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絕世笨寶貝 第一章

「我才離開去買個飲料,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妳就被人騙走了五百塊!」青年不敢置信的吼著自己的女友。

坐在公園的石椅上,尹悅心理直氣壯的看著站在她面前咆哮的男子。

「那個人很可憐耶!-他來這里看醫生,結果錢包被扒,沒錢坐車回南部,又病又餓的,已經兩天沒吃飯了,他本來只跟我要一百塊想去買便當,我沒有零錢,才會給他五百。」

听到這話,他錯愕得瞪大了眼,「他本來只要一百,結果妳給他五百?」男子有雙濃眉大眼,輪廓深邃,原本英朗的面容,因為此刻橫眉豎目,看起來顯得有些凶惡。

「嗯。」瞥見男友的臉色有點難看,她縮著脖子輕輕點頭。

「妳是笨蛋嗎」他伸手用力的捏了捏她的圓臉。「被人騙了妳還不知道,妳是想氣死我嗎?要是哪一天我不在妳身邊,妳該不會把自己賣了,還傻乎乎的在幫人家數錢!-」

「我才不會笨到把自己賣掉呢。」被扯歪了一邊的嘴,害她講話漏風,她一臉委屈的瞅著他,「好痛,你快放手啦!-」他老愛捏她的臉,以後要是她的臉變形,都是他害的。

松開捏著她臉頰的手,他沒好氣的伸手戳了戳她的額頭。

「妳不笨,怎麼會被人騙走五百塊還不知道?這附近游民很多,常常用這種手法來要錢,這事我前幾天不是才跟妳說過,而且人家只想騙妳一百,妳居然給了五百。」男子無力的翻了翻白眼。

她同情心hexie也不是今天才開始,他已經提醒過她很多次,但她總是把他的話當耳邊風,每次都受騙。

損失幾百塊事小,他擔心的是萬一哪天連她的人也整個被騙走,到時再說什麼都來不及了。

「才五百塊而已,就算被騙了也沒多大的損失,但是,萬一真的如他所說,他兩天沒吃飯,我要是不給他錢,結果害他活活餓死,那怎麼辦?」

她會一輩子良心不安,所以她寧願被騙,也不希望因為害怕受騙,而失去了伸出援手幫助別人的機會。

听見她的話,他臉上斂去了怒容,嘆氣的柔了柔她一頭短發。

「以後妳同情心又hexie時要先跟我商量,被騙走錢事小,我怕妳真的傻傻的連人都被騙走了。」當初他喜歡的正是她這種單純善良的個性,交往兩年,她能一直保有這樣的心,他很感欣慰,但是卻又忍不住替她擔心。

「我才沒那麼傻。」見他不生氣了,她清甜的圓臉上漾起憨笑,親昵的挽著他的手臂,將頭枕在他肩上撒嬌。

他打開剛買來的一罐果汁遞給她,再輕捏她紅通通像隻果一樣可愛的臉龐。

她喝了幾口果汁,滿足的抿了抿唇。見她有些濡濕的粉紅色唇瓣,就像沾了露水的玫瑰花瓣一樣潤澤誘人,他忍不住俯下臉,啄吻了她幾口,再輕蹭她的俏鼻。

「悅心,等妳一畢業我們就結婚。」男子嗓音低啞的說,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把她娶回家里藏起來。

聞言,尹悅心又羞又喜,「可是我還沒跟爸說你的事……啊,對了!-我差點忘了,我星期六不能跟你去潛水了,那天是我爸六十歲生日,我跟大哥要幫他慶生。」

「不如那天我陪妳一起去幫妳爸慶生。」他這個準女婿也該去拜見未來的岳父大人了。

她卻緊張的一口拒絕,「不行啦,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我大學畢業前我爸不準我交男朋友,他要是知道我們已經偷偷交往兩年,一定會打斷你的腿。」

軍人退伍的父親是個很傳統又專制的男人,因為母親早逝,所以父親很嚴格的管教她和哥哥,在她父親的眼中,總認為要開始工作後才算成年,就學期間應該要用功讀書,禁止他們談戀愛。

所以即使已跟他交往兩年多,她還不曾將他帶回家,父親更不知道有他的存在。

他微微瞇起的眸里透出不悅的神情,「妳到底打算把我藏到什麼時候,才肯帶我去見妳家人?」這件事他早就不滿很久了。

他才不相信她爸見了他真的會對他怎麼樣,若是讓她爸知道她交的男朋友這麼優秀又出色,只怕高興得敲鑼打鼓歡迎他都來不及了,哪里還會生氣。但她偏偏怕死了她爸,無論如何都不肯帶他回去。

沒察覺到他的不快,尹悅心笑咪咪的說出自己的想法,「我想過了,再過兩個月我就畢業,然後再等兩個月,我就帶你回去見我爸,不過你要記得哦!-千萬不可以告訴我爸我們已經交往了兩年多。」

「妳居然叫我欺騙妳爸?」他沉下臉。

「我才沒有叫你騙他,我只是叫你不要告訴他。相信我,如果讓我爸知道我還沒畢業就跟你交往,他一定會很生氣,說不定還會把你趕出去,不準我再見你。」雖然懼于父親的威嚴,但她還是很愛很愛父親,不願意惹他生氣。

「妳爸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妳怕他怕成這樣?」她不常提她父親,偶爾提及也是語多畏懼。

「我爸他是退役軍人,很頑固,又很霸道,只要是他說的話,都不允許我和大哥反對,可是我知道他很愛我們。我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為了怕我和大哥被繼母欺負,他甚至拒絕了再婚的機會。我不想因為這件事讓他對我失望,你就配合我好不好?不要告訴他我們交往兩年多了。」她搖著他的手臂央求。

在她那雙圓滾滾,宛如小鹿般天真無辜的黑眸盯視下,他根本就沒辦法拒絕她,只得點了點頭。

「好吧,不過妳要答應我一件事。」他曖昧的笑了一下。

「什麼事?」

「以後要幫我生三個孩子……」

哎喲!低呼一聲,尹悅心睜開迷蒙的雙眼,神色呆滯了須臾,才發現自己跌下床,爬起來時,像是思及什麼,她神色激動得瞠大眼,圓亮的黑眸瞬間被淚水淹沒。

「柏勛,你終于肯來見我了,你終于來見我了!」她臉上帶著笑,卻哭得傷心欲絕。

四年多了,這是她第一次夢見他。當年柏勛出事後,她便不停的祈求能在夢里與他相見,可是這麼多年來,他從來不曾入過她的夢,昨晚她終于夢到他了。

「柏勛、柏勛,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你為什麼都不來看看我?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氣我不肯帶你去見我爸?」

憶及醒來前的夢境,她抱著棉被,懊悔的痛哭失聲。如果當年她有勇氣帶他回去見爸爸,他就不會跑去潛水,也就不會出事了……

「對不起,柏勛,對不起……」

床上熟睡的小孩,似乎被她的哭聲驚醒,迷迷糊糊的半睜著眼,伸出短短的手臂拍了拍她的頭,軟軟的嗓音哄著,「馬麻乖乖,不哭哦,快睡覺覺。」

「小然、小然,我夢見他了,我夢見他了……」抱住兒子,她整張臉全被淚水浸濕。

「不哭、不哭,再哭哭會被老虎咬屁屁哦。」小小的手臂有一下沒一下的拍著她的頭,半睜的眼楮,抵抗不了沉重的眼皮,又再闔了起來。

跪坐在床邊,尹悅心嗚嗚咽咽的啜泣著。

此時剛經過她房門外的卓亞擎,隱約听見房里傳來哭聲,眉頭輕蹙,忍不住旋動門把開門,出聲問︰「悅心,是小然在哭嗎?」

探頭一看,竟發現是她在哭,他吃驚的走到床邊,心頭揪緊的問︰「怎麼了,妳怎麼哭成這樣?」

「亞擎,我夢見柏勛了,我夢見他了!」她抬起臉,怞怞噎噎的說。

「妳夢到大哥了?」卓亞擎有些意外。

「他終于肯入夢來見我了,他終于肯來了!」她又哭又笑,笑容里帶著掩不去的淒楚。

卓亞擎怞了幾張面紙遞給她擦眼淚,溫聲詢問︰「那妳夢到大哥什麼?」

「我夢到他……」她怔了一下,擦著淚水的手驀然停止,「我夢到的是你大哥出事前幾天的事。亞擎,我會突然夢見以前的事,莫非意味著,他還怨著我不肯帶他回去見爸爸嗎?」

「不會的,大哥不會因為這樣而怪妳的。」

「可是……」夢里的情景讓她無法釋懷。

「悅心,妳認識的大哥是心胸這麼狹窄的人嗎?」

「不是。」她輕輕搖了搖頭,柏勛脾氣是不太好,但從來不是愛記恨的人。

「那不就是了,大哥絕不會怨妳的,別想太多了。」卓亞擎溫言安撫她。

「……嗯。」注視著眼前這張有幾分神似卓柏勛的臉龐,尹悅心輕輕的頷首。

「我今天一早要開會,我先去公司了,如果妳沒心情上班,要不要先請假在家休息?」看著她哭紅的雙眼,卓亞擎有些不放心。

「不用了,我沒事,你去上班吧。」搖了搖頭,她努力擠出笑容,要他放心。

卓亞擎離開後,她起身盥洗,接著準備好早餐,才叫醒兒子。

吃完早餐,她牽著兒子下樓,走向附近的一家幼兒園。

「馬麻,那是什麼?」經過一家店面,小然好奇的指著前面掛著的一串長長的東西問。

「那是鞭炮。」尹悅心瞥了眼店門,門前還掛了一整排紅色的彩球,旁邊淺綠色的招牌上寫著 安家房屋中介公司 ,看樣子今天剛開幕。

小然掙開她的手,跑去摸著掛在門邊那一長串的鞭炮。

尹悅心連忙抓回兒子,「小然,不可以這樣,等一下房子里面那些阿姨伯伯會打小然**哦。」透明的玻璃門里,hexie了不少人,正熱烈的在討論著什麼。

「可是小然想玩。」他抬起小小的臉龐,黑亮的大眼看著她,一臉渴望。

「鞭炮很危險,小孩子不可以玩。」尹悅心板起臉孔警告兒子。

「那要什麼時候才可以玩?」他噘起小嘴。

「要等小然二十歲的時候。」

「那明天可以嗎?」他不懂二十歲要等多久。

「明天小然還是只有四歲,不可以。」

「那後天呢?」

「後天小然也一樣是四歲。」

「那小然要什麼時候才長大?」他小臉蛋上那雙漂亮的濃眉皺了起來,嘴巴嘟得更高了。

「等你長得比媽媽高的時候就長大了。乖,下午媽媽來接你的時候,帶你去公園玩好不好?」她哄著兒子。

「好。」听見要去公園玩,小然瞬間眉開眼笑,忘記了鞭炮的事。

日落時分,一輛黑色轎車停進路旁的停車格里,自車上下來一對男女。

「剛才看的那些喜帖樣式,你喜歡哪一張?」女子穿著一襲粉色套裝,一頭大波浪的長鬈發披在肩上,上著淡妝的臉龐透出一股精明的感覺。

「我覺得都不錯,妳決定就好。」男子轉動著手里的車鑰匙,神情有些漫不經心。

「我覺得銀色那張看起來質感不錯,高雅精致。」路霓親密的挽住男子的臂彎,涂著唇蜜的水亮紅唇漾開一抹優雅的微笑。

「好,那就選那一張吧!-」男子穿著一件黑色的高領毛衣,外搭一件米色的休閑外套,身材挺拔頎長,她走在他身旁,高度只及他肩膀,顯得小鳥依人。

兩人外形很登對,男的高大英挺,五官俊朗而深邃,女的嬌小明媚,五官明艷秀麗。

「對了,明天九點要出外景拍婚紗照,你不要忘了。」路霓提醒未婚夫。

「明天不行,我跟鐘先生約好了要過去看房子,如果談得順利,他可能會馬上簽下售屋的委托,把那棟房子交給我們賣。」

她听了不悅的嬌嗔,「我上個星期就告訴過你明天要拍婚紗,你為什麼不把時間空下來?」

「鐘先生那邊的時間很難約,我好不容易才跟他敲到明天早上,如果再改期,說不定他會改找別家中介。」他沉吟了一下接著說︰「不然我們明天下午先拍棚內,後天再出外景。」

他都這麼解釋了,她若再為難他,便顯得任性了,壓抑下心中的不悅,她頷首道︰「好吧,你跟他談完之後,打電話給我。」

安家房屋中介公司是她表哥祈勝安五年前瞞著祈氏家族,私下出資成立的,由她擔任總經理。

原本只有三家分店,在柏勛加入後,這四年來,安家房屋已擴展成如今擁有三、四十家分店的局面,也因此,表哥很慷慨的各給了他們兩人三成的股份犒賞他們。

她是在與柏勛共事後,漸漸被他優秀的能力所吸引,進而愛上他,兩人從生意上的伙伴,即將結為人生的伴侶,對于他們的婚禮,她充滿了期待,所有的事情都親力親為,務必要讓二月十四日那天的婚禮完美無瑕。

「對不起,路霓。」卓柏勛道歉,他很清楚她對這場婚禮的期待,然而他卻無法像她那樣投入,顯得有些置身事外。

笑容再重現在她美艷的臉上,「你也是為了公事嘛!-我不是那種不明事理的人,你放心。」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經過一家幼兒園,突然一個小孩從里面跑了出來,一把抱住他的大腿。

約莫三、四歲的小孩仰起的臉蛋上溢滿驚喜的笑容,軟軟的嗓音叫著,「把拔。」

他詫異的低頭睨著這個突然抱住他的腿,半路亂認爸爸的小孩。

「小朋友,我不是你把拔,你認錯人了。」伸手想掰開他的手,但小孩抱得有點緊,他怕硬拉開會弄傷他,只好再說︰「小朋友,你快點放開我。」

小孩抬起烏溜溜的大眼,骨碌碌的看著他,「你是我把拔呀!-我是小然,把拔不認識小然嗎?」

路霓見狀,美艷的臉上露出一抹嫌惡,不耐煩的強行扳開小孩的小手。「小朋友,他真的不是你把拔,你認錯人了。」她一向討厭小孩,也打定主意以後不生小孩。

看看她,再看看男子,小然突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把拔不要小然了,嗚嗚嗚……」

「小然,你怎麼跑出來了?我不是跟你說過,不可以跑出來,要乖乖待在幼兒園里等我來接你嗎?」剛到幼兒園,準備要接兒子回去的尹悅心,听見他的哭聲,匆忙的跑過來。

「馬麻,把拔不要小然了,嗚嗚嗚……」小然怞怞噎噎的抱著媽媽,指控站在旁邊的男人。

听見兒子的話,尹悅心抬起頭,剎那間,宛如遭電擊一般,整個人震住,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眼、張大嘴,看著站在她眼前的男人。

「柏勛!」她宛如作夢般幽喃的嗓音叫喚,雙瞳眨也不眨的注視著他,下意識的抬起手,想踫觸他的臉。

可手伸到一半就被他避開了。

「他是妳兒子?」他一臉漠然的覷著孩子問。

「我……是在作夢嗎」她彷佛沒听見他的問話,直勾勾的看著他。

「我們走吧。」瞟了她一眼,憑女人的直覺,路霓心里閃過一絲不安,拉著他就想離開。

他舉步要走,腿又被小然抱住。

「把拔,你要去哪里?」

小然的話驚醒了尹悅心,她揚睫望住他,再看看緊緊抱著他大腿的兒子,眸光瞥見映在馬路上的影子,她一愕,驚喜的抬起眼——

「你有影子,你有影子!肛勛,你還活著沒有死!-」她激動的拉住他的手,發現他的手是溫熱的,瞬間欣喜若狂。

他沒有答腔,漠然的神色透著一絲復雜的思緒。

沒有察覺到他異樣的神情,她欣喜的拉起了兒子的手,興匆匆的啟口,「柏勛,你知不知道……」

他悍然出聲打斷她的話,向她介紹他身旁站著的女子,「這位是路霓,我未婚妻,我們準備明年結婚。」

「……」尹悅心眨了眨眼,只覺得那一瞬間彷佛有一道雷劈向她,好片刻,她才醒悟過來他說了什麼,喉嚨干澀得幾乎擠不出聲音來,「你們……要結婚」

「嗯。」卓柏勛沒有看她,低垂的目光覷著拉著他的手,一臉好奇看著他的小然。這孩子應該認出來了吧!-他不是他爸爸,他跟弟弟亞擎長得雖然像,但還不至于神似到分辨不出來。

震愕的看著他,尹悅心不敢相信此刻听見的話。

一直在旁靜觀其變的路霓親昵的挽著他的手臂,優雅的綻露一抹微笑,「我們的婚禮是在明年二月十四日,歡迎妳來參加。」

說完,她不管對方听見了沒或做什麼反應,兀自拉著愛人離去。

尹悅心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時候走的,等她回過神,已經看不見他們的身影,旁邊只有拉著她手的兒子。

「馬麻,他不是把拔嗎?」小然困惑的問。那個人很像把拔,可是好像又不是。

不知該說什麼,尹悅心蹲下身,緊緊抱住了兒子。

一直到抵達家,渾渾噩噩的尹悅心才終于厘清發生了什麼事——卓柏勛沒有死,可他將要跟別的女人結婚了!-

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狠狠撞擊著她的胸口,令她一時不知該為他還活著的事開心,抑或是該為他要娶別的女人而傷心難過。

知道他還活得好好的,沒死在那片海域里,她真的真的好高興,她咧開了嘴笑著,但一想到他親密的和別的女人相依偎,眼眶不禁滾出了淚水。

她就這樣一邊笑著,一邊哭著,「嗚嗚嗚,他還活得好好的沒有死,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可是,他要娶別人了……」

「馬麻,妳哪里痛痛?小然幫妳呼呼。」小然坐在她身邊,睜著一雙黑亮的大眼楮看著她又哭又笑,伸出短短小小的手臂拍著她的頭想安慰她。

看著心愛的兒子,她的眼淚像壞掉的水龍頭,關都關不起來,淚流不止的搖著頭,哽咽的說︰「媽媽很好,沒有痛痛,小然乖,讓媽咪哭一下就好。」

小然想了想,接著咚咚咚的跑去拿來一根棒棒糖,塞進她手里。

「馬麻,小然最喜歡吃的巧克力棒棒給妳吃,妳不要再哭了,鼻涕都跑出來了,好丑。」他怞來面紙,想學馬麻在他感冒時幫他擤鼻涕那樣幫她擦拭。

尹悅心索性一把抱住兒子小小的身子,邊哭邊泣訴,「小然,為什麼會這樣?他既然沒有死,為什麼不回來找我?為什麼不讓我知道?為什麼?他還說要跟別的女人結婚了,你有沒有听到?他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這樣?嗚嗚嗚嗚……」

「馬麻乖,我們來看海綿寶寶。」她問的問題小然完全听不懂,自然也無法回答,只能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仿效以前馬麻哄他的模樣,哄著哭得傷心的馬麻。

下班回來的卓亞擎,一打開門,看見的就是眼前這幅景象。

眉心一皺不解的問︰「悅心,發生什麼事了?」

「把拔,馬麻哭哭。」看見他,小然立刻跑過去,將他拉過來。

「亞擎,柏勛沒有死,他沒有死,你知不知道?」噙著淚,尹悅心神情激動的站起來。

「大哥沒有死?這怎麼可能」當年雖然沒有找到大哥的遺體,但是搜救隊也說了,在那樣惡劣的天候,大哥凶多吉少。

「是真的!-我今天去接小然的時候遇到他了,他還說、還說他要跟別的女人結婚了。」說到這,她又低下頭,聲音愈來愈小。

「妳會不會認錯人了?」卓亞擎狐疑的問。

她用力的搖頭,「我沒有認錯人,站在他身邊的女人也叫他柏勛,他自己也承認了。」

「既然大哥沒死,那這些年來他為什麼不回來?也不跟家里人聯絡?」他納悶的提問,對她的說詞還是心存懷疑。

「我不知道。」一臉茫然的她比任何人都想知道這個答案。

「妳有留下他的聯絡電話嗎?我直接打電話問他。」卓亞擎還是不太相信她遇到的那個人真的是大哥。

「沒有,他跟那女人走了。」跌坐在沙發上,尹悅心這才開始懊惱,自己竟然沒有留下他的聯絡方式,就那樣讓他走了,以後要去哪里再找人。

卓亞擎沉吟了一下問︰「妳是在哪里踫到他的?」

「在小然幼兒園前面,」像想到什麼,她突然跳起來,「我再去那附近看看,說不定還會再遇到他。」

卓亞擎一把拉住要沖出去的她,「妳在家陪小然,我去附近問問看。」

「可是……」她急著想再見他一面,想把心里的疑惑一次問個明白。

他溫聲安撫焦急的她,「我長得跟大哥很像,那附近的人看到我這張臉,說不定會想起什麼。妳在家里等,一打听到消息,我立刻回來告訴妳。」

尹悅心這才點頭答應,「好,我等你。」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