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炎堡主 第十章

红花染上了珠露,清晨的鸟儿在窗棂上窃窃私语着夏日风情,清晨的阳光缓缓上窗格,画出栏栏窗影,和煦的熏风吹拂着红木床上的纱幔,露出床上交颈而眠的两人。

“嗯……”湛初白闭上眼嘤咛了声,忍不住偎向一晚上紧密依靠的热源。

不过,这床棉被怎么那么硬……她搂着印象中的“棉被”,轻蹙着眉想着。

她不死心地又拍了拍“棉被”,头也在上头蹭来蹭去的,突地“棉被”重重地喘了口气──

等等!棉被会喘气?!她立刻发觉不对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那个莽夫犹带**的眼神。

“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湛初白瞠大了眼,但问句尚未出口,她娇嫩的红唇就立刻被他覆住,粗鲁地啃囓热吻。

炎武郎不管三七二十一,看见她眼眸刚睁开,立刻吻了上去,他一早就醒来看着他初儿娘子的睡脸,有个地方马上蠢蠢欲动,好不容易等到她醒了,当然要先来甜头来满足一下渴望。

随着他一吻方休,昨天晚上的回忆也慢慢回笼。

昨晚赶走了那几个讨厌人之后,他抱着她回房,却怎么样都不肯回自己的房间,死皮赖脸的拉着她东扯西聊,趁机吃她嫩豆腐,然后夜越来越深沉,他的眼神也越来越邪恶,最后她在无法反抗也半推半就的情况下,被这个莽夫拉到床上给“吃”了。

回想结束,湛初白咬了咬下唇,斜瞪着他,“讨厌,别再吻了,我的嘴都肿了。”

昨天晚上他就已经又吻又咬的了,现在刚睡醒又来这么一次,她的唇肯定看起来又红又肿。

她拉着被子的神情,甜美中揉杂属于小女人的妩媚爱娇神情,让炎武郎忍不住看得痴了。

“初儿娘子,妳好美……”

“说什么呢!一早就贫嘴。”她低啐了声,脸颊却不禁泛红。

不是没有称赞过她,但大多数人都只会说她可爱,而且大部分时候,她知道那些人说那些话都不是真心的,那不过是阿谀奉承,所以她也不会为了那些赞美而开心。

然而他这么不经修饰的话却让她害羞了,这莽汉老实得不会用心机,所以那真诚的赞美反而更打动她的心。

“哪有,初儿娘子本来就美……”炎武郎无辜地说,被褥下大手不规矩地抚着她的美背。

“把手拿开。”她娇软无地命令着。

“初儿娘子,我又发现了妳的另外一面了……”他低笑着,压根不理她的话继续舔吻着她敏感的颈项,惹得她洞身轻颤不已,虚软地瘫靠着他。

“什……什么?”

“初儿娘好不只聪明冷俐,虽然长得娇美但是骨子里可霸道了。”他滑溜的大手一手搂紧了她,让她躺在他身上,一手则放肆地在她娇躯上不断燃起**的火苗。

和她认识得越深,他越是忍不住将心悬在她身上更多。

她有过于一般女子聪慧的一面,有娇俏可人的一面,也有像现在一样霸道得让人无话可说的一面,还有为他心疼而动怒的一面……

她这样一副小小的身子,怎么可以装下那么多不一样的她,让她抓不定她,也总是被她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怒给耍得团团转?!

他不否认向来不太爱动脑子的自己,这次可说是用尽最大的心机了──那就是想利用两人的肌肤之亲这种不入流的招数,让她永远留在他身边。

只是,他的初儿娘子尝起来真的太甜了,让他总忍不住要得更多……

他吻上她的红唇,将自己的欲望重重地埋入她的柔软中,让她的身子随着他的索求而摆动。

“你……你真的太坏了……”湛初白不住娇软呻吟,含媚的圆眼斜睨着他。

她替自己找了个什么样的麻烦啊?!他不知餍足的一夜索求已经让她洞身酸疼不说,现在大清早的,他竟然又……

“是,我的初儿娘子,我真的是太坏了……”所以就请妳留在我的身边好好的管教我吧!他翻过身将她压在身下,在心中低忖着自己的愿望。

在这一刻,他要她牢牢地记住他,不管是身体或者是心。

芙蓉帐暖,男女的低喘呻吟不断,夏日的熏风轻拂过落下的纱帘之时,都忍不住带了点春意悄悄离去……

※※※※

“初儿娘子,喝茶吗?”

湛初白眼半垂,偏头过去不想理人。

“初儿娘子,我帮妳揉揉腿?”

她这次将头偏到另外一边去,就是不说话、不理会。

“初儿娘子,那我……”炎武郎不放弃,还想继续说。

但是忍耐了一早上的她可没那么好心情,她抓住他的衣领,慢条斯理地说:“我现在不想喝茶、不想揉腿、不想用膳、不想下车透气,更不想听你像只蜜蜂一样在我适边啰唆,炎堡主,不知道我这样的解释够清楚了吗?”

他立刻点头,十分了解每次当她以主子或者是炎堡主这个称呼叫他的时候,就是她不高兴了。

真是可恨啊!她竟然让自己落入如此落魄的境地,趴在马车的软榻上,湛初白一脸疲累地想着。

他们约莫下午时分才离开客栈,而当她洞身无力又全身酸痛的被他给抱了出来,听他跟掌柜的要了一辆马车,她几乎想象得到客栈老板还有店小二眼神表情会有多暧昧。

看在这辆马车布置得无比舒适的份上,她才勉强忍耐着不去跟他们计较。

这男人把她当娃儿的时候,什么三从四德通通搬出来用,结果一解禁,却把当初说过的话当成放屁,不客气的将她吃干抹净,还吃得很彻底。

虽然她是愿意负起照顾这个莽夫的职责,也承认自己也喜欢他,但是她可没想过这么快就让他摸上床呀!

唉~后悔无用,吃都让人吃了,难不成还要他吐点骨头出来,让她拼拼看还有什么残渣吗?

再者,从出了客栈之后,这男人万般讨好,还摆出那无辜的模样,让她实在气不下去了啊!

她叹了口气,朝他招了招手,“我们还要多久才会到你说的武林大会会场?”

原本坐在马车里另一头的炎武郎看到她招手,连忙飞扑过来窝在她身边,“原本我们骑马大概要三天,现在改坐马车的话,要再多个两天的路程,所以应该五天之后我们就可以到了。”

“嗯。”她点了点头,闭上眼盘算些事情。

“初儿娘子,妳……不生气了?”炎武郎戒小心地问。

“哼,我没说我不生气了。”就算气消了,她也还不打算让他好过。

“那……”他露出一脸为难,“那妳要怎么样才会消气?”

“我怎么说你怎么做?”

“当然。”

湛初白露出一笑,红唇轻启,“那好,就罚你到武林大会前都不能再碰我。”

什么?他顿时苦了一张脸,还想再上诉,但用膝盖想也知道,上诉无用。

“别忘了你刚刚答应我什么了。”

炎武郎无言,只能在心中默默祈求,她能够尽早收回这个惩罚。

唉~谁要他爱上这么一个特立独行又有个性的女子呢!

※※※※

武林大会,没有在什么名山岭上举行,而是在一处大庄园里。

大庄园里人潮来来往往,但多少可以从对方身上佩带的刀剑武器判断是否为武林人,哪些又只是来凑热闹的。

由于这次的武林大会主要是为了三天后新旧任武林盟主的交接典礼,所以大部分的武林人士也都趁这机会四处攀搭关系、聊聊近况,一时之间,庄园里四处都是交谈的声音,在空旷一点的地方甚至有武器短兵相接的声响,以武会友。

只有炎武郎住的这个偏僻的小院落,冷清得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不但没有奴仆出入,甚至连半个武林人士都没见到。

“这就是武林大会?”坐在院里,湛初白没好气地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根本就没什么事情,你到底来做什么?”

她来到这里之后,心情就一直不好,这里不管那些武林人士还是庄里的奴仆,个个都跩得二五八万,瞧不起她身边的男人,甚至连吃个饭都还要他自己去端。

“先喝杯茶吧!今年的武林大会主要是来认识认识新的武林盟主,所以得最后一天才有事情做。”炎云郎不以为意说。“而且我来也是想见见几位大师,他们平常四处游历,除了这时候,平常很难碰见的。”

他没说今年因为有她在的缘故,他懒得去注意那些人的眼光,否则往年他总是在一些无聊人士的挑衅下,一下子就怒火冲天的找人单挑。

“喔!”湛初白接过茶水,转了一圈杯沿后又放了下来,“所以你这几天晚上都溜出去,就是去找那些大师了?”

“嗯,大师们白天有许多人拜访,所以我都挑晚上去。”避免跟人起冲突。

“那……早上的时候我们就只能待在这里发呆吗?”湛初白露出无聊的表情。

如果整天都只能待在这里,那她的计划该怎么实现啊?亏她还趁着他晚上出去时,要三色楼送来她要的消息呢!

“妳想出去?”

“嗯,当然喽!”她慧黠的眼神流动光彩。

“可是跟我出去的话,可能会……”他想起过去的恶劣经验,实在有些担忧。

“没关系。”她已有心理准备。

而且她要让那些不长眼的家伙全部好好改造一下看人的眼光。

拗不过她的要求,炎武郎在重重地叹了口气后,牵着她的手往外头人声鼎沸处走去。

他只希望今年不要出什么大乱子,否则他不见得能够控制得了自己的脾气。

只是想要不惹事……那应该很难。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