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藏地密码 之11:冥河之路 第二章 涨水

全体船员将船靠向右岸边,右排的船员伸手一摸,全部缩手,果然,那种触电般的震荡感,说明整条隧道的边壁都在高速震荡,蚊吟之声就是从边壁发出来的。

卓木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岳阳皱眉,显然对此也困惑不解。什么东西能引起整条通道岩壁的震荡?

突然,他好似明白了什么一般,询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张立对了对原子表,道:“晚上十一点二十一分。”

岳阳又问:“强巴少爷,地图呢?看一看地图上标注的第一个平台出现的时间。”接着道:“叫大家继续向前划!希望我的推测随错误的。”

卓木强回头道:“不要停,继续向前!张立,你协调一下。”

很快由电脑调出地图,再曾经做过记号的地方,卓木强仔细地辨认着,最终道:“按标注,应该是夜里十一点半到十二点左右。怎么,你想到什么了?”

岳阳道:“虽然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想,十一点半以前,我们必须赶到第一处平台那里,这很重要。”

张立立刻喊起号子,船桨整齐而有力的落下,岳阳和卓木强也加入了划桨的行列。虽然说不出确切的原因,但他们都本能的觉得,必须按照地图上标注的时间到达指定的地点。

随着不断的前进,嗡嗡声也不断增大。终于抵达第一处平台,岳阳看了看船体,右看了看平台上那根数人合抱的石柱,猛然道:“强巴少爷,我们不是一直在猜测那根柱子是用来做什么的吗?如果我猜得不错,该是用来拴船的!”

“啊?拴船?为什么?”张立不解。

嗡嗡声越来越大,岳阳道:“来不及解释了!先把船拴起来吧!”

新队员虽然也能不同程度的使用飞索,但远不及老队员那般熟练,能将飞索作为身体的延伸。岳阳和张立手一扬,飞索堪堪钻入岩壁,两人就像两只灵猿攀上去。卓木强将主绳穿过一串块挂,稍稍用力一抡,将绳索抛上,另一头系在船头的龙骨粗隆端,张力和岳阳随即将主绳往粗大的石柱上一绕,飞快系牢。

刚做完这一切,嗡嗡之声已经转为轰鸣,不仅河面剧烈的震荡,船上的人还能明显感觉到整个隧道洞穴都在震荡,好像山崩地裂一半,一时之间心中惶惶,被不安的情绪激烈?扰。

“看!那是什么?”也是坐在船头,原本在张立身后的赵祥忽然叫道。

探照灯依旧照着前方,只见原本应该漆黑一团的洞穴深处,突然出现了某样东西,折射着探照灯的灯光呼啸而知,来势汹汹,声音震耳欲聋,且速度极快,带动了整个洞穴的颤抖。

随着那东西进入探照灯的范围,众人只见一道银白色的墙,扑面而来,也更像无数银色的虫子,前翻后滚地冲击。

是水!大水!仿佛水库开闸泄洪那般猛烈!

在黑暗中,一千米开外的银色巨龙初露峥嵘,张牙舞爪的冲了过来,要将阻挡在面前的一切障碍撕得粉碎。潮水澎湃的声音经洞壁反复回音,最后发出了共鸣,竟足以让整个洞穴共振。

“天!”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跟着就沉寂下来,每个人都感到呼吸困难。唯有卓木强镇静道:“所有的人,背好背包,抓紧船舷,把头埋低,准备闭气。来了!”

“轰”的一声,一个浪头不经意的从蛇形船头顶没过,就好似一只小虫子飞进银龙的巨嘴中,丝毫没有引起它的注意,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气,又飞快地向前冲去。

张立和岳阳紧张的盯着被绷得笔直的主绳,“哗啦”一声,蛇形船又浮出了水面,只是此刻它的位置,已经比片刻之前陡然高出六七米。高高翘起的船尖发挥了挡板的作用,这样的浪潮下,船身几乎没有进水,而是顺着潮头成四十五度斜角上翘,跟着顺水抬起,让靠在船舷的船员被扑上一脸水。

浪头过后,船里的人抬起头来,猛甩着头脸的水,大口的呼吸开来,待有人抹掉脸上冰凉的水,看到原本高高在上,现在却只高出几米的岳阳和张力,又是一阵震惊。没想到才刚不过开始几个小时,就碰到如此危险的情况,原本兴致勃勃地李庆宏、赵祥等人都变白了脸,不知心里作何感想。

众人齐动手,慢慢将船向岳阳他们站立的岩壁靠近,这一波滔天大浪余势未平,也不知道会不会再一次涌水,大家只得一面平复心情,一面等待地下河倒流的平息。

孟浩然拂去额际淌下的水,问岳阳道:“你怎么知道要将船系在上面?”

岳阳耸耸肩,跳入船内,道:“对于这条地下河,我们还有几件事情没有弄清楚。第一,雅江夜里会涨水,而且是从地下河倒灌出来的,为什么?第二,地图上标注的通道、平台都已被证实,可平台旁留下的时间店是做什么用的?|手机访问:wàp.①⑹k.cn|如果不是指通过这道路径需要多长时间,会代表着什么?第三,两处平台上留下了系船的勒痕,要知道,勒痕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留下,仅仅一两次系船不足以在这些坚固的岩石上留下痕迹。第四,戈巴族的疯子如何操控这么大一艘船逆流而上?最后,又是如何钻出那洞穴?”

把住探照灯,他扭头看着余波未平的冥河,又回头道:“可以说,我就是从这些问题中找到答案的。”

张立蹲在岩壁边,问道:“怎么联系起来?”

岳阳道:“还记得吗?我曾经说过,这石柱上留下的勒痕不是一朝一夕而生,得要许多次拴绳才能留下。可这个崖壁连站人都站不了,古人将船多次拴在这个地方,肯定不是为了在崖壁上休息,而是有别的不得不将船拴住的原因。地图上标注的时间范围,已经被我们所证实,不是从一个点划到另一个点需要花费的时间,我于是将他和我们监测到的雅江夜晚涨水的时刻联系起来。水量突然暴增,说明地下河几乎是一瞬间就被填满,如果是这样的话,似乎能解释古人拴船的动机。是这样吧?强巴少爷。”

卓木强点头道:“休息一下,等下继续前进。”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