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藏地密码 之12:香巴拉之夜 第四章 最可怕的对手

肖恩他们去了很久才回来,接着为赵祥举行了一场简单的葬礼,岳阳亲手将他埋了,并在墓碑上刻字。

随后,肖恩大致分析了一下,在他看来,那头暴龙倒更像是巨蜥。不管怎么说,这种终极猎食者绝对是一方霸主,刚才它的嘶吼足以让周围的其他凶兽远离,所以他们暂时是安全的。

更让人担心的,反而是那种小蜥蜴。肖恩说,那绝不是那头巨蜥的后代,反而更像是林蜥,如果真是,倒可以算人类的始祖了。它们与巨蜥应该属于共生关系,利用自身吸引别的肉食者前往埋伏有巨蜥的地方,然后靠吃剩下的残羹度日。一旦巨蜥死亡,也会成为它们的食物。

小蜥蜴的前爪有能够撕开猎物的利钩,口腔里也有尖钉一样的牙齿,百余只的数量可不是说着玩的,所以肖恩他们顺带往巨蜥尸体上扔了颗手雷,把那些小蜥蜴也炸了个七七八八。

胡杨队长接着解释了回来晚的原因,因为肖恩留在那里解剖那头巨蜥,还将解剖下来的东西给带了回来。

在众人注视下,肖恩从背包里取出一截带肉的长骨。

长骨正中膨大,胡杨队长说看起来有些像一种叫葫芦丝的乐器。肖恩说,这截骨头是那头巨蜥的发声共鸣腔,只要吹奏得法,就能发出那巨蜥的吼声,周围的大型生物听到手机访问:wàp.①⑹k.cn,必定不敢靠近,除非是以那种巨蜥为食的生物,但按照自然界的规律,应该不可能有那样的生物存在。

所有的人都皱着眉头,在肖恩的指导下,很轻易地就吹响了那截骨头。岳阳认为,这和强巴少爷骨笛因有异曲同工之妙。

接着,肖恩又取出几瓶棕黄色的液体,告诉大家,这是他收集的巨蜥的尿液。动物进化到一定程度之后,尿液里就包含了许多信息,领地范围、发情周期、种群数量,某些生物甚至可以从同类的尿液中分辨出对方的年龄。在关键时候,这些尿液可以成为一种保障,迷惑或者驱赶别的猎食者。”

他兴致勃勃地向所有的人展示,仿佛手里拿的是能量饮品,完全没注意到唐敏已经掩住了口鼻,远远地退开。

就在肖恩准备收起这些瓶子时,一直紧盯着他的巴桑道:“还有一个小瓶子呢?”

肖恩露出绅士的笑容,取出一个小小的、青霉素一样的瓶子,里面同样是液体,但是要清澈许多。

他紧紧压住瓶口,晃了一下,道:“这个……该怎么说呢!应该算是讯息素一类的东西。你们知道,一些昆虫和动物会利用外激素来吸引异**配,还有些生物,遇到危险时会发出强烈的讯息素,告诫同类切莫靠近。我听你们说,巨蜥刚刚死去,那些小蜥蜴就从四面八方钻出来,说明它们捕捉到了一种讯息,知道那个巨大的生物已经变成一种可食用的东西。经过我的观察和分析,最终在巨蜥的颅腔内找到了这种液体,应该是由于巨蜥死亡而发生了自溶变性的一种……类似于激素的东西。也就是说,这种讯息素标志着一个巨大的生物已经转换成一顿丰盛的美餐。我在那些小蜥蜴身上做过试验了,可以引起同类的疯狂攻击。在这里,不知道有多少种生物可以捕获到这种信息素,我们可以试着用来对付一些大型生物。”

“哇哦!肖恩大哥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些生物还可以这样利用!”话音刚落,立刻引来张立的赞誉。

肖恩苦笑了一下,心中想的是:“如果不是为了自保,根本不用做得这么明显。不知道有没有人怀疑到我?不,他们肯定已经怀疑我了,可那又怎么样?我什么都没做过。等等!船上那件事……不,他们没有证据!”

心念一转,他赶紧岔开话题道:“对了,那巨蜥在这一带活动,却不肯靠近水源,里头说不定藏着我们不知道的危机。”

“今晚提高警惕就好,到了晚上,自然就会知道。”吕竞男提出建议的同时,看了看亚拉法师一眼,两人脸上都露出不易察觉的凝重之色,在他们看来,肖恩的身份已经昭然若揭了。

可是,该怎么让卓木强相信这件事呢?吕竞男不禁思索着一路上肖恩的所作所为,却没有发现破绽。

天已经完全黑了,岳阳怎么也无法入睡,索性和张立换防守夜。卓木强知道他心里难过,大多数时间让岳阳一个人独自静坐,他则全力负责监督营地附近的状况。

没过多久,岳阳喃喃道:“强巴少爷,你说,是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标价?我们都是为了达到那个标价,而不断在努力?”

卓木强侧头看了一眼,只见岳阳盯着地面,神情落寞。他不明白岳阳的问意,随口答道:“你是说人生的价值吗?呵……”他拨弄起篝火,理了理思绪道:“按照我的理解,人生的价值分为三个层次体现,第一价值即生存价值,那也是人生最根本的目的,体现为最基础的物质需求,包括保障存活的食物和健康的体格,不管想达成什么伟大的目的,或是做出怎样惊天的事迹,首先得满足这第一个条件,活着。就这一点而言,人和动物没有区别。”

“一旦人生的最基础目标得以实现,那么,自然而然就渴望实现第二价值,即社会价值。他们需要对物质进行支配,并通过某种方式让自身的地位得到社会的认可,或许这就是你所说的自身价值的体现吧!这里面包括了物质精神需求、人际关系、社会背景,乃至组成家庭、繁衍后代等等。仅仅存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够的,人们必须通过各种方式来验证自己存在的必然性和必要性。当然,这种价值最常用也是最基础的体现手段,往往被限定在金钱这个范畴里,用一种数值来代表他所创造的财富,成为大多数人的共识。虽然很多东西是无价的,但是,人们还是习惯用一个固定的价位去衡量。如果非要说这是一种人生标价,也无不可。”

说着,卓木强看了看岳阳是否在听。就见岳阳瞪着眼睛,怔怔地听着,追问道:“那,第三层价值呢?”

“更高层次的追求吗?”卓木强淡淡笑道:“那当然是精神价值的追求了。人的创造力是无限的,特别是很多人聚齐起来的时候,究竟能创造出多少价值,取决于他们对自身创造出价值的满足程度。如果永不满足,就将永久地追逐着第二价值。但是,一旦某个人对物质的需求,对社会地位的认可,都达到了他自身满意的程度,就会转而追求更高层次的价值体现。那种价值,应该是一种很模糊的东西。有才学的人,将专注于他们的才学之中,比如那些艺术家、思想家什么的。而普通人的这种精神需求,往往需要藉宗教或别的表现形式。”

“其实,第二层价值和第三层次的价值体现,没有绝对的分界线,比如有些人就对第二层次价值体现看得十分淡漠,满足第一层次价值后,直接转而全力追求精神价值的体现。这部分人对物质的需求和对社会的认可程度都低至极点,只沉醉在自身的精神世界中,这也很难说他们是对是错,是吧?”

岳阳将树枝扔进火丛里,难以置信道:“这真的是强巴少爷你理解的?”

卓木强道:“反正我知道。”

岳阳笑了笑,随即面色又沉痛起来,再问道:“为什么?强巴少爷,为什么有的人会为了第二价值而改变,甚至变得完全……和以往判若两人?第二价值的魔力,真的那么可怕吗?”

卓木强叹息道:“或许,他太渴望体现一定的社会价值,以承认自身的存在吧!其实,很多人潜意识里都有这样的心态,比如那些拼命工作的人,拼命考证的人,还有那些超龄的相亲者,潜意识里,或许多少都觉得自己不是完全被社会认可的,或者还没有得到应有的社会地位。有的人,会因此采用极端的形式争取。”说到这,他想起了童方正,不由黯然。

岳阳颓然道:“极端……真的可以不顾一切啊!”

突然,卓木强好似想到了什么,抬头问道:“你是说赵祥?”看向岳阳缠着绷带的手臂,续问:“你的手,不是因暴龙袭击而受伤的吧?”

岳阳苦笑,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告诉了卓木强。最后,他道:“看来,在利益面前,友谊、承诺,甚至誓言,都可以变调。我记得听人说过,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只是我没料到,会变得这么快、这么彻底。”

卓木强也陷入了沉思,两人一时沉默,唯有那堆篝火烧得“劈啪”作响。

过了片刻,岳阳抬起头来,似乎在舒缓心中的压抑,吐息道:“唉!总算过去了,或许,他有他不得已的原因。强巴少爷,这件事,别告诉别人,好吗?”

卓木强点点头。

岳阳昂头望向夜空,天上有几点繁星闪烁,不由叹道:“真好!今晚香巴拉上方的浓云又散开了,又可以看见星空了!”

“是吗?”卓木强也抬起了头。

然而,他和岳阳都很快发现,那些星星不对劲!那不是闪烁的星光,移动速度太快了,且完全不符合星辰的运动轨迹。

卓木强不禁站了起来,皱眉道:“奇怪……”

岳阳也道:“怎么回事?是飞机的尾灯吗?”

“不对!”卓木强猛地一惊,和岳阳惊骇地对望着,两人同时想到了——伞降者!是伞降者附在身上的照明装置!

两人几乎一起行动,岳阳伸手一拉机关,将用于熄灭篝火的泥簸箕翻扫过来,火光顿灭,卓木强则跑开,逐一通知那些刚刚睡下不久的队员。

怎么回事?难道有人敢在晚上攀登那可怕的雪山?岳阳疑惑了。如果不是这样,那么……那么就只有另一种可能,即香巴拉的外面还是白天!

想到这里,登时更加了解,那些从雪山顶上伞降的人,为什么没有一个能活着?外面还是白天,香巴拉内却已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登顶后跳伞的人,身在绝对黑暗之中,只能飘落到海里。

在漆黑的夜里,九人一齐仰望上空,用力捕捉着微弱的闪光。岳阳凭着肉眼分辨闪光的数量,卓木强则举着夜视望远镜调整着,但不一会便失望地放下道:“不行,隔太远,夜太暗了。”

胡杨队长将望远镜接了过去,卓木强紧紧握住唐敏的手。这批敌人,无疑将会成为他们在丛林中最可怕的对手,远甚于食人的原始动物。

吕竞男心中叹息道:“到底还是被跟过来了,不知是哪一批人马……”

肖恩心道:“来得真不是时候!应该等我们发现帕巴拉神庙之后再进来的,如果那时两边打起来……”

岳阳则一边数,一边茫然地想:“怎么会?瘦子安放的是电波信号发射器,根本无法穿透香巴拉顶峰的电磁屏蔽。可是,如果对方没有在香巴拉谷底的具体坐标,不可能敢于伞降。难道真的如瘦子所说,我们之中,还有另外的势力代表?那人究竟是谁,在什么时候与外界取得联系的?巴桑、肖恩、老胡……”他在心里将自己所观察过的人都暗中过滤一遍,

张立也正考虑着和岳阳相同的问题:“肯定是激光发射装置,或许是一次性脉冲……不!仅仅靠一次发射,不能保证被卫星捕获,那么,是间隔脉冲式发射激光信号,需要将发射点对准香巴拉头顶的裂缝。然而,在那夜香巴拉头顶的云雾散去之前,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正上方是怎样的结构,得是在那以后的事情。从那晚到现在,仅仅过了十天,对方却能娴熟地登上雪山,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曾经登顶,并和我们一样,在那雪雾面前迷失了方向!”

亚拉法师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巴桑,巴桑的表情很淡漠,看不出什么来。

“七至十一盏灯。”过了很久,岳阳才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将他肉眼能分辨的极限数字报了出来。

要知道,这可不是寻找七颗星星那样简单。他是在浩渺的夜空中寻找针尖大小的闪光点,而且那些光点还在闪烁移动,有时亮一下就灭了,再亮起时,已变换了方位。

吕竞男道:“好吧!十一作为底数,只会更多,不会减少。那么,现在,我们应该商量一下对策了,有些计划需要改变。”

她望向卓木强,卓木强叹息一声。在这个时候,他最不愿意面对的敌人,就是自己的同类——同样具有智慧的人。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