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治療寂寞靠密友 第一章

陽如藍走進夜店「嗨到最高點」里看到滿滿的人,要不是今天真的太衰,衰到她沒半點活力,她會轉身就走,並且拿出手機打給好友貝莉,跟貝莉到另外一間比較安靜、可以好好講話的酒吧,強迫貝莉听她大吐苦水。

她有氣無力地挑了個最不起眼的角落窩進去,還點了些酒。

在她仰頭干掉第三杯伏特加時,貝莉終于來了。

貝莉身邊好像跟著一個高大的男人?陽如藍皺起眉頭。

說好是姊妹淘聚會,貝莉干麼帶男人過來?

燈光太過昏暗,陽如藍只能隱約察覺那個存在感強烈的男人好像朝自己看了一眼,接著人就不知到哪去了。

喔,是她搞錯了,大概是其他客人,湊巧走同一個方向。

「發生什麼事?」貝莉在她身邊坐下,也點了酒,一邊喝一邊問。

從好友口中听到一句溫柔又充滿關心的「發生什麼事」,讓陽如藍的心防瞬間松開,從早上就一直隱忍到現在的難過憤怒流泄出來。

陽如藍開始滔滔不絕地陳述。

「記不記得我跟妳說過的那個案子?」她舉起手,用力抹掉差點滑出眼角的軟弱眼淚。

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社會里,她雖然軟弱,但絕對不允許自己在人前留下一滴淚!

「哪個?」貝莉一臉茫然。

「就是只要我搞定,馬上可以升組長跟加薪的那個強力氣墊慢跑鞋的營銷案!」陽如藍抓起另外一杯調得藍藍的酒,仰頭,豪氣干雲的一飲而盡。

「喔,我想起來了!」貝莉輕呼,小臉得意的亮了一下。

「我搞砸了。」這廂卻神情黯淡到一個不行。

「什麼?」怎麼可能會搞砸?貝莉眉頭皺得死緊。「不是說妳主管已經跟對方喬好,妳只是過去采收豐碩的果實?」

「根本沒喬好!」陽如藍鼻子一酸,想哭的感覺再度翻涌而上。「我今天興匆匆帶著合約過去,結果只是當炮灰而已,現在所有知道這件案子的人都會以為是我搞砸的!」

「喔,天啊!妳那個主管挖坑給妳跳」

「我、我恨他……」

陽如藍無奈又壓抑地吸吸鼻子,喉嚨微哽,社會的黑暗面讓她現在好想沖回家,鑽進被窩里大哭特哭。

「那個王八蛋!」貝莉咬牙切齒地罵道,隨手抓起一杯酒,也跟著爽快地干了。

「他其實也沒那麼王八蛋……」陽如藍頭昏昏、腦鈍鈍,剛才喝得太猛的酒精正在她體內作怪。

「陽如藍,妳不要太善良喔,我現在是在幫妳罵他耶!」

「我主管惡搞下屬也不是第一次,大家都在他背後比中指,詛咒他車子拋錨、被女朋友狠甩。」

說到氣憤處,陽如藍又抓起一杯酒暢快飲盡。

「那妳呢?妳詛咒他什麼?」微醺的貝莉紅著臉,好奇地問。

「我覺得詛咒是件很無聊的事,又、又不會變成真的……」而且,如果詛咒成真,那她不就變成有詛咒能力的巫婆,這樣對自己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啊?陽如藍醉了,越說越小聲,頭也跟著越垂越低。

「妳這樣說也對啦,可是妳就忍著啥都不做喔?」

「我、我個人比較偏好實質的報復……」陽如藍說得結結巴巴,一顆頭又重又沉地垂下。

「例如?」

貝莉雙手握拳,充滿期待地盯著陽如藍,興奮得彷佛正在看電影的最高潮,眼楮連眨都舍不得眨一下。

听了整晚的苦水,終于被她等到真正的好料上桌嘍!

「例如……晚上加班,我會拿一杯可以養顏美容的苦茶,走到公司陽台邊看夜景邊喝,然後把其中一小部分請我主管種的玫瑰花喝。」她非常樂意把職場的苦,跟主管的寶貝植物一起分享。

「妳說什麼」貝莉笑開,嘴角不斷往上揚。

陽如藍朝好友點點頭,表示她真的沒听錯。

「我主管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為什麼別人種的花都會開,只有他的玫瑰花永遠只能長綠葉子。」

「天啊——哈哈哈!用這招一解心頭之恨,我喜歡!有創意。」

貝莉仰頭大笑,毫無顧忌的模樣讓人清楚明白到一件事——她醉了。

換作是平常,陽如藍會開始拉貝莉、趕貝莉回家,但今天不同,她也醉了,而且還有一肚子穢氣尚未完全清除完畢。

于是,腦袋跟身體一樣熱烘烘的陽如藍又開口。

「不只這樣喔……」

「喔,還有更精彩的嗎?我要听,我要听!」

貝莉听得雙眼發亮,情緒因為酒精的作用和好友的話變得越來越High,雙手扯著陽如藍拿酒的手臂。

陽如藍手中的酒溢出了一些,灑在手上、襯衫上,她也不在意,被酒精染紅的臉傻傻地笑起來,暖烘烘的腦袋晃來晃去。

她揮揮手,繼續自顧自地往下說︰ 听說啊,我們公司遠在美國的大老板很凶很有威嚴…… 

 那又怎樣?他在國外又不能管到妳主管。 而且這種小事人家未必想管。

「對啊,好可惜,可如果他知道茶水間的咖啡豆是主管他女朋友家種的,不僅難喝而且貴得要命,一定會馬上嚴禁主管繼續荼毒我們!」

「妳主管這麼夸張,我看妳還是快點找新工作比較實際。」

「我有啊!」陽如藍抓起桌上最後一杯酒,學起詩仙李白的舉杯邀明月,傻憨憨地笑開。「今天我把自己在每一家人力銀行的履歷通通開啟了……」

「哇——」貝莉緩緩張大嘴巴,做出一臉崇拜狀。「妳好有行動力啊,這麼快就做出最明智的決定!」

陽如藍原想雙手扠腰、大笑三聲來響應好友的逼真演出,可是,她連酒都還來不及喝完,恍惚間,听見夜店突然一陣亂烘烘。

發生了什麼事啊?

她沒機會把話問出口,當然也沒有盡責的服務人員報告現在是什麼狀況,燈就亮了、音樂也停了,清楚听見威猛的一聲喝令——

「警察,臨檢,所有人待在原地不準動!」

靠!不、會、吧!

陽如藍舉在半空中的手倏地僵住,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這麼背?連喝個小酒解悶也能喝出事情?

貝莉咕噥了一聲,「討厭!」人就整個趴到桌上,一副醉到頭很痛、啥都不想理的模樣。

而心灰意冷不足以形容陽如藍此刻灰暗無比的心情。

警察查驗過陽如藍她們的證件,移動到別處,在等待臨檢結束時,陽如藍察覺有人在看她。

她困惑地抬眼,茫然的眸子猛然對上一雙冷銳有力的黑眸,瞬間,她原本因酒精跳得飛快的心,此時更是叫囂著要跳出喉嚨!

噢!

陽如藍伸出沒有拿酒的那一手,用力壓在心髒上頭,耍白痴地相信這樣做心髒會因此比較乖一點。

她偷偷打量對方一身昂貴的西裝行頭,確認對方不是警察或是埋伏的警力,比較討厭的是——他就坐在她們身邊那一桌。

他剛剛听見了多少?為什麼他身邊連一個人也沒有?

看他冷靜又沉穩的模樣,一點也不像是她這種專程來喝酒、吐苦水的霉星,也不像是混夜店的玩咖。

這跟店里格格不入的家伙到底來這里干麼啊?

「嗨!」她月兌口打招呼。

她想,自己大概是真醉了。

身後警察的低喝聲和年輕男女們抱怨遇上警察臨檢今年肯定會衰到爆的聲音,彷佛來自另一個遙遠空間,不在她的世界里。

現在她比較關心的是——這男人究竟听到了多少?

英挺男人瞅著她好一會兒,視線掠過她迅捷掃視夜店一圈,又沉吟了幾秒,才對她拉開一道迷死人不償命的帥氣微笑打了聲招呼,「嗨。」

怦、怦!陽如藍心跳瞬間加速,感覺心底那扇關閉許久的戀愛之門,被那道無與倫比的微笑硬是拉開一道小小縫隙。

笑、笑容好閃亮,嗓音好、好低沉迷人啊!他是哪個電台的台柱DJ嗎?還是哪家模特兒公司的頂尖麻豆?

深呼吸鎮定一下,她問︰「你剛剛就坐在我們旁邊?」

俊得冒泡的男人點點頭,深邃黑眸掃她一眼,又開始以電眼掃描整間夜店。

「所以我們剛剛說的話,你全都听見了?」她皺眉看著他。這男人在找什麼?偷吃的女朋友?

听見她的問話,男人把視線轉到她通紅的小臉上,扯唇淡淡地回答,「很難沒听見。」

陽如藍心跳立即漏了一拍。

「你、你應該不會到處跟人家說我剛才說的那些事吧?」不管剛剛喝得有多醉,情緒有多High,現在冷汗直流的她至少清醒了一半。

「當然。」男人感到好笑,輕輕撇嘴,反問︰「我能跟誰說呢?」

對啊!哈哈哈∼陽如藍用力點點頭。

這男人又不知道她是哪間公司的員工,他還能跟誰說呢?難不成要用通靈的方式跟遠在美國的大老板打小報告嗎?哈!哈!

她這個白痴,完全就是杞人憂天嘛!

陽如藍放心地笑開,憨憨的傻笑。

男人垂眸,望著眼前笑得很憨直的女孩,突然發現原來上夜店消費的人,其實也不完全都是不好的。

例如,眼前這個可愛又充滿活力的小女人。

只是不曉得她神智清醒時,是不是仍跟現在一樣莽撞卻仍保持可貴的率真,而且毫無心機?

男人眼角一掃,一抹大膽朝這移動的身影映入眼簾,男人于是也挪到一根柱子後,身後正好響起說話聲。

「哈,我可以跟妳做朋友嗎?」

陽如藍見男人晃到柱子後正覺奇怪,對這句搭訕是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見到有位俊逸少年正直挺挺地站在自己面前,對自己微笑。

「什、什麼?跟我嗎?」她用力抓抓頭發,小臉堆滿困惑,暈暈的腦袋無法正常運轉,怔怔看著眼前眉目清秀、眼神高傲神氣的……少年……男人?嗚……過量飲酒的報應在她腦子里作怪。

「我想要妳的手機號碼。」

「可是……現在在臨檢耶……」這麼不把警察放在眼里喔?雖然警察只針對那些看來未成年的年輕人……

陽如藍生平第一次被人直接搭訕,以半醉的眼楮看著,依稀可見少年長得很俊俏吶。

奇怪,這種好事為什麼要發生在這種天時地利人和都糟糕透頂的時候?她的帥哥緣簡直差到太平洋!

突然,半陣亡狀態的貝莉大復活,奮力張開眼楮,頹軟的身子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她瞇起眼,把臉湊到清秀卻充滿年輕倔強的俊顏前細細打量。

對方也不發怒,瞅著把臉湊到眼前的醉女人,剛毅雙唇微微往上一勾,放肆的邪笑盡現。

兩秒鐘後,貝莉點點頭。

「警察沖進來臨檢你還要把妹?我佩服你!來來來,你的手機給我,我把她的手機號碼輸入給你。」說完,當真伸手接過少年遞來的手機,拿到眼前,一字一字專心輸入。

「貝莉,別鬧了,我們不認識他。」陽如藍直覺不妥的阻止。

少年雙手抱胸,不疾不徐地開口,「很公平,我也不認識妳們。」

听他這麼說,醉醺醺的陽如藍當下一愣,一時間覺得他說得好有道理,正要點頭之際,卻又覺得好像又不是那麼對?

她還沒想好要拒絕還是同意,貝莉已經把電話輸入完畢,還給少年,末了還不忘交代一句,「要好好把握,她是好女人喔。」

「謝了!」少年拿高最新款智能型手機,朝她們揮了兩下,走離一步後,突然停住回過身,看著陽如藍微笑道︰「妳笑起來很可愛。」

陽如藍腦袋當場「轟」的一聲爆炸開來,臉熱得像燒起來。

滿臉通紅、心跳失序的她隱約注意到柱子後的男人走出來拿出手機撥打,依稀間听到他說什麼「跟著他」,一雙眼楮除了看向少年消失的方向,還多看了她兩眼。

她敲敲暈暈脹脹的腦袋,心想——

跟著誰啊?

「各位,今天大老板可能會來公司,大家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少給我模魚听到沒!」營銷A部洪經理拉開經理室大門對著大家吼。

「經理,大老板不是在美國總公司,怎麼會來?」辦公室綽號「膝蓋頭」的男同事舉起手,一臉好學好問的乖寶寶模樣。

洪經理皮笑肉不笑地看向膝蓋頭,朝站起身的他一步步走過去,溫柔輕喚他的本名,一手輕輕拍打他臉頰。

眾人不禁為膝蓋頭偷偷捏把冷汗,連陽如藍也不例外,不過她心里冷汗流得更凶,直覺這是凶兆!

昨天才在「嗨到最高點」提起遠在地球另一端、坐鎮美國總公司的大老板,今天洪經理一大早便宣布大老板回到台灣。

這種巧合令她有不好的預感,而且非常強烈!

「是,經理。」膝蓋頭雙手在月復部交握,必恭必敬回話。

「你再多問一句……」洪經理又露出他的招牌閃亮亮假笑,然後用震耳欲聾的聲音大吼,「我可能會讓你連怎麼死的都不曉得!」

「是,經理。」膝蓋頭千篇一律都回這句。

洪經理正指著膝蓋頭滔滔不絕的訓話時,營銷A部門辦公室傳來沉穩又迷人的嗓音——

「營銷A部不錯,一大早就很有活力。」

嗓音一響,動作最夸張的就是洪經理,他立刻停止發言,飛速轉過頭。

看見門口站著兩位由總經理陪同,陌生的高大男子,一位黑發,一位金發,洪經理彷佛腳踩風火輪「咻」的一聲瞬間閃到兩位貴賓面前。

「大老板!」洪經理禮數周到的學日本人彎腰敬禮,一抬頭。「旁邊這位想必就是早上來電告知的愛德華先生?」

陽如藍對洪經理超乎常人的變臉速度早見怪不怪,只好奇地抬眼望向洪經理正極力巴結的男子,不料,這一瞧,心髒險些當場停掉。

靠!靠!靠!

是他

昨天那個帥到難以言喻的英俊男人?怎麼可以是他

預感歸預感,現實歸現實,怎麼真的可以混淆在一起?

胃部一陣緊縮,她用力咽了咽口水,一手趕緊撐住桌面,叫自己別自亂陣腳,大老板說不定根本早忘了她。

對,沒錯!

她那麼普通,又不是絕世大美女……

「洪經理。」

大老板低沉的嗓音一揚,洪經理馬上縮成小蝦米一只,氣焰全消。

「是,大老板,請問有何吩咐?」

膝蓋頭不屑的翻白眼,陽如藍則覺得心剛被踢了一腳,目前正急速滾下山崖中,中途還被凸出來的樹枝、尖岩一直刺、一直刺。

天啊——她內心哀嚎不已。

「我只是過來走走看看,不想影響大家工作。」大老板態度溫和,眼神慢速掃視辦公室一圈。

以眾生皆平等的速度一一掃視,除了——她!

陽如藍當場整個背部寒毛豎立。大老板不慍不火的目光掃到她時稍作停留,濃眉似乎稍稍皺了一下,露出有點困惑的表情,連膝蓋頭那個二愣子也狐疑的轉過頭來看她一眼。

她悄悄握緊拳頭,暗自祈禱。

不要記得我,拜托,還有……天啊,還有那些口無遮攔的鬼話,拜托,通通一並從大老板的記憶里全數消失吧!

消失吧﹗快消失……

「是是是,大老板,您能來親自指導我們,是我們的榮幸,哪談得上什麼影響,如果真的有影響,也是好的影響吶。哈哈哈……」洪經理還在大老板跟前講得口沫橫飛。

「我想先認識各位。」

大老板此話一出,全體員工馬上繃緊神經。

「好,那麼容我先為大老板粗略地介紹一下整個部門里所有可愛的員工。」

洪經理態度積極說完,馬上朝大老板比出「請」的手勢。

所有可愛的員工?

眾人面面相覷,為經理明顯言不由衷的話感到驚悚,唯獨陽如藍打開一個檔案夾遮住臉,希望洪經理能跳過自己。只要熬過這關,她相信,在這家擁有四百多人的台灣分公司,大老板絕對不會再有機會注意到她。

只要能先挺過眼前這關……

「哇,傳說中的大老板真的朝我們走來了。」站著的膝蓋頭視野良好,居然開始實況報導起來。

辦公室的氣氛緊繃到最高點,只傳來洪經理斷斷續續的介紹聲,大老板從頭到尾只點頭示意。

陽如藍支離破碎、倒在懸崖谷底的心開始起死回生的激烈跳動著!

她希望自己只是一個小點,她可以越縮越小……越縮越小……縮到比螞蟻還小,然後可以藏在檔案夾里面。

昨晚她喝醉後到底胡言亂語了些什麼?快點回憶起來!

喔,想起來了,她講的還真不少,抱怨了一大堆,最後還說她把人力銀行履歷的功能點選「開啟履歷」——

陽如藍覺得飽受摧殘的一顆心再次被狂風侵襲,在風中搖擺飄零,更糟的是——大老板的視線掃向她,剛好與她想躲回調案夾里的目光撞個正著。

死定了!

她清楚看見大老板眼里的困惑散去,快速閃過一絲微訝,接著,興味地扯開一道微笑。

他認出她了。靠!再靠乘以一千次方都不夠!天啊——啊——

因為大老板原本巡視辦公室右半部的腳步一頓,轉個方向,朝她的方向直直走過來,跳過中間一整排的同事,最後停在她面前。

「大老板,這位是陽如藍——」洪經理一面介紹,一面拚命眨眼做手勢要她站起身。

注意力始終集中在大老板身上的辦公室所有人,現在當然全面關注起陽如藍跟大老板之間的互動。

如果面前有坑洞,陽如藍絕對會毫不猶豫跳進去把自己深深埋藏起來!

「如藍,早安。」

但陽如藍只覺如坐針氈,面對大老板友善的問候,她慌慌張張站起身,緊張到手心出汗,說話結結巴巴。

「大老板,您、您好,不對,早、早安……」

她上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這輩子居然要被老天這樣惡整?

「和我說話沒這麼可怕吧?」大老板面帶微笑地調侃。

眾人一听,全跟著輕松笑出來,只有陽如藍一臉尷尬,整張小臉紅透,雙手在身後交叉、緊張的扭來扭去。

「你們都喊我大老板,有人知道我姓名嗎?」大老板又丟出問題。

「我知道!」洪經理像在跟誰玩搶答一樣,連忙舉起手,喜孜孜回答,「大老板您姓秦,名驍朕。」

「很好,以後大家請喊我秦先生。」秦驍朕一下令,所有人馬上跟著猛點頭。

「是是是,秦先生。」洪經理當然也不例外。

秦驍朕交代完,又把矛頭轉向陽如藍。「陽小姐,妳喜歡在這里工作嗎?」

她的心跳瞬間加速到180!

注意到大家用意外又探究的目光盯著她,而膝蓋頭表情最夸張,一副下巴快要掉到地面上的樣子實在很爆笑,可惜她完全笑不出來。

她現在只想哭!

媽——

「很……很喜歡……」陽如藍垂下視線,昨晚說過的話,正一句句在她腦子里旋轉起來。

今天我把自己在每一家人力銀行的履歷通通開啟了……

心跳瞬間加速到220!再這樣跳下去,她會不會死啊?

「很好。」秦驍朕突地轉冷的視線不著痕跡地在洪經理身上轉了一圈。「我剛過來時好像听見大吼聲。」

「喔,大老——咳、咳!」雖然大老板沒指名道姓,但洪經理馬上乖乖響應,立即為自己辯解。「秦先生,我那時正在給他們精神喊話。」

「原來如此。」秦驍朕定定看著洪經理直到他開始額冒冷汗,才緩緩點了個頭。

接下來,大老板沒再和陽如藍說話,在辦公室里轉了一圈,大多時候只听不說,平靜無波的神態令人模不透他的情緒。

陽如藍看著那寬闊的背影,忍不住在心里贊嘆——

不愧是大企業領導人,心思詭譎難測的程度果真不同凡響啊!

早晨的震撼很快結束,大老板畢竟是大老板,旋風似的巡查完便上樓,秦驍朕一走,陽如藍就全身癱軟、半死不活的趴在桌上。她需要澈底緩和一下心跳……

但這時洪經理寬大又閃亮的黑色皮鞋停在她身邊,他伸出手,在她桌上輕輕敲了兩下。

「陽如藍。」

驚覺洪經理駕臨,陽如藍馬上正襟危坐,抬頭望向一臉探究的經理大人,誠懇地拉開微笑。「是,經理。」

洪經理雙手抱胸,眉頭皺得死緊,瞪著她,「妳——」

陽如藍心髒縮了縮,以為大老板泄光自己的底,經理要來砍自己的頭了。

沒想到洪經理竟然只是問她,「妳之前是不是認識大老板?」

「我之前認識大老板?怎麼可能!」還好不是來叫她回家吃自己。陽如藍大大松了口氣,見對方滿臉不信,連忙挺直身子再三強調,「經理,大老板之前都住在美國,而我這輩子連美洲都沒踏上去過,怎麼可能認識他。」

「是嗎?」洪經理質疑,「可是我怎麼覺得大老板對妳好像——」

「好像?」陽如藍露出一臉比他更不解的模樣。

不用看她也知道,現在全辦公室的人都拉長耳朵偷听他們說話,絕對要小心應對!

「對妳有點好奇。」洪經理困惑地皺緊眉頭。

眼角余光瞄到身邊有人開始附和地點點頭,陽如藍暗自深吸口氣,緩緩拉開一道天真無邪的微笑。

「我這麼平凡,哪有什麼值得大老板好奇的地方?」她卯足了勁,拚命消毒再消毒。「應該只是走到我座位時,剛好想糾正大家對他的稱謂而已,一切純屬巧合。」

「巧合?」洪經理看看她,反復咀嚼了一下這句話,然後點點頭,彷佛已經相信了她的說詞,轉身往自己辦公室移動。

一切搞定!陽如藍在心里對自己比了Ya。

就在此時,膝蓋頭接起一通內線電話,听著對方的話,整個人愣了一下,掛上電話後,直勾勾盯著陽如藍——

「如藍。」

「嗯?」她心不在焉地回應,動手打開Mail開始收信。

呦呼∼輕輕松松漂亮過關!

贊贊贊!旁邊掛上一千次方!

「大老板的特助愛德華打來。」

膝蓋頭一說完,洪經理馬上轉過頭直盯著她,整個辦公室又恢復到大老板紆尊降貴來巡視時的詭譎氣氛。

只是現在大家共同的目光焦點不是高人一等的大老板,而是她!

眾人屏息以待。

陽如藍坐在自己位置上,感受什麼叫做「無外力心跳卻瞬間破百」,吶吶地開口問︰「找我?」

「愛德華說,大老板要妳上去見他。」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