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藏地密码 3 [密修]

吕竞男道:“是的,肖恩,是一个英国人。”

亚拉法师道:“你怎么看这个人?”

吕竞男思索道:“我看见他的时候,感觉就像一个落拓的流浪者,给我的印象是,生活悠闲慵懒的英国绅士,不知天高地厚参加自费旅行团到原始丛林去冒险。”

亚拉法师道:“不,你错了,我听强巴少爷说起这个人的时候,给我印象是,他在原始丛林里的生活经验,比强巴少爷他们高明不知道多少倍,这个人非常可疑,做个拼图,一定要查明他的底细。”

吕竞男道:“这样子,会不会太……”

亚拉法师摆手道:“不能大意,不能让任何我们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吕竞男应声称是。亚拉法师遥望碧空,悠悠的想:“不能再有疏忽了,二十年前,因为那一时的疏忽,竟让一个无辜的小女孩坠入了地狱。同样的错误,绝不能再发生了。”

卓木强巴将吕竞男的话原原本本复述给方新教授,随后道:“教授,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我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你能告诉我吗?”

方新教授慈爱的拍着卓木强巴的肩膀,道:“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你的心里充满了困惑。”

卓木强巴叹息道:“是啊,整个事情已经变得和我当初所想的完全不一样了,我现在感到无比疲惫,怎么会这样?”

方新教授道:“因为你的角色已经发生了转变,从一开始,你拿着那张照片来找我的时候,一直都是我们自己在探索,去发现,去寻找。可是,当我们加入这个特训的队伍之后,你的角色已经从主动变为了被动,我们一直在接受各种高难度的训练课目,而寻找发现神庙地址的事情已经完全交给别人去做了。我们只是这个组织中的一分子,和张立,和岳阳巴桑敏敏他们是一样的,而决策权和主断权已经不在你的手上。他们很多事情,都并没有告诉我们,这样,我们就显得更为被动,感觉像被别人操控在手中的木偶。拿这次原始丛林之行来说,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和你还是一样的,已经走完了全程,也不知道我们此行的真正目的,对许多事情感到莫名其妙。”

卓木强巴道:“但是,她后来不是又全部告诉我们了?”

方新教授意味深长的看着卓木强巴道:“那么你认为你听到了些什么?你所听到的,全部都是在网络上就可以查找到的内容,而我们所不知道的,有关卷轴和卷轴里面的信息,她说了多少?”

卓木强巴疑惑道:“是啊,他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我们也是组织的一员啊,难道就因为怀疑我们当中有一个内奸,就要瞒着我们所有的人吗?”

方新教授道:“这个你就不明白了,其实,你在商场那么多年,也因该多少明白一点的,人心不可测,他们不是怀疑我们中的某一个人,而是对我们所有的成员都抱着善意的怀疑。对任何人,都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个样子,与你平时的处事态度是不一样的,你太容易就完全信任一个人了,这可是你的弱点,强巴。”

卓木强巴苦闷道:“可是,我们是一个团队,不是吗,如果我们之间也抱着怀疑和猜忌,那我们怎么可以达到目的呢?我记得肖恩说过,在危险的环境中,人和人是必须相互卖命才可以存活下去的,如果所有的人不把命交出来,大家捆在一起,最后一个人也活不下去。”

方新教授道:“在极端的环境中是这样的,可是,离开了极端环境之后呢?人,都是有私心的,像这次组成团队,你,是为了寻找紫麒麟,他们,是为了找帕巴拉神庙,各自的目的不同,方向相同,因此才走到一起,如果说帕巴拉神庙附近不可能有紫麒麟,或则紫麒麟所在的地方不可能有帕巴拉神庙,那么,你们还会走在一起吗?”

卓木强巴喃喃道:“那现在该怎么办?我心里很不舒服。”

方新教授语重心长道:“人心,都是向善的,如果你无法判断一个人是好是坏,那么,试着去相信他们,除非他们确实做了对你非常不利的事情。如今看起来,我们所掌握的资料以及我们的能力,确实不足以去寻踪紫麒麟,所以,现在你因该做的,就是多学,多看,多想。我们现在起码知道了,至少有一个专业的团队在为我们提供最快捷,最可靠的信息来源,有了他们的帮助,我们就好像站在巨人的肩上收集信息,踏着前人铺好的路在前进,这对我们是有利无弊的。其实,在一开始加入这个特训团的时候,有两件事都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第一,就是我没有想到你会那么爽快的答应下来,而且我认为,你既然已经答应了,就因该知道以后会出现的局面,现在看来,你当时并没有考虑这么多。第二,我没有想到国家那么快就同意了这件事情,现在想起来,原来这只是当时的一个契机巧合罢了,如果不是国家当时正好有这个意向,我们那个申报材料,恐怕半年也批不下来吧。”方新教授捋了捋头发,沉思道:“还有,对于这个特训团,我总是有不好的预感,或许将来有一天……当然,那一天最好永远不会到来。”

卓木强巴知道,方新教授是想说,或许将来某一天,他们还没能去寻找神庙,这个团体被突然解散,而他们就像废弃的矿渣,被人一脚踢开。方新教授又道:“不管怎么说,在这里学到的东西对你总归是有用的,等我们真正的掌握这些技巧,就算那一天真的来了,我们可以自己去啊。”教授看着卓木强巴,解释道:“从知道帕巴拉神庙开始,我便做了这样的准备,我们从神庙入手,这样来找寻那个地方,会比我们直接从紫麒麟入手调查那个地方更容易,能获得更多信息,如今,是时候实施这个计划了,我会和研究会里的专家做探讨的。我想,经过这次的事件,他们也不好意思再将所有的信息都隐瞒起来吧。”

卓木强巴道:“对了,教授,你不是把我们这次在地宫里的经历都做了记录吗。”

方新教授道:“嗯,不错,除了在水下无法拍摄,其余地方我都拍了下来,现在交给他们研究去了。”

卓木强巴道:“可是他们……”

“放心,我另有备份。”教授的目光深邃起来,道:“毕竟是用命换回来的东西。而且里面的东西,没有一年半载是研究不出成绩的。”

卓木强巴又道:“关于最后那副地图的消息,我觉得太夸张了吧,我怎么听都觉得,按照教官的说法,好像一战二战,美苏冷战,都是因这幅地图而起,这个……”

方新教授道:“别说是你,连我也无法全信,多半是消息以讹传讹,以至于到后来过于夸大,不过我们可以朝这个方向研究研究,比如哈恩什么的,如果能找到地图的话……还有从目前得到的信息看,本和他所带领的队伍似乎不只是寻找宝物那么简单,以他的财力而论,犯不着冒这么大风险亲自去寻找帕巴拉神庙,里面一定还有什么别的原因。”方新教授目露深寒之色,缓缓道:“我们,所不知道的原因……”

卓木强巴不以为然,找到哈恩的资料和地图什么的,希望太渺茫了,而且好像离他们此次的目的也太过遥远,他岔开话题道:“对了,导师,你说说,我们自认为已经学到了很多野外生存技能了,可是为什么和教官的差距却还是那么大呢?”

方新教授摇头道:“不知道,或许是她受过什么特别的训练吧。”

“特别的训练?”卓木强巴重复了两遍,突然道:“啊,一定是那样!”(加入莫金对神庙的关注,方新教授从神庙入手,重新调查帕巴拉)

当亚拉法师从吕竞男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发现卓木强巴站在训练场,远远的向自己打招呼,他走过去,卓木强巴开门见山的问道:“法师,教官曾接受过密修的训练吧?”

亚拉法师有些惊异,问道:“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问题?”

卓木强巴肯定道:“因为这次的原始丛林之行,我个人认为,作为一个普通人,再怎么训练,他的忍耐力和意志力都不足以支持独立穿越丛林。而我记得古俊仁博士曾说过,他只是教过教官野外生存和一些科考的基本技能,而教官的格斗和别的本事另有名师,而法师您也非同一般,加上平时你和教官接触的时间较多,所以我认为,教官也接受过和你一样的密修训练,是这样的吧?亚拉法师?”

亚拉法师向天长息,道:“竞男她是珠古大师的亲传弟子,严格按辈分来算,我还是她的师侄呢,她是年轻一辈密修者中,最杰出的密修格西。”

卓木强巴大喜,哪里知道密修的分级,当下诚恳道:“请让我接受密修吧,法师,我可以接受任何考验。”

“啊!你?”亚拉法师再从容,也不禁略变脸色,年过四十还接受密修,看来强巴少爷对密修毫无了解啊。亚拉法师很为难的问道:“你知道密修到底是什么吗?强巴少爷?”

卓木强巴坦然道:“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它可以让我变得更强大,拥有更强的忍耐力和过人的毅力。”

亚拉法师哑然失笑:“那自然,忍耐力和毅力原本就是密修最基础的东西,嗯……既然强巴少爷对密修有兴趣,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与密修有关的事。密修选材很严格,如果有密修的资格我们称之为贝卡,贝卡就有资格进行密修修练,修习十年以后,在三十年以前,可以接受考核,如果修满三十年还不能通过考核的话,我们也不承认他是密修者。考核按等级分为喇然、厝然巴、林赛和多然巴或称日然巴。这四个等级统称格西,已得格西学位的密修者如再进密宗学院学习时则称为卓仁巴,由此可逐步上升为格果、翁则、堪布、堪苏、夏孜却杰及绛孜却杰,后二者七年一届轮流升任甘珠巴,最后修成肉身活佛,享有与达赖、班掸、萨迦法王同等尊荣,死后有作为活佛转世的资格。”

卓木强巴第一次听说,密修还有这样严格的等级区分,问道:“那么法师现在是?”

亚拉法师道:“说来惭愧,我密修五十有七年,至今仍只是格果。”

卓木强巴悠然神往,格果都已经这么厉害,如果修到堪布什么的,那会是什么样子。

亚拉法师正颜道:“所谓密修,实则是人体向自身极限的挑战,不断的挑战极限,不断的超越自我,将意志力和忍耐力发挥到极限。说起好似玄之又玄,其实按照现代的科学知识来解释,就是通过密修,来调整改变自身的内环境。”

卓木强巴一脸茫然,亚拉法师解释道:“和医学上不同,我们密修者将整个身体的内部称作内环境。人体的神经,大致分为两大系统,现在医学称为动物神经和植物神经。动物神经使你的意识控制你的全身动作,比如说话,动手,转眼珠,这些都属于动物神经控制的范围;而植物神经,则是你身体某些器官的自身控制系统,不受你意志的控制,诸如心跳,胃肠消化,激素分泌,不管你有无意识,植物神经都会保证那些器官持续运作,它们控制着你身体的内部器官。而事实上,这两个系统又不是完全分开的,它们是相互关联的一个整体,举个例子,人在黑暗的环境中,如果感觉到什么恐惧的事情,当你把你所看到的,所听到的,皮肤所感触到的信息传回大脑,大脑马上会让机体做出反应,植物神经开始运作,你分泌的肾上腺素增加,使你心跳加快,瞳孔散大。瞳孔散大,是为了帮助你在黑暗中收集更多的光芒,看到更多的东西;心跳加快,让你的血液充满氧气,输送到全身各处,使你的肌肉充满爆发力,随时可以为逃走或反抗输出最大动能,植物神经和动物神经以这样一种协调的关系促使你的身体对各种环境做出最佳的应对。”

卓木强巴似懂非懂,很认真的听着,亚拉法师叹气道:“可惜,人们过多的依赖动物神经,而将植物神经放任自流,对自身内部器官的协调从来不去过问,只有出了问题的时候才会去看医生。所谓密修,就是通过人为的环境改变,和呼吸改变,来打开意识和植物神经之间的那道隔阂,让你的意识,可以直接控制你的植物神经,许多修身养性的东西,其实都是这个原理,诸如气功,瑜伽,它们都是通过接触自然和调整呼吸来达到改善内环境的目的,通过改善内环境而使身体内外协调,趋于完满,这,才是真正的健康。很多人外表看起来强壮,其实内环境一塌糊涂,他们一直都处于自己并不知晓的亚健康状态,疾病随时会困扰着他们。现在,你照我说的做,吸气——持续吸气——感觉你的胸腔在扩大,你还能吸入更多的空气——继续,不要停——好,屏住呼吸——坚持——再坚持——”

随着亚拉法师的要求,卓木强巴憋了一肚子气,半分钟后就开始面红耳赤了,亚拉法师又道:“好——现在开始吐气,慢慢的——慢慢的——尽量放缓你的速度——就像感觉春天的微风从你口中吐出,徐徐的,一刻不停的——”卓木强巴伸长了脖子,难受的吐着气,终于快坚持不住了,哽噎道:“我快,没气啦!”

亚拉法师又道:“好,用尽力气,猛吸一口气,快吐,快吐,赶紧全部吐出来,再来一次,用力吸,马上吐,好了,现在你恢复你平时的呼吸吧。”亚拉法师微笑着问卓木强巴道:“现在有什么感觉?”

卓木强巴道:“我的头有些晕。”亚拉法师道:“还有呢?”卓木强巴道:“心跳得好快!”

亚拉法师道:“这,就是密修的一种根本之术,和气功瑜伽一样,通过吐纳使你的内环境发生了改变。当然,我教你的并不是什么真的吐纳之术,只是一个简单的试验罢了,让你知道,通过你动物神经的改变,可以调整你的植物神经做出相应的改变,以后不用再试了。而我们密修,就是是抗拒一切外在诱惑,将身心都调整到意识控制的至高境界,简单说来,就是让你学会控制自己的心跳和脉搏,控制自己胃肠的蠕动,控制血液的流向和流速;修炼到较高层次的时候,能自己控制骨骼关节的脱离和结合,控制体液的排泄和吸收,控制外界一切刺激对身体造成的感觉。”

卓木强巴问道:“那么修炼到更高层次呢?”

亚拉法师一惊,喃喃道:“不知道,我只是听说过较高层次而已,更高层次——我未曾听说过!”同时心道:“似乎我自己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呢,强巴少爷到底在想什么?”

卓木强巴喜道:“太好了,我感觉密修对我来说,非常的必要。”

亚拉法师道:“气功吐纳以养生,就好像从易到难,从轻到重,逐步加强对身体的锻炼,以抵御疾病;瑜伽呼吸以怡情,通过与自然的心灵接触使你心胸开阔,心情愉快,而达到舒缓疲乏,使身体不容易得上疾病;而我们密修,则是通过残酷的以肉身挑战不断改变的自然,就好像一剂猛药,要将体内容易导致疾病的危险因素一刀切掉。气功和瑜伽,人人都能练,因为它们从简入繁,遵循自然,上手容易,练成者难;但是密修,不是人人都能练的,它以雷霆手段,一开始就通过自然淘汰来挑选体质合格者,达不到要求的人,往往在入门挑选时就落下一身伤病,终身难愈,而且,还有致命的危险。就算能通过挑选,以后的训练也是呈阶梯式上跳,随时有可能跌得粉身碎骨。”

卓木强巴惊道:“有这么危险么?”

亚拉法师道:“植物神经遵循自然,而我们密修者,为了达到用意识来控制植物神经,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违反自然,很多人的身体过不了这一关,后果都很可怕。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曾经有一个强壮的青年想进行密修,我们对他进行饿鬼道的考验。你也该知道,人饿了就会想吃东西,这是一个自然的生理反应,所谓饿鬼道,就是抵抗饥饿,谁知道,才过去四个小时,他就抵挡不住昏死过去,虽然经过全力抢救,最终也没能救回来。”

卓木强巴怀疑道:“怎么可能?抵抗饥饿很简单的嘛,就算一个普通人四五个小时不吃东西也不会出现什么大的问题啊?”

亚拉法师轻轻苦笑,道:“你以为饿鬼道的考验像你想象的那般简单么。”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