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血魂山之誓 三十二、血魂之誓

靳百器首先尋找的地方,是「鷹堡」刑堂早先用來囚人的牢房,但是,他失望了,牢房里沒有人,一個人都沒有。

隨著,他開始搜索任何一處他認為可能匿藏趙若予等人的所在,不論是屋宇、倉房、暗窯,甚或寨子里的幽秘暗角,然而全無發現。

靳百器的內心非常焦灼,殺伐正在進行,兄弟朋友正在拼命、在流血,他的搜索行動決不能延續過久,否則,便將造成無可彌補的遺憾了。

他的身形不停奔掠飛躍,呼吸開始沉重,額頭上汗珠滾滾,創口的鮮血滲浸衣褲,黏濕燠燥不但加諸形體,更似透進了靈魄。

于是,突兀間殺伐之聲靜止下來周遭變得一片沉寂,一片蘊含著壓迫感、爆炸性,令人惴惴不安的沉寂,他全身驀地起了一陣顫栗,直到須臾之後又傳來隱隱的談話聲,兵器的微微刮擦聲,見到幢幢裝飾熟悉的人影由那一頭緩慢推進向這一邊,他一顆懸吊的心才好放了下來。

由于他人在暗處,未曾置身于斗場之中,所以比較情清晰的看到「大龍會」及「黑巾黨」的人馬退向何處——那些人就如同一條條的鬼影,迅速而近乎倉惶的沿著齊腰的圍牆往地勢較高的南端移動,約略看得清他們正紛紛翻牆而出,仿佛待往某一個特定的地點聚集。

靳百器毫不考慮的追躡過去,他沒有事先驚動自己這邊的人,主要是基于安全上的防範,他打算摸清對方的底細,弄明白敵人的企圖之後再適當因應,「大龍會」一向的狡詐,使他每著一步,都益加謹慎。

悄然翻出南邊的矮牆,他面臨的是一片黑郁郁的松林子,松林原本青蓊,並非黑色,不過在夜暗里看去,什麼顏色也和黝黑差不多了。

剛剛摸近林側,所發現的景象已令靳百器悚然一驚——林子里,森然排列著百余名彪形大漢,全是黑面罩、黑衣黑靴,手執皮盾尖矛斧的「大龍會」所屬,他們排列成前後兩排,陣勢嚴密,肅靜無嘩,未曾接仗,已叫人感覺到那股隱隱的殺氣,看來「大龍會」的精銳人馬,業已悉數聚集于此了。

陣勢之前,站著一個白面無須,隆準薄唇的中年人,這人一襲綢衫,神韻雍容深深,站在那里,幾有泰山不動的威勢,靳百器當然認識他,刻骨銘心的認識他︰「大龍會」的瓢把子,不共戴天的死仇「祭魂旗」趙若予!

此刻,趙若予正在與撤入林中的萬丈青及勾順德喁喁低語,另外,那「右司事」陳翔、「先斬手」童少安及另一名同儕忙著招呼退下來的弟兄重新編組,松林中人來人往,卻只听得步履聲響,極少有人開口。

靳百器小心翼翼的湊近,極目望去,果然又被他查覺了他所懸腸掛肚的一件事——從兩排人馬的間隙往後看,影綽綽的有位少婦緊緊摟抱著一個稚齡孩子坐在樹下的一塊平石上,靳百器雖未明白確認那就是自己當家的遺孀莊婕其子小杰,但他預料十有八九不會有錯!

此刻,靳百器已可判定,林中除了眼前的敵人外,並沒有其它埋伏,而由形勢推測,趙若予顯然是打算聚合精萃,意圖孤注一擲,與「鷹堡」方面做最後之一搏!

這一手戰術上的運用,不但高明,更且狠毒,趙若予事前必已想到,在頭一波拼殺之後,雙方都是將遭致慘重損失,無論體力與精神上的消耗皆極巨大,乘這人困馬乏的關口,他再將所保存的實力悉數推出,以求制敵取勝——如果一切發展完全照他的希望推演,則他正面的比算就大了。

問題是,目前的形勢似乎不太與他的理想吻合,設若他孤注一擲,「鷹堡」的現有實力足可承當第二波的交鋒。

這種情形,趙若予好像已經有所惕悟,而靳百器也心中有數。

于是,靳百器靜靜的現身出來,此時此境,他不認為再有隱蔽掩藏的必要。

趙若予是第一個發現靳百器的人,他目光冷硬的注視著這頭號的死敵,面孔上沒有丁點表情,甚至連一絲紋褶的怞動都不顯。

倒是那「右司事」陳翔大吃一驚,十分緊張的脫口低呼︰

「靳百器找上來了——」

「飛狐」萬丈青也相當沉得住氣,他寡黃干瘦的一張臉盤只浮漾著一片漠然,宛如到來的人僅是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

趙若予先開口︰

「你的氣色不大好,靳百器,身體狀況也像是不大好。」

深深吸一口氣,靳百器盡量把自己的情緒放得平緩,仇恨融于無形︰

「這沒有什麼奇怪,每一次和你見面,差不多都是這個樣子,趙若予,我們天生就是相克相忌的,有你無我,有我無你。」

趙若予微微頷首道︰

「我非常了解你的感受,彼此易地而處,我也會同你一樣。」

頓了頓,他又凝重的道︰

「但是,有件事我必須要先告訴你,靳百器,我對你並沒有多深的仇恨感,我恨的只是耿一坤,他不但在地頭上處處同我為難,利害上層層和我沖突,更恃強掠奪我的女人及孩子……」

靳百器眼神一硬,陰沉的道︰

「當家的掠奪了你的女人及孩子?」

用力點頭,趙若予加重語氣道︰

「沒有錯,靳百器,你以為莊婕從開始就是耿一坤名正言順的老婆?不,她不是;莊婕的老家原在‘三里圩’,她和她哥哥莊銘共守一片小酒鋪相依為命,那時,我還不曾草創‘大龍會’,整日價莽野風塵,營營碌碌,卻在一個偶然的機緣里結識了她,他們意氣相投,都喜歡對方,然後,莊婕懷了我的孩子,就在這時,耿一坤出現了,耿一坤的局面比我好,雖然他也尚未組成‘鷹堡’,可是已有了捻股的班底,幫口的雛形已定,他也看上了莊婕,更不顧莊婕的反抗強行擄劫了她——等我得到消息,事實已經鑄成,來不及挽回了……」

靳百器緩緩的道︰

「為什麼來不及挽回?挽回的方法有很多。」

趙若予神色幽黯的道︰

「當年,我的武功比不上耿一坤,實力更不用說,明爭必然爭不過,暗奪則為我所不敢,何況他們已舉行過夫妻儀式,有了名分,我在力不及、名不正的情形下,除了忍氣吞聲、謹記此仇,還有什麼辦法?」

靳百器道︰

「我從來沒有听說過這段往事,趙若予,據我所見所知,當家的一向伉儷情深,夫唱婦隨情感極其融洽,嫂子待人溫厚,稟性嫻淑,應不是你所說的那一種人,我認為——」

打斷了靳百器的話,趙若予略略提高了聲調道︰

「靳百器,我只是告訴你一段真實的過往,並非請你來裁決是非,我之所言,分毫不假,莊婕尚在,你可以親自問她!」

默然片刻,靳百器艱澀的道︰

「你所說的孩子,可是小杰?」

趙若予斬釘截鐵的道︰

「當然!」

一幕幕的往事,立即像走馬燈似的回轉在靳百器的腦海里,是了,「馬家老寨」岑玉龍對孩子超乎尋常的關切,「大龍會」千方百計的四出搜尋孩子蹤跡、「祥福鎮」郊的掠劫行動……這些環節串連起來,大大證明了趙若予對小杰的特異感情與不合常理的喜愛,而任何人都不可能對仇家的骨肉產生這種認同,除非——孩子的血源另有所依!

靳百器喃喃的道︰

「真是令人難以置信,多少年的相處、多少年的交命交心,怎麼會一點都看不出來,一點蛛絲馬跡都看不出來?他們原是那麼恩愛的啊……」

趙若予冷冷的道︰

「那只是做給你們看的,靳百器,這出好戲,早就該落幕了。」

靳百器雙目中閃映著赤灕灕的血光,一個字一個字的道︰

「幕簾是你扯落的,趙若予,是你用殺伐和鮮血扯落的!」

趙若予強硬的道︰

「我沒有錯,我僅是收回了原來該得的,鑄成大錯的是耿一坤,是你們這一伙人不明辨是非、不知就里的愚忠1

搖搖頭,靳百器沉痛的道︰

「不,這其中尚牽連著道義、滲合得有尊嚴,更惶論責任的承擔及肝膽相照的手足情分?趙若予,你澄清了一件事,但這並不能改善什麼,該來的,仍然會來!」

趙若予僵木的道︰

「我原未期望改變什麼,我也知道改變不了,我只是要你明白,天下事,並非全像表面上那樣看來理所當然,天下人,也不若皮相那般表里一致,每人的立場不同,觀點自異,黑白之間,亦就各有見解了。」

忽然,靳百器高聲呼喊︰

「嫂子,我是靳百器,我請你回答我一句話,趙若予說的是真是假?」

經過片刻的沉寂之後,終于響起一個幽幽的聲音——對靳百器而言,這個聲音他是太熟悉了,沒有錯,是莊婕在說話︰

「百器……若予說的是真話……」

一陣熟血翻騰,本來不想再問下去的靳百器又忍不住憤怒的大吼︰

「既然如此,你對耿大哥難道就沒有一點夫妻之情,沒有一點鶼鰈之愛?這些年的相處,你待耿大哥的溫柔體貼,莫不成全屬虛假?」

唏噓了一聲,莊婕似在掙扎著道︰

「當然也不會毫無情感,但……百器,你叫我怎麼說好?男女之間的緣份,是樁錯綜復雜的意識演變,你不能拿一般的定律去衡量……我承認對不起一坤,可是我沒有法子,我也拒絕不了趙若予……」

靳百器暴烈的道︰

「大哥知不知道小杰的事?」

莊婕在人牆之後,顯然有些激動了︰

「他不知道,百器,他不知道對他才是慈悲,你認為我該讓他曉得?」

靳百器咬著牙道︰

「我還要請你說明一件事,當夜‘大龍會’傾巢前來破壁,你和趙若予事前是否已有勾結,預為內應?」

莊婕突然迸出哭腔︰

「不,我沒有!靳百器,我雖不比三貞九烈,但還不至如此齷齟!」

趙若予沉下臉道︰

「靳百器,你不要太過份——」

靳百器狠辣的道︰

「生死之斷,最好還是先弄清楚,我不能造成沉冤,更不可恕過瀅邪,三頭對面,話說明白,血刃之下,庶無遺憾了!」

一直站在旁邊,寒著面孔不開口的「大靈官」勾順德,忽的湊近趙若予,又低又急的講了幾句話,趙若予微微點頭,沖著靳百器道︰

「看來你我都不會再有遺憾,靳百器,你們的人已經來了。」

靳百器自然知道他的人已經來了,如果他用這麼高亢的聲音對話,還引不起己方人馬注意,這場仗還能打麼?

首先出現的是牟長山,他一頭竄到靳百器身側,目光瞥見,嘿嘿冷笑︰

「怪不得才打到一半,這干雜碎就忽然收尾了,原來還留了這麼-手,靳兄,到底你的見識高,早早便看破了他們的奸謀!」

趙若予淡漠的接口道︰

「靳百器,在動手之前,我認為你應該知道一件事——你的老伴當孟君冠、胡甲都在我們掌握之中,若是你顧意考慮改變立場,我就釋放他們跟你回去,否則,他們的生命就由你負責了。」

唇角怞動了一下,靳百器冷酷的道︰

「無須拿孟君冠和胡甲的性命來威脅我,眼前既成的事實,沒有任何人能以改變,我想,他們兩人寧肯舍生取義,也不願忍辱苟存,活著是‘鷹堡’的兄弟,死後為‘鷹堡’的血魂,便有不幸,亦不枉為一條男子漢!」

大大喝一聲彩,牟長山振奮的道︰

「說得好,靳兄,不論生死存亡,今天也得豁拼到底!」

趙若予的冷靜與沉著是非常令人驚異的,他站在那里,穩重有若盤石,而眼神稍動,「大靈官」勾順德已搶先撲擊出去,盾斧揮斬的對象,並非靳百器,竟是沖著牟長山來的!

牟長山一聲斷叱,精鐵算盤暴砸皮盾,身形隨即側翻,雙腳飛蹴敵人頭面,就在勾順德退窒的剎那,他算盤點地,凌空倒躍,勁力縱橫網,在震天響的算盤珠子踫撞聲里頂住了勾順德!

不等「飛狐」萬丈青有所動作,黑暗中一條人影倏閃而至,「蠍子短劍」掣映有若冷電,摟頭罩臉的刺落——乖乖,來人居然是「娘婆子」崔六娘,看她那副咬牙切齒的德性,像是恨不能生啖萬丈青!

紫金刀劃空驟起,刀芒揮展,隱隱有風雷之聲,萬丈青的噪音更為陰寒︰

「老虔婆,你是找死!」

崔六娘,突然斜轉,短劍疾速伸縮,恍如雙蛇吐信,她一邊猶在嘶啞的吼叫——吼叫出早就憋在肚皮里的那句話︰

「你家祖奶奶和你拼了——」

萬丈青金刀霍霍,不但力大招沉,其刀法之靈快犀利,尤為罕見,這麼瘦小枯干的身架子,卻玩得出此等氣勢來,也真叫不容易了。

然而這只是開始,跟著加入串演的尚有端木英秀,老藤杖仿佛來自九天,一抖之下已將萬丈青震出兩步,這當口,萬丈青才明白崔六娘為什麼敢壯起膽量,主動找他下手!

岑玉龍的舅子,身為「大龍會」刑堂「先斬手」的童少安,不知何時又與範明堂捉了對兒拼在一起,另一名「先斬手」則再度卯上了卓望祖,「右司事」陳翔這一次被「鬼猴」尹雙月截住,瞬息間第二場血戰的序幕業已拉開。

「大龍然」方面的陣形剛剛成犄角往兩側伸展,「鷹堡」與牟長山的弟兄從四面八方涌撲進來,于是,刃芒寒焰又再映起,吶喊叱呼重新傳揚,林隙山巔,頓時陷入一片鬼哭狼號的殺伐之中,景像如同阿修羅的地獄!

對這一切,趙若予恍似不見,他只目定定的注視著靳百器,同樣的,靳百器也全神貫注于對方,他們彼此全知道,真正追魂奪命的時間已經到了。

趙若予微微動了動,靳百器眼皮下的肌肉怞搐,手已握上刀柄。

趙若予淡淡的道︰

「你很緊張,靳百器,緊張是搏命之前的大忌。」

靳百器忽然笑了︰

「我不緊張,緊張的應該是你,形勢不若你原先想象的那樣好,是麼?」

趙若予坦白的道︰

「不錯,形勢的確不如我原先想像的那樣好,但我並不十分優慮,因為戰況變化,一向難以逆料,隨時隨地,都會有人出意表的奇跡發生,假若你認為你們已經勝券在握,就犯下嚴重錯誤了。」

靳百器神色凜烈的道︰

「勝負之分,已在眼前,我從來沒有‘認為」什麼,大勢的砥定,全憑實力,空談妄想,對最後的結果不會有絲毫改易。」

趙若予嘴唇翕動,似乎又要再說什麼,但是,他卻什麼也沒有說,眨眼里,一面猩赤爍亮、質地韌密的紅旗已卷過來。

關于趙若予的為人心性,靳百器早有深刻的了解,一個習慣于陰詐狡詰、天生便城府不露的人,決不能以常理去推斷他的行為,這類的人,幾乎無時無刻不在思忖著算計別人,無時無刻不在尋思維護自己最大的利益,當這兩項因素湊合一起,就什麼手段也使得出了——現下,趙若予正是如此。

「祭魂旗」的暴揚,並沒有傷害到靳百器,他先前說得不錯,他並不緊張,只是加意戒備,面對這麼一個陰毒炫若百步蛇的強敵,他是決不會掉以輕心的。

猩紅的光華仿佛一波赤汪汪的鮮血在炫閃,靳百器稍稍塌身,腳步輕滑,在砍刀橫飛狠斬,刀芒似雪,映得趙若予的臉盤越發慘白了。

旗端的尖錐驀然彈顫,紅旗劃過一個大圓,錐頭便從圓心中刺來,流爍的血海里僅有這麼一點晶亮,委實令人防不勝防。

大砍刀就在這時幻成了一道瀑布,而瀑布不是往下傾瀉,乃是反面朝上逆噴,刀刃剎那間化為散濺的波濤、四進的浪峰,激射的水矢,花蒙蒙、白霧霧的將天地交融成了一片。

趙若予血旗倏卷,像煞大鵬振翼,一飛沖天,人在半空,滴溜溜打了一轉,旗面隨即「砰」的一聲展開,身子便與血旗合為一體,以無比的快速長射靳百器!

靳百器雙手握刀,凝目不動——自從破堡的那個夜晚直到今天,他眉心當中的菱形疤痕第一次泛起了褚赤色的顏色,疤痕向外鼓起,幾欲脹裂——由上而下的勁力甫始觸體,他這柄七十余斤重的大砍刀已猝然旋身繞回,以螺陀式的光環旋身繞回,瞬間里騰升沖迎,人便像是一股激蕩又璀爍的光之風暴卷揚于穹蒼!

空氣被割裂的聲音尖銳刺耳,宛如千百冤魂在泣號,宛如飄游的厲鬼在悲嘯,森森的寒焰與猩赤的血液交織**,聲色光影就混成一團,難解難分了。

趙若予落地的時候,並不是完完整整的落下來,他的軀體分做了四大塊墜地,肌骨腸髒攪連著肢體血糊淋灕的掉在周圍,他的「祭魂旗」也極為配合的斷成四截裹黏在血肉之上,這樣的慘怖情形,真令人不敢置信,他在喘一口氣的辰光之前,還是活生生的!

站在五步之外的靳百器,右下腹部位閃映著一點晶亮,那是「祭魂旗」的旗頂尖錐,看來趙若予並不是完全沒有收獲。

這里的拼斗剛才結束,「飛狐」萬丈青的腦袋也變成了一枚扁碎的血柿子;萬丈青不該在力拒兩個強敵的當口猶用險招斬了崔六娘的的一只右腳,崔六娘拿一只右腳換取到了時間和空間,這短促的時空暇隙,已足夠端木英秀施展了他的老藤杖來收命了。

岑玉龍的小舅子童少安早已喪了志氣,慌忙奪命的一剎又不幸絆倒,範明堂的大號三節棍自然不便白白放過機會,棍身重重砸上童少安的背脊,而脊骨折斷的聲音能叫人听到的人暗暗心碎。

趁著一片熱鬧,「剪子腿」卓望祖的兩腳翻飛,倏然搭上了對方那名「先斬手」的脖頸,人往側墜,絞頸如同環首,但急切中他忘了掌握沾地角度,那名該死的「先斬手」于僕跌斷氣的俄頃之前,竟借著踣沖的一點余力,將他的尖矛斧插進了卓望祖的胸膛!

與「鬼猴」尹雙月激戰中的「右司事」陳翔,在心膽俱裂的情形下敗跡層顯,一條長鞭業已捉襟見肘,揮舞不開,「鬼猴」到底不愧是「鬼猴」,他的三尺亮銀棍「嚓」聲脆響彈做七尺,棍頭撐地,入朝右蕩——蕩身的地方,正是端木英秀杖起杖落,一路殺來的方位!

陳翔約模是打暈了頭,他沒想到乘機逃竄,居然本能的順勢追擊,長鞭橫掃下來沒掃著尹雙月,卻纏上了端木英秀的老藤杖,這位「鬼隱玄樵」驟而吐氣開聲,陳翔已被扯飛向前,尹雙月覷準角度,一棍狠狠戳出,正好不偏不斜的搗上陳翔胯下陰囊,那「噗」的一聲悶響,又是如此令人心碎。

這時,端木英秀好似發了瘋,起了性,他撲入對方的人群中,老藤杖揮彈掠舞,挾著無比凌厲的勁勢攻殺劈戳,一時里鬼哭狼號、血肉橫飛,「大龍會」與「黑巾黨」的朋友們頓如陷進了九幽血池,何以人間?

「鬼猴」尹雙月半步不閑,緊跟在端木英秀之後動手,棍似潑風,貫力起嘯之余,頗有與老端木相互陪襯呼應之效。

拼到現在,主角兒只剩牟長山和勾順德了,可憐的勾順德,那張臉孔竟比死人還難看——貧得不沾一點血色。

靳百器吸著氣又噓著氣,慢慢的,一步一步的靠近了牟長山。

豆大的汗珠從勾順德的腦門子上往下掉,靳百器朝這邊一挪腿,他的心可就揪緊了,想想看吧,這是一種什麼樣要命的滋味?

其實牟長山獨斗勾順德,已然佔了上風,差的只是時間早晚而已,但靳百器湊了過來,他仍十分歡迎,眼前的情勢,速戰速決方為上策,個人表功逞能,這可不是場合。

勾順德的皮盾翻揚,尖矛斧奮力揮展,雞毛子喊叫的先拿了言語︰

「靳百器、靳百器,你可是揚名立萬的角兒,不能玩那種下作把戲,我們這里定規了一對一,單挑單,誰找幫手就是不要臉……」

靳百器沒有回答,大砍刀在他手上反映著冷清的光華,如同鬼眼霎動。

牟長山的出手更急,精鐵算盤影疊力溢,步步緊逼,口里一面大罵︰

「放你娘的狗臭屁,哪一個與你有過‘定規’?要怎麼打、怎麼殺,得看我們的主意,你算什麼東西,由得了你?」

干干的咽一口唾沫,靳百器的話聲透著一股難以掩隱的乏倦︰

「勾順德,你想活命麼?」

身子猛震了震,勾順德收盾回斧,往後急退,邊忙不迭的道︰

「你把話說明白,靳百器,凡是總好商量……」

牟長山體悟到靳百器另有打算,立時停下動作,不再進撲,但也沒有退走,只站在一旁,虎視眈眈的注視情況如何演變。

靳百器又低啞的開口道︰

「勾順德,將孟冠君和胡甲的下落指引出來,你就可以活命,這不算難事吧?」

略一猶豫,勾順德咬咬牙道︰

「好,我們一言為定,姓孟的和姓胡的全囚在後山一個石洞里,正由我們‘刑堂’雙龍頭的另一人大掌法歐陽入相看守,我帶你們去!」

望向牟長山,靳百器道︰

「麻煩你走一遭,長山兄,最好帶幾個人去,以防生變。」

牟長山頷首道︰

「當然,苟子豪、林妙、姜通他們還留在寨子里搜敵殘余,我便呼跟我一起去。」

靳百器轉對勾順德,冷冷的道︰

「我們不希望有任何紕漏,勾順德,一言為定可是你說的,謹記其中尚包括得有你的性命,現在,放下你的兵器,跟著長山兄去辦事!」

勾順德這次連猶豫都不猶豫,將手中的皮盾及尖矛斧重重摔落地下,同時張開雙臂,做了個「四大皆空」的姿勢,牟長山轉身奔行,他也隨後緊跟不舍,貿然看去,倒像是一雙並肩作戰的哥倆好。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拼殺已由激烈轉為平緩,又轉為零落,終至沉寂下來,除了偶而發生的追逐與一兩聲叱呼,已不見先時的刀光血影,不聞那狂濤般的吶喊,「鷹堡」和牟長山的弟兄們正在檢點戰場,清理善後,只間歇回蕩的聲吟聲外,一切都是在默默中進行,沒有亢奮的反應,亦沒有勝利的喜悅,氣氛僵凝得緊。

範明堂從遍地狼藉的死尸間縱跳過來,懷中抱著一個孩子——小杰,約模是夜來的巨變太過怖栗淒慘,孩子早巳嚇得面無血色,兩眼茫然的向外空望,似乎連意識都麻木了,但是,天可憐見,孩子好歹還是活的。

定定的注視著範明堂懷中的小杰,靳百器不禁情緒復雜,感觸萬千,他怔忡的站立不動,唇角又不自覺的怞搐起來。

範明堂了解靳百器此刻的心情,他將小杰雙手抱起,沉重的道︰

「夫人在趙若予斃命之後已經自刎,匕首想是早就備妥的……二當家,孩子無辜,他不應為上一代的仇恨背負絲毫責任……」

雙目中淚光涌現,靳百器猛一把抱過小杰,連拿自己胡髭叢生的面頰摩娑著小杰的額頭,顫聲呢喃︰

「孩子,我苦命的孩子……」

「血魂山」迄立如昔,「鷹堡」的老寨子正在大興土木,徹底翻修,人來人往,景象一片熱鬧喧騰,每個干活的兄弟都工作得異常帶勁,充滿了旺氣。

牟長山的那一趟沒有白走,他們十分成功的救回了孟君冠與胡甲,引路的勾順德在點明地頭之後即已撒腿走人,而監守人質的「九陰環」歐陽入相知道大勢已去,也早失了銳氣,搪塞過招便逃之夭夭了;孟君冠和胡甲雖然形容憔悴,體態孱虛,但精神挺好,只須調理一段辰光,包管又似生龍活虎。

現在,斷腳處裹著白布,手持拐杖的崔六娘不知和苟子豪爭議著什麼,牟長山坐在涼亭里與全身包札密實的端木英秀對弈一局,範明堂、大頭目金秀往返巡行監工,一邊不停大聲吆喝……

靳百器抱著小杰獨立檐下,嘴里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答著孩子童稚的問話,眼楮卻滿足又喜悅的觀望著面前的一切,他在想,重起爐灶的兆頭不錯,是的,果然一片興旺之氣。

一全文完一

★瀟湘子掃描勿風OCR瀟湘書院獨家連載轉載請保留此信息★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