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藏地密码 6 第六节 入口

达杰长老友好地笑笑,微微摇头,迟疑道:“或许,当圣使大人抵达帕巴拉神庙,伟大的曼陀罗重现光明之时……自然也就明白了。”想了想,又道:“对了,圣使大人,还有一件事有必要告诉您。关于那个诅咒,您或许多少知道一点儿吧,就是说一旦让血亵渎了圣庙的阶梯,无数的灾难将像雪崩一样接踵而来降临在所有的地方,所有的城市将变成死城,荒无人迹;豺狼在圣坛下安家,毒蛇在台阶上晒太阳,蜘蛛网封住了门窗,死亡之花开遍大地……”

卓木强巴道:“我已经知道了。”

达杰长老道:“根据村里的文书记载,那个诅咒,恐怕比我们所能理解的更为可怕。我想圣使大人应该格外小心才是。”

卓木强巴点头道:“我知道了。那,我们明天就出发!”他心想:“恐怕又是蛊毒一类的东西吧,我已经知道它的厉害了。”

格列长老道:“那森,送圣使大人回房。”那森领命而去。

岳阳找回了玉蚕,征得嘎嘎同意后,他们将玉蚕保留了下来。在村里休息了一夜,他们向工布村守护的地狱之门出发。五个人,那森竟然准备了十匹骡马。卓木强巴等人起初还不能理解,结果走了一半才明白那森的用意:那山路弯弯曲曲、时上时下,和抵达生命之门的远近相当,但路程却非常艰难,若不是骡马驮着包袱,等他们走到地狱之门的时候,也差不多该筋疲力尽了。

一路上风光秀丽,山色宜人,但这四人都没有了那赏心悦目的心情。大山的宁静,带给他们的是一种心境的平复,对多吉的思念和对嘎嘎的愧疚在那种自然的环境中渐渐消退,对帕巴拉的向往和对地狱之门的探究也在微风里慢慢平和下来。行走在山间小道,只听见马蹄和鞋子踏在落叶上发出“沙沙”的响声。卓木强巴更是能感觉到,呼吸的空气顺着气管进入肺里,顺着查克拉脉络涌遍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张开来,贪婪地享受着自然赋予的生命之气。连岳阳和张立也没有像平常一样打闹取乐,大家就这样默默地,静静地,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地狱之门所处的地方,再看那瀑布如一大匹整齐顺滑的银绸玉锦,声作雷鸣。

仿佛就在昨天,多吉站在这里,双手叉腰,瞪着一双大眼睛说过“我要跟你们一起去象雄!”“我是村里最棒的猎人,我可是能给你们帮大忙哦!”他那自信的口气仿佛还在山涧中回响。卓木强巴向前走了两步,这里,是多吉和巴桑搏击过的地方,如今,树更青了,草更翠了,只是那位优秀的猎人已不见踪迹。

卓木强巴再走向平台边缘,这处平伸出山壁的平台,加上群山环抱,涧水长流,和那香巴拉密光宝鉴何其相似,直若一个缩小了千万倍的香巴拉。卓木强巴不由想起在查阅香巴拉资料时,看到书里某位智者说过:“香巴拉在每个人的心中,不需要刻意去寻找。它一直静静地矗立在你身后,当你无意间回首,说不定就看到它了。”

平台离下方洪流约两百米,身后的山峰估计足有一千米高;那五层阶梯状瀑布,由上而下,恐怕也有好几百米高度;如果说地狱之门是地下河系统的入口,那么这个入口或许在绝壁与河水交接之处,又或许……总之,他们必须下到江面才能一探究竟。

不过,从平台下去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河床底部被湍流冲刷得异常宽大,平台和河谷底部呈一个等腰梯形,下面没有可以立足的地方。必须从平台垂吊下去。卓木强巴等人打开背包,安装好信号增强机,佩戴上即时通讯工具,取出登山工具,张立和岳阳自告奋勇,当先从内斜形的崖壁上攀岩而下。山壁由于积水的长期冲刷,光滑无比,又有许多喜湿植物滋生,滑不留手,岳阳他们十步一铆、五步一拴,总算来到了江面边缘。瀑布冲击形成的雾气飘散至此,水雾笼罩着江面,可视距离大约只有七八米远。张立、岳阳打开防雾头灯,两人开始呈扇形向两旁搜索。张立直走到瀑布脚下,岳阳也横向攀爬了约一百米,目测皆没有什么发现;但他们手中的仪器已经将各种探测数据传回平台,卓木强巴和亚拉法师一面从平台上方观察江面,一面整理分析各种数据。那森站在他们的身后,动也不动,像一尊石雕。因为有了多吉的先例,这次卓木强巴等人有意无意和那森保持着距离,对话也都使用那森听不懂的普通话,他们不想让那森过多地参与到这次行动中,成为第二个多吉。

过了一会儿,耳机中传来岳阳的声音,他道:“强巴少爷,我们在下面没有发现,恐怕得去峡谷的另一面看看。”

卓木强巴看了看电子仪器上传回的各种数据,道:“知道了,你们继续探测,绳索是否到头了?如果还有空间,继续向左右延伸。”

卓木强巴看了看仪器,问亚拉法师道:“怎么样法师,看到结果了吗?”

亚拉法师道:“激光测距没有发现对面裂隙,不过,你看这声呐成像,这里。”

卓木强巴道:“有阴影?”

亚拉法师点头。卓木强巴道:“水下通道?”

亚拉法师道:“或许是,不过,这个洞穴太小了一点。看比例,仅容一个人通过,而且进去了要退出来很困难,里面不能转身。”

卓木强巴道:“那么,我们先去洞口,再用仪器测一测,根据结果做下一步打算。”亚拉法师同意了卓木强巴的意见。卓木强巴又问道:“可是,水流这么急,能过去吗?”

亚拉法师道:“不知道,我看看能不能在河床找出一条路来,从河床上蹬过去。”

这时,岳阳他们说道:“强巴少爷,亚拉法师,绳索到头了,有没有发现什么?如果没有的话再抛一捆绳下来,我们继续横移。”

卓木强巴道:“你们在下面别乱动,暂时不用横移了。声呐找到一个阴影区,我带好绳索下来。”他看了看亚拉法师,道:“这上面的监测工作就拜托法师了。”

亚拉法师道:“小心点,这里江面宽度在一百米左右,水的流速已经达到了十五米每秒;从岳阳他们的激光探测仪发回的信号显示,虽然你的落点水深约有二十五米,但河床中有许多巨岩,有的已接近水面,当心绳索被割断。”

卓木强巴道:“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他穿上潜水服,拿出探测仪器,背上工具包。工具包两侧是六升的液态压缩空气瓶,上层是可分离的小号降落伞,下层是探测洞穴的工具,包括可水下操作的激光测距仪、声呐仪、摄影机、潜水电脑等;腰间是一串快挂和安全栓,肩扛一捆足有两百米长的特制主绳,绳索的一端已牢牢系在身上,另一端则系在手持的钩绳发射枪上。做好准备后,卓木强巴询问亚拉法师道:“风速如何?”

亚拉法师看了看仪器数据道:“可以起跳。”

卓木强巴又询问下方的岳阳和张立道:“准备好了吗?我下来了。”

张立道:“没问题,我们做好准备了。”

卓木强巴最后看一眼张立和岳阳在雷达上的位置,踏着蛙掌来到平台边缘,深吸一口气,一个鱼跃,向下方两百米的滔滔江水中纵去。一离开平台,卓木强巴校测了一下身体方位,确定空间允许后,马上打开降落伞。自由下坠的速度很快,降落伞完全打开时,他距离江面约只有不到五十米距离了。在茫茫江面上,卓木强巴看到了张立和岳阳安放的信号释放器,他将手臂伸直,钩绳发射枪带着绳索朝那处崖壁飞射而去。身体在空中继续下落,直到卓木强巴看到岳阳和张立发出另一种颜色的信号弹,表示绳索已经准确地射入了预定位置,他才毫不犹豫地拉动第二根绳结,切断了降落伞的绳缆。降落伞被风吹得向下游飘去,卓木强巴自己也一个猛子扎入江里。

江水中有一股寒意,耳边“咕噜噜”的响水声不断,雅鲁藏布江的水流异常迅猛,一落水,卓木强巴就感到自己肩上的主绳不断地向外抛伸,他用力划水,但无济于事,总算找到了一块水中巨石。背靠着巨石在水下稍事休息,同时确认了自己的位置,这时绳索一端传来拉动的感觉,来回拉了三次,上下抖动两次,这是张立他们发来的信号,表示主绳已经被他们重新固定过了,不用担心绳索被激流从壁缝中拔出。卓木强巴在江底将头顶探照灯开至最亮,他必须找到一条能走到江对面的路。仅靠身体游水是无法和激流抗衡的,他只能选择从河床走过,河床上还必须有足够支撑他行走的巨岩。头盔的头灯旁边就是摄像头,记录的资料都储存在潜水电脑中,只要接好数据线,卓木强巴在水底看到的一切,亚拉法师在平台上同样看得清清楚楚。卓木强巴测试了一下无线电波信号,通讯无恙,与亚拉法师作了简短交流,法师告诉他水底流速流量,并告诉他如何选择水底路线。

由声呐探测的河床地形图发挥了效用,卓木强巴的落点十分准确,在他前面有一条这样的水中通道,在湍急的激流中,几尊巨大的山岩巍峨矗立,成为中流砥柱。在法师的指挥下,卓木强巴抓住巨岩的棱角,从激流和巨石间挤了过去。虽然有些费时,但是卓木强巴背上经张立改进过的小型液化空气瓶,足装有可供四小时水下呼吸的过滤空气,他完全没必要为水下时间担心。

卓木强巴一路潜行,来到崖壁的另一侧。从河底仰望,河水好像一条灰色的缎带,扭动不止;在灯光的照射下,崖壁长满了水草,在水中摆向同一个方向,好像动物的皮毛。声呐图标注的阴影区便在头顶十余米处,卓木强巴将光束调至最强,也只能看到模糊的一团;他试图靠近那个洞穴,不料,身体刚刚离开河床,就不由自主地向下漂去,幸亏反应及时,滑移不到一米便稳住了身体。

卓木强巴在水下找寻裂隙,将岩塞插入壁缝中,固定住主绳,然后来了一次水底攀岩行动,尽避他十分小心,但在快接近阴影区时还是出了一点小纰漏。那个黑色的阴影,就像一个黑洞一般,带有很强的吸力,仿佛要将周围的东西都吸入它里面。多亏洞口很小,卓木强巴在身体失去平衡后用力蹬住了洞口的两旁,才总算没有一头扎入洞中。在洞口边缘徘徊了一会儿,体力消耗非常巨大,听到卓木强巴稍显急促的呼吸声,亚拉法师发出了通信讯号。“怎么样?那是不是一个洞口?”亚拉法师询问道。

卓木强巴道:“的确是个洞口。”

亚拉法师道:“能进入吗?”

卓木强巴道:“不行,洞口的引力太大了;而且在水下十米左右,肉眼观察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还有,洞口很小,与我肩宽相比最多有十厘米富余,加上气瓶的话……就算进去了恐怕也很难出来。”

亚拉法师道:“那,有没有别的办法探测?我们必须先了解清楚洞口里面的情况。”

卓木强巴道:“我现在正将激光探测仪和声呐系统绑在主绳末端放入洞内,还有拍摄资料,我正在接驳数据,法师那里有没有接收到信号?”

亚拉法师道:“很微弱,我还需要调试一下。”

“怎么样?需要我们帮忙吗强巴少爷?”岳阳问道。

“等一等。”亚拉法师道,“上来一个,我要瘦一点的。”

“收到。”岳阳在通讯机里欢呼。卓木强巴问道:“看到什么了?法师!”

亚拉法师道:“不是很清楚,但是声呐传回来的地形显示,这个洞穴很深,不是一般的深。洞穴内径和你估计的相当,大约有六十至七十厘米,激光测距大约在一百米左右;但是还有个问题,最里面没通道,我需要你们进到里面去看看。水温六摄氏度,流速十一米每秒。好的,岳阳已经上来了,他会换了装备和你一起去,小心点。”

岳阳道:“强巴少爷,我马上就来了哦。”

岳阳换了一身潜水服,又带了一捆二百米加长主绳,沿着卓木强巴固定在水底的主绳攀岩至洞口附近。强大的引力让人不由自主朝洞口移去,岳阳道:“这个洞口略带狭长的梭子型,我想我可以进去。”

卓木强巴道:“千万要小心!我会固定好主绳,如果有什么异常就拉动主绳,我好把你拉回来。”

岳阳打了个OK的手势,卓木强巴拍了拍岳阳的头盔。岳阳系牢主绳,双手各握一把岩椎,小心地支撑着身体向无边的黑暗滑去。卓木强巴守护在洞口,手里牢牢握住已经固定好的主绳,一点点地向外放。岳阳进入洞穴之后,卓木强巴看着他的头灯和鞋跟上的信号指引灯消失在黑暗之中,紧跟着,连通讯也困难起来,很快就无法和岳阳进行语音交流了,但拉动绳索,岳阳还是要求一直放绳。

没想到,这一放竟然放到头,岳阳才在里面拉动绳索示意返回。卓木强巴将岳阳拉了回来,岳阳摇摇头,道:“不行,里面比我们能测到的还要深;整个洞穴是斜向下的,只是倾斜角度很小,不知道还有多深。还有,里面有岔路,我们需要荧光棒作路标。我将数据传送到你那里,亚拉法师,看看电脑怎么说。”

亚拉法师道:“嗯,电脑还在处理,你们先休息一下。”

张立道:“我现在也上来了,你在里面可看见什么没有?”

岳阳道:“里面很多碎石碓砌,好像是被人工堵塞的。”

卓木强巴念道:“生命之门关闭了,地狱之门就打开了……”

“还在吗?”亚拉法师声音有些颤。张立似乎也看到了什么,“啊”了一声。

“在。”卓木强巴和岳阳都靠在崖壁。

亚拉法师道:“虽然岳阳传回的资料不是十分清晰,但基本图形我们已经接收到了。经过电脑整理成型,如果准确的话,在岳阳最后转过角的地方,还有约两百米长的通道,整个通道群向下微斜,倾斜角不足一度。”

岳阳惊呼道:“不会吧,还有两百米?”

张立道:“是真的,而且声呐图显示那条通道是笔直的,好像有人工开凿的痕迹。”

亚拉法师道:“从图形分析,以前的通道应该是被人工封闭起来的,在封闭时或许采用了某些技巧,就像搭积木一样,只需要抽掉最底层的积木,上面的积木也就自动垮塌了。又或许是利用了水流自身的冲击力,古人用了什么方式我们想不到,也猜不出来,总之,最终形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样的通道。问题是。在那两百米的水底通道后面,并没有到头,声呐显示通道后面的容积增加了,也就是说,后面是个更大的空间,由于只能从洞穴中发出声呐,所以我们只能探测到一个很小的范围。”

卓木强巴道:“也就是说,通道后面,很有可能就是足以行船的地下河?”

亚拉法师道:“只是有这种可能,但是激光测距仪却没有接收到信号,我们不知道下面还有多深……”

卓木强巴道:“那我和岳阳去看看。”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