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藏地密码 3 密教机关(一)

多吉道:“前方就是剑树地狱了,非常危险,我是九死一生才闯过去的,但我实在不知道怎样才能把圣使大人带过去。”

卓木强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这里过去就是么,那么你先把你遇到的情况告诉我们,然后我们自有办法。”

多吉道:“一踏进去,便是乱剑横飞,我只顾躲避剑雨,哪里看得清别的,我一路滚跑,跌跌撞撞闯了进去,里面是葫壶形状,墙壁上好多钉突,还有字呢,正中有宝华座,座上有鱼嘴,这滴血红石就是在鱼嘴里取下的,出来的时候再没有乱剑了。”

卓木强巴看看张立他们,又看看他们将要通过的地方,一间长方形侧室,中间是通道,两旁都是高出地面一米的供台,上面本该有佛像、钟、钵、木鱼等器物,如今也是空着,正面只开了一道三米高的小门,门的上方墙壁有一万字轮。地板铺陈为条石状,每一块上面都刻有一个文字符号。

张立道:“机括在地板上,所以一踏进去就会启动机关。这些符号是梵文,可惜我们不认识。”

岳阳道:“嗯,两旁的墙壁多有缝隙,估计飞剑就是从石壁中射出,未伤及人,则返回对面石壁。”

张立又抬头道:“这天花板修这么高,上面估计不会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岳阳道:“这房间长度最多不超过二十米,如果有机关,冲也冲得过去。”

卓木强巴道:“那好,那我们去试试。”卓木强巴在地板前,看着梵文笔画肥瘦不一,像一条条扭曲的虫,一时不知道该踏哪一块,试探着一脚踩下,地板没有异动,这才踩实。然后以平常步伐,踏出下一步。张立等人,则跟在卓木强巴后面,踩上他所踩的石板。多吉虽然不明就里,但也被要求这样做。

四人一步一步踩过地板,来到了通道另一头的门口,只见圆形房间中的地板呈不规则块状,与这边的条形地板完全不同,依然每块地板刻有梵文。

卓木强巴踏出万字门,松了口气道:“不知道是运气还是机关已经不起作用了。”

张立道:“唔,机关需要动力,看来多吉上次的闯入,已经将机关的动力消耗掉了。”

一踏过条形地板,多吉认为就没有危险了,跳到圆形房间中央,指着高台上的鱼嘴道:“就是这里,红石就是在这里拿到的。”卓木强巴等想阻止也来不及,所幸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动。

卓木强巴跺跺脚,地下的地步很结实,他又走了两步,尽量沿多吉踏过的地方前进,张立岳阳也是一般心思,这里的地板做成这样,肯定有问题。来到高台,这才看清圆形房间面貌,果然呈葫芦形,房间拱顶的正中开了洞,上面又接着一个小半球形,球形顶部逐渐缩小,看不清是否中空有孔。多吉所说的字,便是刻在小球形的环壁上,光线太暗,加上字迹太小,看不真切,卓木强巴取出电子远望镜,岳阳拎着探照灯,卓木强巴仰头望上,喃喃道:“还好,古藏文。”

张立道:“写的什么?”

卓木强巴念道:“鬼……鬼于金……牛,红……大红……莲耀,文……殊……菩萨,持……,持铜水于胸……洞……开……无量明?这什么意思?你们看看。”

张立接过望远镜,喃喃道:“照字面翻译,因该就是这样的,没错。”

岳阳将探照灯交到卓木强巴手上,道:“我来看看。”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蹊跷,里面的字都认识,就是合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意思。多吉对这种现代化东西毫不认识,听说能看见眼睛看不见的远处,不由大感兴趣。岳阳告诉多吉望远镜的使用方法,多吉就像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高兴起来。

卓木强巴叹息道:“哎,看来我们无法理解这上面的意思,得等到方新教授他们来看看。”

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方新教授的声音:“咿?这是什么佛?亚拉法师,你来看看。”

卓木强巴道:“导师,导师,我们在里面,你们进来看看,小心地上有机关,我们是从第二,第五……”方新教授等人依言跨过侧厅,来到圆形房间,卓木强巴道:“导师,你来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

方新教授道:“等一下,我先把地上的梵文拍摄下来。刚才来得匆忙,还有好多东西都没记录下来。”

张立提醒道:“敏敏小姐,别踩哪里,我们没走过那块地板的。”

亚拉法师进屋则问道:“多吉呢,多吉在哪里?”

多吉从岳阳身后闪出来,看着亚拉法师道:“你是?”

唐敏道:“啊,他就是多吉?”

岳阳道:“多吉,把望远镜还给我……”

一时七嘴八舌,小小房间嗡嗡作响。

方新教授他们上了圆台,卓木强巴将多吉拿到的红宝石给教授,并指着头顶球形空间告诉教授里面有字迹,唐敏已接过岳阳拿着的望远镜开始观察,亚拉法师一直不停的询问多吉里面的佛像。

方新教授看了看宝石,道:“唔,做工相当精细,这是质量上成的红宝石,这在古人的祭奠里肯定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接着调整摄像头焦距,看着那些古藏文字,喃喃道:“我只知道文殊菩萨是佛教里一个比较重要的菩萨,其余的恐怕还得亚拉法师才能说明白。”

亚拉法师正问道:“那么,这里的神佛是你们村里的祖先开凿的呢,还是早就存在了,而你们的祖先只是负责守护这里呢?”方新教授已经将电脑递了过来,指了指屏幕上的字。

多吉道:“如果按长老们的说法,我们是负责守护这里的。”

亚拉法师点点头,然后看着电脑道:“嗯?这个,这是什么意思?”

方新教授道:“就是无法理解,所以才问问你啊。”

亚拉法师抬头看看穹顶,然后在看看鱼嘴,让多吉将红宝石放回原位,观察了一番,然后道:“我明白了,因该是通过光线的折射原理吧。”他指着头顶道:“这个葫芦嘴就是引进光线的地方,我们古藏对声,光,影的研究其实已经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其中的无量佛壁就是很好的例子。”

无量佛壁卓木强巴听说过,是一片光滑如镜的巨大石壁,据说每逢闪电雷鸣的时候,石壁上就会出现佛祖的法身,众多信徒顶礼膜拜,引为圣迹。可是这和这里的红宝石有什么关系呢?只听亚拉法师继续道:“其实墙壁上刻的,估计就是一种出现影像的方法,鬼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鬼怪,而是二十八星宿之一,而金牛是时间,也就是说当鬼宿在金牛这个时间抵达生命之门正上方的时候,大红莲耀,很明显就是光芒通过这颗红宝石发生折射,大红莲又是八大冰冻地狱的最深处圣物,这些都不重要。嗯……文殊菩萨……,对了,你们看地板,有几处地板的形状并不是不规则形的,它们都成莲叶状。”

卓木强巴等人顺着亚拉法师手指方向,果然,不止一处,地板被有意做成了莲叶形,数一数,一共有八瓣莲叶,均匀的围绕着中央圆台。亚拉法师道:“这是八叶的老师,分别代表了东南西北和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八个方位,而文殊菩萨是在西南方位……”

方新教授打断道:“等等,法师说的八叶老师,可是曼陀罗!”

亚拉法师点头道:“不错。”方新教授不再提问,只是低声念叨:“曼陀罗,曼陀罗,原来是密教,难怪那些佛像都是三眼忿怒相,好多都不认识。”

亚拉法师接着道:“铜和水暂时不知道是什么,然后无量明是西方善解净土的佛名,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西方极乐世界,连起来,大致的意思因该是鬼宿在金牛时抵达正上方,光线透过这红宝石折射至西南方的一个什么圣物上,则照出一个极乐世界的影像。而放红宝石的这不是什么鱼嘴,因该是佛教宇宙的中心,须弥山——八叶莲华须弥山。”

听完亚拉法师的解释,卓木强巴和方新教授以及唐敏目光相对,心中都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似乎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东西都相互紧密的联系着,亚拉法师所说的这一过程,和他们在阿赫地宫看见的过程何其相似,只是水晶头颅换作了更小的红宝石,难道说,那水晶头颅展现的神迹,也是从藏边传过去的?而岳阳和张立也相互对望着,他们所想的也惊人的相似,两人同时低声道:“极乐世界,人间净土——香巴拉!”

方新教授询问亚拉法师道:“难道这个地方,是密教修建的?”

亚拉法师道:“未必,其实从三十二代赞普正式引入佛教之前,至四十二代赞普灭佛,然后佛教再兴这整个过程中,藏区的各种宗教一直处于一种相互融合,相互兼并的明暗斗争之中,许多的宗教灭亡了,又有许多新的教派从原有的教派中分离独立出来。而我们看到的曼陀罗似乎与密教有关,密教也是佛教的一支,但是方才的空行母雕塑则是藏地的,似乎是从最古老的九原蛋母和毛妖女王等古老传说幻化而来,而后来看见的两尊佛,凭我的经验判断和古老的笨教有关,或许你们并不知道,藏区原始宗教笨教,其实在形成之初除了自身的崇灵教义之外,也吸收接纳了许多古代的宗教,诸如古印度的婆罗门教,古巴蜀巫教,和周边原始部落的各种自然崇拜,所以,我们所看到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教,因为时间太过久远,很难下一个准确的定论,它因该是一个佛笨相争时期,一种融合了各种教义的宗教。”

说到这里,亚拉法师声音一沙,大家都以为是法师一口气说得太长,谁也没有注意到法师眼角蕴藏的激动的泪花,他心中在呐喊:“至高无上的万能的摩醯首罗,你能不能告诉我,被湮没在时间的长河中的,我们的圣教究竟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连名字都没能留下?为什么!”

多吉已将望远镜从唐敏手中抢了回去,看了一会儿,用手指着什么问岳阳,岳阳看了看,问法师道:“法师,看看那个是什么,好像墙上的钉突正中有什么东西。”

亚拉法师看了看满壁的**状突起,虽然一进这个圆形房间就发现了,但是谁也没有在意,直到此刻经岳阳提醒,拿起望远镜一望,这才惊讶的发现,乳突正中是铜锍管,他问多吉道:“这里是这地下宫殿的最深核心了,对不对?这里你遇到过最厉害的机关,对不对?”

多吉连点了两次头,亚拉法师道:“不好,这里的机关太厉害,趁机关没有启动,所有的人得马上撤离,否则有性命危险。这些乳突会喷水,那些水是沾不得身的。”法师心中惧畏的看着满屋的乳突,心道:“竟然是尼刺部陀,这……这可是传说中才有的机关啊!”

卓木强巴道:“奇怪,可是来的时候并没有踏到机关啊?”

大家收拾包袱,准备撤离,张立,岳阳,方新教授等先后都离开了圆形房间,并没有异状,紧接着多吉也来到门口,就在此时,只听“咔”的一声,大门左右两旁的乳突内铜芯似乎发出异动,只见有两根笔管似的东西从乳突顶部伸了出来,亚拉法师大叫:“快冲出去,不能让它喷水!否则谁都走不了。”卓木强巴一惊,马上想起:“敏敏还在自己后面呢!”

可是笔头已经开始滴水,多吉愣了一愣,在他身后的卓木强巴大力一推,将多吉推出房间,一双大手竟然握住了门口左右伸出的笔管,拇指堵住了管口。亚拉法师大惊道:“强巴少爷,你!”

卓木强巴道:“不是不能让它喷水吗,走啊!”唐敏道:“强巴……”卓木强巴大声道:“快走!走!”唐敏和亚拉法师先后从卓木强巴腋下穿过,可还在水喉喷水的范围,卓木强巴道:“跟着他们走!我就来!”亚拉法师满怀惧意的看了卓木强巴一眼,心道:“强巴少爷毫不了解古苯教的东西,这……这怎么能用手去堵啊——”

这时,侧厅也出现了异动,惊慌中张立一低头,不知道什么东西凉凉的擦着头面飞过,将一缕发丝削落,只听身后岳阳道:“哇,是什么东西?”方新教授道:“低头!”张立道:“我们还是走的原来的路啊,没有碰到什么啊?”

方新教授道:“管不了这么多了,先冲过去再说。”张立避开左侧飞来的一个物体,惊呼道:“好玄。”岳阳道:“小心你后面。”话音刚落,张立“哎呀”一声,肩部已中招,他忍痛拔下肩部的暗器,竟然是一片薄薄的万字轮,巴掌大小,金属打造,四边都开了刃,旋转起来就像飞来飞去器一样,在空中竟然能自己来回穿梭。

六人狼狈的钻出侧厅,张立肩头受了点伤,其余人大多是脸部手部划伤,连亚拉法师也不能幸免,多吉身材矮小却没有受伤,回头看时,侧厅空中满是飞来飞去的万字轮,一时都惊得说不出话来。这时唐敏问道:“强巴呢?”

众人大惊,只有亚拉法师和多吉才知道,卓木强巴在里面按住了两个即将喷水的喷管,然后大家疲于躲避万字轮,竟然无人发现卓木强巴没能跟上来。多吉突然伸手一指道:“看,圣使大人在那里!在那里啊!”

只见卓木强巴倒在门口,里面的房间已形成雨雾,不住的浇灌在卓木强巴身上。原来,就在亚拉法师他们冲出房间,卓木强巴正准备松手跟上,突然颈部一凉,卓木强巴知道,别的乳突已开始喷水,那一凉的感觉之后,颈部突然痒了起来,一痒不打紧,跟着全身上下好像都痒了起来,疼痛可以忍受,可是这种痒的感觉竟然无法抵御,一直痒到心窝里,好像无数蚂蚁爬进了骨髓里,他浑身一阵哆嗦,按住喷管的双手不由松开了。卓木强巴手臂一松,整个房间的喷头全面喷发,一蓬蓬雨雾占据了房间的各个角落,卓木强巴全身都被包裹在里面,接着引起了全身剧烈的反应,卓木强巴在地上痛苦而嘶哑的叫了两声,那声音却被满天旋转的飞轮掩盖了。

亚拉法师看着满天旋转不停的万字轮,又看看大殿正中这尊挂着七具鬼面的吞剑神像,再看看众人,只见唐敏几次欲冲回去被张岳二人死死拉住,方新教授愁眉紧闭。这时,多吉也准备冲回去拉人,亚拉法师一把拉住他道:“不能回去,如今的他碰不得,我们的用绳子把他拉回来。”说着,手臂一扬,飞索正勾住了卓木强巴的背包,将卓木强巴从侧厅正中通道里拉了回来,拉出飞轮区时,背包已被扎得像个刺猬,不过卓木强巴没有被划伤。

可是这时,卓木强巴的身体渐渐起了变化,唐敏双手捂嘴,几乎就要痛哭失声,方新教授和张立都是倒吸一口冷气,张立道:“怎么会这样的?”卓木强巴的身体,被那些雨雾沾过的地方,竟然开始变成绿色。而且绿色的皮肤表面,很快起了许多大小不等的疱疮,好像被火烧伤形成的水泡。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