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盗墓笔记之吴邪的私家笔记 粽子与虫怪

尸鳖是一种带甲的昆虫,感觉很像龙虱科和水蜈蚣的结合体。和龙虱不同的是,它们的前足特别的锋利有力,而且个头更大,喜阴暗,怕光。

这种大虫子的行动非常迅捷,而且水陆两栖,以腐尸和误入水中的小型生物为食,常常积聚在浮水尸的四周,聚集成堆,并互相捕食同类。

我被这种虫子袭击过,感觉它们不太可能对有着厚皮的动物产生威胁,比如说下水洗澡的犀牛。但对于人类,确实威胁很大,因为他们有攻击腹部等薄弱部位的本能,可能会导致大出血,致人死亡。

尸鳖多出现于深山河渠或者沼泽中,在山洪或者土石流爆发的时候,尤其可能大量出现。

二、血尸

很多地方都有血尸的传说。血尸墓,其实指代的是地层下有保护层的墓穴。一般比如说设置了火顶、酸顶,或者朱砂顶的古墓,用洛阳铲探出来是红色的。特别是酸顶,那土色若如鲜血,里面必定含有大里的朱砂。古墓有这等构造,就表示规格很高,所以才会形成血尸墓下面都是宝贝的说法。

为何会认为血尸墓下面有血尸?

一方面可能是以讹传讹,另一方面,朱砂为驱邪之物,在古墓的土层里使用朱砂,肯定是希望对墓中某些东西进行阻隔。以此封顶的古墓,尸体必然有些异变。

事实上,血尸并不如它的名字般呈血红色,而是绛紫色。

三、青眼狐狸尸

这具古尸之恐怖诡异,难以言喻。人竟然可以长得像一只秃毛狐理,恐怕不仅仅是畸形所能办到。我无法想像这具古尸在没有腐朽脱水前,是个什么样子。

胖子说这是中了邪,不过从大量查证的理论上来说,应该是一种罕见的畸形,要归类的话,算是小脑症的一种,发育的畸形使得人的脸部奇长。也有可能和印加、埃及一样,从小使用夹板使得人的脸部和头部变形。这是种人为的神话现象,相信在战场上,敌人看到这样的怪物,肯定丧胆。

面具最主要的功能是神祗象征,样子基本符台,也就是说,鲁疡王一部至少是信奉狐理图腾的。历史上好像只有藏族的一支信奉狐理,这十分奇特。

四、九头蛇柏

我无法查到任何关于这种植物的资料,非正规资料倒是有一些。关于能够消化动物组织的树,或其他大型植物,有一种学名叫做:食人树,CarnlvorouTrees。

国外的传说中,类似九头蛇柏的树被称为“章鱼树”,它能缠续靠近的猎物并杀死消化,住住被当地人称呼为“恶魔之树”。德国探险家曾在考察日记中分析,攻击动物的方式,源于传播种子的本能,好比苍耳会拈在动物的皮毛上一样。只是这种树更可怕,会缠绕并杀死一切靠近它的东西。

我认为,如果这种传说中的树真的存在,很可能就是九头蛇柏了。而这种树的生态特征大概是这样的:杀死动物,藉由腐烂的动物来吸引昆虫,传播授粉。

尸鳖被树上的尸体吸引,聚集在蛇树周围。事实上,蛇柏并不能真正杀死猎物,猎物的死亡,住住是尸鳖造成的。这是一种很巧妙的共生关系。同时,尸鳖的粪便又是极好的养料,比腐烂的尸体更适合植物的生长。

这种共生关系同样存在于很多动植物中间,不过在这里,我觉得这可能是有人设计好的。好比在水稻田中养鱼一样,一种农业社会的智慧。

五、禁婆

禁婆的传说普遍存在于南方少数民族,从云南的苗瑶部落到海南的渔民之间,都是经常出现的概念。

海南的渔民认为,禁婆代表一种疾病、灾难的象征,形象往往是大肚子、浑身潮湿,和海啸过后海滩上出现的大量浮尸很像。而大量尸体的聚集,正容易导致瘟疫的流行。所以我推测,所谓禁婆,可能是几千年来渔民把浮尸和灾难的印象加工而得的产物。当时的人们不明白死尸、灾难和疾病的关系,于是虚构出如此的怪物形象。

我们入海底墓道后遇到的那个全是头发的怪物禁婆,完全就像是在水里泡了很长时间的尸体,搞得我现在只要看到很多头发的人心里就发毛。

六、海猴子

沿海地带经常听到的传说生物,据说在广西,某一回清理水库的时候还真发现过。在长沙,海猴子被称为露首鬼,在桂林则叫水狮鬼。

和其他传说生物不同的是,它的传说几乎在所有地方都有,这就很耐人寻味了,也许道因于人类对于水下未知世界的恐惧。

在老人的嘴里,它几乎存在于一切有水的地方,包括水井,甚至是水缸。

所有的传说细节都不相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这种东西是人形的,且在水中力大无穷。

不过,说实话,脑海里的想像,远比不上实际看到的那东西来得恐怖。

七、人面鸟

几乎世界上所有的文明,都提到过人面鸟。所有的宗教和神话中,都有这种生物的出现,中国和印度历史尤甚。这并不是因为中国受到佛教的影响很深,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早在黄帝传说中,就有人面鸟身的九天玄女出现。佛教在两汉之间才开始传入中国,到魏晋南北朝才得到真正发展,所以佛教中的“妙音鸟”迦陵频伽,应该不是神话传说中九天玄女的原型。

虽然《山海经》中有大量对人面鸟的记载,但据传后几卷为后世伪作,这里不作采信。

现存中国最早的人面鸟形象,在内蒙古老哈河北沙漠腹地毛瑙海山的“红山文化”遗址,属于新石器时代。考古人员认为这是一种古代鸱袅,现在已经灭绝。

内蒙古远离中原,属于北侉之地,相较之下比较靠近东北。我们在长白山底所见的,是否就是这种鸱袅?

在大里的传说中,人面鸟都担任着一些类似于“福音”传播者的角色,无论是九天玄女授予黄帝战书,还是迦陵频伽传播佛家妙音,都带着将上天的文化向大地民众传播的感觉。比较奇怪的,中国还有凡人的人面鸟形象,比如说神医扁鹊,在传说中就是人面鸟身。

后来我发现,这其实是一个概念的混淆。扁鹊实际上并非特指某一个人,春秋时代,名医一律都被称呼为扁鹊。真正的名医扁鹊,为轩辕时代神话中的人物,和黄帝属于同一系,恐怕是和九天玄女一类的生物。

这种形象在中国神话中如此普及,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基于现实去考虑,会不会有一种我们未发现的古代文明,驯养了这种人面鸟身的鸱袅,并且对其进行练习,以在战争、运输过程中,提供十分巨大的帮助?

在部落战争中,这种鸱袅频频出现,作为一种势力,可能运输了大量情报和药品,使得其他不知情部落者误以为这是一种神祗。

这种神秘的古代文明,虽然非常的低调,或者因为其神秘主义的性格,使得留存于世上的资料全部湮灭。长白山下的青铜巨门,可能是为数不多的遗存。他们训练出来的人面鸟,也在人灭绝后走向灭绝,只留下少数的幸存,继续在地底守护主人最后的遗迹。

听起来有点扯淡,但是我感觉挺有道理。使用鸱袅来传播资讯,也让我想起欧洲中世纪的巫婆形象。那里的巫婆都有一只鸱袅当宠物,这蛮好玩的。

难道那青桐巨门的后面,是霍格沃茨的魔法世界?

八、千手观音尸

这是一具让人浮想联翩的尸体,不光是其诡异到如蜘蛛一样的手。

不知道这是一种罕见的什么畸形病变,但是这些手看上去非常的灵活且有力,至少不会妨碍生活质量。当然我无法去想像控制这么多手会是什么感觉,但是很显然,如果是生活在山脊峭壁中,这种畸形反而能使得行动如鱼得水。

这是不是一种进化,还是人为的一种选择?

比如说,在万奴王的氏族里,地位是背后的手的数量决定的。只有两只手的人比较低等,手的数量越多,畸形的程度越发严重,地位反倒越高。全氏族里的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和手更多的人结合,手多的人因为地位高,所得的妻妾也就越多。

这种推断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在非洲部落里,有些土著人就崇拜白化,白化病人因此能在部落里受到神一样的待遇,他们力求透过和白化病人通婚而获得全白皮肤的“神”。也所以,当他们看到神一样的白人出现,一下就屈服了,几乎不反抗。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