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皇的小奴 終章

八個月前,「祥瀧天朝」京都曾經舉辦過一場熱鬧無比的婚禮,是皇太子穆承襲的大婚之喜,迎娶的女子是他的小奴,一個叫命寶的女子。

婚禮過後未久,皇宮又傳來喜訊,太醫把脈診斷出太子妃命寶有了身孕,且是雙生。

雖然還不知太子妃肚中娃兒是男還是女,但皇帝和皇後喜極而泣,更是充滿期待,時時刻刻都在祝禱太子妃肚中娃兒是男丁,至少,雙生子也該有一個男娃吧。

皇帝皇後在命寶懷孕期間,可把她捧在掌心護著,天知道命寶有喜,讓他們驚慌惶恐的心情可以稍稍得到慰藉。

希望斷子嗣的毒咒,不會在承襲這一代發生,皇帝皇後如此祈求著。

也因此,皇帝與皇後完全不敢再讓皇太子鑒賞美人圖、挑選美人為側妃,深怕萬一氣到命寶,動了胎氣,那麼子嗣斷絕的罪魁禍首就轉移到他倆身上了。

時光飛逝,到了命寶腹中娃兒呱呱落地的時刻。

懷胎十月的雙生子是男丁,不僅是雙胞胎,而且還都是男娃兒。

這結果讓皇帝與皇後欣喜若狂,「祥瀧天朝」百姓也為皇族慶賀近一個月時間還不罷休。

朝廷上下、民間百姓都為穆氏皇族有後而樂翻天。

這結果也讓穆承襲對父皇母後稟告詛咒只是巧合,困擾穆氏皇族一百五十多年的詛咒根本無效,況且一開始就沒有詛咒這回事,穆承襲從頭到尾就不信一百五十年前的詛咒能影響子嗣傳承。

「但穆氏皇族的男丁真的稀少。」皇帝皇後反駁道。

「那只是巧合造成的情況,再說穆氏皇族也是走了一百五十余年沒斷嗣,而今,兒臣與命寶又有雙生子,事實更加證明詛咒無效。」

「可是……萬一……你無子呢?」

「那也是我的問題,與咒術無關。」

皇帝皇後不再多言了,反正太子已有後,而且他的說法也無大錯,穆氏皇族這一路傳承是沒斷絕過,再加上承襲有了後代,當然讓人認為烏孫琤的詛咒只是虛晃一招。

穆承襲再對皇帝皇後使出殺手 ,要他們此後別再提起斷子嗣之咒。「父皇母後可以高枕無憂,兒臣非常有把握烏孫巫女的詛咒已無效果,也不會再為穆氏皇族帶來麻煩。告訴父皇母後一個秘密吧,其實命寶復姓烏孫,她正是巫女烏孫琤的後代子嗣,而命寶已為穆家添子添孫,雙生男娃兒的出世證明詛咒再也不會影響我們了。」

「天哪!」穆承襲的話語讓皇帝皇後差點嚇暈過去,但震驚之余,又有另一份狂喜出現。就在喜樂與驚嚇交織的情緒下,皇帝與皇後手牽手、彼此相持,回到寢殿休息,以免在兒孫面前又哭又笑的。

這天,穆承襲帶著烏孫命寶來到林園一處,兩人安坐于花園之中,欣賞著華麗的皇家風景,一邊品茗、一邊賞蝶,微風徐徐吹拂,花瓣繽紛四飛,飄落在兩人身上,好美。

烏孫命寶依偎在穆承襲懷中,一邊賞花望蝶,一會兒吃蜜餞。

穆承襲輕撫著她秀發,吸嗅馨香氣味,心思晃蕩,忍不住手勁加大,緊抱住她。

「我好想再跟妳生娃兒。」他濃啞磁音在她耳畔呢喃著。

命寶俏臉一紅,結結巴巴地回道︰「我也想呀,但……再忍耐幾日吧。」兩個雙生娃兒被皇後搶去照顧,還有一大群奶娘宮女們悉心照顧,夫妻倆沒得插手,才能覷到空閑休息。

命寶知道承襲想要子孫滿堂,她也不排斥為他添後,況且這樣皇帝皇後也就不會再逼承襲納嬪妃了。

穆承襲摟著她,在她唇上吻了一記,又道︰「我好愛妳。」

「我也是。」命寶也回吻他的唇。

「哈哈哈……」一抹歡愉的笑聲驀地傳來,緊接著便是恭喜聲。「恭喜呀,太子殿下與命寶成了親,也擁有子嗣,還是雙生子,再瞧瞧你們濃情密意的模樣,在在都證明巫女的毒咒根本不會發生,穆氏皇族從今以後不必再為毒咒傷神了。」

「師父?蝶花師父!」烏孫命寶一愣,旋即從穆承襲懷中彈起,興奮地沖到蝶花面前,開心地道︰「師父,徒兒想死您了,徒兒還以為您爽約,再也不會來找我、再也不理會我了。沒想到,您終于現身了……」難以捉摸的奇人蝶花,她大婚之日並未出現,直到她生子才現身。

「神醫,您讓承襲找得好辛苦。」穆承襲這些年來也一直在找他。

「呵,師父沒來見你們是時候未到,我不能自打嘴巴,得要確定命寶跟太子真能生出男娃娃,證實詛咒虛假,這才好出現跟你們兩位邀功呀!」

「怎麼神醫的說法彷佛是為了證明詛咒無效,這才要我和命寶成親,也要用生子來印證詛咒無用似的。」穆承襲迫不及待地直接問他,怕蝶花一轉眼就又溜走。

「對啊,師父是拿我跟承襲的結局來否決我太玄祖的毒咒其實是不實的嗎?」命寶也問。

「咦,命寶知道巫女的故事啦?」但蝶花臉上並沒有太多的訝異。

「都知道了,是承襲告訴我的。」命寶回道。

蝶花點頭,自滿地道︰「也該是,師父四年多前的判斷果真無誤,太子殿下第一次上‘花蝶谷’找到我們之時,我已特別測試太子殿下對于巫女詛咒了解多少,當時我就發現太子應是知道烏孫氏巫女與穆氏的糾纏,果然,太子全部明白。」

「神醫對我、對命寶不斷的測試,到底所為何來?此時此刻,您可以把秘密對我們吐露了吧,這些疑問可是困擾我倆多年。」穆承襲找他許久就是要答案,這一次,他得弄明白。

「對嘛,師父要講清楚,您心頭最好不要放太多秘密,以免撐不住炸了開來,會傷身的。快說吧,究竟是怎麼回事?同樣地,師父您好像也知道巫女的秘密呢。」

「我就是知道烏孫氏巫女的故事,才會把命寶塞給太子的。」

「您果然是故意要讓我們在一起,才不斷撮合。」穆承襲一直以來的臆測也是正確的。

蝶花道︰「為了解決烏孫氏巫女與穆氏皇族的恩怨,我得把命寶放在太子殿下身邊才行。」

蝶花的說法讓命寶與穆承襲面面相覷。這蝶花師父還真是隨興自我,而且膽子忒大。

穆承襲無奈地道︰「您怎敢這麼大膽?知道巫女秘密的您,也該清楚皇族會對付烏孫氏巫女,而您竟把命寶放在我身邊?難道不怕把命寶的性命給試掉?」

「師父怎麼有把握穆承襲不會殺我呢?」命寶也被這疑問困擾好久。

「是不怕,命寶的命是寶,我賭太子絕對舍不得殺妳。」蝶花篤定地道,當時的他胸有成竹,現在仍是。

「為什麼?」

「感覺。」蝶花訴說自己的決定。「就是一份感覺,我決定這樣做,而最後結果也證明我沒錯,我是賭贏了。」

穆承襲與命寶又相視一眼,面對奇人,他倆只能無言以對。

蝶花咳了一聲,又道︰「好吧,你們若真要我給個理由,我也願意再告訴你們另一種說法。我是想,命寶的太玄祖烏孫琤就是因為愛始皇穆天過深,再因穆天背棄了一夫一妻的承諾,惹來巫女怨恨,她才會下咒。可換句話說,這詛咒全是因為巫女太愛始皇而引起,雖然這件事已過了一百五十年,但我認為,若是將他倆的後嗣湊在一起,皇家後嗣與巫女後嗣因相愛而成親,或許詛咒便可解除。這做法其實也是置之死地而後生,不過經過這幾年,卻是最完美的結果,太子果然殺不了命寶,而且被命寶給深深吸引,而命寶也愛太子甚深,願意為他生養兒女,你們的愛情補足了烏孫琤過往的失落,所以斷子嗣詛咒影響不了你們,果然就解咒生男娃兒了,哈哈哈……」奇人蝶花又開懷地大笑出聲。

命寶仍是忍不住說︰「我還是覺得師父膽子真的好大喔,而且充滿奇想。」

「但師父成功了。」蝶花堅持自己的決定。「還有那鍋蓋理論呀,我不是早說過,你們兩個是天生一對,一旦相處,太子會發現命寶有趣的一面,而命寶也會挖掘出太子讓人欣賞的優點,當你們各自發現對方的美好時,便舍不得下手,誰也傷不了誰。」結論也是全被他料中。

蝶花可是看見命寶臉上的幸福光彩,更看見太子對命寶的細心呵護。

四年多前,他有意要替烏孫氏巫女解除麻煩時,就是懷著要讓命寶永遠快樂的目標。

而他做到了。

「蝶花師父,您怎麼會知道巫女的秘密?」命寶突然想起。

「是令慈告訴我的。」

命寶點頭,果然是母親信任蝶花師父,將烏孫氏巫女的一切都告訴他。

不過也是因為有奇人蝶花的存在,她才得以存活,並且被師父教養長大,又在他大膽的計劃下,她被送到穆承襲身邊,成為他的妻子,也解了太玄祖的詛咒,成為最幸福的女人。

「我仍在想,這世上到底有沒有巫咒的存在。」穆承襲解決全部謎團後,反倒對此事充滿好奇。

「管他咒術存不存在,誠如命寶的母親烏孫月所言,信者恆信,不信者不信。所以要信的就去信,不想相信的,當巧合也行。但對你倆而言,因為烏孫琤的後嗣與穆天的後嗣相愛了、也結合了,算是了卻一樁古老恩怨,斷子嗣的詛咒在烏孫氏與穆氏的子孫相結合且又生了兒子之後,從此煙消雲散、雨過天晴,未來只會有幸福與快樂圍繞著你們。」

「明白了。」夫妻倆接受蝶花說法,快樂地微笑。

「師父喝杯酒後就要離開了,你們兩個要一直恩愛下去喔,而且師父有預感,太子跟命寶還會有很多孩子,相信你倆的子孫會綿延不絕。為了讓你們順利生娃兒,師父就不再打擾了。」

「師父!」命寶小臉紅通通,偎進穆承襲懷中。

穆承襲也擁住她,流露對命寶無悔且悠長的情意。

後來,果真如蝶花預言的,十個月後,烏孫命寶再度生了男娃兒,而且仍是一對雙生子。

自此,穆氏皇族再也不把斷子嗣的詛咒當一回事,穆氏皇族自此敞開心胸,快樂地過日子……

編注︰敬請期待【鍋蓋傳說二】《爺的僕兒》。

【全書完】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