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瘋狂著迷 第十章

三個月後。月舞的第四張專輯已正式發行上市。甫上市之後,便又打破了他們上一張專輯所保持的紀錄。短短幾天,銷售數字便一飛沖天,二、三名兩張唱片加起來所售出的數量,還不及他們的一半。在此同時,許多人引頸期盼的月舞售票演唱會,也已如火如茶的準備展開。各大報紙的娛樂版面或各媒體的娛樂新聞,連日來的頭條新聞全是有關他們的消息。才剛下飛機回到台灣的柳苡璇,在機場買了幾份報紙和娛樂雜志,馬上就把月舞最近的消息都給摸清楚了。這三個月來,除了在工作上沒辦法讓她分心之外,其余的時間,她無時無刻不是在想文成風。三個月來,她也只有和月舞的其他人連絡過少數幾次,怕的是會更加深自己對他的思念。她沒和文成風通話過,但從其他人口中得知他的心情已漸漸平穩,一顆懸掛在他身上不安的心,也總算能稍稍的放松下來。再說,她也希望他能下受影響的好好想想他們之間的事,好好正視他自己的感情。不論結果如何,她都會欣然接受。曾經這樣的愛過一個人,也曾經這樣勇敢的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感情,就算結局不如她意,但她知道自己日後想起,也絕對不會後悔。這樣就夠了,不是嗎?什麼時候去找文成風會比較合適呢?月舞的團員們現在應該都在忙演唱會的事吧?那她剛回來就跑去找文成風會不會太心急了點?她邊下車子邊想著這些問題。「辛苦了,苡璇,接下來你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時間了。」車上的小美把柳苡璇的行李遞給她。「嗯。有什麼事再打電話給我吧,你也快回去休息吧,再見。」「再見嘍!」柳苡璇拖著她的大行李箱走進住宅大樓里,才進去,管理員便馬上叫住了她。「柳小姐,你回來啦,好久不見。」「是啊,好久不見。」「我這里剛好有個東西要交給你,拿來的人吩咐說是很重要的東西,「看到你回來,一定要馬上交給你。」管理員慎重其事的拿了一個白色的標準信封交給她。還滿薄的。柳苡璇心跳加快了一下,不會是文成風給她的回信吧?他該不會不想見自己,而改由寫信告訴她他的答案吧?「謝謝你。」她盡可能保持冷靜地將信接了過來。接過那信封之後,她便加快腳步離開。她想趕快回到家里,想趕快看看信里面到底寫些什麼。一到家,也顧不得時差所帶給她的不舒服,坐在椅子上,趕忙把信打開來看。一看--咦?不是信!是月舞台北演唱會的門票,時間是在五天後的六點半。哇,她的位子是在視線最好的第一排呢!本來她還在想,她現在回來不知道買不買得到票,還以為她可能又要錯過月舞這次的演唱會了。真是太棒了!這時她發現里面還有張小紙條。禮拜六,台北演唱會見。她認得這是文成風的字。他既然都已寫禮拜六見了,她也不好在那之前就跑去找他吧。反正都已忍了三個月沒見到他,也不差這幾天了。好緊張喔,不知他的答案究竟會是什麼?愛情這東西,還真是教人七上八下。演唱會。現場柳苡璇在演唱會開始的一個半小時前來到這里。雖說位子是固定的,她可以不必這麼早就過來,但她還是按耐不住自己的興奮,早早便來到現場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不過一到她才發現,自己跟大多數人比起來,還算滿晚來的。現場的座位已坐了約三分之二,許多人看來都比她還要興奮、高興。而且照現場的情況看來,大多都是好友三五成群相約來看演唱會的,許多人都開心的在聊著天,整個現場鬧哄哄的,好下熱鬧。柳苡璇為了消磨時間還帶了本書來看。可是她現在發現,自己根本就沒那個心情。眼楮是有隨著書本的文字一行一行的看過,可是到底在寫些什麼,她連一個字也沒給它看進去。真是可惜了人家研究猩猩多年有成的作者寫出來有關猩猩生態的東西。好不容易,讓她這樣熬啊婦,終于熬到了開場時分。現場的燈光慢慢的暗了下來。現場響起一片興奮的歡呼聲,隨後又迅速的靜了下來,許多人都屏息以待。柳苡璇也趕忙把厚重的書收進牛仔包包里。幾秒後--強而有力的鼓聲響起,台上的簾幕緩緩的向上拉開。四個八拍的鼓聲之後,貝斯手的手指一劃,接著所有的音樂聲正式響起,月舞五人意氣風發的出現在舞台上。瞬間,排山倒海的尖叫聲、歡呼聲全都從柳苡璇的身後涌出。「啊!月舞,我愛你!」「文成風!伊真舞!」「天影,我愛你!」「玉欣潔!展祺!月舞!啊--」天啊!柳苡璇覺得觀眾的聲音都快能跟這首節奏強而有力的舞曲媲美了。而她的第一個反應,便是毫不遲疑的將視線往鼓手的位置看去。沒錯!她想念多時的文成風,她懷念多時的他的認真打鼓神情,她期待多時他正式在舞台上所散發的狂野魅力,她在這個時刻,終于看到了!天啊!她心跳得好快,她真的好高興、好快樂!老天爺,您怎麼把全世界最迷人的優點全都給了這個男人,這樣我會受不了的!柳苡璇覺得自己真的很難放棄他。隨著團員們賣力的演奏、伊真舞熱力四射的歌聲,現場觀眾的情緒在第一首歌就已高昂到不行,簡直就快把這個室內演唱會的天花板給叫破了。柳苡璇的心情也被現場炒熱的氣氛給帶動。歌曲間奏時,免不了又是一堆尖叫呼喊。「月舞--」「月舞,我愛你--」「啊--」「阿風!月舞!我愛你們--」最後這句就是出自也High到不行的柳苡璇嘴里。她坐在第一排,好死不死,音樂聲這時稍稍的減弱,剛好她喊的時候又是大家好像喊到在休息停頓的時候。所以她大聲喊叫的歡呼聲音,很明顯的,台上的五人全都听到了。月舞團員們的目光這時全都轉到她身上,每個人也都回她一笑。沒錯,包括文成風也是。伊真舞還高興的對她揮了揮手。坐在前面幾排的歌迷有了些騷動。「你有沒有看到?文成風剛剛好像笑了耶!」「咦?你也有看到嗎?我還以為我興奮過頭了咧!」「不會吧?你們有沒有看到文成風……」不少人還往柳苡璇的方向看過來。不管了!管它等一會阿風給她的答案是什麼。她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的全心享受她夢寐以求的超級演唱會。這可是月舞他們努力練習,準備了好久要表演給喜歡他們的歌迷欣賞的演唱會,她要當一個專心融入的好觀眾。演唱會就這麼一路精采表演下去,熱鬧的氣氛持續進行到了最後幾首歌的時間。這時柳苡璇看到伊真舞對她笑笑的眨了眨眼,然後就和展祺快速的一起退到舞台的右方去。所以月舞其他四人現在的位置都在舞台的右方。這時舞台五光十色的燈光也全都打暗,只剩一道聚光燈,就打在鼓手文成風的身上。音樂聲又再度響起,觀眾有些疑惑卻也同時都在期待下一首歌的表演。接著就只見文成風的口一開--「WORDS!」瞬間全場的尖叫聲比起開場時還有增無減。文成風竟然開口唱歌了!「DON-TCOMEEASYTOMEHOWCANIFINDAWAYFORMETOSAYILOVEYOUWORDSDON-TCOMEEASY」天啊!眾多的歌迷,尤其是喜愛文成風的歌迷,差點沒高興、驚訝到抓狂。屋頂也差點沒被這些失控的狂叫聲給掀開。不過,柳苡璇似乎沒听到這些尖叫聲,而且也不受這些聲音的影響。她的眼楮里只有文成風專注看著她的神情,耳朵里也只听到他干淨柔和的歌聲。她做了一個之前她一直認為很阿呆的動作。她大力的捏了自己的大腿一下。Oh,mygod!好像太用力了一點。不過真的會痛,那就代表她真的不是在作夢。「WELLI-MJUSTAMUSICMANMELODY-SSOFARMYBESTFRIENDBUTMYWORDSARECALLINGOUTALONEANDIIREVEALMYHEARTTOYOUANDHOPETHATYOUBELIEVEIT-STRUE」中間短暫的鼓聲,柳苡璇發現自己已是滿面淚水了。「WORDSDON-TCOMEEASYTOMETHISISTHEONLYWAYFORMETOSAYILOVEYOUWORDSDON-TCOMEEASY……」不久,最後一個音符完美的落下。現場掌聲、歡呼聲久久不停。文成風起身向觀眾點了一下頭。掌聲又再次如雷的響起。柳苡璇也一樣用力的鼓掌著,淚水依然是不斷的滑落。雖然只是短短兩分多鐘的歌,但她已知道文成風要給她的答案。之後,演唱會終于在月舞三上三下的安可表演中完美的劃下句點。演唱會結束的燈光一打開,一名工作人員便立即上前來要柳苡璇跟著他一起到月舞後台的休息室去。來到後台,這里也是一片高興的氣氛,看來工作人員們對今晚演唱會的圓滿落幕也很開心、滿意。還沒走到休息室門口,柳苡璇就看到除了文成風之外的月舞四人全站在門口。「苡璇!」伊真舞率先跑向她,給了她一個熱情的擁抱。「你真是唱得太好了,小伊。」「謝謝你的夸獎。」「咳、咳,那我們呢?」月天影說。「一樣也是棒透了,恭喜你們嘍!」柳苡璇一一的和其他三人擁抱。三個月不見,她和月舞之間的友情卻一點也沒生疏掉。「還十多場沒唱呢!」展祺臉上也有藏不住的開心。「你們一定都會表現得很好的。」柳苡璇真心的說。柳苡璇說完後看了四周一下。「請問,阿風在哪呢?」她實在等不及要見他了。四人同時往休息室的白色木門看去。「阿風在里面,進去吧!」玉欣潔說。「嗯!」柳苡璇邊回答邊伸手要打開休息室的門。門鎖轉到一半,她突然回頭問其他四人。「對了,你們怎都不進去?」很好,柳苡璇繼查網路找月舞資料後,又一次「愛呷假細力」的極致表現。「我們在另外一間,這間是特別準備給你和阿風專用的。」玉欣潔輕描淡寫的說。「你放心,我們一定、絕對、保證不會偷看的。」展祺的頭快速的被敲了三下,三下都來自不同人的手。「快進去吧,阿風在里面等了。」話才剛說完,伊真舞直接幫她開了門,順手把她給推了進去,然後又自動的快速把門關上。高大英俊的文成風這時就站在離她不遠的前方。她想都沒想就快步的飛奔過去,想「沖」入他的懷里,緊緊的抱住他。「等等!」文成風突然喊了一聲。這讓跑沒兩步的柳苡璇又當場呆掉。文成風該不會又要來冷熱交替那一套吧?他剛剛才在台上深情的對她唱情歌而已,怎麼現在又……「我現在滿身都是汗,又臭臭的,你等一下,我找一條毛巾來擦一擦。」下一秒,柳苡璇又開始往他的方向跑來。原來是這樣!她才不在意他是臭是香、是干是濕,只要不是冷冰冰的對她就好。而文成風這時候幾乎是同時張開他修長的雙臂,迎接她到自己寬闊的懷抱里。分隔一百多天的心,終于又再次的相連感應。兩人就這麼樣的緊緊相擁,舍不得放開彼此。「我好想你,無時無刻、分分秒秒都在想你。」她剛擦干眼淚沒多久的美麗臉蛋,又被不停滴落的水珠給佔領。「我也一樣的想你。對不起,讓你吃了這多的苦。」他用細長好看的手指,溫柔的幫她拭淚。她搖搖頭。「如果是為了迎接這一刻的到來,而必須經歷那些痛苦等待,對我來說,非常值得。」她又把頭縮進他的胸膛里,聞著認真男人獨特的汗水味道。「小傻瓜。」他愛憐的輕撫她的秀發。「對了,我有件事要謝謝你。」「什麼事?」「我要謝謝你從沒放棄過對我的感情,謝謝你這麼堅持要愛這麼不懂珍惜你的我。」如果不是她的努力積極,這段感情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這地步。「听你這麼說,我還真是很努力不懈的在倒追你喔!」她嬌嗔的說,略為嘟起的鮮嫩香唇,讓人不禁想品嘗它的滋味。「你知道就好。」他寵溺的捏了捏她高挺的翹鼻,然後就準備來個火熱的深吻。柳苡璇敏捷的躲掉他的偷香之計。「那從現在開始,換你追我。」她俏皮的對他說。「好啊!」他陰柔俊美的臉上笑意浮起。「告訴你,我可是很難追的,你知道有多少人約我約了不下二十次,我都還沒跟他們出去吃過飯耶!」「真的嗎?那還真是挺難追的。」他又學了一次她的口頭禪。「不過我記得我們第二次見面,你好像就拉著我的手,要和我去吃晚餐。」「那是為了要拒絕其他人的邀約。」「還有一次,你直接買好菜跑到我家門口說要煮東西給我吃。」「那是要拿你當我初級廚藝的實驗品。」越說柳苡璇就越覺得心虛。「還有除了在我面前對我說請我喜歡你,常常跑到「皇宮」偷看我,以及三不五時說些冷笑話要逗我笑之外,沒錯,柳苡璇小姐,你還真的很不好追。」他越說越起勁,她越听臉越紅。「你很討厭耶!」不過看來他真的挺在乎她的,把她所用過的招數都記得那麼清楚。他還知道她常偷看他耶!但是現在局勢可得來個大逆轉才行。不然,以後他們小孩子問起,他不就會對小孩子說是她倒追他……不對,不對,她又想太遠去了。「告訴你,如果要追我就要趕快行動,不然你……」文成風听了她的話,很快便有了動作。他以深吻封住她美麗的紅唇,讓她知道他已展開了自己的追求行動。柳苡璇覺得自己真是太沒志氣了,這樣的深情一吻,就讓她神魂顛倒。文成風的唇覆蓋她的不到五秒,她便以火辣辣的熱吻回報。這應該算是文成風已追到她了吧?柳小姐……你還真是難追耶!兩人就這麼深情忘我的以吻傳達彼此熱切真誠的感情。休息室里,蔓延著屬于愛情的味道。這時,嘴巴相當忙碌的文成風,優雅的甩了甩一直放在柳苡璇腰後的手。這個意思是叫那四顆躲在門外,看戲沒付錢的賊頭,可以關門離去了。「臭阿風,看一下是會怎樣!」展祺輕輕把門帶上。「不過那小子的接吻技術看起來應該很不錯的樣子。」月天影俊朗的臉上寫著看不過癮的遺憾。「死**!」伊真舞簡潔的對他的話下了結論。「**也很挑的。」月天影也快速的回了句。「白痴。」「飛機場。」「滿腦精蟲的蠢蛋。」「吐魯蕃窪地。」「你什麼意思?」「低窪地區。」月天影指著伊真舞的胸部說。「養雞場。」「你說什麼?」月天影反問道。「呦,小雞還沒長大呢!」伊真舞手擦著腰,睨了月天影大腿中間一眼。「折騰了一大圈,他們總算能在一起了。」無視于那講沒三句話就又吵得不可開交站在她身邊的兩人,玉欣潔很是滿意的點點頭。「不過看來今晚又再次的驗證我常說的那句老話。」展祺很高興文成風今晚選了「WORDS」這首西洋老情歌來唱給柳苡璇听。「不會吧?」其他三人這時相當受不了的異口同聲,就連月天影和伊真舞都忘了要吵架。因為他們已經知道接下來展祺要說什麼了。展祺不管他們很不給面子的反應,閉上眼,用他自認為最有磁性感情的聲音說道,「西洋老歌,是表達情意的最好方式。」說完後,他相當滿意的慢慢睜開自己的雙眼。但眼前只見掃地整理的歐巴桑正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著他。接著,便見歐巴桑又低頭繼續掃著她的地,嘴里還喃喃的碎碎念著︰「可憐喔,無采生做介煙投,體格擱哈好,頭殼竟然有問題,可憐……」「你們三個,給我回來!」展祺說完,便臉紅耳赤的往落跑那三人的背影追了上去。「單田擱哈有力,唉,真正是可惜喔……」喧囂城市里看不到的滿天星辰,今夜也全都會微笑吧!www.xiting.orgwww.xiting.orgwww.xiting.org自家住宅里,柳苡璇正將自己做好的最後一道菜肴端上餐桌。門鈴聲在這時也剛好響起,她趕緊前去開門。門一打開,一只小小的可愛巴哥狗的臉就出現在她的面前。「哇!好可愛喔!」她又驚又喜的把它抱了過來。「喜歡嗎?」文成風親了她的臉頰一下。「當然喜歡,它好可愛喔!」她抱著小狗往客廳走去。文成風跟著走了進來,他一手拿著一個可愛的小狗籠,一手順道把大門關上。「你的樓下有人在幫你守著呢。」他指的是守在樓下的記者。文成風在演唱會唱歌的新聞,隔天馬上登上娛樂版的頭條;關于他們兩個這幾個月轉來變去的戀情,當然馬上又成為記者們追逐的焦點。面對記者們對文成風所問的眾多關于戀情的事,他只說了句「柳苡璇小姐是我的女朋友,我們正在交往」後,便不再對這事發表任何意見。而柳苡璇這方面同樣也是被追得暈頭轉向,同樣的她也是公開承認戀情之後,便不再對記者們透露只字片語。這次唱片公司與經紀公司也都沒再有任何動作,因為這對情侶已分別對他們表示要讓這段感情攤在陽光下,非常堅持地。「他們還真是辛苦,都說我們在交往了,他們還要這樣跟。」柳苡璇對他們的窮追不舍有些不解。「他們現在是等著我們分手吧!」演藝圈藝人們的分分合合向來都是記者及大眾的注目焦點。「那他們可有得等了,我怎麼可能讓你輕易的跟我說分手。」她用食指輕踫他的鼻尖。「那還真是謝謝你的青睞。」他走到她身邊,伸手撫摸在她懷里的可愛小狗。「跟你的和一直在等我的記者,現在一起在樓下等著,這樣他們剛好有伴。」「別管他們了。對了,你可要好好的照顧它。」他指指窩在她懷里現在看起來舒服得不得了的小狗。「真的嗎?你要把它送給我?」「對啊!你下是說你想養一只巴哥嗎?我很想看看你把小狗養成小豬的樣子。」「呵呵,你等著看好了,我一定會把它養得白白胖胖,人見人愛的。」她親了小狗的頭一下。「你應該親的是我不是它吧?」文成風指指自己的臉頰,有些吃醋的說。「人家它可是比你可愛多了。」她又親了狗狗一下。「不行,不行,你這樣見狗忘色,到時候我可能還得跟小狗爭寵。給我,我要把它還給寵物店。」他假裝伸手要把小竿哥給抱回來。柳苡璇拍了一下他伸出的手。「不行,它已經是我的了。」「現在就這樣,那以後有小孩還得了……」文成風咕噥的說著。「你說什麼?」她沒听錯吧?她好像听到他說小孩子什麼的。他也已經在想著兩人共築家庭的樣子了嗎?那麼,他送她小狗的意思,是不是就是要開始實現理想家庭中的第一步?「我說,現在就這樣,那以後有小孩還得了。」她果然沒听錯。听到他這樣說,讓她開心極了。「誰要跟你生小孩呀?」「還有誰?這屋子里還有誰生得出小孩?」柳苡璇看了看懷中的小狗。「它是公的。而且也不會生出人類的小孩。」「你說要生那麼多個小孩,可是我不想把自己當成母豬一樣一直生一直生。」「我又沒要你當母豬,你可以生三次,然後每次都生雙胞眙,這樣我們很快就有六個小孩了。」這兩個人還真是會作夢。「你以為你是神啊,說要雙胞眙就有雙胞胎?」「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們家族有生雙胞眙的基因?」他把她懷中的小狗抱過來,放進狗籠里,算是暫時把她的注意力轉回到自己身上。「沒有。」「現在你知道了。」他直起身,然後向前攬住她。「就算是這樣也不會剛好每次都能生……」話還沒說完,她的唇就又被他的堵住了。「……雙胞胎。」當他滿足的親吻完她後,她才有點迷亂的吐出後面幾個字。他就是有辦法讓她為他神魂顛倒。「剛剛是逗你的。我現在想想,也不忍心讓你承受那麼多次生產的疼痛。」他輕柔的撥著覆在她前額的發。「先生,我的重點是--我可沒說要為你生孩子。」「哈哈哈!」文成風開朗的笑著。「你笑什麼?」「你別嘴硬了,當我第一次跟你說這事的時候,你就好像已迫不及待的要成為小母豬了。」他可沒忘了參加酒會那晚她說過的話。「我哪有!」她有點發窘的說。同時也想起了當晚她說過的話,她覺得自己還真是藏不住秘密。「現在我的夢想家庭里的女主人已經找到了。」他深情的看著她。「你就這麼肯定我願意當?」「當然,我怕你還會威脅我不能不讓你當呢!」「沒錯,除了我,誰都不行。」她毫不矜持的本性終于又顯露出來了。「那你也放心,除了你,我誰也不要。」原來文成風的嘴巴也甜得很呢!「那德國狼犬呢?」「什麼?」「你不是想養一只德國狼犬嗎?」「沒關系,一步一步慢慢來,別這麼心急的要嫁過來我家。」「我哪有!我只是想,你不是說想養德國狼犬嗎?」她的臉因為他的話紅得像熟透的隻果。「不只,還有迷你豬、小缸兔,對了,小孩子最重要,我們現在還是先進房間里去好了。」說著他就要把她抱起來。「不行,不行,還沒吃晚餐呢!我可是忙了一下午才做好的,你一定要嘗一嘗。」她害羞的阻止他的動作。「好像還滿香的,這里都聞得到菜香。」他深呼吸聞著。「那是一定的,別忘了我可是有‘柳培梅’之稱。」「好了,好了,我都已經被你吃過了,別再說這套來騙我了。」他知道當初柳苡璇為了達到自己要拒絕她隨口胡謅的標準,做過不少的努力。「唉呦,我不都跟你說過我會負責了嘛!」她一副大女人的樣子。兩人開懷的笑聲不絕于耳。「走吧,快去洗手,別讓菜涼了。」柳苡璇走到他身後,抱住他,將他慢慢的往廚房的方向推了過去。「哇,還真是豐盛呢!柳培梅,你真不簡單喔!」「就跟你說過了,我……」客廳里關在籠子里的小狗狗,在廚房傳來的陣陣歡笑聲中慢慢的睡著了。星星很少、寂寞很多的城市里,一個幸福美滿的甜蜜家庭,正漸漸的成形……《全書完》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