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藏地密码 3 [干涸]

当亚拉法师带着多吉双双受伤而回的时候,卓木强巴已经醒转,正泡在水池里和唐敏说着什么,这蛊毒来得快,去得也快,现在卓木强巴就跟没事人一样,只是水池里的水位又下降了一些。看见满身伤痕的法师,张立和岳阳都惊呼起来:“法师,你受伤不轻啊!”

法师不理二人,让唐敏帮多吉将掌心伤口做消毒处理,扭头一看卓木强巴,鼻唇沟出现淡淡一抹青色,心头一惊:“难道已经中蛊!这……这可该怎么办?只能希望工布村人知道怎么解蛊了……”当下不敢冒问,只是直接拿着天珠问卓木强巴道:“你身上,有没有和这个东西类似的?”

卓木强巴愣道:“咦?这颗七眼天珠,不是多吉的么?法师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岳阳接口道:“哦,强巴少爷的珠子比这个可要大些。”

卓木强巴语音一变,喝道:“你们……你们看我的东西!”

岳阳一吐舌头,恐不敢言,亚拉法师道:“那就是有啦。”

卓木强巴只得承认道:“嗯,是有一颗,那是,我们家族的传统,从小就带着的,是女孩就传承这么一颗天珠,如果是男孩就是一把小铜剑。”说到这里,他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住口不语,神色悲戚。

而方,张,岳三人这才明白,恍然一悟。

亚拉法师道:“我可以看看吗,强巴少爷。”

卓木强巴扭头看着张立,他知道岳阳看见的东西,这家伙肯定也有份,张立忙取出天珠,同时傻笑解释道:“我们是为了清洗你的衣物而对你衣物里的重要物品进行了一下整理,绝不是有意要偷看的。”

“啊!这……”惊呼几乎同时来自亚拉法师和多吉的口中,多吉接着大声数道:“十,十一,十二……十七,十八!十八眼石,肯定连长老都没见过这样的圣石啊!”

张立岳阳又同时想到:“说不定这就是他们长老确认强巴少爷是圣使的原因吧,听说这天珠在西藏到处都有卖,那个本说不定也是买了一颗所以才浑水摸鱼冒充了一次圣使。”

而亚拉法师惊呼之后就没有出声,他反而别过了头,他是不愿让人看见自己激动的泪花,法师心中在呐喊:“强巴少爷啊,你可知道这是至高无上的象征。十八眼宝瓶天珠,十八是摩醯首罗的十八重天,宝瓶是盛一切大千世界于净,有一宝瓶,盛诸光明!盛诸光明!”

亚拉法师强忍激动,回过头来,心境平淡道:“方才那处机关,便是由这天珠引起的。”

众人询问怎么回事,亚拉法师这才道:“据我推论,那侧厅前后两道门的两旁,有可以感应天珠的东西,其具体原理我不十分清楚,但当多吉第一次去时,感应器感应到天珠,认为是这处地方的后人来取回自己的东西,所以启动了万字轮,意味着考验,如果没有通过万字轮的考验,就没有资格拿到这颗红石。而当强巴少爷第二次踏入侧厅时,第一道门口的感应器就已经感应到了,当我们离开那圆室时,第二道门的感应器又感应到多吉身上的天珠。所以我们离开时候遇到的机关,其实并不是要致我们于死地的机关,只是给与一个小小的惩戒,意思是拿了红石就不该再回来,不要贪得无厌的意思。这就是这个地方的修建者们,想要告诉我们的……”

众人无不哗然,张立岳阳声音最大,张立道:“不是吧,惩戒也不用往死里整啊!”岳阳也道:“那机关根本就是要人命啊,强巴少爷都这样了,还不是要致我们于死地?”

亚拉法师让他们说完,才淡淡说出了这次自己试机关的全过程,直说得所有人目瞪口呆,不相信吧,多吉在一旁又是点头又是比划,眼中充满了恐惧,最后,亚拉法师道:“所以,这也算冥冥中自有天意,如果我们没有天珠的话,根本不可能进入圆形石屋,就更不用谈能不能出来了。”

卓木强巴活动了手脚,问道:“我可以起来了么?”又看看唐敏,唐敏脸色一红。

亚拉法师道:“好吧,给他找件衣服穿,而这堆衣物扔进水里漂洗,再装袋,拿回去做焚化处理。”

多吉已经处理完伤口,恭敬的来到卓木强巴面前,低头道:“想不到,我多吉跌不的命,又一次被圣使大人庇佑。从今天起,多吉这条命,就是圣使大人的了,多吉将追随圣使大人行遍三千大千世界。以我身下阿鼻地狱,受尽十八苦楚,也保大人平安。”

卓木强巴看着这个不及自己胸口高的小蚌子男人,神态肃穆的誓言要保护自己,不禁怜悯的摸了摸多吉的头。多吉喜不胜收,圣使灌顶赐福那是极高的荣耀。

卓木强巴身材高大,找件合适的衣服不易,多吉脱下自己的氆氇袍正好做卓木强巴的上衣,另用帐篷改了一下,裹在腰间可做围裙。而张立正准确将衣服扔进水池里时,突然传来异响,仿佛整个地下废墟都摇晃起来,而水池里的水位突然消失不见了,石屑纷纷坠落。

张立,卓木强巴等都在问:“发生什么事了!”唐敏抱着卓木强巴道:“我们快离开这里吧!”

方新教授道:“这里要塌了吗?”亚拉法师道:“怎么回事?”岳阳道:“是不是教官那边出了什么状况?”试着联系了一下,没有回音,隔了许久才传回一个橙色信号,意思是正在忙,没时间通讯。

只有多吉不为这震动所惊,他在水池里左摸摸,右探探,发现水池里果然一滴水也没有剩下,最后竟然朝西方跪拜起来。大家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时,多吉才道:“阏迦池从来就不会断水的,门开了,门开了,纳木错干涸了,所以阏迦池里的水都流走了。门被打开了!”

“到底怎么回事?说详细一些?”可是多吉开始念工布族特有的经文,一句话都不说了。亚拉法师知道持念咒的规矩,示意不可打扰,这震动并不十分剧烈,整个地下建筑群落似乎也不像要坍塌的样子。大家便在水池旁静静等待,震动不停,外面声响滔天,一直过了大半个小时才逐渐消失,多吉停止了念咒。这时,其余的人将一些衣物器械都收整完善,背好了背包,就等着多吉一起离开了。

张立又问了一遍,多吉道:“我们村里的流传下来的,一旦生命之门被关闭,整个纳木错湖的湖水都会干涸,只要纳木错湖里还有一滴水在,一定在这阏迦池中,可是如今水池里一滴水都没有了,全流走了。”

岳阳道:“不是吧,刚才你说门开了,现在又说门关上了,到底是门关了,还是门开了?”

多吉突然道:“跟我来,你们跟我来。”带着这群人从他们进来的地方返回圆形的下水管道,在排水系统中左拐右拐,没两下功夫就来到一条死胡同。张立道:“没路了。”

多吉道:“那里是道门,原本是无论如何也推不开的,现在,你们把那道门推开吧。”

张立推开门,原本管道里只有烛帽的荧荧火光,门被轻轻推开,突然外面的阳光直射进来,一时都睁不开眼睛。等待恢复视力,张立才怪叫出来:“啊,真的干了!湖水干了!”

大家聚在洞口,原来这排水系统竟然就铺设在湖底,洞口水珠串线滴落,洞外就是干枯的湖床,无数的鱼儿在泥泞地里翻腾跳跃,挣扎求生,青天白云覆盖着远处崇山峻岭。短短半小时,一个偌大的湖竟然变成了一汪泥潭,真是让人无法接受的突变。

方新教授看着被推开的门道:“唔,这门是借助水压关上的,只能从里向外推,当湖水蓄满时,这门自然怎么也打不开。”

多吉一步跨出,踏入湖底泥沼,淤泥淹至他的膝盖,低声吟唱道:“生命之门被关闭了,地狱之门就打开了,地狱之门打开了,勇敢的使者们便出发了。他们漂越冥河,穿过荒漠,趟过长满毒虫的沼泽,历经一切艰难,来到天上的圣殿,人间的仙境……香巴拉!”多吉扭头道:“这就是我们村里常常唱的一首歌谣,连三岁孩童都会唱,是长老教会他们的。”

地狱之门,香巴拉,当这些熟悉的词汇再次传入这群人耳中时,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卓木强巴这还是第二次听到有人提起西藏有地狱之门,可是据他所知,这道门因该在横贯喜马拉雅山脉的狭长形区域,没想到,竟然在墨脱这样遥远而偏僻的地方,听到地狱之门的传说。卓木强巴问道:“你知道地狱之门在哪里吗?”

多吉道:“当然。”他往远处一座山峰一指,道:“地狱之门就在生命之门的正西方,本来也该是我们工布人守护的三大圣地之一,可是,因为那里实在是什么都没有,后来就放弃了。”

“啊?”张立疑惑道:“那座山,看起来也没多远嘛?地狱之门真在那里?”

卓木强巴则问道:“什么都没有?是什么意思?”

多吉道:“你们看了就知道了,真的什么都没有,哪里就是央恰布藏布。”

唐敏道:“这个央什么名字好像很熟,我们以前好像听过?”

亚拉法师道:“是雅鲁藏布江的古称,那森曾经提过的。”

岳阳指向远方道:“看,是教官,教官他们也在外面。”

只见吕竞男和巴桑两人在干涸的湖底行走,似乎在勘查什么,卓木强巴等人也赶了过去。

走到近处,卓木强巴等人不禁暗惊,巴桑脸手都是伤口,从额到鼻乌青,连吕竞男也是头发凌乱,略显憔悴,张立打了个招呼:“喂,教官,巴桑大哥,我们在这里,我们过来了。”

吕竞男道:“哦,你们也发现了地下出口啊。”

岳阳道:“怎么搞成这样啊,巴桑大哥?”

巴桑冷冷的说道:“九死一生。”熟悉巴桑的卓木强巴等人都知道,让巴桑说出这四个字,那确实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危险。巴桑又补充道:“你们不也这样?”

大家才反应过来,自己也好不了多少,特别是穿着奇怪服饰的卓木强巴和挂彩严重的亚拉法师。张立点头道:“嗯,这里的机关比训练时厉害不少,险些出不来了。对了,巴桑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你们触动了机关吗?这湖水怎么突然就干涸了?”巴桑点点头。

吕竞男冷道:“机关并不厉害,关键在于你们是否想到了古人所想的。你们是接受过专门训练的人,这点机关都对付不了么。嗯?这人是谁?”

卓木强巴道:“是多吉,工布村的多吉,他被本他们关在地底水池里,被我们救了出来,对了,多吉知道很多关于这里的事情,还有地狱之门,是吧多吉?”

多吉头一昂,反问卓木强巴道:“圣使,她是什么人?”

卓木强巴又介绍吕竞男,道:“她是我们教官,也是我们这次行动的负责人。”解释一番,让多吉知道负责人是指什么,多吉还是不能理解,在他们的世界,女人只负责生孩子和照顾家务,哪有一群人听从一个女人号令的道理,卓木强巴不得不已圣使的身份,将吕竞男要问的问题再问一遍,多吉才极不情愿的作了回答,还不停的念叨:“要是在我们那里,这样的女人肯定没人要。男人说话,女人怎么可以插嘴呢,还要参与自己的意见,简直要不得!”把吕竞男气得七窍冒烟,生裂了他的心都有。

在吕竞男询问多吉时,张立等人也在询问巴桑,到底是碰到了什么机关,怎么个厉害法。巴桑简单说了,其惊心动魄,丝毫不亚于他们这边。听完巴桑他们的经历,岳阳道:“那么,湖水到底去哪里了呢?”

巴桑跺脚道:“这下面。”

“还在下面?”张立奇道。

巴桑点头道:“嗯,教官说了,这高原的地下水系统一直是科学家想研究清楚的问题,这里地质结构十分复杂,估计有大量的地底溶洞和地下河。青藏高原一带有许多海子一夜间便消失的传说,而且不少都得到了证实,都是与地下河之间的通道突然连通,然后湖水大量流失引起的。我和教官方才就是在找是否有被打开的地下水通道。”

唐敏道:“找到了吗?”

巴桑摇头道:“这个湖本不大,估计只有十平方公里不到,我们走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教官说,可能是因为将湖水排干之后,湖底的石块和淤泥,又将洞口封了起来,所以我们找不到。”

方新教授用摄像头环拍一圈,只见那两座小岛都已成耸立的山峰,而周围的群山也更加高大。

吕竞男听完多吉的诉说,吩咐道:“走吧,这里已经没有更多我们需要的信息,先上岸再说。”

湖底淤泥时深时浅,浅的时候可以露出脚脖子,深的时候整条腿都陷进去,行走十分艰难,但又没别的路可走。卓木强巴注意到,吕竞男和亚拉法师两人在泥沼里行走时,淤泥始终没有没过他们的鞋面,心中暗自羡慕,这就是密修的成果了,有机会,一定要练习密修。

抵达湖岸,看着淤泥铺陈,鱼儿乱蹦的湖底,和刚刚看到这湖时有着天壤之别,大家心里自有说不出的滋味。吕竞男望望天空,看看远山,然后询问道:“从这里走,需要多久可以抵达地狱之门?”多吉就像没听见,卓木强巴只能重复一遍,多吉道:“从我们村子出发,抵达地狱之门和抵达生命之门所需要的时间是一样的,如果直接从生命之门抵达地狱之门的话……看你们这么强壮,估计四五个小时就能到,不过,如果带着女人的话,恐怕……”

吕竞男打断道:“知道了,如今天色已晚,我们先赶回工布村,明天一早去地狱之门看看,然后直接去古格,既然已经知道他们的路线,我们得赶快了。”说着,拿出手机,试了试果没信号,又拿出一部特制通讯器,和一个小型卫星接收装置,开始与外界联系起来。

张立好奇道:“多吉,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不是在骗我们吧?”

多吉不满意道:“我怎么不知道了,我是村里最优秀的猎人,将来是要继承长老的职务的,这些事情长老们自然会告诉我,我比那森知道得可多多了。你们真的要去象雄王朝吗?”

岳阳道:“当然,不是另一个圣使已经去了么,我们也要赶过去。”

多吉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卓木强巴道:“我也要去。”

卓木强巴道:“你?”多吉道:“我们毕竟是世代守护圣地的人,怎么可以连圣地什么样都没见过呢,我对村里长老们的这些做法十分的不满,如果一百年前我多吉就在的话,是不会容许一个外来人闯入圣地而我们却看着不动的。”

卓木强巴想想,指着吕竞男道:“那你问教官去,她说了算。”

多吉道:“她?不,我只要圣使大人同意就可以了。”

多吉的固执让卓木强巴颇为难,要是敏敏听到多吉这番言论那还不跟他急,正准备解释,吕竞男道:“走吧,我们回工布村,直升机需要调配,至少明天早上才能到这里。”

张立抓住吕竞男的纰漏问道:“教官?不是说用直升机很危险吗?为什么这次要使用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