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藏地密码 之11:冥河之路 第四章 没有光的世界

血迹已被清干,但血腥的气息还留在船上,洞穴中不时“呜呜”作响,那是,风吹过的声音。休息了片刻,吃过东西,严勇似乎恢复了平静,向卓木强询问道:“我们可以走了吧?”

“不多休息一下?”

“走吧!队长,这个地方不能再待下去了,我会发疯的。这次,我们能走出去了,是吧?是这样的吧?”

“走了,强巴少爷。这是我们最后一搏了,这次我们可以漂出去。只要漂出去,就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岳阳和张立也建议道。

卓木强看了看后面,大多数人都端坐着,做好了出发的准备。唐敏和塔西法师在张健身边,不一会儿唐敏走上前来道:“张健情况不是很好,发热不退,在这里没有办法给他治疗,塔西法师说,得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到草药。另外,孟浩然和王佑的情况也没有好转,我们的药物不多了。”

“好吧!”卓木强向后面大声道:“休息够了吗?我们准备出发了!拿好你们的桨,这是最后一次冲击了,能不能出去,就看你们的了!记住,没有退路!”

每一位桨手都憋足了劲儿,这三天来所有的压抑,似乎都要在这一瞬爆发出来。每天顾着黑暗前进,在这不足二十平米的空间内颠簸跌宕十几个小时,听着那鬼哭一般的吼声,根本无法入睡。

更难以忍受的是,在这狭窄、沉闷、冰冷的空间内,死亡随时伴随在左右。那种亲朋好友朝处夕离的伤痛,足以令人发疯发狂。

又是接近七个小时的跌宕起伏,他们一直在不同的岔道内钻来钻去,在岳阳的指挥下寻找突破口。按照岳阳的说法,不管走哪条路,只要是顺流而下的方向,就一定能抵达那传说中的秘境,可是如今,七个小时过去了,两岸还是光滑的石壁,黑漆漆的通道一直延伸向远方,并没有出现期待中的奇迹。

前面漆黑一片,没有光亮,半点光都没有。

张立忍不住小声问道:“会不会是你计算错了?”他其实也知道,这种时候,这个问题过于敏感,会影响很多人的情绪。

卓木强立刻瞪了他一眼,张立忙露出“我只是问问”的表情。

岳阳没有直接回答,但他心里承受的压力比谁都大,这一船人的性命都在他的掌握中,如果计算错误,不仅不能冲出地下通道,还有可能被随即袭来的巨浪打翻。

蛇形船在不断向前、向前,岳阳仔细辨认着风中的讯息。很显然,风声小了,越往前走,风声越小,改从身后传来,代表前方的空间不再是狭小的洞穴,应该相当开阔。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光?

卓木强突然问道:“这是最后一段地下河了吗?”

岳阳迟疑道:“唔!应该是这样,只是……”

卓木强道:“为什么没有光亮?现在什么时候了?”

岳阳一抬腕,愣道:“糟了……糟了……”

“怎么?”

岳阳道:“表!表停了!”

张立跟着道:“哎呀!我的表也停了!会不会是长时间在地下,所以没有电了?”

卓木强心中咯噔一下,抬腕一看,果然,电子表的显示幕没有任何数字:“不可能,就算没有阳光直射,这表起码也能维持一个月的,唯一的解释就是——”

“强磁场!和我们在雪山顶上遭遇的一样。”

岳阳不约而同地也想到了这一点,赶紧将镭射测距器拿在手里,果不其然,没有信号。“所有高灵敏的电子仪器失灵,现在唯一可以使用的,恐怕就只有这几盏灯了。”

卓木强道:“其实早该想到的,山峰有那种可怕的强磁场,山腹中自然更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岳阳道:“是啊!目前所在海拔高度已经从接近四千米下降至不足一百米,可以说,已经抵达了喜马拉雅山脉的山根处。”

张立道:“那我们岂不是在地下三、四千米深的地方?”

岳阳道:“不,不止。入水口在海拔四千米左右,但方向是自东向西,等于从整条喜马拉雅山脉的边缘附近一直深入到腹地,头上的高山都远高于当初入水的地方。现在,我们恐怕是在地底六七千米的深处。”

张立吸了口冷气,叫了声:“我的妈呀!”

这时候,中间的吕竞男叫道:“是不是电子仪器失灵了?我们好像遭遇了和在斯必杰莫雪山顶上相似的情况。”

卓木强大声回应道:“是的,目前电子仪器都无法使用,只有出去后看情况了,估计还有两公里,只差最后几分钟了。”虽然这样说,他心中却很明了,在黑暗中,没有确切的时间,每一秒都将比一整年更加漫长。

近了,近了!在探照灯的灯光下,前方出现一个圆形洞口,就好像快出隧道时看到的情况那样。只有在外部空间远远大于隧道时,才会出现如此明显的洞口。

每个人攒足了最后的力气,蛇形船好似快要飞起来,船桨翻飞,惊涛拍岸,此刻的流水潺潺声也变得可爱起来……

随着洞口完全在视野里消失,张立暴喝一声:“出来啦!”

整条蛇形船脱离隧道一般的地下洞穴,在他们眼前,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世界。张立吼完那一声,却发现船上没有一个人应和。疑惑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他就领悟了大家依然保持沉默的原因。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虽然出了洞口,可是映入眼帘的,依然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探照灯的强光,在洞穴中还能感到格外明亮,可除了洞口之后,朝着正前方扫射的灯柱越远越淡,最后变成了一团灯雾,湮没在黑暗之中。

一个没有光的世界,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地下王国香巴拉?

船头和船尾的人,都不约而同调整起探照灯的方位,重新认识他们面前的这片新空间。探照灯在前方环绕一百八十度,没有发现任何边缘的迹象,向下,全是水,没有岸,向上,三四十米的高度依然是岩层,难怪没有光亮,原来依然在几千米的高山腹内。而后面的人呢?探照灯先扫到出来的洞口,随后向左右侧移,只见岩壁延伸开去,略微呈一个弧形,也是无尽深远,根本看不到头。

岳阳艰难道:“这……这或许是一个地下洞厅,我们并没有真的出去,还在地下洞穴系统内。”

“怎么可能?”严勇有些按耐不住了,喝道:“你不是说,这是最后一段了吗?为什么还在地下洞穴?为什么?”

张立也道:“是啊!快把地图拿出来再看看,会不会弄错了?我们不是还有几份防水的纸质地图吗?”

岳阳嘟哝着展开地图道:“不可能错的,确实已经出来了。”

严勇已经怒不可遏了,道:“放屁!要是因为一张错误的地图而让我们……那我……我就……”

胡杨队长道:“够了!严勇。”

卓木强道:“别争了!这样,岳阳,你们几个再研究一下地图,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问题。其余的人,沿着岩壁一直向右划,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由于指南针、罗盘都无法使用,蛇形船只能一直向右贴着石壁走,岳阳则在船里不住地向严勇解释着:“你看,我们是从这里到这里,这里有一个五阶跌水,你还记得吧?每个高两米左右,然后向右拐,是这条蓝色的安全线,然后……”

浪很大,卓木强在船首挥桨,不住有波浪拍击着岩壁,溅起的水花又浇到他身上。他敞开衣襟,任由冰冷的水贴着肌肤流淌,沁骨的凉使他保持清醒,并冷静地思索,究竟是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

只要地图没有错,岳阳指引的道路就不会有错,而且从目前的情况看,前面似乎也没有类似通道一样的洞穴,的确已经走出了地图标注的范围。

那么,现在,到底身在何处?

忽然,第一次看见香巴拉密光宝鉴时的情形又浮现在脑海。当时唐敏道:“这幅图下面什么都没有,也很奇怪。下面……下面应该有很多水才对……”

不仅如此,胡杨队长也说过:“这幅地图上面是什么?怎么会描成黑色?”

这里面,究竟是哪里有问题?

啊!黑暗……在香巴拉和地图之间的黑暗,难道说……

卓木强正想着。只听岳阳开口道:“啊!不会吧!难道是——”

严勇喝问:“什么?你想到了什么?”

岳阳指着地图道:“这浪,这地图的出口,还有这上半部为什么呈弧形?我们现在的走向也是弧形……”

严勇不耐烦道:“乱七八糟的说些什么啊!说清楚点!”

岳阳道:“天哪!你看,强巴少爷,你们都来看看!这地图的上半部为什么会是弧形的?胡杨队长不是还质疑过,为什么不留出空白,而要画成黑色吗?还有这些波浪,这些波浪这么大……我真是蠢,我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不!不!是我根本没朝这方向去想,太……太不可思议了……谁能想得到?谁能想得到?”

张立不解道:“岳阳,你究竟要让我们看什么?你想到什么了?说出来啊!”

岳阳扭过头去,望着漆黑的水面,又一个数米高的大浪扑了过来,从船的下方荡过去,拍打在岩壁上。他惊惧地答道:“我们的确已经走出了地下河洞穴,但前面并不是香巴拉,而是,海呀——”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