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步步惊心 下部 第二十章

"若曦,听话!起来喝些清粥。"我闭着眼睛,听而不闻。胤禛长叹口气道:"若曦,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你这样终日不言不语,你姐姐在地下能心安吗?"

心里抽痛不已,睁眼看着他道:"你让我送姐姐回西北好吗?"他道:"若曦,我能答应你的事情都答应了,可这件事情绝对不行。"我闭上眼睛,不再理他。他道:"我已经将你姐姐从皇室宗谱中除名,准许扶灵回西北安葬。就是对你阿玛都传了口谕,命他将你姐姐和常青山秘密合葬。若曦,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

"为什么不能让我送姐姐回去呢?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胤禛静默了半晌,头贴在我脸上道:"因为我怕,我怕你去了西北,就不肯再回来。"我侧脸凝视着他眼睛,"我知道你和你姐姐一样,都不喜欢紫禁城,我怕你回到那片你做梦都在想的天地后,心就再也回不来。若曦,你阿玛和弟弟们一定会办妥当的。"

他眼中隐隐的几丝脆弱让我轻轻点了点头。他一喜忙道:"起来吃些东西。"我扶着他手坐起。

我问:"巧慧可好?"胤禛道:"十三弟做事,放一百二十个心,心思缜密,手段圆滑,滴水不露的。"我道:"我当然知道十三爷会在府中安置妥当巧慧,我只是担心巧慧心情。她和姐姐一块长大,相依做伴多年,姐姐一去,她一下落了单,八爷府没有道理再留,回我阿玛那边,因为姨娘,巧慧自个不愿意。失去亲人又突然到陌生的十三爷府,伤痛和彷徨只怕非外人能体会,"

两人正在说话,承欢在帘外探了探脑袋,扑进来。抱着我腿嚷道:"姑姑,你好点了吗?"承欢的依恋喜欢之情尽啊于脸上,我心里一暖,微微笑着拉她坐到凳子上,"好多了!"她噘嘴看着胤禛道:"皇伯伯这几日都不肯让我见姑姑,说姑姑心里难过,要休息。可姑姑一见我就笑了。"

承欢满脸讨好地帮我夹了一堆菜问:"姑姑见到承欢是不是就不难过了?"说完,眼巴巴,满脸企盼地看着我,我笑着点点头道:"看到承欢就不难过了。"

承欢-哗-的一声大叫,对胤禛说:"皇伯伯听见了没有?以后不能不让我见姑姑了。"胤禛目注着我们,笑点点头。

有承欢的插科打诨,软语娇声,我不知不觉间竟比往日多吃了小半碗饭。胤禛喜夸了承欢两句,承欢听完更是一副天上地下古往今来我最可爱的神情,我和胤禛不禁都笑起来。

――――――――――――――――――

沐浴后,一身月白衣衫,袖口处用银丝线绣着朵朵木兰花,将头发散散挽了个髻,拿簪子插好,正拿剪刀剪烛花,胤禛掀帘而入。我纳闷地问:"奏折看完了?"他微微笑看着我,没有说话。眼光如水般温柔,层层叠叠,丝丝缕缕,将我一点点缠绕在他的网中。我心跳一下变得急促,怔怔看了他半晌,强扭过头,装做不经意地放下剪刀,无意中却瞥见镜中的自己满面潮红。

他从身后搂着我,俯身在我耳边低低道:"我要你!"我脑袋霎时一片空白,身子僵硬,全身一时冷一时热。他手探到我腋下,轻解着衣扣,我猛地一扭身,面对着他,双手抵在他胸前,只是喘气。

他眉头微蹙凝视了我半晌,忽而一笑道:"不要怕,我们慢慢来,总要你心甘情愿的。"我紧张地看着他。

他低头沉吟了会问:"若曦,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坦诚相待!"我想起很多年前他云淡风轻的-想要-二字,心中一暖,含着丝笑点点头。

他也嘴角带笑道:"那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不抗拒?从你住进养心殿起,我一直能感觉到你对我即亲近又抗拒,所以迟迟未要你,想等到你只有亲近没有抗拒的时候。可昨日看到承欢和你彼此笑脸相映时,我不想再等了,我要你为我生儿女,我想看到你和他们在一起大笑的样子,那是我心底的幸福。"

我脑中猛地乱起来,我抗拒是因为知道前面每个人的结局,即使你现在如此温和,可我仍旧害怕直面你将来的酷厉。理智上知道不能用对错来衡量整件事情,可想到八阿哥时,感情上却无法接受。静默半晌,我胡搅蛮缠道:"我要做皇后!"他眉头一皱,瞬即又展开,淡淡道:"你故意想气走我吗?"我一扭头,坐到椅子上说:"我就是想做皇后!"他走到我身前道:"这件事情我不能答应,皇后和我自幼结发,性情温和平重,行事从无逾矩,况且她早年孩子夭折,至今膝下无子,我不能再伤她。"

"那你以后不许再召年妃。"他深吸口气道:"这个我也不能答应,若曦,不要刻意刁难我。"我微抬着下巴笑问:"那你能答应我什么呢?"

他面无表情地凝视了我半晌,眼神渐渐沉痛,缓缓蹲下,双手把我的手拢在他手心里,头搭在我膝盖上,道"若曦,我即使贵为九五之尊,可我也有很多牵绊,不能随心所欲,我就是对自己很多时候都是残忍的,有时候我自己问自己我究竟拥有什么?十三弟为了我,幽禁十年,当年的他独自一人可杀虎,如今却是满身的病,年龄比我小,身子却比我弱。你也不比他好,我很多时候都不敢去细细想这些事情,我心里其实很怕。我有什么?我如今有的就是整个天下,可这些你根本不看重,我能给你的只有我的心,我要你陪着我,在这似乎满是人,却又空落落的紫禁城里,一些也许一辈子都不能对人言的事情,你能懂。"

他抬头看着我道:"我至今没有册封你,就是想时时能看到你。一旦有了封号,你就要住到自己宫中,我若想见你,还得翻牌子,派太监传召。如今这样你我却可以日日相对。你明白吗?"

"你若担心日后会后宫相争,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咬唇未语,他凝视着我道:"大清朝上上下下几千个官员我都管得来,后宫几个嫔妃我还管不了吗?历史上后宫之争,不外乎几个原因,有些是皇帝羸弱,没有能力管;有的是后宫之争本就代表了朝堂内利益相争,皇帝只愿坐视她们彼此相争彼此牵制;有的根本就是懒得管。但我肯定会管的。朕命人杖毙宫女,其实就是杀鸡儆猴,不管是谁,若想暗地里打听干涉朕的事情,朕都绝不会轻饶!"

"若曦,你还要拒绝我吗?"他半仰头望着我问,神色温和,眼神乍一看竟象小孩子般的带着几丝无助彷徨,我心中一酸,从椅上滑下,跪在地上与他紧紧相拥。

他轻笑几声,猛然把我从地上抱起,我又是急,又是羞,低声叫道:"你干吗这么性急?我还没有准备好。"他笑道:"你这个人事情逼近眼前时,急智倒是有的,可平常做事却总是反反复复,难下决断,今儿晚上,你是答应我了,可只不准睡一觉又该踌躇不决了。我还是-有花堪折直需折-吧!"

说着已经把我放在了床上,我又是紧张,又是害怕,还有隐隐的期待,几分臊,几分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只是紧闭着双眼,感觉他一面轻吻着我的耳垂,一面解开了我的外衫……

----------------

寒意退去,圆明园中绿意沉沉,姹紫嫣红开遍。鸟儿也是份外的卖力,悦耳之音不断,声声都是春意。

胤禛,胤祥,我三人漫步而行。许是受园子中繁闹无边的春意感染,十三的气色看上去很好,嘴角含着丝笑和胤禛聊天。胤禛也是格外愉悦,眼中暖意融融。我静默地随在二人身后,时闻两人低笑声,心中说不出的温馨感。

胤禛时不时侧回头看我一眼,十三看到脸色微微一黯,迅即掩去,又朝我挑眉一笑,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和胤禛。那熟悉的笑容刹那竟让我眼眶一酸,眼泪险些出来。

孩童的笑闹声远远传来,隐隐约约的歌声夹杂在其中。极其纯粹明净的快乐,他们两人不禁都寻音而去,我却是笑蹙了蹙眉头。

十三侧耳细听了会道:"他们这唱的是什么?调子听着陌生。"胤禛笑道:"大概是新教的吧!我们小时唱过的歌,你还记得起吗?"十三笑说:"都记得呢!"胤禛诧异道:"都记得?我是只记得三两首了。"

我忍不住道:"记得哪几首?唱来听听。"胤禛一时面色颇为古怪,十三以拳掩嘴,轻咳了几声,却是掩也掩不住的笑意。我笑问:"十三爷,有什么乐事,别独自一人偷着乐呀!"

十三笑看了胤禛一眼道:"我不敢说,你若想知道,回头我们私下里说。"胤禛笑骂道:"这就是不敢说?赶紧说吧!当着面,我还放心些,不然私下里,更是不知道要编排些什么。"

胤禛语气虽是怨怪,但却透着真心的高兴欢喜。十三和他终于又开始象以前一样可以开玩笑了。虽然只是极其偶尔的时候,大部分时间的十三仍然是严守规矩的,可他已经很是满意。高兴十三精神比去年刚放出来时好,高兴十三心底深处依然把他视作亲昵的四哥,可以不讲规矩的四哥。

十三笑看着我道:"你听过皇兄唱歌没有?"我摇摇头,他点头笑道:"你想办法让皇兄给你唱一次就知道了,不过只怕很难。"我笑睨了一眼一脸若无其事的胤禛道:"看样子不会好听。"十三笑叹道:"唉!不是不好听或好听能形容的,而是……"说着,顿住,只是笑嘻嘻地看着胤禛。

胤禛干笑了两声道:"你接着说吧!"十三清了清嗓子道:"皇阿玛一年生日,那时我还小,记得三哥弹了首曲子,皇兄为了应景就献唱一曲逗皇阿玛开心,结果他一张口,我们几个年纪幼小的都立即捂住了耳朵,十四弟甚至干脆躲到了桌子低下。几个哥哥也是人人皱着眉头强忍着。唯独皇阿玛笑听着他唱完。他刚唱完,满场欢声雷动,我们甚至拍了桌子庆贺。那一晚三哥精湛的琴艺都没有让大家这么大力鼓掌、高声喝彩。皇兄是独占熬头。"

我掩嘴压着声音笑起来,"如此说来,倒是真要寻机会一听了。"十三笑道:"从那后,但凡听到皇兄要唱歌,我们立即拔脚就走,想来这么多年竟只听了那么一次,实在可惜。皇兄若再肯唱,务必通知臣弟!"胤禛面色淡然地凝视着前方,缓步而行。我和十三看了他一眼,两人相视而笑。

承欢坐在秋千架上,弘历推着她荡秋千,一旁还有陪弘历一块读书的几个王公大臣的子弟,十三的儿子弘暾和几位小榜格有荡秋千的,有坐在草地上笑闹的。

我们三人掩在树丛中笑看着他们,一个面貌清秀的小爆女恰从旁经过,过来给各人请完安后又退走,弘历目送着她远去,一时竟然忘了推承欢,承欢鬼头鬼脑地回头看看弘历,又探头望望远去的小爆女,-哈哈-大笑起来。一时众人都跟着哄声大笑。

我笑抿着嘴想,弘历今年八月就该满十二岁,在古人而言恰是可以谈情说爱的年纪。十三笑叹道:"当年秋千架上的我们,如今头发都已微白,看着他们竟然觉得就是当年的自己。"我笑看着十三道:"难不成我们风流倜傥的十三爷也做过傻看女孩子背影的事情?"十三噙着丝若有若无的笑,凝视着嬉戏的孩子们。

弘历有些恼,气看着大家,承欢跳下秋千架,叉腰仰头看着弘历,领头高声唱道: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草丛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学堂上夫子的嘴巴,还在拼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时光

紫禁城外什么都有,就是不能随意出宫关羽和秦琼,到底谁比较厉害昨天见过的那个小爆女,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夫子的历史,手里的破书,心里朦胧的感觉

总是要等到阿玛问,才知道工课只做了一点点总是要等到考试后才知道,才知道该念的书都没有念一寸光阴一寸金,夫子说过寸金难买寸光阴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辛辛苦苦的时光

阳光下蜻蜓飞过来,一片片绿油油的荷塘紫禁城的美丽,比不上天边那一条彩虹什么时候才能像年长的哥哥们,可以娶妻纳妾地逍遥盼望着散学,盼望着出宫,盼望长大的年纪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盼望长大的年纪。"

胤禛,十三都诧异好笑无奈地看向我,十三叹道:"我要考虑把承欢领回去了,再让她跟着你胡混,不知道还能干出什么来?她究竟懂不懂自己在唱什么?"我笑说:"等真懂的时候,就不可能用如此清越欢快的声音唱出来了。"

胤禛无奈地斥道:"夫子的嘴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手中的破书?娶妻纳妾地逍遥?你还教了他们什么?"我笑着侧侧头道:"也没有教什么,不过唱唱歌,讲讲故事!"

十三手轻扶着额头郁郁地道:"回头要好好问问承欢,你的故事只怕不能是-孔融让梨-,-司马光砸缸。"我笑而未语。胤禛凝神听着歌声,眼中忽掠过一丝不快,看着我淡淡道:"紫禁城的美丽,比不上天边那一条彩虹。盼望着出宫?"

十三忙岔开话题道:"我们走吧!待会被他们看见,反倒扫他们的兴。"胤禛微一点头,十三提步而行,胤禛却未动,拉住我的手定定看着我。我笑握着他的手道:"你怎么这么较真?一句歌词而已!"说着看十三背向着我们,垫起脚尖,在他唇上快速一吻,又若无其事地站了回去。

他忙扫眼看向嬉戏的孩子,发现无人注意,才似笑似气地看着我,我下巴微挑,笑睨着他。他点点头无限暧昧地低声道:"今晚上我们再算帐!"我刚才的气焰一下子烟消云散,摔脱他的手,快步去追十三,只闻他在身后低低的笑声,"你呀!总是纸老虎,一戳就破!就是花样子多,真要和你真刀实枪,你就……"

十三已近在眼前,我又臊又急,回头瞪着他,他摇头一笑,未再多言。

------------

承欢掏着泥巴修筑城堡,裙子早就污迹斑斑,这会子连脸上也染了几块黑泥,侧头看向坐在柳树下的我,问:"姑姑,你讲的那些公主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等人去救吗?"我漫不经心的瞟了眼,点点头,复又低下头默默发呆。听到承欢怯生生地叫了声-阿玛-,抬头看去。十三默默看着承欢,承欢立在泥地里,不安地把手往身后藏。我心下一叹,孩子们都带着几丝畏惧的冷面胤禛,承欢见了就往怀里扑,反而大家都不怕的十三,承欢总是一见着就变了个人似的。十三注视着承欢,眼中闪过沉痛,神色有些黯然。承欢跑到我身边,藏到我背后,叫道:"姑姑!"我对她笑笑说:"回去找嬷嬷洗脸,把裙子换了。"承欢一喜,偷眼看了眼没有任何反应的十三,撒腿快跑而去。我道:"承欢一直不在你身边,生疏也在情理中。不如你把她接回府,过一段时日,父女相熟了,自然就亲昵了。"十三低头默了好一阵子,道:"不用了,我怕我即使把她带回府,也不敢日日面对着她。"我心下一叹,承欢与绿芜有五分相象,十三爱越重,反而越冷淡。十三静默了会,神色恢复如常,随意坐在我身侧,看着我身上承欢无意印上的几个黑手印,笑说:"你对孩子耐心真是好得出奇。"我叹道:"这是他们最无忧无虑的日子,我喜欢由着他们高兴。将来渐大时,各种规矩就必须全要守了,各种烦恼就全来了。身在皇家将来总有很多无奈,我宁愿他们现在有一段纯粹快乐的时光。"十三道:"承欢现在有皇兄,有我们护着,可我们不能护她一辈子。由着她性子来,在一般人家也无所谓,可我们这样的人家,我担心她将来闯了祸都不知道。"我默默想了会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正因为我们都太严守着规矩了,才越发想让承欢能活得自在一些。不过你放心,我心中自有计较。"十三轻轻一叹未语。我侧头看着他道:"你年轻的时候,最是洒脱不羁。当年紫禁城中谁不知道十三爷与贩夫走卒、雅妓豪客把酒论交的风流?和我还不熟时,就能掳走我,通宵不归。如今自己守规矩不说,还担心女儿性子不够规矩。"十三撑头,默了一会道:"我只是希望她能平平安安过一生,不要她经历我们曾经过的苦。宁可她平凡一点,愚笨一些。"我低叹一声,抱住膝盖,道:"承欢虽爱嬉戏胡闹,但却冰雪聪明,又最会见风使舵,把皇后娘娘和熹贵妃娘娘哄得满心喜欢。我虽宠她,但该讲的道理也都会说的。"十三点点头,随意地说:"承欢以前虽常和弘历在一起玩,可幷没有现在这么热乎,如今不但和弘历这么亲昵,和熹贵妃娘娘也这么亲近。"我淡淡一笑未语,一个是将来的皇帝,一个是将来的太后,我当然会时时提点承欢巴结讨好的,感情要从小培养。两人各自沉思发呆,十三问:"起先我过来,站了半晌你都未曾发觉,承欢叫了,你才惊觉。琢磨什么呢?"我强自一笑道:"没琢磨什么,就是一时走神。"十三垂目凝视着地面道:"你是为了皇兄命十四弟守皇陵的事情吧?"我没有答话。十三道:"其实远离京城对他也许是好事。"我埋着头问:"你真如此想吗?"十三道:"确如此!我甚至宁愿和他互换一下!皇兄留他在遵化守陵,只是不准他随意走动,并非幽禁。衣食住行虽不能和京里比,但也绝不差。"我低低道:"你和他不同,若不是皇上实在无完全可信赖之人,如今又步履维艰,你只怕早就泛舟五湖而去。可他壮志未酬,从统率千军、驰骋西北的大将军王到看守陵墓的闲人,心中悲郁绝非遵化秀丽风光能消解。"十三说:"皇兄一直刻意不让你知道朝堂上的事情,特别是和八哥、十哥他们相关的事情,就是不想你费心。听皇兄说,你如今日日吃药调理,若再为这些事情伤神,岂不让皇兄的一番苦心全都白废?何况毕竟是手足,好好歹歹,最坏也就是幽禁。"十三微微笑了下道:"其实在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幽禁,也算是远离俗世烦扰的隐居。""现在皇兄心情也绝不会好过,太后为了十四弟,和皇兄一句话都不肯说,也禁止别人称她太后。如今病势沉重,却心心念念只是十四弟。可皇兄现在正在施行新政,本就反对声浪很大,全靠强硬态度推行,如果十四弟留在京中,你也知道他那脾气,一点面子都不会给皇兄的,当着满朝大臣的面可以和皇兄对着干,让皇兄威仪何在?又如何让众臣服从?若被有心人挑拨利用了,后果更是难料。若曦,这些事情是你无能为力的,你放开手吧!"我头伏在膝盖上沉默无语。十三凝视着远方,也默默出神。

―――――――――――――――

雍正元年五月二十三日仁寿皇太后乌雅氏逝世,至死未接受胤禛册封的太后封号。甚至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刹那,对胤禛-额娘-的呼声依旧不理不睬。当她永远合上双眼后,胤禛喝令所有人退下,独自一人在她床前直挺挺地跪了两个多时辰,脸色沉静,无怒无悲。皇后无可奈何,命高无庸叫我过去,我上前行礼,皇后忙搀住我问:"你可有主意?"我隔着窗户凝视着那个满是悲愤的背影,半晌后问:"十四爷可到了?"皇后摇摇头道:"还未到,大概晚间能赶到。"我心下难受,对胤禛一时又是怜又是怨,十四未能见康熙最后一面,如今又不能赶及见额娘最后一面。他是皇上,如今众人都为他着急,可十四呢?十四的痛呢?额娘因为惦念自己缠绵病榻,他却不能床前尽孝,连见个面说句安慰的话也不能,现在兼程赶回时,却只能面对冰冷无气息的尸身。痛何能述?悲何能尽?淡淡对皇后道:"奴婢也没有主意。"说完就向皇后行礼告退。皇后神色微诧,但还是由我离去。十四晚间赶到后,跪在太后床前,静默无语,一跪就是一夜,待天明胤禛命人装殓尸身时,十四突然发了疯一样阻止人将额娘的尸身移动。胤禛命人将十四强按住,十四这才开始大哭,悲嚎声震彻整个宫殿,我远远立在太后宫外,都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哭声。倚着廊柱,眼泪纷纷而落。母子三人,究竟谁对谁错?为什么结局是三人都深受伤害?最终哭声忽然消失,宫人大叫着传太医,原来十四已经哭昏厥过去。一向身体极为康健的十四因额娘的逝世病倒榻上,这一病就是一个多月,直到回遵化前,十四仍需要人搀扶。十四的悲痛无处可去,似乎只能用病来宣泄。胤禛上朝下朝神色清清淡淡,似乎他的悲痛早已过去。可夜深人静时,他批阅奏折间中,会忽然怔怔发呆,面色沉沉,手紧握笔,青筋跳动。只有在不为人知的时候,他才稍稍允许悲痛瞬时的宣泄。我心底深处对他的怨怪,在这种时候也丝丝软化。搁下手中的书,走到他身边,轻握住他的手,把毛笔抽出。两人默默相视,紧锁的眉头藏着多少心酸?伸手轻轻抚展他的眉头。他一言不发地拥我入怀,两人紧紧相拥。墨黑漫长的夜色中,红烛跳动下,两人相偎的身影映在纱窗上。

----------------

"别的格格都不给弘历哥哥送寿礼,干吗非要我送?"承欢扭着身上的衣裙问。我道:"将来你就明白了。"承欢腻到我身上嘻嘻笑着道:"好姑姑,你现在就告诉我吧!"我看着承欢,心下微叹口气,把她拥到了怀里,承欢静静抱着我脖子,半晌后在我耳边道:"我喜欢姑姑抱我。"

我笑拍了她背一下道:"你绝大部分甜言蜜语好象都是我教的吧?到我这里没有效果的。"本以为说完后,以承欢的性子肯定得又扭又蹭的,她却只是静静趴在我肩头不动,我纳闷地要推起她,查看她神色,她紧紧搂着不放,软声道:"姑姑,我说的是真话,我就喜欢皇伯伯和姑姑的抱。承欢能感觉到姑姑是因为承欢是承欢而抱承欢的。"

我抱着她摇了摇道:"你说的这是什么绕口令?"承欢在我脸上香了一下笑着说:"姑姑又装傻了,皇伯伯说的果然没错。"说着噘了下嘴,附在我耳边道:"我知道很多人是因为皇伯伯才抱承欢的,当然也是因为承欢可爱了。可姑姑却是不管承欢脏不脏,淘气不淘气都乐意抱承欢的。"

我默了半晌,不知该伤该喜,承欢才多大,心中却已开始隐隐明白宫廷了,可这样也许是好的,毕竟明白才不会做糊涂事。

承欢还腻在我身上,不肯起来,我看着挑帘而入的十三道:"你阿玛来了。"刹那承欢就站的笔挺,向十三做福请安。我撑头笑起来,十三神色复杂地看了一会承欢,也跟着苦笑起来。承欢一溜烟地跑走了。

我目送承欢离去,大笑道:"当年魅力无人能挡的十三爷,如今也有小泵娘见到就溜,避之唯恐不及!"十三苦笑道:"这样的事情,你也能幸灾乐祸?"我敛了笑意道:"她大一些时就明白了,我们这么多人对她的溺爱都源于你对她的爱。"

十三苦笑着摇摇头,撂开了这个话题,问:"承欢的筝学得如何?"我摇头道:"难!她看其他格格没这个功课,自个也不愿做。"十三默了一瞬,略带着丝黯然道:"别的事情都由她,筝却一定要学好,我不想将来给了她额娘留给她的筝,她却不会弹。"我点头道:"好的!就是打她手心,我也一定要她学好学精。"

两人正在闲聊,太监匆匆而来,见到我和十三,忙上前请安,我也忙站了起来。"十三爷吉祥!泵姑吉祥!皇上说-十三弟若还未出宫,就一起用晚膳吧!-"十三应好后打发太监先行离去。我们两人缓步而去。

"待会用膳时,你还打算皇上给你夹一筷子菜,你就站起谢一次恩吗?"我瞅着十三问。十三嘴边带出一丝笑,"若曦,皇兄如今毕竟是九五之尊,我们已经不仅仅是四哥和十三弟的关系,我们还是君臣。不过我会适可而止的,做过了也招人厌。去年是一时面对太多变故,没有把握好分寸。"

我摇头道:"可他幷不希望你视他为皇帝。"十三站定,凝视着我,沉吟了半晌后,打量了眼四周,道:"若曦,一个人一旦坐到了那个位置上,不管他想与不想,他终究要面对独自一人高高在上的寂寞与尊荣,接受万人朝拜,时间久了,他就会习惯,也会在不知不觉间习惯这个位置带来的绝对权利,绝对威仪,会渐渐不能容忍他人的簪越。"

我摇头道:"不会的,他不会的。"十三道:"唐太宗以善待功臣,从谏如流享誉史册,可就如此也大怒道-迟早一日要杀了魏征-,若非长孙皇后所劝,后果难料。自古帝王心思难琢磨,很多事情就在一线之间。事后即使他会后悔遗憾,可金口语言,说出的话岂能轻易反悔?"

我凝视着十三未语,十三道:"若曦,你要学会去接受,这些事情幷没有矛盾之处。如今我既把他视为我最敬爱的四哥,但更是整个天下的皇帝,我是他的臣子。我既以弟弟之心敬他,更以臣子之心忠于他。"

我摇摇头,快步而走,"他若知道会伤心的。"十三从身后赶上,道:"皇兄现在心里一切都明白,不明白的只是你罢了。"我侧头看向十三,十三带着丝苦笑道:"若曦,你为什么总是害怕将来,拒绝改变?似乎总想守住眼前所有一切,不愿再往前走,前面真有那么可怕吗?不过……"他叹道:"皇兄却是守着你,怕你变。今日我说这些话,也不知是对是错,不过我实在担心你,担心你终有一日不能躲在皇兄和你自己构造的世界中。"

――――――――――――――――

揉了揉太阳穴,搁下手中帐册,慢步走出暖阁。九月的北京,天空如水洗过般的明澈清透,看着格外舒心。我嘴角含着丝笑,依靠在廊柱上,静静凝视着天空深处。

听到身后脚步匆匆,一个太监跑到暖阁外,探头对里面当值的宫女太监叫道:"皇上就要到了,今日都留着点神。"我依旧缩在廊柱后,心里却是诧异,看这个架式难道又有什么事情让胤禛心情不好?

心下琢磨了会,却无任何头绪,如今我对朝堂之事也就知道那么几件大事,别的我既懒得关心,也无从得知。正在暗自琢磨,胤禛已经回来,身后跟着十三。我从廊柱后转了出来,俯身请安。胤禛脸色清冷如常,看不出有什么不悦之处,十三也是神色淡然,凝视了我一瞬,移开了视线。

两人一先一后进了大殿,我缓缓走出养心殿。找了个能看到进出养心殿的角落坐下,发起呆来。

"十三爷!"十三应声回头,见是我,笑说:"我有些事情急着出宫,有什么话回头再说。"说着就提步而行。我赶在他身前挡住,盯着他问:"发生何事?"

十三蹙眉看了会我道:"知道的越多越烦,不如索性什么都不知道。"我固执地定定看着他。半晌后,他轻叹口气,垂目凝视着地面道:"皇兄今日责骂了八哥。"

我茫然地想,不是雍正四年允禩才被拘禁去世的吗?我一直逃避,不愿意去想的事情,今日终于在脑海中浮出。

十三等了半晌,看我只是呆呆站着,轻叹道:"若曦,不要想了,这些事情你无能为力的。"我道:"为什么责骂八爷?"十三道:"今日皇兄奉皇阿玛神牌升附太庙,在端门前设置的更衣帐房歇息时,因屋内一切都是新制,所以有些油气薰蒸。此事筹备是由工部负责,八哥恰好管工部事务,皇兄一时激怒,就训斥了八哥。"

我默了半晌问:"只是训斥吗?"十三犹豫下道:"还下旨命八哥及工部侍郎、郎中等跪太庙前一昼夜。"我转身向养心殿行去,十三一把抓住我道:"你想做什么?去求情?我能求的情都已求过,能说的话也全都说了。"

我问:"难道只能眼看着吗?"十三叹道:"今日求情的大臣都遭到训斥,我后来私下和皇兄说情,皇兄只是静听,我说了半晌,皇兄淡淡一句-旨意已下,断无出尔反尔的道理-,接着就再不愿谈及此事。你去求情难道就能比我更管用?"

我道:"总要试一试呀!"十三道:"我有话和你说。"说着举步而行,行到无人处,他低头沉吟了半晌道:"若曦,皇兄虽没册封你,只以宫女的名义留你在养心殿,可明眼人心中都明白你已是皇兄的人。当年我还担心过你不能全心全意对皇兄,可如今就我看,你对皇兄的情意绝不会比皇兄对你的少。既然如此,你就彻底放下八哥吧!"

我问:"若你我易地而处,同样的事情,你能做到视为陌路,不闻不问吗?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怎么能要求我?"

十三道:"我知道这很难,可如今形势在那里。以前还有层关系,八哥是你姐夫,可如今你们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你若还心中老是记挂着八哥,一旦被皇兄知道你和八哥之间的事情,你这是在害他。"

我凄苦一笑道:"当年你还劝我可以直接将此事告知皇上,说什么-你也把四哥想得太小气了!佐鹰能包容敏敏,四哥就不能包容你?-"十三一时怔怔,半晌后道:"这是多少年前的话?你居然还记得!已经隔了十一年时间,期间发生了多少事情?我们都不是当时的我们,如今是皇兄,而非四哥!"

我喃喃问:"允祥,我该怎么办?"十三长叹道:"你若真为八哥好,就是放下。否则被皇兄察觉出蛛丝马迹,动了疑心,那皇兄迟早会知道的,到时皇兄只怕更恨八哥。"

我弯身蹲在地上,双手捧着脸,为什么会这样?十三默然相陪,很久后幽幽道:"人生一世,不过短短数十年,却悲苦多,欢乐少!无可奈何事竟十有八九!"我缓缓站起,和十三木然相视半晌,转身离去,只闻身后一声长长叹息。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