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炎堡主 第八章

一步错,步步错啊!

唉~这就是在说明她现在的处境吧!瞪着窗外的风景,湛初白忍不住在心中自潮着。

“初儿娘子,这么晚了还不睡?”炎武郎从她后头抱住她,轻声问道。

“我在哀悼我失去的自由。”哪里还睡得着?!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她现在连跟他吵架都嫌浪费力气。

他挠了挠头,虽然听不懂她话中的意思,但是仍旧笑嘻嘻地拥着她,“是吗?那还是先就寝吧,明儿个还得早起再赶好几里路呢。”

“赶路、赶路,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啊?”她终于忍不住地发飙了。

打从那天她被他在商行里吻得气喘吁吁后,他们已经连续赶路赶了三天,一路上拜他“狂野的”骑马技术所赐,她整个人晕得七荤八素,只差没干脆厥过去算了。

好不容易今天终于有间客栈可以下榻,让她稍微喘过气来,她非得要他现在给她个交代不可,否则她绝对强烈拒绝他这种赶路方式。

“啊!我没说过吗?我们要去参加今年的武林大会。”炎武郎一脸被骂得莫名奇妙,无辜地说:“今年武林盟主改选,所以广发武林帖要大伙齐聚一堂见证。”

“你没说过。”她怒气发作不出来,因为他的表情一看就知道他自以为已经说过了。

“喔。”

喔?!就喔?他不觉得他欠她一句道歉吗?还有,他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她做啥?

炎武郎用很饥渴的眼神看着她的唇,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挤进这窗台旁的软榻上,将她紧紧地困在怀中,就像三天前一样。

湛初白蓦地发现自己又陷入一整个尴尬的境地,她侧身想逃开,却逃不出他的包围,还被抓了回来,娇小的身躯紧紧与他相贴。

“你……你别靠过来……你不是说什么三从四德、什么女子清白,你不要再靠过来喔……”她推着他,却推不开他越来越接近的气息,只能慌乱的用言语做最后无用的挣扎。

炎武郎哪听得进那些自己说过的道理,那不过是他原本自我说服不要去碰一个未及笄女娃的借口。

如今他既然已认定她就是未来的妻,他怎么可能会放着这甜美的果子不采?

他记得口中甜蜜的滋味,还有她身子软软偎在他身上的感觉,这三天来若不是见她因为赶路而病恹恹地不敢骚扰她,他老早就扑过去了。

她甜美的娇整天在他面前晃着,嘟嘴的神情、任性的表情,还有可爱的举止,都让他想一口吞了她。

“初儿娘子……”他轻柔地唤着他替她取的小名,手则是不容拒绝地抬起她的下颚,让她望着他。

“你……”他炽热的眼神让她慌乱,心也忍不住慌张地颤动着。

这男人根本是个四肢发达的莽夫!当初她就应该不要理会他是不是会成为被骗的落魄堡主,直接走人,而不是开口替他解围,还帮他重振家业,甚至教他该怎么做一个让人景仰的堡主。

结果看看现在,他在她斯巴达的教育下,已经从文盲进步到可以认得几个大字,还可以背几首诗来附庸风雅,火堡的产业经过她的整顿之后也稍有起色,相信假以时日一定可以替他赚进大把大把的银子,但是看看他怎么回达她这个幕后推手的,把她给强困在这榻上,还露出一脸垂涎的表情看着她,活像她是什么美食佳肴……

“等等……”

“我等不了。”

他想要她,现在就想要。

炎武郎低下头,单手紧握住她想挣扎的手腕,霸道地吻上她的唇,强悍的吻让她无法躲避,只能仰着头虚弱地承受他的索取。

被热烈的索吻当中,她睁着迷蒙的眼看着这个拥有粗犷线条的男人,心中的悸动忍不住又多了几分。

她是犯傻了吧?要不然怎么会沉醉在他的强吻中?她怎么还会允许他就这么肆无忌惮地一路攻城略地,不只吻上了她的唇,还顺便抢进了她心中的一块位置……

她不自觉地嘤咛出声,鼓励了那个趴在她身上的男人对她更进一步的使坏。

炎武郎自动自发地解开她的外衣,抽开她的腰带,让她仅着鹅黄色抹胸还有白色中衣,半遮半掩地盖住春光,他不客气的吻上她的颈项,还有胸前……

“不……”湛初白小小声的抗议,却阻挡不了他的动作。

“初儿娘子……”他抖颤着手拉开她的中衣,让她只剩下一件抹胸遮掩住她曼妙的身材。

他已不是初经人事的少年,然而在面对心爱的女人时,竟对她的美丽感到无所适从,尤其是她的身子根本不如他原来以为的那么干扁,娇小的身子下蕴藏着完美曲线的成熟女子身形。

“不要……炎武郎……”他眼中狂热的神情吓到她了,她抓紧了身上的抹胸。

既使她受过再多的菁英教育,即使她的智商超越同龄的女孩,但是面对**,是全然陌生的。

“可以的,我的初儿娘子……”向来粗声粗气说话的他,以难得的温柔嗓音哄着她,大手不安分地继续在她娇小的身子上游移。

软榻边落下一件又一件的衣物,湛初白情不自禁的低喘声细细地在房里低回,就在她以为今天一定会被这男人吃了的时候,门外突地传来叩门的声响──

“炎堡主?你在里头吗?外头有几位客倌说要找你啊!”客栈的小二朗声说道。

炎武郎顿时僵住了身子,赤luo的胸膛快速地起伏着,不敢相信在这最重要的时刻竟然会被这样活生生的打断。

好不容易逮到机会的湛初白趁他僵住的时候,赶紧从他身前溜下榻来,从地上捞起自己的衣物快速地躲进屏风后。

“你还不快点出去!”她又羞又气的嗔道。“对了,把衣服穿好才能去开门。”她可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刚才在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炎武郎连番低咒,却还是乖乖地将衣服穿上,然后一脸铁青地走到门前。

门一开,他的大嗓门十分不爽的放声大吼──

“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这时候来找人?!”

※※※※

王八羔子一二三……哦!错了,应该是说飞刀门的掌门还有门下两大弟子,正一脸不悦地坐在客栈的厅堂里瞪着脸色铁青的炎武郎。

“你们来找我到底有啥鸟事?”好事被打断的炎武郎连说话都懒得修饰。

可恶!这几个自以为清高的王八羔子到底来做什么,坏他的好事,方才只差一点,他就可以将他的初儿娘子给“生米煮成熟饭”了啊!

“啧!丙然是粗鲁无文的一介草莽。”身为飞刀门的第一女弟子,身着青衣的柳红忍不住低声嘲笑着。

哼!江湖上人人畏惧炎武郎的功夫,但也同时嘲笑他不过是一名区区武夫,没有半点内涵可言,人也长得像个山中野人,此时看来,果然不假。

飞刀门的掌门莫意晨心中虽也如此想着,然而表面上还是出口训斥了自己的弟子,“柳红,不得无礼,炎堡主的武功造诣之高可是妳望尘莫及的。”

柳红撇了撇嘴,也不道歉,干脆整个人偏过头去当眼不见为净。

原本就一肚子火的炎武郎受到这种鸟气,此刻更是濒临火山爆发边缘,“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到底有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要说?”

他现下会多加忍耐,全都是因为他的初儿娘子曾说过,要他多听听人家要说些什么,所以他才勉为其难的给他们一点时间。

不过他的忍耐限度也就到此为止了,假如他们还打算废话连篇下去,他肯定会直接将这几个人轰出客栈门外,让他们对着客栈外的狗说去。

“你──”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