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藏地密码 8 13

卓木强巴挥了挥手“张立先不要说玛吉,你说说迅猛龙是怎么回事”?

张立说起了经过,张立和麻吉在草地上休息,突然听到了号角的声音。玛吉告诉张立,是卢磨人。张立立刻慌张的把麻吉裹起来,扛着就开跑。这次,他仅仅带了一样武器,但是,那可不是对付迅猛龙的。逃跑的时候,张立发现了许多迅猛龙,似乎在向什么地方聚集,但是还是有一小队迅猛龙追着他和玛吉,后来似乎被什么阻挡了。

“事情就是那么回事”张立说完,岳阳又进行了补充。他和巴桑站得更高,警戒也更强,具他们的观察,四面八方的迅猛龙似乎都被什么吸引了过来了,正在朝村子偏平台的地方聚集,他们不敢肯定那些迅猛龙是否要袭击村子,所以杀死了追击张立的迅猛龙跟着就回来汇报。最后岳阳说:“你们是怎么受伤的?教官和敏敏呢?”

卓木强巴站起了身,“竞男受伤了,敏敏在给她治疗,我去跟他们说一声,胡杨队长会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究竟是怎么了?今天是我们的灾难日啊!迅猛龙也要来投村吗?”卓木强巴摇晃着头,把这些荒唐的想法想扔出去。

子弹取出来了,唐敏正在给吕竞男包扎着肩上的伤,卓木强巴打算敲门,没想到,那门一推就开,唐敏说“哎,你进来干什么呀?快出去。”卓木强巴带上了门,在门口说“有很多的迅猛龙,似乎它们也朝村子来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吕竞男说“你认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你是队长啊”。

卓木强巴回到了房间,让张立安好了雷达,所有人备齐了武器,准备拼死一战。这个时候,那犹如号角的声音,时起彼浮,划破了宁静的夜晚,好像有无数的迅猛龙朝水般的向村子涌过来。村民们都被惊醒了,恍恍不安,大家敲着门,串着户,彼此的通知着。有的开始跪在地上祈祷,死神的气息凝蔓在贡日拉村的周围。

玛吉也被惊醒了,她找到了张立,希望从大家那得到什么消息。“他们那么卢默人,要袭击村子了吗?我可是没听过这么多的卢默人,发出这样的叫声啊”。

张立轻轻的扶着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低声说“你出来干什么呀?回去休息,啊?我有在,那些卢默人冲不进村”。

亚拉法师闭了眼睛,他在聆听着声间的方向。他猛然挣开眼睛说“他们似乎不是冲着村子来的,而是,敌人的方向。”岳阳、张立已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了。自然明白了亚拉法师的意思。卓木强巴突然想起了肖恩提醒的话,“把这个扔向你的敌人之后,就逃吧,离你的敌人越远越好。以免惹火烧身。”难道是?难道是?

这个时候群匪也没有入睡,不过是兴奋的原因,“哈~哈哈哈哈哈哈,要进村啦,村子里有什么?有大块的肉,浓烈的酒,无数的美女,当然,如果有黄金珠宝手饰,那就更好。”他们收拾着行囊,已经知道了村子的所在,还忧郁着什么。虽然有几个与他们同样的现代人在守护着村子,但是,那些人的装备,没有他们完善,人数也不及他们。只要等天一亮就可以攻打村子,消灭敌人,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片土地的所有人都会俯首称臣。那些拿着弯弓和长矛的原始人,啊呵呵呵呵呵,拿什么来跟机枪和炸弹抗衡!嗯,哈哈哈哈哈哈。他们收拾着包袱,整理着武器。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喔~~~~~喔~~~~~”远远的传来了,像是汽笛一样的鸣叫声,奇怪,奇怪呀,汽笛。

啊啊啊~~迅猛龙这个森林里最讨厌的存在,他们就像丛林游击队,时不时的偷袭着森林里的动物。哎,这群悍匪没少吃它们的苦头,西米顿时紧张了,他挥手对林人说“上树上树,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啊,我们好像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多的迅猛龙,是吧?”林人刚刚上了树,安好了雷达天线,“你看你看你看,不好了,头,问题大了,我们,我们,我们看到了,看到了****”。罗吉说完了,麻索跟着说,但是他发生自己失了言,马上就停止了,”怎么回事?”

西米开始抚摸脸上的伤疤,那是他的危险信号,“很多,很多迅猛龙从四面八方朝这跑。不知道它们的目标是不是前面的那个村子。啊~~你看,你看,啊~到处都是,”

“之前那个雷达的屏幕上,光点过百,都在朝着某个方向移动。西米说”距离、方向、速度”。雷波说“最近的可能不到12公里了,他们正经过前面的村落,不过,似乎,啊~他们似乎并不打算在那聚集,他们的时速大约40公里,啊~啊~这可不是捕猎的时速,他们三五成群啊,他们三五成群的围着前进着。目前看到的估计这附近的迅猛龙都聚集起来了,这很反常的”。

马索在囔囔之于,不是村子,不是村子,如果说它们的目标不是村子,那会是哪呢”?

西米说“准备好武器,把关死射,咱们得做好自保工作。雷,快下来”。

“啊~啊~,我忽略了这个混蛋肖恩呀”。马索突然绝望的大声叫起来。

让西米都吓了一跳,他把脸拉长,及时的说着英文:“目标不是这个村子,还能是谁?还能是谁?那就是我们那。我说,我说你们回来的时候,身上有股什么味啊?啊?你们在追赶那群人的时候,有没有被什么攻击?啊~啊,我是说回避长规武器,比如说什么瓶子啊,瓶子啊,塑料口袋一类的,啊?有没有?哎呀,有没有”?

大家愣住了,西米说“我想起来了,你清楚的他说了什么吗?有没有被什么瓶子,瓶子什么砸过”?他知道,马索这个家伙突然这么大声的说话一定是有原因的,**又想了想,啊~啊~我*****玻璃玻璃”。

“你是说玻璃,马索吓得声间都颤了。都快说,玻璃,什么玻璃?”

丁明说“你们忘了,在追赶他们的时候,他们不知是谁扔了一只手雷,你被玻璃渣子划伤了,你还问我,你问我这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玻璃”。“嗯~啊~是。是的”来夫思基摸了摸脸上那道细小的口子,他想起来了。

马索的脸白了,“嗯,就是了,是了,是了,这些迅猛龙肯定是冲着我们来的。哦,我的天啊,天啊,听着,在手雷爆炸范围内的人,把衣服都脱了,脱,然后我们赶快离开这,离得越远越好。啊~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我们是否还能逃得脱,啊,或许找个有水的地方,那才比较好”。

不一会,西米拎过了马索,他想看看,看看这个家伙是不是被吓昏了。“你在说什么”?马索挺近点说“对,对,是兽影,哎呀,现在一时跟你解释不清楚,总之照我说的做就对。哎,想信我。西米大人,我不想就这么快死在这”。

雷波说“或许他说的有道理,头,你看,这些光头还在向我们靠近”。西米的三角眼眯了眯,寒光乍现,“还不照他说的去做,给我把衣服统统都脱掉”。又说,“头,都脱啦。我们穿什么”?

西米的声间反而低下来,但是语气冰冷,“你是要命还是要衣服?

亚拉法师听完了卓木强巴的细述,心里暗暗吃惊,一个装满液体的玻璃瓶子,他已经知道那些是什么东西了,只是肖恩,留下来的这个瓶子,为什么会仅仅是动物爱好者就能做出这样的地步呢?看着屏幕上潮水般,向敌人涌过去的光点,亚拉法师微微的笑了,卓木强巴看到了来拉法师的沉吟,预感能得到答案,“法师,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见大家都在看着自己,玛吉说“嗯,那是,那是个召唤守护灵的,一个术吧,我知道是迪吾大人告诉我的,传说中,戈巴族人刚进入这里的时候,他们就会用类似的术呢”。张立说“术,术?什么术啊?啊?怎么回事呀”?面对着张立的问题,玛吉又无法进一步回答了。

亚拉法师说“没错,这个也能算蛊毒的一种吧。我们通常称为银蛊。我叫做定蛊”。看着大家茫然的眼神,法师继续解释说“我尽量说得简单点,就是利用动物的特性,让它们攻击指定的敌人,很多动物都有天性,当它们遇到天敌的时候会逃跑,遇到熟悉的猎物会捕食,而同类之间有时侧会暴发生死的搏斗。这是为了保证种群的繁衍而进行衍生的一种能力,人们最熟悉的例子,恐怕就是公牛盯着红布就会发狂的攻击。银蛊就是利用动物这种天性,想让它们发狂的攻击的信号付加在敌人的身上,通常使用的是动物的尿液,汗液或者是别的特定的组织液,在进化的过程中,很多种动物都将这三种液体进化成最容易传播的体液。”

岳阳奇怪的说“那,我还是不明白。肖恩他怎么会,怎么会这种蛊毒呢”?亚拉法师看了卓木强巴一眼,“这不奇怪,他不是说自己是动物爱好者吗?

事实上,银蛊是流传最广的一种蛊毒,特别是在古代,它被广泛的运用在战争,现代的人已经很难了解古代的战场了,在冷兵器时代,除了人与人列阵战斗以外,就用动物来冲击敌人的战阵,那是屡试不爽的,最有名的,比如泰国的象阵,印度的牛阵,还有古代土波的牦牛阵,事实,在中国的古代,也有无数的动物列阵。只是政史几乎很少记载,但传说中流传胜广,从黄帝战撤优,就出现过撤优召唤出十万大山的凶恶的野兽师,夏优水族破战中,春秋战国曾经发展到一个小斑潮,出现过空擒对空擒,地兽对地兽,水簇对水簇的海陆空联合作战,期后,兽战隐密了一段时期,只有汉与匈努作战的时候偶有出现,而到了三国又重新活跃了,张角能够在乱世澄清一时,就是因为1⑹k小说wαр.⑴⑹kxs.Com整理

他能够指挥野兽无数,而后期的三国的猛冲火牛阵,火压烧连营,都被视作兽战的典范,到了元以后,兽战才渐渐的没落了,其中原因很多,首先是操兽师极难练成,操兽的密法更是口授和亲传,其次呢,是各国都将兽兵兵力视为最高的机密,那是决对不会记载于文书和档案的,因此最终这些训兽的办法,渐渐失传了,只有极少数留传下来。以至于兽战之争我们只能在小说和杂技里看到,最后一次,应该是清初的云南木天王田鼠斗战象的传说,那是很有名的。斗兽之法在于撑握兽性,了解动物的体积,抓牙以及它们攻击的方式,以大搏小,以快搏慢,以多搏少,这都是不二的法门,然而在战场上,双方的千军万马,以及十万之兽混战一团,如何才能让己方的兽兵既攻击敌人而不伤及自己呢?对,对,对,这个时候,银蛊可就发挥作用了,在开战之初,用具大的投石机,把银蛊投入到敌方的阵营,这就好比现在的激光制导锁定器呀,一、是激发己方的猛兽朝着敌人猛烈的进攻,二是避免发生猛兽反扑伤了自己人”。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他们从来没有听过在冷兵器时代战争还有过这样辉煌的一面,操纵着野兽加入战争,利用尖牙利齿,利用如山的身躯,那才是真正的排山倒海之势呀。没错。亚拉法师说的传说他们也曾经听说过,只是从未当真,可是,若说这些只是传奇里面的痴人怪梦,那泰国的战象,印度的神牛,他们的确在战争中出现过呀,那是做为一个兵种来编制的呢,现代人,也有不少利用动物习性的例子,亚拉法师接着说,不过,多是限于表演的,你们一定也看过,有人让自己全身爬满了蜜蜂,还有人躺在浴白里,放入几十条眼镜蛇的表演吧?这些都是对动物习性的利用,不过,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发现并且利用完全陌生一种动物的特性,真是不简单呀”。

说到这,亚拉法师看了卓木强巴一眼,卓木强巴觉得亚拉法师在眼神里好像是在暗示着什么,他在暗示什么呢?

听了亚拉法师的话,大家都呆住了,而这个时候吕竞男毅然穿好了衣服和唐敏走出来了,一看大家还呆在房间没有去村口防御,不由得问:“怎么了?怎么了?不用去村口了吗?”亚拉法师说:“暂时观察一下吧!或许敌人中了引蛊,呵呵!就是撤离的时候强巴少爷用的。”吕竞男马上说:“是肖恩”“嗯!”亚拉法师点了点头。卓木强巴心中动了动,为什么?为什么吕竞男一听就想到了肖恩呢?他们还有什么瞒着自己吗?

远远的号角声中夹杂着枪声和爆炸声,亚拉法师轻轻的点了点头:“呵,开始了。”吕竞男也说:“看来要明天才知道结果啦!”她微微的低了低头,不管肖恩是什么人,这次他们都算是被肖恩救了,以前那样对待他,究竟是对还是错呢?巴桑的眼角在微微的跳动,蛊毒,蛊毒,他越来越没法理解这个东西了。这天晚上,他们和贡日拉村民一样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一早,迅猛龙散去之后,亚拉法师、卓木强巴和巴桑他们来到了敌人的营地,经历了一夜的激烈的战斗,这里到处都是迅猛龙的残肢断臂,有几只不知名的野兽正在抢食那些尸骨,它们体形不大,一见到生人就迅速的跑开了。树屋完全塌了,在废墟中发现了破碎的布、枪械、金属的碎片。经过勘查后,亚拉法师说:“当场就死了两个,不过这里至少有三十具迅猛龙的尸体,敌人是朝这个方向撤离的。”法师指着第二层平台外侧的方向。巴桑说:“他们没有多少弹药了,战争还没有结束”根据昨天晚上他们观测到的结果,西米这群人在树屋附近跟迅猛龙抗击过一段时间,后来,实在是迅猛龙的数量太多了,他们才强行打开了一道口子开始撤退,而迅猛龙紧追不舍。敌人是朝森林的深处逃的,想必也是害怕平台边缘的那些巨鸟吧!顺着迅猛龙的尸体一直走到了岩壁附近,随后,向前走了十来公里,发现了第三具残破不全的人类的尸骨,他们没有继续追程。

他们回到了村把情况告诉了大家,张立高兴的说:“嘿哟,这可太好了,这下呀!嘿,不怕他们回来偷袭村子了,他们那也没这个实力了。”他想了想又笑呵呵的对吕竞男说:“教官那,你,你瞧你,你都受了那么重伤了,是吧,我看那,咱们应该在这村多休息几天那”吕竞男说:“我的伤不算什么,别忘了咱们的目的啊!敌人已经赶到咱们前面去了,又没有迹象表明他们都死光了,你要知道,昨天强巴扔的手雷爆炸的范围只覆盖了四五名敌人,所以,咱们得赶快追上他们,如果他们消灭了前面的村子,甚至达到了阙孟,那强巴少爷的蛊毒就没办法了,我们今天就得出发。”

张立的神色一下就黯淡下来了,岳阳说:“呵呵!我看那,是你的问题吧!额呵呵,月光下的翠湖旁,多么美得芦苇荡!”张立的脸一下就红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说:“对,对,现在,玛吉是我的妻子了。”岳阳说:“哦?诶哟,既成事实啦?”张立说:“额,不,不是那样的”直到昨天晚上他才知道,原来他接受了玛吉这朵小红花,并且把它别在了玛吉的头上,那就是承认了玛吉是自己的妻子,怪不得昨天晚上玛吉那样的主动,在她看来,那是妻子应该做的事啊。张立挠了头说了半天才把这个事情说清楚。

岳阳说:“哎,哎,哎,那可是非法的哦!”张立说:“啧,你这家伙再说我揍你了。”岳阳咧着嘴笑。卓木强巴平静的说:“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张立很为难,他是一定要跟大家一起行动的,这点事不可动摇的,但是就这样,就这样离开她了,他觉得自己好像是传说中的负心人那,他已经夺走了这个少女的心,他和那些故事里的流浪汉不是一摸一样了吗?要是玛吉她,她有了自己的孩子了呢?额,哎呀,想的太远了吧!张立为难的揪了揪自己的头发,他真是没有颜面对玛吉啊!这,怎么对他说呢!

玛吉在一旁看着满面愁容的张立心里也在想啊:“怎么啦?为什么他那么难过呢?为什么呀?为什么大家都用这种眼神看着他呢?难道他做错了什么吗?难道是因为玛吉成了立哥的妻子了吗?所以大家才这样敌视他了吗?哦,哦对了,对了,有六个男人哪,他们是一起的,他们亲如兄弟,而玛吉只成为了他的妻子,哦,对了,其余的人当人不高兴了,嗯,那个。”

玛吉有些羞涩的站起来:“我,我可以的,我可以成为大家的妻子”“什么?”“什么!”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一时大家都不能够反应了。玛吉骄傲的重复了一遍:“嗯,我可以成为大家的妻子!这样,大家就都高兴!”“噗”岳阳端着水杯一口全喷出来了,胡杨队长微微的笑着,不过,怎么看都像是乐不可支的样子,巴桑面容有些呆滞,连卓木强巴都睁大了眼睛,气的唐敏使劲的掐他,只有亚拉法师不动声色的结了手印默默的念着经。

张立的反应最激烈了,他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嗵的跳起来说:“哎哎哎……你你你……你们,你们”他手指着卓木强巴、巴桑他们神情激动,最后手指的目标锁定在岳阳那充满了阳光的笑脸上:“你你你,你笑什么你,有什么好笑的,哎,不许笑,不许笑!”岳阳实在忍不住,他抽搐着双肩说:“咳,我、我想、我想……”

张力暴跳如雷:“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嗬你早就这么想了,我告诉你啊!你再有这么的想法,我、我,咱们兄弟没得做了,什么呀!这简直就是……”张立气的七窍生烟,不过转过了身,他面对玛吉的时候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了,手搭在玛吉的双肩说:“玛、玛、玛吉呀!我跟你说啊!这、这个事情,啧,唉呀!这、这个事情你怎么有这个想法呢?”

玛吉侧着眼睛看着大家,大家不都是很高兴的嘛!这刚要说话,张立已经把耳朵靠过来,紧张兮兮的说:“哎哎哎!小声说,小声,跟我、跟我就行了,啊!”玛吉说出了那个古怪的想法,末了还不服气的大声说:“怎么啦?有什么不对嘛?”张立听了,那个让他哭笑不得的理由,急的爪儿挠腮,怎么会是这样啊?啊?啊呀难道她不知道一个妻子只能对唯一的丈夫忠贞吗?他不得不试着向玛吉解释说啊,解释什么叫做一夫一妻制,没想到玛吉既然露出了,啊?世界上还有这种制度啊?简直不可理解的,这样的表情。

玛吉奇怪的说:“怎么呢?会是这样的吗?一个妻子不是应该有很多很多的丈夫的吗?我都有五个爸爸呢!”玛吉看着自己的纤细的手掌“五根手指,一个不多,一个不少的”张立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亚拉法师马上说:“对,对,他们是一妻多夫婚配制”

“啊?”张立说,“为什么呀?为什么呀?为、为、为什么这样啊?”亚拉法师摇了摇头:“不知道,据我所知,应该是较穷的家庭才会兄弟同娶一个妻子的,而在这似乎就说不通,而且村里的男丁这么多,一夫多妻才是正常的婚配制度呀!

“怎么会是一妻多夫呢?或许我们得问问迪唔大人才知道啊。”张立,脑袋大的像斗了,他感觉向玛吉解释一夫一妻制那样多好啊!张立一遍小声的嘀咕,一遍不断的忘卓木强巴和唐敏、吕竞男三个的身上扫过来扫过去,玛吉小声的说:“啊?一个人竟然有两个?”

张立马上捂住了她的小嘴,他们在那悉悉索索,悉悉索索老是在拿着卓木强巴说事,那做贼一样的眼神看着吕竞男都生气了:“张立,你嘀咕什么呢!你大声的说,说出来!”

“没、没、没有,没有,我就是纠正一些错误”

巴桑淡淡的说:“我认为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吧!”吕竞男说:“对,咱们该走了,得去告诉迪唔大人一声。顺便也要问问前面的情况,走!”所有人都背起了背包,齐刷刷的站起来,用不同的眼光在打量着张立,他们一个接一个的走出了房间。

看着自己的队友逐一离去,张立倍感紧张,此刻不仅仅是如何向玛吉告别的问题,而更严重的问题是玛吉,她有这种可怕的观念,什么、什么一个妻子应该有很多丈夫啊!这、这、这怎么能够允许呢?、、房间里只剩下了玛吉和张立两个人了张立感到这个房间是那样的狭小,他和玛吉的相隔是如此的近,可是、可是为什么总感觉自己把握不住她呢?那种空虚的无力之感,让他的心中再度充满了自责。

玛吉小声的重复着:“要走了吗?要走了吗?”尽避昨天晚上就知道了一切,尽避她的心里充满了不舍,不过这个立哥已然给了她最珍贵最美好的回忆,她还奢求什么呢?她淡淡的笑着,很甜蜜。张立努力让自己的心冷静下来,他抱着玛吉说:“玛、玛、玛吉呀!这、这、这样啊!这个,相信我,我可是真心的想跟你厮守在一起的,不过我是一男人呀!那些和我一起来的同伴,我们是一个整体,对不对?我们每一个人都被命运紧紧的捆绑着,我们不得不去完成我们的使命啊!是吧!所以不得不跟你做短暂的分离,不过你得相信,我一定回来,我要带着你看看外面的世界,我一定带你去看那个夜夜都有月亮的天空,其实,唉,下面的行程,我没有太多的把握,我曾经想过,可能会葬身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可是啊,从今天起我会的,我为你好好的活着,啊!你相信我,我会回来,啊!等着我回来,啊!”

玛吉闪着一双大眼睛,靠着张立的胸膛上轻柔的说:“嗯,嗯,我会一直等着你,嗯!”接着张立,说到了重点:“那、那、那个,那、那你就,那你就千万别再找别的丈夫了,我怕呀!我、我怕他们不知道该怎么爱你,是不是,我这……”玛吉靠的更近了:“知道了,立哥,我不会去找别的丈夫了,我会一直等到你回来,一直……”她的眼睛开始有点模糊,这是什么呢?这就是幸福的感觉吗?

终于,他们见到了迪唔大人,岳阳还是忍不住帮张立询问了关于一妻多夫的问题。“哦,这个呀!其实正如亚拉法师所言,都是因为种族繁衍的需要,我们才不得不实行一妻多夫制的,你们也知道,曾经在这片土地上几乎遍布了村落与城邦,每个村落都有过万的人口,人类其实是一种很能繁衍的生灵,但是自从戈巴族来了之后,他们先是用武力征服了这里的原住民,其后,又征召了大量的工人去修建帕巴拉神庙和石头城。传说中,那种强劳力导致了大量的死亡,最终引发起各种反叛,但是反叛很快就被镇压了,*首领被极刑处死,戈巴族虽然强大,可是经过这次反叛事件他们也意识到,香巴拉的原住民众多,这样下去,他们是很难长久的统治这里的,所以他们就使用了大范围的蛊,前去修石头城的工人一夜之间都如同喝醉酒一般昏昏沉沉,但是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回到各自的村子,把那种蛊传播到每一座村庄。”

胡杨队长问:“那是什么蛊?”迪唔大人摇了摇头:“很多年以后香巴拉的人才发现,妇女们变得极难受孕,偶尔生育,生下来的也是畸形儿,很快就会死”

亚拉法师惊魂说:“是、是绝后之蛊,我曾在典籍上见过,没想到真有这样的蛊啊!”亚拉法师望向了迪唔大人说:“后来呢?”

迪唔大人接着说:“到后来,一个妇女一生之中能够怀上一个健康的孩子就是万幸了,更严重的是,这种情况同样发生在下一代孩子的身上,并且一直延续至今,于是,这里的人口急速减少,后来人们才发现,多找丈夫受孕的几率才会大大的提升,所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据我所知,香巴拉的妇女受孕几率已经大大提升了,只是一个习俗的形成不是几十年就能做到的,同样,他的根蒂也不是几十年就会转换过来的。”

吕竞男对迪吾大人说:“请迪吾大人告诉我们将走的路程吧!”

“恩,你们要走的路程,我只是年轻的时候走过2次。如今回想起来,还是记忆犹新呢!”迪吾大人拿着地图,用手指画着路线说:“你们是一直沿着平台的边缘在前进吧?远离森林,所以才可以避开森林野兽的袭击。这是非常聪明的办法,但是,这个办法在这里是行不通的。相信你们已经感觉到了吧。”

“是的。”张立说:“有大鸟啊!”

“呵呵,大鸟?那叫贡命鸟。邪恶的食神,连大金雕也没法对付它。不过也正是因为有它们的存在,所以周围才比较安全。巨大的野兽,都被他们当做了食物。而密集的森林,则阻挡了它们的入侵。”

岳阳说:“哦!我们以为它们是在第三层平台筑巢的。”

“不不…不…第三层平台是上戈巴族人的天下。贡命鸟虽然可怕,但是比起上戈巴族人来,它们还是没有任何胜算的。只有在没有食物、饿得实在不行了,它们才会和我们一样,去第三层平台偷一点食物。不过,那是用命来换的。运气好的可以享用到丰盛的晚餐,运气不好的就成为了别人的晚餐。从这里往阙孟有2条路可以走,原本从强日到破日,再经过错日就可以抵达了。可是如今这些地方都被红圈圈圈起来了,也就是说没有人了。哦。这幅地图没绘制多少年吧?既然下戈巴族人说这些村落都已经没有人了,那么就应该没有人了。这可不妙啊!这条路原本是较安全的,可是现在没有人了。那么森林里的野兽一定会很多很多啊,啧啧啧…”迪吾大人一面摇着头,一面发出啧啧的声响。

“那…那…还有…还有路吗?”

“还有一条路。还有一条路就是沿着平台的最内侧前进。不过里面很黑暗,而且有很多的卢默人。如果人不是很多,通常是不会走那条路的。”

“那…那为什么会有人会走那条路呢?”

“因为这条路距阙孟最近呢!哦,这个地图的标注不是很准确,看起来好像从森林里走还要更近一些。但是去过阙孟的人都知道从岩壁下走,如果跑得很快的人,一天就可以到达阙孟了。而从森林里穿过去,至少得三天!哦,对了,这条路走到一半的地方,有一处遗迹,据说是以前的木族人修建的神殿。如今早已荒废了。但是那里可以暂时躲避卢默人的攻击。”

“什么?你是说那里可以躲避卢默人的攻击吗?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很奇怪的地方,总之,如果你们去看过就知道了。但是要我说,我说不出来。反正和你们见过的所有形式的神庙都不一样。”

岳阳看着地图说:“阙孟怎么在森林的最深处呢?那不是漆黑一片了吗?”

迪吾大人说:“不不…不…阙孟人住的地方没有森林,那里是很明亮的。”

“那他们不怕贡命鸟的攻击吗?”

“同样只有亲自去看才知道,贡命鸟是无法攻击那个地方的!”

怎么办?大家一商议,既然敌人是顺着岩壁逃跑的,那么他们也只能走那条顺着岩壁的那条道路去追。毕竟是最近的一条路,而且敌人极有可能在木族人的神殿休整啊!

商定之后,亚拉法师对迪吾大人说:“我们已经决定了沿着岩壁前进,大人,请告诉我们有关这个遗迹的详细资料吧!”

“恩,让我想一想,那处地方是开凿在岩壁上的。首先有一道笔直的长梯,这条长梯大约不下千级,斜靠着岩壁成75度角往上延伸。爬到尽头之后,有一处天然的岩穴,但是很窄,进深三四米,长约十五米。在岩穴里已经能够俯瞰整个第二层平台的森林。同第一层平台一样,下面是一片绿色的海洋,不过不同的是这片海更绿。在岩穴的最里端,就是两道巨大的石门,不过已经严重的破损了。如今这道门就剩下插门轴的槽了。在岩壁的上方,不知道是人为的还是天然形成的有无数的小型的天窗,光亮斜斜的从头顶射入门内,可以看见岩窟内有无数的石像。大多形态怪异,加之残破不堪,看起来显得非常的狰狞。”

石窟里边没有人,没有野兽,也没有风,唯有这只破碎的形象诡异的石像,好似一片被诅咒过的死地,连空气都显的格外的干燥。进入这里的人隐隐的闻到了一股股的血腥味,他们不知道这味道是来自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这个时候,这里有8个人。每一个人都被血水洗过,头发上还结满了血痂。衣衫破烂浑身伤痕,此刻正委顿不堪的东倒西歪着。

西米他们被迅猛龙追了一夜,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打死了多少迅猛龙才活着冲出来。事实上直到那四个被火雷覆盖的倒霉蛋彻底消失之后,迅猛龙才停止追击。

猴子的脸上被拉了一条口子,血糊糊的肉翻在了外面,像多长了一张嘴。但就是这样,还算是轻伤。那只俄罗斯棕熊非常的勇猛,他把整条手臂塞进了一只迅猛龙的嘴,现在左手被一团布包着,胳膊上只剩下了一个叉。林人少了右腿,陆有才的左脚骨折,达吉被从胸到腹开了一条口子,深可见骨。就连西米走路都开始一瘸一瘸的。雷波受伤最轻了,他被迅猛龙从背后拍了一掌,若不是防弹衣,只怕连脊椎骨都被抓出来了。

但是马索…马索…马索这个看起来衣衫最烂全身都是血迹,但是他却一点伤都没有。别看他没有别的本事,逃跑的时候他可比兔子还要快。

看着一地的伤病,西米盯着马索说:“恩,你…你似乎还对我们说点什么了吧?说吧!”

马索头皮一麻,他知道这一次惨遭到的惨败,正是因为自己忘了把肖恩的事情说出来。事实上,如果不是当时为了保命,他是不打算把肖恩的事情告诉这群人的!但是现在已经晚了。如果自己说错了一句,恐怕这群嗜血的家伙,恐怕就会像迅猛龙一样,把自己给撕裂的。要不然就是被一脚踢出去,送给那些巨鸟当野餐。他尽量的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反问:“西…西米,你…你认为老板的实力怎么样?”

“什么意思?”西米一愣,“难道还想用莫金来压我吗?”

西米知道马索这个家伙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蠢,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他抬出了莫金,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的!而他既然这么问一定是有原因的。于是,西米公正的说:“恩,他很强啊,我也是特种兵出身的。但是跟他比起来,还是有一大截的差距。”

“哎呀…,”马索点了点头:“没错,我想你们都应该感到老板的强大。恩…但是我…如果告诉你们,老板曾经加入过一个组织…”

马索稍稍停顿了一下,他看着大家的眼神,大家都露出了原本应该如此的表情。

他接着说:“但是…在那个组织里,连老板也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其余人的眼神开始变化了。

“索瑞斯也是如此,虽然我不清楚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但是老板和索瑞斯,只要听到比他们高一等级的人物,他们都会吓得全身发抖的。”

其余人的眼神已然从惊讶变成了不可思议,雷波已经按捺不住了:“你说!你说的这是什么玩意?这根本就不可能!”

而西米示意马索说下去,马索说:“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有多少人?如何构成?叫什么名字?我一无所知。但是我知道那个组织的确是存在的。而索瑞斯和老板共事过,不要以为他只是大学的客座教授,他的实力同样是相当可怕的。而我知道他们的那个组织里面将不同的人培养成具有不同知识的专家,而且根据他们所属的不同专业冠以不同的称号。比如老板,他的身手如此了得,他学的就是特种部队专业。他了解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特种部队的训练方法、作战的特征,对与身体搏斗、军械搏斗,老板的能力是远高于普通的特种部队的。但是他在他们的组织里似乎只是底层的特种兵,比他高一个等级的好像叫做特种士,因为我多次听到过老板发出希望成为特种士的感慨。”

其余的人都安静下来了,西米也皱着眉没有说话,要让他接受这个事实,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真的有这样的组织吗?怎么?我就没有听说过?”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