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郎騎白馬來 番外篇——白馬神

九歲的少年臥病在床,蒼白的臉望著窗外燦燦的陽光,凝神傾听著外頭傳來的嬉笑聲。他很想出去,但他病了,娘禁止他出門,所以他只能一個人孤單地躺在房間里。

不過,就算出去,他也是孤零零一個人,他性子孤僻,沒人想跟他玩,他也不知該怎麼跟人家玩,因此都只是遠遠看著,然後偷偷地羨慕著。

門忽然咿呀被推開了,探進一張小小的臉孔。

「哥哥,我听說你生病了,我來照顧你好不好?」那小女孩站在門外,睜著一雙明亮的眼,望著他說。

她好小,他看她約莫只有四、五歲吧,怎麼可能懂得要怎麼照顧人?所以他沒理她。

見他不理她,她打開門走了進去,搬了張凳子到床邊,然後爬上去,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哥哥,你頭好燙,不過沒關系,我幫你。」

她跳下凳子,去找來條帕子,浸濕後,咚咚咚地拿來覆在他的額上,笑咪咪的說︰「跟你說哦,以後我要像姑姑一樣當個很好的大夫,所以讓我來照顧你吧,我會把你照顧得很好的。」

他很懷疑她說的話。她還那麼小,恐怕連自己都照顧不好吧。

微皺眉頭,他還是沒搭理她。

這時,服侍他的婢女端了碗藥進來。

她眼楮一亮說︰「姊姊,讓我喂、我來喂。」

她興高采烈地端過藥,用湯匙舀著藥,一口一口仔細吹涼,才喂到他唇邊,一邊哄著他說︰「你不要怕藥苦,姑姑說良藥苦口,吃了藥病才會好,等你吃完這藥,我再給你吃一塊梅餅,你的嘴就不苦了。」

他根本不怕吃藥,可是听那她稚嫩的嗓音哄著,心頭競也舒坦起來。

她人小,所以也喂得慢,嘴里又不停地說著話,「哥哥,我說一個故事給你听,你知道玄奘法師西天取經的故事嗎?」

「嗯。」他低應了聲。這個故事誰都曉得吧。

「那你知道三藏法師是怎麼去西天取經嗎?」她軟嫩的嗓音再問。

「騎馬去的。」他回答。

「那他騎的馬叫什麼?」

他蹙眉想了想,一時倒想不起來那馬叫什麼,遂搖了搖頭。

見他不知,她稚軟的嗓音興匆匆地說︰「它叫白龍,它跟玄奘法師取經回來後,就被封為白馬神了,我那天親眼看見白馬神了哦。」

「怎麼可能?」少年絲毫不信。

「是真的,」她放下藥碗,四肢著地學起馬的模樣來,「那天它的蹄這樣刨著地,忽然間站起來就變成人,它穿著一身白衣,嘴著咬著一根草,親口告訴我,它是白馬神的。」她模仿著她所看見的給他看。

少年狐疑地問︰「它親口告訴你?你在哪里瞧見它的?」

「就在我的夢里呀。」

見她天真的小臉蛋認真地這麼說著,似乎認為真有其事,少年也不知該怎麼說她了。

小女孩叨叨絮絮再說︰「然後白馬神就告訴我,它一路載著玄奘法師歷經了千辛萬苦到西天取經的事哦,它說,他們遇到白骨精時,孫悟空那雙火眼金楮是怎麼一眼就認出那白骨精扮成的老婦,他的金箍棒一揮,就把那白骨精打死了,還有呀,那豬八戒……」

少年靜靜聆听著她的稚言稚語,不知不覺困了,也許是受了她的話影響,他仿佛也夢見那匹白馬了。

【全書完】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