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回春总监 第十二章

冰淇淋公主的比赛正式开始。

由于这是大型跨国企业举办的比赛,加上沙夏冰淇淋有意把场面搞大,因此参赛的佳丽人数很多,条件也相当出众,这种盛况大概连以前的中国小姐选拔也比不上。

比赛的内容包含了造型选拔,才艺表演、机智问答等,而沙夏公司为了公平起见,每位佳丽都是到早上才知道当日的评选主题,下午就直接公开比赛。评比则是由专业评审及民众票选镑占一半,避免有舞弊的情况发生。

安丝柳鼓起勇气参赛,她遇到的第一个困难,就是造型。

先前她的大变身,被骆晋绅嫌弃得惨不忍睹,因此不得不求助于专业人士。但是真正有名的大师,价格都贵到爆炸,她又没有认识什么这方面的专家,只能自己拼命研究杂志,或者拉下脸来去问其他参赛者。

幸好这虽然是一个比赛,但佳丽们感情还算不错,安丝柳也学到了不少。她很乐观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尽全力赢得比赛,让骆晋绅那没眼光的家伙刮目相看。

初赛是礼服比赛,一早安丝柳便忙着翻型录研究要穿什么礼服,突然一位工作人员进了休息室,点名她外找。

“外找?”安丝柳纳闷地走向工作人员问道:“谁找我?”

“一位先生,他说他姓骆。”工作人员只交代了这句话,便去忙别的事了。

姓骆的先生,又不敢说自己是谁,这么会避嫌的家伙,就只有他了。

安丝柳脸上露出微妙的笑容,慢吞吞的走出休息室,果然骆晋绅就在走廊转角等着她。

“总监……喔不,我已经不是你的属下了。喂!骆晋绅,你找我干么?”她故意酸他。

骆晋绅只是淡淡地望着她,才几天不见,她似乎变得比他印象中更有朝气、更美了。

“你为什么要离职?”他来只是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否则他连觉都睡不好。

“是你自己说的话,你忘了吗?”她控诉地指着他的胸前,“你的部门不准办公室恋情,但你这个人又规矩特多,谁知道我调了职之后,你那个禁止办公室恋情的条文会不会又扩大适用到全公司?”

“你不是答应你父亲要做内勤工作……”他连她老爸都搬出来了。

说到老爸,安丝柳脸就垮下来,直接打断他的话。“反正我都和他闹翻了,也吃不到他煮的东西,辞职只是刚好而已。”

“但……”他话绕了半天,最后才提到重点,“这些和你参加冰淇淋公主比赛没有关系。”总之,他就是很在乎她的美让所有人都看到。

“谁叫你冷冰冰的,连人都住进你家了,和你交谈的话一天也不超过五句,你甚至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这对一个青春正盛的怀春少女,可是很大的打击好吗?“我就偏要参加比赛,这样你就不得不看我了吧?”

“那好,我现在看到你了,你可以不要参加了吗?”他使尽浑身解数想劝退她。

“然后呢?等我退赛后,你再继续不理不睬?”她敢说自己很了解他,所以才会出这个狠招。“我才没那么笨呢。而且,参加这个选美也没什么不好。”

她耸耸肩,目光突然变得黯然,“以前我爸老嫌我粗鲁邋遢,后来我下定决心来个大变身,又被你嫌弃得好像我真的很没品味……现在我参加比赛,公司安排了参赛者学习美姿美仪课程,还可以向其他参赛者学习一些美容美妆的技巧,以后就算没得名,至少收获不少,也能建立一点自信吧?”

她说得云淡风轻,但骆晋绅却沉默了。他对于情感的高度要求,强加在她身上却成了负担,压得她信心全失,只能由参加比赛找回一点自信。

他刚认识她的时候,不就是被她的朝气、乐观和直率所吸引吗?为什么自己变成害她日渐抑郁的凶手?

自责感不断涌上,骆晋绅觉得自己是个浑球,根本没有任何权力来逼问她参加比赛的动机,也没有立场阻止她参赛。

“所以你没有自己的造型师和化妆师,也没有任何参赛的规划?”他突然问。

“我有这个人脉和经费就好了。”她无奈地耸了耸肩,但随即眼睛又亮了起来,“不过我可是有夺冠的野心喔。虽然大家都美丽又聪明,可是我也不差吧?以前在公司也骗倒了一干人,装一装应该也挺唬人的!”

骆晋绅在她眼中,看到了一些她过去无忧无惧的神采,所有劝退她的话无形消失,再找不到任何不让她参赛的理由。

“那你就加油吧!”语毕,他转身要离开,却被她叫住。

“对了,我已经搬离你家,你不用再睡公司了。”

“我没有要你离开,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他心里一紧。

“可是你一直睡公司,好像变成我害你的……”她也会内疚嘛。“放心,我也是有朋友的!我可以暂住在朋友家,再不然就出去租房子。”

事情到了她口中,好像都变得很简单,但是骆晋绅却很难受,因为她受的一切委屈,做的一切妥协,都是因为他的想不开。

她努力在拉近和他的距离,然而他却越来越害怕,因为事实上,她离他越来越远了。

“我可以帮你找住处……”

他的话才起个头,又被她打断了。

“不用了。我的事情自己会处理好,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什么事?”骆晋绅心想,此时她提出任何要求,他都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如果我能在比赛拿到第一名,”她直视他,没有任何玩笑的成份。“你能给我一个奖励吗?”

因造型及化妆陷入苦战的安丝柳,隔天便接到陈秘书打来的电话,说有熟识的造型师和美容师可以介绍给她,而且基于友情可以给她极低廉的价格,陈秘书更自告奋勇要替她拟一套选美计划。

由于陈秘书在广告界也混了好几年,又是广告界鬼才骆晋绅的手下,她提出的一些参赛建议果然十分中肯,而介绍的造型师及美容师更是专业中的专业,当他们看到璞玉般的安丝柳时,双眼几乎为之一亮。

双方一拍即合,试了几个造型都让她如改头换面,有着令人意外的加分效果,安丝柳也因此信心大增,在比赛中过关斩将,卡进了前十强的位置。

可以说她傻人有傻福吧。礼服比赛时,她还没有造型师,几套他人的推荐款她自认穿起来会很像八爷逛大街,要不就是很怕胸部掉出来,于是便硬着头皮选了一套裤装礼服,没想到大受好评,说她有一种中性的时尚感。

有了这个经验,接下来的泳装比赛,造型师舍弃了令人大喷鼻血的三点式,与安丝柳一起选出一套运动风的两截式泳装,居然也在比基尼的“乳浪腿林”之中,杀出一条血路。

到了才艺竞赛,别人要不就歌唱表演,要不就乐器表演,甚至还有特技表演的。要凭安丝柳像鸭子的歌声,或是杀人于无形的琴艺来和别人竞争,大概只有马上被嘘下台的份。

她唯一能拿出来说嘴的才艺,或许只有摄影,即使离专业还有一大段差距,也称不上什么技术,但在陈秘书的游说下,她还是硬着头皮在才艺表演的时间,秀出几张她的得意之作。

短短的十五分钟,她侃侃而谈那几张照片拍摄的经历及想表达的意境,从由奇怪角度拍摄的天空,以及趴在森林里好几个小时,只为了捕捉昆虫的几个动作……说得活灵活现。

不知大家真的赏识她的作品,抑或她实在讲得比说书还流利,结束时众人的掌声让她过了这一关。

她的运气实在太好了!不只有好朋友的加持,还有评审及观众的青睐,然而,她所有的勇气与信心,只在于台下看着她的一双眼。

偶尔,她会在群众中看见骆晋绅,但是往往一转头,就失去他的踪影,让她怀疑自己只是误认。

可是那种被注视的感觉,让她相信他是看着她的,所以她要表现得更好,不能在他面前丢脸。

到了晚餐的休息时间,安丝柳紧张的神经终于能放松一点,等着工作人员送便当来。

为了保持美好的体态,许多佳丽都只吃一两口便不敢再吃,害她每每在狼吞虎咽时,觉得自己真像头猪。所以她硬生生把自己的食量由两个便当缩成一个,常常嗑完后仍垂涎三尺、虎视眈眈别人只吃几口的便当

哼!等到比赛结束,不管结果如何她一定要狠狠地大吃一顿,以弥补这段日子来肠胃的空虚。

“安丝柳,你的便当。”相处久了,工作人员也很喜欢随和的她,笑嘻嘻地拎来她的晚餐。“和别人的不一样喔。”

“哪里不一样?”她好奇地接下袋子。

“唔,有人特地送来的,应该是特制的吧。”工作人员耸耸肩,便忙着去发别人的便当了。

特地送来的?骆晋绅吗?

安丝柳兴奋地打开袋子,里头是一个崭新的铁制便当盒,而且份量比一般的便当盒大上许多。

果然是他!只有他,才知道她这个大食怪永远吃不饱。

然而,当她打开便当盖,那扑鼻而来的香味,还有丰富的菜色,却让她的笑容渐渐僵在脸上,心中泛起一种复杂的感觉。

“这是……”她连忙拿起筷子,挖起一大口饭菜吃下。当那熟悉的味道刺激着她的味蕾时,她原本明亮的双眼也蒙上一层水雾。

不管工作人员还在发便当,她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他的袖子问道:“请问,刚刚我的便当是谁送来的?”

“是一个老先生,说是替你特制的便当……”工作人员被她着急的样子吓了一跳。

“他人呢?”她急忙问。

“刚刚还在外面,现在应该走了吧……”

等不及他把话说完,安丝柳急忙往外冲,等到她冲出会场,来到人来人往的大街左顾右盼时,终于在马路对面不远的公车站牌,看到等公车的父亲。

“爸!”她大叫了一声。

对面的安传雄震了一下,目光移至她的方向,脸上一如往常严肃。

“爸!”她又大声叫,用力地挥手,希望他能注意到她。“我拿到你送的便当了!”

安传雄早就看见女儿了,却不知道该有什么回应。他从媒体报导中,知道了他的不肖女参加选美比赛,原本就对她不甚谅解的他,更是气得火冒三丈,认为安家的女儿如此抛头露面太丢脸,差点就要杀去她的公司把人逮回来。

然而他很清楚那是没用的,只会让女儿更反抗他。随着冰淇淋公主选美比赛的进行,他看见了她的努力与成长,一种感慨与遗憾慢慢侵蚀了他的心。

感慨的是,女儿真的长大了,不再是他能掌控的;遗憾的是,女儿的成长,却不是因为他。

她现在住在哪里?有没有人照顾?那个自称她上司的男人,会不会欺负她?参加这种比赛,伙食一定不好吧?看她都瘦了一大圈了。她那一餐三大碗的食量怎么受得了呢?外头的食物又油又不健康,还加了一堆味精,怎么比得上他煮的料理……

对女儿的种种担心,终于让他做了一个大便当,偷偷地送过来,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她发现。

隔着一条大马路,安丝柳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正在天人交战,她只想留下父亲,和他说几句话。

“爸,你等我一下!”

她冲到路口想过马路,此时公车正好驶了过来,遮住了她的视线,好不容易等到红灯亮跑到对面时,公车也正好驶离了。

站牌旁,已没有了父亲的身影。

“臭老爸!”她对着公车的背影大叫,无视于路人的好奇侧目。“你干么不等我?你不下车,我就把便当倒了喔……”

可惜安传雄已经听不到了,安丝柳大吼大叫了一阵,叫到嗓子都哑了,眼眶也热起来。

“臭老爸……”已经没力气的她低声咕哝,不争气地抹去泪水。“连话都不跟我说,那我就不吃你的便当,不……还是吃一半好了……”

慢慢走回会场的女人,心中充满不舍与难过,没发现她疯婆子般的行径全都落入了站在不远处的男人眼中。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