月,是彻彻底底因她的喜悦而喜悦。

安丝柳留意到他的表情,还有他久久没继续动那盘蜗牛,才突然明白过来,他会和她交换食物,是看出了她点餐根本乱点一通,又吃得生不如死,才体贴地不把话说破。

其实这个外表淡漠的男人,骨子里温柔得不可思议,她觉得自己的心几乎就在瞬间被他收买过去,毫无挣扎的余地。

对于陆槐南,她一直很清楚那只是外貌上的欣赏,只希望能央求他让她拍一些照片;然而对于骆晋绅,他没有她心目中理想的外型,却叫她更在意、更心动。

她确定自己喜欢上这个男人了!无论是他的才华、他的体贴,甚至是他的谈吐,都能轻易地牵动她的思绪,如果这不是喜欢,那又是什么呢?

想通了这一层,安丝柳突然害羞了起来,微红的脸蛋在烛光的辉映下将她衬得娇美可人。

骆晋绅在这样的气氛下,突然神思恍惚了。

她的美,很独特。别人看见的,只是她乔装后的温柔清雅,但他透过那层假面具看到的,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纯洁。

个性大而化之,举止也粗枝大叶,却是毫无假饰的率真,她真实的美好让他自私地只想把她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

不过……可能吗?她心里已经有了陆槐南。

他微微自嘲地笑了笑,一扫方才在脑中的卑劣念头。

两人静静用餐,偶尔交换个眼神,都觉得充满着无形的张力,彷佛谁先开口,就会戳破那颗夹藏着暧昧的气球。

用餐完毕,两人召来服务生买单,然而在她掏皮包时,骆晋绅已拿出信用卡递给服务生。

“你怎么……”她想阻止他,却被他打断。

“你付帐是贿赂上司,我付帐是犒赏下属,所以你说谁付好呢?”

“但是说好我请客的呀!”害她更不好意思了。

“餐厅是我选的,而且你吃得不习惯吧?下回我们选蚌不那么拘束的地方,再让你请客吧。”淡淡的一句话,便化解了她所有反驳。

安丝柳从来没有遇到男人如此绅士的对待,顿觉脑子里轻飘飘地,整个人都要飞了起来。她长这么大,从没有比此时此刻,更确确实实的感受到自己是个女性。

可是她在他面前总是那么粗鲁,他根本看不上她吧?

安丝柳不禁有些后悔,现在才开始想要挽救自己的形象,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