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炎堡主 第六章

湛初白除了教导炎武郎学写字以外,也常常跟着他一起走访火堡的产业,包括牧场还有几家铺子。

这几家店由于堡主的不善经营的关系,生意惨淡,每个月入不敷出,在倒闭边缘徘徊,湛初白暗中观察问题症结,以求对症下药之方。

这天,两人到牧场去巡视,费了不少时间,又参观了一些牲畜圈养情况,等到他们在牧场用过晚膳回到堡里时,已是半夜了。

一进到房间里,她忍不住扑向床铺,连鞋都来不及脱,就直接躺平,“喔……我不行了!”

她现在脚酸腰酸全身都酸,全是因为牧场实在太过广阔,几乎整天都在骑马,让她娇弱的身子受不了了。

随后走进来的炎武郎看见的就是她无力地倒在床铺上的姿态,娇弱的脸庞偎在被褥上显得更要稚气,娇小的身子埋在被褥间像是要被淹没了一样。

“初白,不先净身吗?”他知道她最爱洁,天天都要净身不说,有时候一天还要两次。

“要……”她慵懒地回着。

“那我去要人烧水。”

“别!算了,大伙都睡下了。”她起身阻止他,不想让他去打扰其他人。

他们回来得太晚,堡内除了守夜的人几乎都睡了,如果只是为了她要洗澡还劳师动众的话,她宁可省了。

“那……要不要去后面的冷泉洗澡?”那里是他练功后常去的地方,冰冷的泉水可以锻炼心智和体力。

她翻了翻白眼拒绝,“不要,我又不是你!”那冷泉冷得可以冻死人,只有这个莽夫皮粗肉厚得可以受得了。

也对,她细皮嫩肉的,怎么忍受得了连一般大男人都受不了的冷泉?!

“那……他慌了手脚,想着解决方法,“我去帮妳烧水好了。”

这话一说出口他没有半点的委屈,因为他知道自己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

不是因为她能重振火堡,也不是因为为了报答她的恩情,即使他再责骂自己千万遍,但是他得正视自己心中的声音──他对她的确是有了不该有的遐想……

只是他不明白,自己又不是不曾有过女人,怎么会只要一遇上她,他就像个青涩的毛头小子般不争气?

还有,他明明喜爱的就是艳若桃李的大美人,怎么会对一个还未及笄的女娃儿有这般心思?!

湛初白原本快要闭上的眼猛地睁开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你要帮我去烧水?”

堂堂火堡堡主竟然要帮她一个小女子烧水?哈!她还真是何德何能啊!

不过他什么也没多说就转身出了房门烧水去了,她愣愣地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心头洋溢着陌生的感觉,嘴角勾起微笑,眼里也洋溢着被庞爱的甜蜜。

但古人劈柴烧水不如电热水器般快速,她坐在床上等着,等到不知道何时沉沉睡去,直到被他给叫醒为止。

“嗯?你回来啦!”她捂着口,小小地打了个呵欠,眼神还不是很清醒,迷蒙得很。

“我水烧好了,妳……起来净身吧!”他看着她睡眼惺松的样子,下腹竟涌起不该有的欲望,让他大吃一惊的连连退了几步。

他到底在想什么?他又不是没抱过女人的毛头小子,怎么会在一个还没及笄的小女孩起了不该有的欲念?

即使她的聪慧让她不像一般的女娃,但这不该成为借口,她还那么的稚嫩,他有这么龌龊的想法就是不对。

“怎么了?”怎么表情像看到鬼一样?湛初白摸不着头绪的看着他。

“没事。”他猛挥着手想表达自己没问题,但满脸通红的样子却让人很怀疑。

他那抗拒的摸样反而让她感到有趣,她慢条斯理地脱下鞋袜,然后在他目瞪口呆的眼神下,luo着玉足慢慢走近他。

他像个呆子一样动也不动,脸上更红了,让她忍俊不住地轻笑出声。

这男人怎么这么逗啊!靶觉就像触碰式开关一样,轻轻撩拨一下就满脸通红,假如她再更进一步,怕不整个人都自燃起来了?!

“妳……妳……”怎么又在男人面前露出妳的脚?真是……真是……”他结巴个半天,说不出想说的话来。

想想上次他在同样情况对她说了什么──好像是……不知羞耻。

“你又要说我不知羞耻了吗?”她挑了挑眉,走近他,将他逼退到浴桶边。

“不……不是……”他不敢真视她,只能狼狈万分偏过头去。

经过个把月来的教导,他也多少收敛了自己出口成“脏”的习气,也明白那些粗鄙又不文的话有多么失礼。

“不是?”湛初白低喃着,眼神却带着戏弄的笑意,“那是什么意思?”

“妳……妳虽然是未及笄的闺女,但是多少该懂点三从四德,难道妳娘没教过妳女子的身体不能轻易给丈夫以外的人看到吗?”他略带责备地粗声说着。

他对她越来越有力不从心的感觉。

她的来历就像个谜团,无法捉摸,但又不是骗徒之流,他没忽略她在无意之间展露的大家闺秀风范,还有那过人的才识与经商手腕,只是有些时她大胆不拘得让人怀疑。

她像个谜,也像阵夏日清风,想抓在手中却抓不牢,让人只能追逐着她的身影。

三从四德?那是什么鬼东西?湛初白眨着大大的眼,无知的看着他。“可是这不过是脚。”她拉起裙襬,露出小腿肚,朝他抛出个媚笑,“跟你去青楼看到的差多了吧!”

“妳……妳……怎么可以这样不知检点!”炎武郎又羞又气地往后,却忘了自己靠到桶子边,一个重心不稳,就这么跌进水桶里,搞得满身湿。

看见他为了她的小露春光而蠢得跌落水桶,湛初白压根压抑不住地放声大笑。

他怎么会这么的有趣啊!让她快笑死了!

炎武郎洞身湿透狼狈的从水桶中站起,看着她笑得弯下腰的可爱模样,想生气一把火却发作不起来,他发现自己在看到她的笑容后,察觉到只要能让她绽放笑容,就算以自己的出糗来娱乐她,他也甘之如饴。

“见我发窘让妳很乐?”他狼狈地用手爬了爬头发,黑眸望着她,眼里有化不开的宠溺。

他或许真的又笨又蠢吧!才会想着只要能让她继续这么笑着,他甚至可以在多跌几次水桶都没关系。

“嗯。”她边笑边走上前去,踮起脚替他梳拢落在颊边的发,“不过下次别再这样了,堂堂一个堡主怎么可以老是出丑呢!”她叮咛着,就像这些日子一样,随时指导着他身为一个堡主该做的事情。

“喔,好。”他闪神地回答,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都被她白皙的小手抚上脸的触感给吸引了。

她的手,又白又软,碰上他脸的瞬间还带着少女特有的香气,跟他的粗黑大手完全不同。

黑与白,对比得如此明显,他一阵悸动,脑中闪过想将这小手紧紧握在手中的冲动。

“又发愣了?还不快点起来,要不然我怎么净身啊!”

闻言,他连忙跨出水桶,然后不管一身的湿就要走出门外,却让她突然唤住。

“对了,明天早上先不上课,我要你把所有人集中到大厅里去,我要公布一些事情。”

他点了点头。

“还有……”她走到他身后,轻声说:“我已经十八了,别再叫我娃儿或者说我是未及笄。”

炎武郎震惊地转过头来,被她推了一把──

“好了,现在快出去吧,再说下去洗澡水都要凉了。”

他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被推了出去,还不慎被门坎绊了一下,当场滑了一跤跌在地上。

他的模样让她忍不住发笑,真是个傻堡主呀,摇摇头的地门关上。

“她及笄了?”炎武郎喃喃自语着。

那就代表……他可以不用继续忍耐下去了?他可以对她这样又那样,不用因为她还是个没长大的娃儿而压抑忍耐?!

忍不住拉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越想越得意,好像美人儿已被他吃了似,忍不住大笑出声,那豪迈的笑声惊醒了附近奴仆房里的下人,也让树上的鸟儿们受到惊吓的窜逃飞出。

但他不管,此刻他满脑子只剩一件事,那就是──

她及笄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