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心疼情動 第十章

「快回去睡覺吧,你明天不是還要上課嗎?你如果願意蹺課,我們就可以再去喝第三攤。」唐辛諾勾著季瑩瑩的肩,站在他家的大門前說道。

「是你喝,又不是我喝。」季瑩瑩柔柔有些困意的眼楮,優雅的單眼皮已經疲累得快睜不開了。

「少來這一套,我看見你對那杯草莓酒愛不釋手,新任酒鬼。」唐辛諾彈了下她的額頭。「好了,快去睡覺吧。」

「晚安。」季瑩瑩揮手和他道別,雙眼卻不由自主地回頭看了唐家一眼——沒有燈光。唐士堯睡了嗎?還是他根本還沒回家?又去「應酬」了嗎,應該不會吧?已經凌晨兩點了。

為什麼她喜歡的人不是二哥?那她會少掉很多痛苦吧?她什麼話都可以跟二哥說,卻有許多情緒不敢在唐士堯面前抒發——她害怕成為第二個羅莉。

「今天的星星好多!」她脫掉討厭的高跟鞋,仰望著夜空。

季瑩瑩輕笑出聲,眼淚卻一顆顆地滾落臉龐。喝酒怎麼會是快樂的事呢?她就一直想哭啊!

她踏著腳尖,輕手輕腳地推開門走上樓梯。走過姐姐房間時,門隙中傳來了大提琴低醇的琴音。

今天大家怎麼都這麼奇怪——二哥在酒館喝了好一陣子的悶酒;而工作狂唐士堯已經上床睡覺;堅持要在十二點前就寢的姐姐卻熬夜練琴……

季瑩瑩收回自己本欲敲上姐姐房門的手。算了,自己這一身的狼狽就別再去讓姐姐擔心了。

她一手抬著高跟鞋,推開了自己的房門。

咦?房間里怎麼有酒味?她皺著鼻子闖了聞,既而嘲笑起自己的多心--她喝了酒,當然會有酒味啊!

季瑩瑩背靠著門板閉上了眼楮,對著黑暗嘆了一大口氣。她好煩!

一陣冷風吹來,她打了個冷顫——窗戶沒關吧?

「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唐士堯的聲音讓她整個人驚跳起來,季瑩瑩的高跟鞋踫地一聲掉到了地上。

「士堯大哥!」季瑩瑩猛然睜開眼,卻受不了室內乍然大亮的燈光。

她搗住自己的眼楮,拚命地眨著眼,直到視力適應了這樣的光線為止。

「不習慣這樣的亮度嗎?想來你一整個晚上都待在一些陰暗的地方了!」唐士堯陰沉著臉,譴責地看著她。

季瑩瑩咬著唇,不回答他的話,退自在化妝台前坐下。

她咬著舌尖,努力不讓自己有任何的表情。

他憑什麼一副興師問罪的表情?被冷落,他也會不高興、心里也會不舒服嗎?

季瑩瑩對著鏡子取下了幾支固定頭發的小夾子——知道他在看她,她故意低頭整理桌面上的瓶瓶罐罐,希望他會自動離開。

現在的她,脆弱得隨時會嚎陶大哭。

唐士堯走到她身後,雙手置于化妝台兩側,將她的活動空間限制在他的兩臂之間。他向前站了一步,熾熱的胸口貼在她頭頸後側。

季瑩瑩的手撐住桌子,驚惶的眼珠在看問鏡中那雙燃燒的黑眸時,噤住了聲息——

這陌生的男人是誰?!

「你究竟想怎麼樣?!要逼瘋我嗎?」人類與僅生來的獸性跳出內心,他的面容布滿了狂亂的戾氣。

唐士堯的身體再度向前,季瑩瑩擺在桌上的手滑了一下,整個人于是平貼在桌面上。

季瑩瑩恐懼地想轉身推開他,卻讓他有力的手臂扣住了腰身。他的雙手扣住她的腰,雄性的手勁在一握一提間,便讓她整個人坐上了梳妝台的桌面。

「害怕嗎?」他的氣息逼近她的鼻間,原有的儒雅氣質轉換成妄然的神情。

這樣的唐士堯讓季瑩瑩瑟縮地向後退,她的背背靠上了冰涼的鏡子——她打了個冷顫。

他銳利的眼神直逼到她眼前。

「你難道沒有什要話要告訴我嗎?就連一聲對不起都沒有嗎?」

「我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她莫名其妙地仰頭看著他,在聞到他身上的酒味後,直覺地皺起了眉。「你喝了很多酒?」

「一個渾身煙味的女人,沒有資格嫌棄一個喝了酒的男人——或許你今晚和唐辛諾在PUB里也喝了不少酒?我喝了一瓶威士忌,你們兩人喝了多少?」他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顎,染著酒氣的唇放肆地逼近她柔軟的唇瓣。

「不要這樣!」她伸手要推開他,卻只是讓他更粗暴地將她的曲線壓探在他的胸口上。

「不要哪樣?不要吻你?不要踫你?還是不要過問你的事?!」他用力地咬了她的唇,在她吃疼的叫聲中毫不憐借地佔領了她的唇。

季瑩瑩抗拒,想側開頭,他的唇卻轉為誘哄地輕吮著她,慢慢地引出她的熱情。而她因為酒精而燒的的身子則迷迷糊糊地貼向他冰涼的身體。

「我端不過氣了……」季瑩瑩搖著頭,睜開了氤氳的雙眼——唐士堯的眼正冷漠地注視著她。

大驚之下,她用力推開他,身子不住地向後縮,幾罐化妝品從桌上乒乒乓乓地掉落一地。

「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麼生氣?我做了什麼?」她止不住身子的顫抖,只得緊緊地用雙臂環住自己。

「你就那樣離開宴會,你考慮過我心中的感受嗎?!」唐士堯怒視著她。

她就那樣帶著微笑飛向辛諾,仿若他們兩人才是相屬的情侶——回憶起那一幕時,他胸口中的怒火再度憤怒地燃起。

「你並不需要我,我待在那里是多余的人。」她委屈地咬著唇,淚水在眼眶里打轉。

「誰說我不需要你!」他一拍桌子,伸手捉住直發抖的她。

「我不是木頭,我感覺得到我在那里只會讓場面變得很僵!」淚水模糊了視線,她忿怒地別開頭咬住自己的唇,拒絕讓自己痛哭出聲。

「都是你的感覺,我的感覺就不算感覺嗎?那你感覺一下我現在在想什麼!」唐士堯猛然抱起她,把她抱到她的單人床,用身子重重地壓住了她,用一記吻掠奪了她的呼吸。

他強勢的深吻讓她不知所措,她從他的口中嘗到了更多的酒味,她伸手捶著他的肩,他的手卻不客氣地拉開了她衣服的拉鏈。

「你走開!不要這樣!」季瑩瑩拚了命地想推開他,他卻硬是將她的兩只手定在床上。

「痛苦嗎?」他不為所動地扯開她的衣服,手及雙唇在她胸前烙下了紅印。

「住手!」她大叫一聲,泫然的淚眼直直地看入他眼里。「我沒有力氣反抗一個酒鬼!如果你還是我認識的士堯大哥,請你看看你現在正在做什麼!如果你是想討回十多年前保住我清白的救命之恩,那麼你動手吧,我不會反抗。我就當這一切是我欠你的債!」

季瑩瑩的話尖銳無比,眼淚卻依然撲籟籟地直掉。

唐士堯瞪著她幾乎被他剝去半數衣服的白細身子,理智全回到了他的腦子里。他伸手想拭干她的淚,她卻嚇得僵住了身子,不住地顫抖著。

「你……怕我?」唐士堯痛苦地說道,沉郁的雙眼直看著她的傷心與脆弱。

他懊惱地在床上坐起身,脫下自己的外套以掩住她的衣衫不整。

他是個禽獸!唐士堯的手掌不客氣地打了自己一拳。在她驚慌的注視中,他背過身走到窗戶邊。

季瑩瑩咬住自己的唇,怕自已驚叫出聲——他的嘴唇流血了。她緊抱著自己的雙臂,在深呼吸了好幾下之後,卻仍然沒有辦法平復自己的心情,她年輕的臉上布滿了苦惱。事情怎麼會弄到這樣的地步?

她的視線不由自主地回到唐士堯身上。

「我想……我毀了我在你心中的形象。我和王子輝他們喝了很多酒,多到我已經不知道我的腦子里在想什麼。在你房里坐了一個多小時,愈等心就愈煩躁,我甚至想打電話給羅莉向她道歉。原來等待一個人的滋味,是件會讓人發瘋的事。」唐士堯倚著窗台,一任冷風襲上他的臉,他說話的聲音極度地低沉︰

「如果你想分手,就直接開口吧,我罪有應得。」

「為什麼要喝那麼多酒?為什麼要那樣對我?只因為我不告而別?」季瑩瑩擦去自己臉上的淚痕,靜靜地瞅著他。

唐士堯回頭自嘲地一笑。

「嫉妒——我嫉妒你和辛諾。」

「嫉妒?。我和二哥之間根本不可能……」該吃醋的人不是她嗎?她訝異到說不下話,只是睜著水亮的眼不懈地迎向他郁郁寡歡的臉龐二。

「你們那麼投緣,其他的人在你們眼中竟都成了不相干的外人。我一直希望你獨立,沒想到妨礙你獨立的最大阻礙居然是我。我不願意你那麼快樂地和我

之外的男人相處甚歡。」他的手指插入頭發之間,懊惱地抱住了自己的頭。

「我只是想逃開那個不屬于我的世界,而且嫉妒的人不只是你——你有多介意我和二哥,我就雙倍介意你和姐姐,畢竟你和姐姐曾經……那麼要好過,而我還沒有足夠的自信相信自己值得你愛。況且姐姐一來,你就忙著和她說話,不是嗎?」她的指尖深陷入手心之中,就怕听到他口中傳來肯定的答案。

「我和季樺說話,是想讓你有些喘息的時間,我知道你不喜歡那種場合,那我就干脆不要把話題扯到你身上。」他專往地看著她的眼楮,慢慢地走到她身邊。

「我以為……」她難過地端了一大口氣——她誤會他了,

「以為什麼?以為我不在意你嗎?所以你又自卑地逃走了?」唐士堯的手用力地握住她的肩膀。

「放心吧,我不會再強迫你參加那一類的場台。如果你肯原諒我,如果你還要我的話。」

「我當然要你!」她整個人撲進他懷里,將臉龐貼在他快速跳動的心口上。「我可以學習去參加一些宴會,不過可不可以等我再稍微有社會歷練一些呢?姐姐擁有是鷹翼,可以在空中高飛。我卻是個安于現狀的小麻雀,我只想安心地待在適合我的地方。」

唐士堯緊緊地擁住她,不住地輕吻著她的臉龐。

「對不起……為了所有的事,為了我沒有給你足夠的安全感讓你相信我。」他的額頭抵住她的,讓兩人的氣息在一呼∼吸間輕密地交流著。「我並不希望你是季樺,如果我喜歡她比你多,當初就不會和她分手。我從來不屈就自己,我只要最適合我的那一個。季樺和李諾親熱,我不會想揍辛諾,可是你卻差點讓我們兄弟鬩牆,懂了嗎?」

「嗯。」她閉上眼,雙手環往他的腰,安安靜靜地倚著他——她相信自己不是姐姐的替身,他激烈的情感是偽裝不來的。

「我後悔我浪費了那麼多的時間讓你等我從別人懷里走向你。」他說。

「沒有別人,你怎麼會知道,我就是你最想要的那一個呢?」她喜歡他醇厚的嗓音從她的頭頂上飄入她耳間、傳入她心扉的這種感覺。

他側過頭,在她的耳邊低語;

「你是唐士堯這輩子最想娶的女人,嫁給我……在爺爺生日的那一天。」

「你……別開玩笑!」季瑩瑩倏他睜開了眼,心跳加擊鼓。

「我是認真的。如果你當真不嫌棄我的年紀大大,就嫁給我。」

求婚的話就這樣滑出口,他卻不認為有什麼不妥。

感情的深度不在時間的長短,和瑩瑩之間的一切總是顯得如此自然。

「可是我們交往的時間這麼短……」說不感動是騙人的。季瑩瑩激動地投身到他懷里,用力地抱緊了他。

「我們已經認識十幾年了。」唐士堯輕吻著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尖,最後在她的唇上低語道︰「這張容貌我不可能再更熟悉了……說你願意嫁給我。」

「讓我考慮一下,好嗎?當我覺得自己可以獨立地站在你身邊,而不是純粹依靠你時,我會答應的。我相信你的愛……」她紅著臉頰,心疼地親吻了下他受傷的唇角。「我只是不想在婚姻中有任何陰影存在。」

「我想我們之間的距離又拉近了一些——你已經能夠獨立判斷,而不是一味的依從我了,不是嗎?」唐立堯回吻著她的唇,溫柔地說道︰「雖然對于求婚失敗,我有些失望,不過我會繼續努力的。」

「你……現在願意要我嗎?」她讓肩上的外套滑落,讓洋裝輕輕地飄落到地上。在他炯炯的視線中,她含羞帶怯地將他的手拉到她胸前。

「你說呢?」他的大掌握住掌間的細滑,以指尖燃燒著她的蓓蕾,讓她的身子緊箝住他火熱的欲望。「我非常非常地想,只是……你的第一次不該給一個酒鬼。」

「我不介意……」她呢喃地說。

「我介意,我只給你最好的唐士堯。」唐士堯打橫抱起她走入浴室里,少見的邪氣微笑擾亂了她的心。「一起洗個澡吧,鴛鴦浴是個讓你盡快答應我求婚的方法。」

「你的臉需要上藥。」她的指尖輕拂過他紅腫的臉頰及仍有些血絲的唇瓣。

「我需要的是你。」

×××

「今天中午吃什麼?排骨飯還是牛肉面?」五、六個女孩抱著書本站在校門口討論著民生大計。

「瑩瑩,你要吃什麼?」有人問道。

「隨便。」季瑩瑩心不在焉地說道。

「你的臉怎麼一整天都紅通通的?是不是昨晚做了什麼不可告人之事?」同學紀淑娟撞了下她的腰,曖昧地朝她眨了眨眼。

季瑩瑩直覺地搗住自己的臉——她的臉真藏不住心事嗎?她哪有做什麼壞事!她只在浴缸里懂得了肢體接觸的高度愉悅,也在沐浴後舒服地在他胸膛上睡了一場好覺。

想著想著,她的臉倒是真的紅了起來

「哈!你好好騙喔!」紀淑娟哈哈大笑地拿書本拍了下瑩瑩的頭。「還是心里真的有鬼,被我∼戳戳破了?」

「你這個討厭鬼,我再也不要相信你說的話了。」季瑩瑩用手輕捶了下紀淑娟,對她皺了皺鼻子。

「喂,那里有個俊男一直往這里看。」一個女孩突然壓低了聲音。

「哪里?」另一個聞言立刻回過頭。

正當季瑩瑩和紀淑娟也打算回過頭時,朋友捉住季瑩瑩的臉,用眼神恐嚇任何膽敢回頭的人。

「你們不要那麼明目張膽地轉頭,會被發現的。」

「他會過來搭訕嗎?」有人變換了個姿態,故作不經意地偷瞄到那個身著深藍色筆挺西服的男人。

「不會吧?他看起來不像那麼沒品的人。」

「他氣質挺好的,很有企業家風範,穿著有點像日劇男主角,長得也有點像歐美雜志里的模特兒,滿有品味的。」各式的評論紛紛出籠。

「拜托,你那種形容太籠統了吧?你至少該說明一下重點——他究竟是在看哪一個人?還是他根本就是在看我們學校門口的警衛。」一直想轉過身的紀淑娟,嘀嘀咕咕地說道。

「我肯定他是在看我們這邊。」

「我覺得他年紀太大了,八成有三十歲了。」有人冒出了這麼一句。

「拜托,差個幾歲有什麼關系!貧賤夫妻百事哀,男人事業有成,女人坐享其成,這才是最大的幸福!瑩瑩,你說是不是?」紀淑娟尋求季瑩瑩的認同。

「我覺得感情和年齡沒有什麼關系。」季瑩瑩輕聲說這,心頭仍像沁入了糖蜜似的。

「喂!他……走過來了,你們趕快假裝聊天!」同學低聲喝道,所有人則開始忙著鬼扯些沒有意義的話。

站在最外側的季瑩瑩,彎下身去綁自己的鞋帶。她無心和他們討論什麼陌生男人,她心里的那一個男入已經佔滿她的心了。

系好了鞋帶,季瑩瑩突然發現同學們呱噪的聲音乍然停止,而一雙深咖啡的光亮皮鞋則出現在她視線中。她眨了眨眼,好奇地抬起頭——

「士堯大哥!」季瑩瑩驚訝地低叫出聲,雙眼不敢置信地大睜著。

唐士堯揚起唇朝她一笑,彎身拉起了她的手,享受著她眼中的喜悅。

「你怎麼有空來學校?」季瑩瑩笑彎了靈秀的眼,小手則自然地被他握在手中。

「看到你壓在辦公桌上的課表,知道你下午沒課,剛好我今天下午比較輕松,就順道過來看看能不能捉到你。」唐士堯揚著眉,很單純地因為她的喜憂而喜悅一一這是種他從來不曾感受過的情緒。

「說得好像我很會亂跑一樣,我每天一下課就到公司報到,我很乖的。」她不自覺地放軟了聲調,像小孩撒嬌似的。

「是啊!你報到時還老愛帶些食物去賄賂人心,弄得每個人一邊上班一邊嘴巴動個不停。」面對她和同事們打成一片的景象,他又不能大吃飛醋,只能在萬欣穎的賊笑聲中,盡快地把季瑩瑩拉進他的辦公室「辦公」。

「誰要我們老板辦公時都板著一張臉,不愛和人說話,我是幫他調劑公司的氣氛。」季瑩瑩鼓了下腮幫子,看著自己另外一手也被他握在手掌里。

一旁的紀椒娟和同學們交換了眼神——有些事是不言而喻的,他們的東方小美人墜人愛河噗!

「喂……瑩瑩。」紀淑娟朝季瑩瑩眨了下眼,嘿嘿干笑了兩聲︰

「這位成熟的帥哥是不是你剛才臉紅的原因啊?」

‘你別亂說!」季瑩瑩紅了臉,很快地把自己的手背到身後。

「臉都紅到耳根了,還說我亂講!」紀淑娟揶揄她。

女孩們全笑成一團,幾雙期待的眼楮全等著看好戲。

唐士堯伸手環任季瑩瑩的腰,把她攬向自己身側,沒想到這個舉動卻引起女生們一陣喧嘩。他不解地挑了下眉,不明白這有什麼好叫的。

「瑩瑩,他是你男朋友嗎?」紀淑娟代表發言。

季瑩瑩有些羞怯地點點頭。

「嗯,他叫唐士堯。士堯大哥,她們是我的同班同學——紀淑娟、傅心瑜、邱玉貞……」

「各位好,很高興認識你們。」唐士堯微笑地向這群活潑的女生問候。

「你們是怎麼認識的?」「認識多久了?」

「已經到什麼階段了?我們可以當伴娘嗎?」

一連串的問話,讓季瑩瑩和唐士堯完全沒有插話的空間,只能望著她們的嘴巴不停地開合、開合。

「我肚子餓了,我們邊吃飯邊聊,好不好?」紀淑娟止住所有人的談話,眼楮直往唐士堯瞧去。「瑩瑩,你男朋友有沒有空?」

「我下午有空,也很樂意請大家吃飯。」唐士堯微笑地說。

「耶!」一票人喧鬧鼓噪後,又開始討論起中餐該吃什麼的老話題。

「我現在知道你昨天在宴會里的感覺了。」唐士堯附耳對季瑩瑩說道。

「我們互相鼓勵、互相適應吧。」她勾住他的脖子,展顏一笑。

即使未來還有困難要超越,攜手同行卻可以克服許多的困難。愛情不只是一時的激情,而是一輩子的相知、相守與相惜。

「別那樣看著我,會讓我想吻你。」唐士堯低嘎地說道——她的美好豐富了他的世界。

季瑩瑩的指尖輕按住他的唇,在眾入的注目及在他的訝異眼神中,她踮點腳尖,很沖動地給了他一個吻——

「我愛你。」

她覺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我會讓你知道我的愛絕不遜色于你。」唐士堯看著她的眼神轉為深沉,微笑的後在瞬間霸氣攫取她的雙唇,讓他的氣息佔領了她的柔軟。

一場熾熱炎情在午間的陽光下,展開……——

全書完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