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甘家二少欠管教 尾聲

他現在非常能體會爾旋當時被老媽逼著穿上她親手設計的禮服的心情了,真的很想就這樣給他昏死過去。

而他的遭遇比起爾旋還要悲慘上數倍,爾旋不過只是穿上老媽設計的那套看起來像是聖誕樹的禮服而已,但他……甘爾謙此刻悲憤的想要指天咒地。為什麼他要是那女人的兒子?

還他一個正常的婚禮!

不,等一下,也許他現在帶著他老婆逃走還來得及。

見有人不斷朝自己扇著手,江梓緒納悶的指著自己的鼻子。

「你找我嗎?」不是她想嫌她,雖然她這輩子從來不曾對任何人的容貌有什麼偏見,可是眼前的女人真的很……讓人想要嘆氣。

高大魁梧的身軀塞進那件白色禮服里,怎麼看怎麼滑稽,她頭上還戴著一頂白色的紗帽,那張化著彩妝的臉,詭異得讓人不自主的聯想到專門拐騙小孩的黑心大嬸。

她慢慢朝那名舉止怪異的女人走過去,陡然一把被她給扯住。

「你要做什麼?放開我!」她的力氣大得讓江梓緒嚇一跳。

「你不要說你不認得我是誰了?」穿著白色禮服的女人,咬牙切齒的開口,嗓音乍听竟是男人的聲音。

江梓緒張口結舌的瞪著「她」看了須臾,接著忍俊不住的爆笑出聲。

「天啊,爾謙,你怎麼穿成這樣?」

看著他的新娘子,此刻竟穿上了一身帥氣到不行的白色燕尾服,而他這個新郎則被老媽強逼穿了一件女人的禮服,甘爾謙氣得簡直快要爆肝。

一生才這麼一次的婚禮,被老媽這樣亂搞,他還要不要見人哪!

他忿忿不平的指控母親,「還不是我老媽干的好事,她說今天的婚禮每個人都要反串,男人扮成女人,女人扮成男人。」

之前老媽神神秘秘的,一直保密的不肯透過婚禮形式,說要給他們一個驚喜。媽的,這根本是惡夢好不好!

「我知道呀,可是我沒想到她居然要你穿成這樣,呵呵……」光看爾謙這身打扮,待會恐怕會笑翻一堆人吧,明明是那麼俊挺出色的男人,一穿起女裝來,卻像……長得很嚇人的大嬸。

「不準笑,你還笑!牙齒白呀,快點跟我走。」

見他牽著自己鬼鬼祟祟的往外走,江梓緒不禁疑惑的問︰「爾謙,你要帶我去哪里?」

「當然是從這個可笑的婚禮上逃走。」趁著婚禮還沒開始,先行開溜。

「不行啦,我們走了,那婚禮怎麼辦?」沒有了新郎新娘的婚禮,要怎麼進行下去?

忽然有人笑咪咪的開口,「還是二嫂明理。」

見弟弟杵在前面,甘爾謙沒好氣的叱道︰「爾旋,好狗不擋路,給我讓開!」

甘爾旋老神在在不為所動,一臉笑的出聲。

「二哥,老媽早就料想到你可能會出此下策,所以吩咐我來接你們到禮堂去,婚禮要開始了。」剛才他在更衣間換了禮服之後,人就落跑了,老媽便派他來堵二哥。

那時候他和大哥看到二哥的打扮後,已經大笑一場,現在見了還是很想發笑,唉,可憐的二哥!

其實這場反串婚禮,受害的不只二哥,老媽連他和大哥以及老爸也都沒放過,要他們也一並扮成女人。

老媽自己變身成為國王,老爸則變成了皇後,但老爸那身扮相讓人看了實在很想噴飯,虧老爸還能面不改色,絲毫不以為恥,委實將寵妻這件事發揮到極致。

江梓緒望著穿了一襲紅色洋裝、俊俏貴氣的甘爾旋,再望望身邊的「大嬸」,不由得感到好笑。這兩個人明明是兄弟,為什麼扮起女裝會有如此大的差別?

「走吧,別讓大家等太久了。」她笑吟吟的牽著身邊的「大嬸」往回走。

今天他們可是主角,不能缺席的,她相信今天的反串婚禮,絕對會讓所有的來賓都印象深刻,難以忘懷。

如此的別出心裁,也只有她這位準婆婆才做得出來,以後的日子真令人期待。

「我的天哪,這位大嬸該不會是……爾謙吧?」金潔穿著一襲墨色的西裝,俊美非凡,一看見他,不禁毫無形象的爆笑出聲。

「真惡心,你笑就笑,口水不要亂噴!」甘爾謙趕緊伸手將她濺到愛妻臉上的那滴唾液給擦掉,同時嗔目警告她注意衛生。

捧著肚子,金潔狂笑不休,連那頭原本梳理得整齊的短發,都因為她笑得太厲害而亂了。

「真高興取悅了你!」甘爾謙惱羞成怒的嗔道。

「哈哈哈哈,爾謙,來拍一張照片,笑一個。」今天負責攝影的金潔,立刻拿起相機,喀嚓一聲,拍下他這副令人絕倒的模樣。

隨後,婚禮開始,奏起結婚進行曲,連演奏的樂師們都頻頻笑場,差點無法演奏完整首結婚進行曲。

洋溢笑聲的禮堂,讓所有的賓客見證了一場瓜生難忘的婚禮。

夏季就在這樣的歡笑聲中,悄悄來臨……

【全書完】

*想知道甘家大少甘爾瑞如何和愛妻「做人成功」,請看香彌新月甜檸檬系列006結婚速成班之一《甘家人少超難搞》

*想知道甘家三少甘爾旋如何有先見之明為自己預訂了一個「小老婆」,請看新月甜檸檬系列018結婚速成班之二《甘家三少愛說笑》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