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一花一世界 後記 于晴

嗨,老朋友們,好欠不見.新朋友門,初次見,

這一次想換個氣氛,想寫個小品文,不需要如四國的大架構,就是單純青梅竹馬的故事.其實一開始,小品文是女大男小的姬滿與林鳳歌……(默默淚)︰但寫了大半,林明遠與姬憐憐忽然出現,于是就成為各位正在讀的這本小說了.至于姬滿與林鳳歌,我們下次再說.

這個故辜的章節僅分四卷,以類單元但同樣主角推進故事的方式呈現,因為是第一次嘗試,所以在切割單元上十分含蓄,井沒有那麼明顯,這是為了避免意外產生,例如被退回來的原因是小說有一定的固定型態、章節之類等等|到時事後再補寫連接劇情,通常會造成廢話過多的狀態,這是我個人所不樂見的.

這次想用類單元來表達,一方面想在換景時,把可有可無的連結劇情刪除,讓字數別太多,另一方面則是表達主角們心境的不同.例如第一卷約兩章,卷名叫(殺生),隱含林明遠過去已終結……而最終卷(一生,便是一世),並不是單純指林明遠與姬憐憐一蜚子,而是「林明遠在江湖後的重生,就是他的一世了.他的新生始于江湖,生命也止于江湖,再也沒有貪過其它世界的東西了」(本卷名有點隱喻吧),總之每卷連下來就是完整的故事.

寫小說嘛……其實每個人有各自表達的方式,有時只是微不道的小點,但寫起來特別樂,作家要永遠保有心態上的活躍性一一心靈上活躍度夠,也就不容易在不知不覺中流入一攤死水而不自知.我吋常這樣提醒著囪己.所以時常被人說,我真西是一個小孩心性啊……(我個人覺得用赤子之心更上乘),

其實,不管姬滿或林明遠,這樣的小品文是出平我意枓的.我還記得剛開始

寫小說時,是言情小說一個大轉變,時常會听見「要寫輕松點啊」、「現在市場就是活潑逗趣」、「要輕松要輕松」,後來漸漸的……人變老油條了,開始偷偷用結實度來跟輕松度做魔鬼的交換.

這兩年接到電話,聊到小說上的間題分析.

「近年故事愁了點,但架構都沒問題」(對我小說的看法】,在當下,我還在想,沒在提點要輕松了嗎︰那……我忽然想寫小品交了!這就是老油條一生的使命啊(愛作對)!

總之,雖然不知道言情市場到底如何,但至少,我盡量寫出我想寫的、想表達的意念、想嘗試的手法,這就是我目前寫作上的想法。

我是一個非常念舊的人,也星一個非常心軟的人.雖然不想承認,不過我想,我就是本書里趙靈娃那位心慈的師博(對,本次我戲分是布景板】,這樣的人在背後推了一把青門的衰敗,但同時,她也帶出了對內可以吵可以鬧,但同門需要你了,我們就一致對外的青門女弟子.任何人事都是一體兩面,好壞實在很難分,這一點,當我們漸漸年長時.感觸會很深.

不知道有沒有朋友發現,其實我不太喜歡「團體戲」,上一本的人跑來這一本,其它本的人跑來這一本,大家來場團圓年夜飯,我對這方面很不擅長,另方面是心理上過不去那道坎,因為人跑來跑古人名容易混亂,我就沒辦法說服自己這是獨立本,單看也行.因此,四國上下數百年,青門也約莫如此,都差幾百年了,我看你們怎麼跑來跑去,或許我該將此視作一個挑戰?讓我好好想想吧.

我們啊,覺得別人怎麼看我們時,其實我們正以同樣的眼光回報著對方;因為我們想,所以以為對方也這樣想.聰明人林明遠正陷入這種迷田心,因為太多疑,掉進了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的陷阱.

其實本書的書名原名星《林明遠與姬憐憐的故事》,但我想,它是會被打回票的.呈然是最通俗的書名,不過我很喜歡,

太久沒聊了,不小心寫太多,暫吋告一個段落.下本書再聊.2013年間再見!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