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藏地密码 4 第二十九章 千年一战

[本的布局]

卓木强巴回过头来,也是一脸惊讶道:“正,怎么是你?”接着向岳阳介绍道:“这是我们公司的副总,童方正,和我一起创业的朋友。这位是我们特训小组队员,侦察大队的岳阳。”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受卓木强巴委托全权管理公司的童方正。

童方正道:“你这一走就是两年,一点音讯都没有,早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次。如果不是基金账目在不断消耗,我还以为你已经彻底消失了呢。”

卓木强巴露出歉然的微笑,道:“呵,一直都在秘密地训练着,所以几乎没怎么和外界联系。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童方正道:“我看到新闻里有报道,这边的医院接治了一批重伤遇险者,据说是自发冒险团队。我在电视上看到以前和你一起来公司那小伙子,就猜到是你们,果然……”

卓木强巴笑道:“是张立吧,对了,公司情况如何?”

童方正露出困难的神色道:“情况不是很好。你走了之后,公司发生了几件大事,头一年出现犬舍集体中毒事件,虽经抢救,但我们还是失去了熊熊、托蒂、小灰等六条种獒。后来查明是小张因对工作上一些调度不满恶意投毒,已经刑拘,那次我们的损失可有好几百万呢。后来发生过一次因购买者饲养不善而导致的狂犬事件,对公司的声誉影响更大。最主要的是现在人们从养獒那里看到了巨大的商业利益,不管是不是宠物专业的人都在养獒,我们面临的市场竞争很大。为了维持公司我可算费尽心机,真的是恨不得自己能长八只手。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公司来,强巴拉?”

看着忧心忡忡的童方正,卓木强巴扭头看了看其余伯空病床,每张床都代表一个生死与共的兄弟。卓木强巴拍拍童方正的肩,道:“现在公司还能正常运作吗?”

童方正道:“正常运作……当然,只是,你当年执掌公司大旗时的暴利时代已经过去了。”

卓木强巴道:“只要还能正常运作就好,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们已经掌握了最重要的线索,很快就要成功了。这个时间段,正是养獒泛滥的时间,市场将受到很大的冲击,在市场的淘汰下,那些没有资质养獒的人终将被洗牌出局,如果这次我能找到紫麒麟,我们将拥有世界上最优异最纯正的种獒。只要撑过这段时间,就没问题,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这不算什么难事。”

童方正苦笑道:“到底还要多久?有没有准信?”

卓木强巴为难道:“这个,根据我们的伤愈情况和对线索的解读来确定,具体时间我不好下判断。”

童方正又是一阵苦笑,似乎不经意地瞥了岳阳的方向一眼,低声道:“强巴拉,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要是公司经营不下去了,你可不能怪我。”

卓木强巴按住童方正双肩,笑道:“你办事,我放心。”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随后卓木强巴交代了童方正要保密,因身体尚未康复,只能目送童方正离开。不一会儿,张立拖着石膏手臂回来,嘟囔道:“刚才看到一个人的背影好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背影!卓木强巴忽然好像抓住了什么,对了,在倒悬空寺里,他也看到了一个背景,好面熟,但是当时太昏暗,他怎么也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那个背影!

英国托波莫里的吴德斯诺克小镇,这里有一座极具乡村气息的庄园,整座庄园坐落在海边的山坡上,往西可以远眺波澜壮阔的大西洋,往东能看见本尼维斯山。庄园占地约八百公顷,巨大的白色拱门后,是一片开阔的绿草地与湛蓝的晴天接壤。三座人工湖如花瓣将巨大的城堡包裹在中心,一条蜿蜒的河流似缎带在绿色的土地上勾勒出中国龙的轮廓,并在错落的阶梯中形成三道瀑布。无数罗马式雕塑、意大利雕塑,星罗棋布地散落在绿茵坪上,日式园艺和英式园艺则恰如其分地融合在一起,一道环形铁轨贯穿整座庄园,坐上小火车,只需两三个小时就能跑完庄园。

这里,是莫金在英国的其中一所住宅。

城堡好似法国的凡尔赛宫,在十三层钟楼顶屋的巨大落地窗户前,莫金喜欢长时间静立。这里可以将整个庄园收入眼底,也能看见日薄西山,晨星跃海,这是莫金思考的房间,一间巨大的书屋。这时,房间内仅有三个人,莫金、索瑞斯和那个端茶递水忙得不亦乐乎的马索。

“那批人安排好了没有?”莫金问道。

马索在沏茶,他在这方面似乎颇有研究,毕竟讨好老板也需要有能讨好的本事,他答道:“嗯,现在他们可能在拉斯维加斯玩得正愉快呢。”

莫金道:“嗯,很好,如果不能满足他们的物欲,他们也不会这样卖命了。这次还有八人活了下来,不知道下次能有多少人。”

“还有下次吗?地图都被抢跑了。”索瑞斯笑得很神秘。

“老板,我不明白,以你的实力,怎么会被那个老头子抢走了地图。”这是这段时间马索问得最多的问题,每次他问这个问题伯时候,就会发现莫金露出一丝得意,于是他就露出越发白痴的神情,反复的问。

莫金端起茶,他喜欢这种来自中国的饮品,淡淡道:“实话告诉你们吧,别小看那个老头子。他或许是那群人之中最厉害的一个,他的技击技,比我所遇到的任何一人都要高明。”

索瑞斯微笑着啜了一口茶,转头去看窗外景色,这里的环境确实不错。第一次得到老板的正面答复,马索忙露出诚恳的神情,继续追问道:“这样说来,他岂不是比那个女教官还厉害?”

“嗯,”莫金道:“就拿这次他与我的正面遭遇来说吧,他还没有尽全力。”

“啊!”马索手抖了一下,险些将茶壶里的水溅出来。

“不过,”莫金微笑着补充道:“我也没有。”

“什么?为什么呀?老板?”马索实在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索瑞斯忍不住笑道:“枉你跟了你老板这么久,连你老板用的什么计都看不出来?”

“什……什么?用计?”马索一脸茫然,要多痴呆就有多痴呆,但又痴呆得有些可爱。

莫金哼哼一笑,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索瑞斯解释道:“或许,在那叫做什么生命之门的湖底,你没有马上杀死那个叫多吉的矮子,而是把他关在水牢里,就已经埋下伏笔了吧,本?”

莫金傲然道:“什么都被你看穿啦。”

索瑞斯道:“因为这个不符合我们做事的态度,要想让那小子闭嘴,给他一枪就解决问题了,何必费那么多周章,让他在水牢里慢慢淹死,很蹩脚的做法嘛。要知道,只要有水,一个人能存活七天左右,你是计算着卓木强巴那些人抵达生命之门的时间,安排下这么一着棋。”

莫金道:“接着说。”

索瑞斯道:“当时你就给自己留了退路,也就是两种选择。第一,卓木强巴他们无法赶到,没有发现多吉,由我们寻找到地图,自己去找到通往帕巴拉神庙的路;第二,卓木强巴他们及时赶到,救了多吉,并知道了我们的去向,也来到倒悬空寺。而这时候我们已经可以选择,是自己抢走地图,还是让他们抢走地图。”

马索很想问“让他们抢走地图对我们有什么好”,但这时是两位老板在对话,他很清楚自己什么时候能提问,什么时候该闭嘴。

莫金道:“你是从什么时候产生怀疑的?”

索瑞斯道:“第一次架绳桥。你没有留下人守卫,那时我就觉得这和你的作风不符。然后在第十二座塔旁也不准备留人,在第三次架绳桥时还是这样,明知道他们已经追上来了,你依然不慌不忙,那时我就开始怀疑了。还记得我在那三重宫殿大门前问你的事吗?”

莫金道:“哦,原来是从那时开始的。其实我自己也很矛盾,不知道到底选哪条路更好。”

索瑞斯道:“是倒悬空寺里那些凌厉的机关帮你下了决心吧。我看你在那座千手祭坛上没有看见任何东西时,嘴里虽然在骂,眼里却显得很高兴呢。”

莫金道:“果然有一双夜鸠的眼睛。没错,我希望他们能拿走地图,所以后来那个亚拉老头眼中对地图出现凝视时,我就决定了,想办法让他抢走。打斗中我故意卖了个破绽,他果然上当,想来现在恐怕还高兴得睡不着吧。”

马索露出疑惑的神情,索瑞斯品茶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马索。你在想,老板为什么搞这么多花样,最后还要让敌人抢走地图呢?我告诉你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老板在那群人中安插着钉子,那群人的一举一动,怎么能瞒过我们的眼睛?这次故意远离中国,正是要给他们以安全的错觉。你想想,那倒悬空寺里的机关何其厉害,那么寻找帕巴拉神庙之旅又该是怎样一个艰辛的过程,我们何必去冒这个险?这次在倒悬空寺我们给他们当了开路先锋,下一次,就该换他们替我们开创一条大道了。唔,这茶不错,茶艺不错啊,马索。”

马索呢喃道:“可是,这次的牺牲也太大了点。”

索瑞斯乐道:“哟,马索何时变得这么仁慈了?那群人是什么人?他们不过是替钱卖命的,只要有人给钱,他们把你我杀了也毫不含糊。这种人,少几个有什么关系,可以少开销多少钱呢。而且,这也是你老板布的局吧,这次故意向敌人示弱,其实,真正的实力完钱没有使用过呢。对吧,本。”

马索道:“但是,我还有一点不是很明白。老板,我们又不是没有人,为什么这次只出动了狐狼?我看得出,对这次死了这么多手下,西米那家伙在背后很不满意。”

莫金冷笑道:“但他不改违背我,不是吗?我正是要让他的手下少些。”

索瑞斯在一旁道:“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马索,那群狐狼对你们老板来说,用得好就是一只利剑,用得不好就可能割伤自己。他们原本就是一个团体,而在那个团体中,他们的头领西米才是发言者,那只受过特别训练的蜘蛛很不好控制,如果让他们壮大起来,对我们的计划只能有弊无利。如今狐狼的势力已经将那些国外死囚压得抬不起头来,所以你老板要做的就是压制狐狼,让这两股势力保持平衡。而且,就算这两股势力全部牺牲掉都没有关系,并不会影响到我们。”

莫金不满地看了索瑞斯一眼,对马索道:“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出去。”马索知趣地离开,只是关上门的那一瞬间,眼中爆发出的那种光芒,如果被莫金看见,定会大吃一惊。

索瑞斯满不在乎道:“怎么啦?不高兴我把你的计划都说了出来?跟了你十几年的尾巴,你还不放心?”

莫金摇摇头,道:“马索并非你看到的那样蠢,跟了我这么久,他对我的喜好都很了解,那么问,只是想讨我高兴罢了。事实上,当那张地图被丢了之后,我就打算只用狐狼了。”

“哦!”索瑞斯严肃起来,这倒是他未想到的,他道:“你是说……”

“马索的行程由我亲自安排,这样都会被中国警方盯上,这是不可能的!”莫金看着索瑞斯严肃的表情,轻蔑地笑道:“既然我们能在那支队伍里找到给我们透露消息的人,那么中国警方说不定,也能安插一两个钉子在我的队伍里。”

索瑞斯分析道:“将两支队伍分开,只派出一半的人,那么,没有参加过这次行动的人,就不可能向中国警方详细地说出我们的行程和遭遇。这样说,在那蝎子洞里,你让所有的人分开走,并不是当机立断,而是早就想好了,只是在等一个时机?你将他们分成一个一个的小团体,有谁出卖了信息,就更容易锁定。如果那个探子认为身份已经暴露或者没有继续跟着我们的必要,他也会借这个机会假死而重回中国警方,这才是你的目的!”

“不战而屈人之兵,上上策也。”莫金似笑非笑,脑海里回想起自己的祖父在临终前,就在这间房里,老人伸出颤巍巍的双手,握紧自己,望着自己,那声音是如此的坚定:“记住,帕巴拉是属于我们的,找到它!别让任何人染指!记住你那光荣的姓氏……莫金!”

索瑞斯有些惊异地望着莫金,此刻眼前的人显得高深莫测,这才是那个火狐啊,那个拥有着邪恶魔鬼般狡诈智慧的人。那只自称狐狼的蜘蛛在他面前,简直不值一提。他谁也不信,谁也别想猜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本,”索瑞斯道,“你能告诉我,你炸毁倒悬空寺,究竟有什么目的?”

莫金模棱两何地答道:“既然我已经知道了结果,那么就不需要再留下任何线索。”

索瑞斯还待追问,莫金又道:“还有一件事。你知道吗,这次碰到亚拉那个老头儿,他曾告诉我这个——十三圆桌骑士!”

“什么!”索瑞斯惊得险些将茶杯跌在地上,端茶托的手怎么也拿不稳了,茶杯和茶托间,有节奏地敲得“嗒嗒嗒”直响。

“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想用十三圆桌骑士来吓唬我们吗?他们到底知道多少事情?”索瑞斯再也无法保持一贯的冷漠,言语中透着惊恐,那张变异的脸也显得出奇的丑陋。

莫金道:“我看不像,他们应该是从什么渠道获取了我们的一些什么信息,认为我们和十三圆桌骑士有点什么关系。你说……他们会不会以为,我们就是十三圆桌骑士?”

索瑞斯转念一想,道:“你说的也是啊,以前机制健全时,我们也正好是十三个人啊。你说,上面这样的安排,是不是正是想让敌人误以为,每一个小组都是十三圆桌骑士啊?”

莫金沉着脸道:“不知道,我从来不过问高层的事。你知道吗,当时他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真的吓了一跳,以至于在战斗中完全无法控制节奏,我原本还想和他多练练手的,没想到那么快便被他抢走了地图,真是不服气。下一次再遇到他,一定要和他好好过过招。

索瑞斯安慰他道:“说得也是,仅一个决策者就能让我们胆战心惊,更何况那些人呢。”他低着头暗想:“本,或许你还不知道,那个白头发的,也和我们多少有点关系呢。哼,既然你都有那么多隐瞒,那么我暂时也就不告诉你了。”

莫金倚在窗前,看着红云翠湖,问道:“那群人这次伤得很重,我看没三五个月出不了医院,加上他们破译地图信息需要时间,这个假期这么长,你有什么打算?”

索瑞斯道:“我可没有你那么闲,我还要赶回慕尼黑进行动植物两极分化与融合进化的可行性论证。”

莫金不置可否地笑道:“你那套观点研究了很多年了吧,能有结论吗?”

索瑞斯道:“以前是没有,但是这次不一样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截火柴棍状的树根,往茶水里一浸,再拎出水面,树根疯狂膨胀起来,宛如肉虫般扭动着。

莫金大惊道:“这不是……”

索瑞斯道:“没错,就是我们在那通道内遭遇的东西,在没有水或缺水的时候,以植物形态保持自己的原始性状,可以存活上千年乃至更久,一旦遇到丰沛的水量,马上如肌肉纤维一样充满了活力。虽然还不清楚它们如何消化吸收猎物,但它们捕食猎物的方式我们都已经见识过了。”

莫金站起身来,微笑道:“好吧,祝你成功,这可又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新闻。”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