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玩弄這個小奸細 第一章

八年後

二十多坪的公寓住家,有著客廳、廚房和一套衛浴設備,另外還有兩間臥室。空間雖然不大,不過還算舒適,再加上屋內裝潢以柔軟的純白色為主,擺設也整齊干淨,清爽簡約的氛圍,讓居住者一租就是六年的時間。

這間房子是齊筆筆與安美暇一起合租的。

兩人友誼甚深,當年決定離開「情心育幼院」來到台北後,雖然求學時念不同學校,出社會後公司與職業也完全不同,不過幸好租屋地點還能彼此配合,住一起有伴、租金也平分,若遇上麻煩事可以互相幫忙、有個照應,生活滿不錯的。

這日是星期天,她們睡到了中午才起床,安美暇先到廚房做輕食,準備跟好友共享簡單的午餐。從事服務業的她難得可以在星期日休假,而身為上班族的齊筆筆,因為公司才成立六個月,事情又繁又雜,極少放假,這天也難得在假日擁有休息的時間,兩個人一起共度著得來不易的假期。

「三明治做好嘍!」安美暇完成午餐,呼喚著客廳的好友前來一同享用。她自己買食材、自己動手做,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省錢。

安美暇在百貨公司的化妝品專櫃當櫃姐,雖然業績不錯,不過賺的都是辛苦錢,而且為了領到業績獎金,再低聲下氣的事情也得做,累死她了!但是為了賺錢生存,什麼麻煩都得忍耐,委屈也只能往肚子里吞。

從小,她就很羨慕千金小姐、或是嫁給有錢人家當少奶奶的幸運兒,一旦踏進有錢人的世界,似乎就可以恣意揮霍了——只是這一關難卡進呀!尤其像她這種平凡人,除非中樂透,否則這輩子很難跟揮霍這兩個字扯上關聯。

「筆筆,午餐弄好了,可以吃了喲,咦?」安美暇端著三明治走到客廳,停步。筆筆坐在沙發上,低頭看著雜志,而且看得好專注,專注到連她的叫喚都沒听到。「什麼內容這麼好看?連肚子餓都可以不管了。」安美暇喃著,繞到她身後,想看雜志上登載了什麼消息,讓她看得這般入迷。

銅版紙分為兩頁,一面印刷著「引境國際資產管理公司」幾個大字,另一面則是一張俊美男子的全身照,不過一看就知道是偷拍下來的。

雖是偷拍的,照片上的男人依然有股渾然天成的懾人氣勢,那模樣教人難以移開視線。

安美暇怔了半晌後,才張口問道︰「『引境國際資產管理公司』……這不就是妳上班的公司嗎?怎麼了,雜志里面寫了什麼?妳怎麼看得這麼入迷?還有照片上的男人是誰?他好帥!」

「沒什麼,我只是想看看新聞媒體是如何形容我公司的。」齊筆筆淡淡回應她,但眼神還盯在照片上。

「照片上的男人到底是誰?先給我看看!」安美暇搶過雜志,一邊翻閱、一邊碎念著雜志記者對「引境國際資產管理公司」的看法。

「『引境國際資產管理公司』的根基在美國,它所服務的對象,也都是總部設在美國境內、或是歐洲地區的各型企業集團,因為『引境國際資產管理公司』的行事作風低調又隱密,所以在台灣很少被提及討論,不過現在它已經進入台灣巿場了,且仍舊保持著神秘的風格。除非是同行或大公司、大集團才會知道引境的出色之處,也才會懂得要將自家的帳務交給『引境國際資產管理公司』處理。」她突然頓了下,然後看向齊筆筆,說道︰「記者寫的跟妳告訴我的差不多。」

齊筆筆幽幽回話︰「其實在引境工作很辛苦的。」因為她正是「引境國際資產管理公司」的員工。

「所以想要成為引境的員工,必須是人才、也必須有本事才行,並非人人都有機會被網羅的。」安美暇對這家菁英群聚的公司是極度的贊美,只可惜自己完全沒有能力進入。

齊筆筆看了好友一眼後,回道︰「妳若覺得大家都很厲害,那就都很厲害嘍。」

「一定是這樣的呀!不是高手哪能進入引境工作?不過也難怪要挑剔員工啦,要知道引境的工作就是為公司、董事長和股東們進行財務投資規劃,以及稅務上的逃避手段,很麻煩的。

「但多年來,引境就是可以做到最好,否則哪里能夠擄獲這麼多大集團、大老板們的心,讓他們這些成功大人物,願意把公司最私密的資產處理、投資取向、甚至是個人的稅務理財——這種艱難又隱密的工作交給引境做全權處理,那可是要有很大的膽量及信任感耶!」安美暇快速瀏覽過雜志內文後,又道——

「引境真有兩把刷子,而且它的低調及保密功夫比一流還要一流。這間公司來到台灣都已經半年了,新聞界居然到今天才弄出這麼一篇報導來,而且所知道的事情跟我差不多,可見得引境有多神秘。」

「嗯。」齊筆筆沒意思解釋太多,漫不經心地回應她。

安美暇眉心一蹙,望著好友,筆筆的態度很值得玩味。「對了,妳還沒告訴我照片上的大帥哥是誰?他是引境的員工嗎?什麼職位?」

齊筆筆終于看向安美暇,接著回道︰「他不是員工,他是『引境國際資產管理公司』里兩位總裁中的一位,歐質澈。」不過新聞沒寫出來,想必他們也還不確定吧?

「他就是總裁歐質澈!」安美暇開心地叫出聲音來,眼神立刻閃爍痴迷光彩。「嘖……真是完美呀,沒想到這位又帥又俊的男人就是引境的總裁歐質澈,迷死人了啦!」據說「引境國際資產管理公司」是由兩個好朋友合伙開立的,外界所知道的消息是兩位總裁皆是台灣人,年紀不大,但因為低調,加上服務範圍以外國公司為主,所以台灣的財經雜志幾乎不曾報導過這兩人的背景,直到最近,有媒體探听到引境的其中一位總裁——歐質澈會來台灣視察,才有雜志社開始追蹤消息。雖然拍到照片,卻還不確定身分,所以沒敢寫名字出來。

結果他就真的是歐質澈。

看美暇像暈了頭似的,齊筆筆受不了地輕哼一聲。「他真有這麼迷人嗎?瞧妳口水要流出來了。」

「當然迷人、迷死人了!妳看看他,性感的雙唇、尖挺的鼻梁、兩道濃眉讓他顯得好英挺,這麼漂亮立體的五官,組合起來的帥臉卻又兼具著陰柔的魅惑氣息——尤其那一對深邃的眼楮,被他盯上的話,我肯定不能呼吸……哇!我醉了啦!這種極品男人光是用看的就全身酥麻,如果站到我面前的話,我想我會……我會立刻撲進他的懷抱里!」安美暇眼楮里冒著星星,充滿愛戀的光彩。

齊筆筆掃了眼雜志上的照片,回道︰「他是很獨特沒錯,但我沒想過撲進他懷里。」光是照片就能對女性勾魂攝魄了,所以才更該戒備他。

安美暇眨了眨眼後,覺得齊筆筆很奇怪。「他是妳家總裁耶!妳該表現對他的熱情才是,但妳卻好冷情。」

「其實我到現在都還沒見過他本人,只看過一次他的照片。」齊筆筆突然說道。

「妳沒見過他?怎麼會?媒體找不到神秘低調的他算正常,但身為員工的你們該見過他才對,怎麼連妳也才只是看過照片?」安美暇皺眉,她的說法太奇怪了,更不合常理。

「他還沒有踏進台灣子公司過,所以我不認識他,跟他沒交集,也不熟悉。」齊筆筆強調自己跟歐質澈之間沒有任何的關聯。

安美暇突然沉默了,靜靜看著好朋友,總覺得筆筆的反應好怪異,那是種近乎故意似的展現,對歐質澈的冷淡還有——嫌惡,可她剛剛明明看著他的照片出了神,好像在回憶什麼,她的態度與反應真的好奇怪。

安美暇又想到筆筆一畢業後,就以擠進引境為第一要務,成績極佳的她拒絕其他公司的邀請,一心只想進入引境,此時再對照她對自家總裁的情緒反應——倏地,安美暇似乎猜測到她怪異的原因。

「歐質澈該不會就是八年前,那位從故事書里走出來的長腿哥哥吧?」安美暇大膽一猜。

「什麼?」齊筆筆一震!吃驚地望著她。「妳怎麼會這麼想?」

安美暇看到好友反應激烈,更確定自己猜對了。「當年妳說長腿哥哥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八年過去了,歐質澈現在的年齡很符合妳當時候的形容;再加上八年前他一出手就是百萬襄助,有錢人的背景無庸置疑,現在的他變成引境的總裁也不奇怪……而且妳是那樣地專注于他,妳不曾這樣在意過一個男人,除了長腿哥哥之外,最重要的是——」安美暇眼神灼灼,直瞪好友,故意壓低聲音說道︰「我一直覺得妳在隱瞞認識他的事實,妳很故意地表現出對他的冷漠,在我看來,妳的表現顯然是不想讓我把你們兩個聯想在一起,所以,我猜測歐質澈就是八年前拿錢幫妳的長腿哥哥!」

「不是他,妳想太多了。」齊筆筆否認。

「嘿嘿,真是我想太多了嗎?」她不以為然地揚眉,筆筆愈否認,她愈覺得有問題。「還有,一直以來妳就被獵人頭公司看上,妳明明有機會到一些更知名的國際大公司工作,當時引境都還沒有名氣哩——可妳怎樣都不肯,非要進入引境不可,我先前不懂為什麼引境這麼吸引妳,現在想到,該不會『長腿哥哥』就是『引境國際資產管理公司』的總裁,妳是為了報恩才想到他公司上班吧?」

「妳別亂猜了,不是這樣的。」齊筆筆搖首。

「就算是,妳也不會對我講真話吧!」安美暇口氣一沈。「妳從小就不願意告訴我長腿哥哥的事,一直瞞著我長腿哥哥的秘密,不過我不怪妳,好朋友嘛,我可以理解妳不願意講真相,是因為已經答應長腿哥哥要保密,但對照妳對歐質澈的態度,我心里有數了。」安美暇固執地認為自己的想法沒有錯。

「美暇——」齊筆筆欲言又止,最後只好搖頭。「算了,我的解釋妳听不進去。」

安美暇一臉勝利的表情,興奮說道︰「呵,妳保守多年的秘密總算被我揭穿了吧?其實就算讓我知道長腿哥哥就是歐質澈又怎樣?我又不會對他做什麼……」她再次看向照片,一臉痴迷狀。「我只是訝異長腿哥哥竟然長了一張俊帥臉孔、一副棒透了的身材,有能力、又有錢,他真是上天精雕細琢出來的極品男人,女生只要看到他,都會忍不住府上他吧!」

「夠了吧,又是勾人、又是迷人、又會讓女人愛上,歐質澈哪有這麼厲害?他不過是個普通男人,別把他說得好像是妖孽!」齊筆筆受不了地反擊著。

「贊!」安美暇更加興奮,被齊筆筆的形容詞給刺激到。「他就是妖孽,歐質澈是妖孽型男沒錯!妳形容得太貼切了,他是個不用出手,就能讓全部女人迷醉的妖孽魔物。」

「真受不了妳,我是在罵歐質澈耶!」齊筆筆沒好氣地翻了記白眼,懶得再說。

「他是妖孽男,他是有勾魂攝魄的好本事。」安美暇一徑地沈醉在自我想象中,突然又哀怨了起來。「欸,我好後悔自己以前懶惰貪玩、又不用功讀書,結果就是讓自己變得平庸,沒法找到好一點的工作,也沒法遇見好一點的男人,只能在化妝品店當櫃姐。」

「櫃姐這工作也很好啊,干麼這樣說自己?」齊筆筆斂下眼。其實自己可以有好成績,有一部分是要感謝長腿哥哥的鼓勵沒錯,當年他適時救助她之後,兩人雖然極少見面,但他還是會常常勉勵她要上進,告訴她想要擺脫貧困,讀好書是極重要的基礎,她接受了這些論點,也照做,果然讓自己得到好的結果。

安美暇聳聳肩,再道︰「因為我的工作無法讓我遇見極品男人呀!」不管筆筆的總裁是不是長腿哥哥,歐質澈就是年輕、就是帥、就是本錢雄厚,哪天機緣一到,他倆迸出愛的火花來,接著有相戀的機會,筆筆就能搖身一變成為總裁夫人了。

其實安美暇一直羨慕著進入引境工作的筆筆。哪怕不能變成總裁夫人,她周遭圍繞的男性也都是有本領的優秀人物,結識菁英之後,爬到上流社會的機會自然也變多了。「哪個女孩不想過富貴少奶奶的生活?哪個女孩不想嫁進豪門享受的?妳在引境有絕佳機會遇上頂尖男人,所以可要大膽去追求愛情哦!」

「妳想太多了,又不是到好公司上班,就能嫁給極品男人、又或者是嫁給有錢男人——真是太愛幻想了。」齊筆筆完全不支持她的論點。

「妳要懂得抓緊機會啦!」安美暇拍拍她肩膀,一徑地堅持自己的論調。

齊筆筆無奈地搖搖頭,接著把雜志抽走,丟進回收櫃里,摸摸肚子後,道︰「好了啦!光幻想不會飽,還是先填飽肚子比較重要。吃午餐吧,妳做的三明治看起來可口極了。」

「嗯,吃吧!」雖然姐妹淘無所不談,也很照顧對方,可是兩人的個性終究還是不一樣,願意互相包容彼此的想法,才能讓友誼長存。

即便安美暇對筆筆的不老實有些怨言,但她終究還是壓抑下來,不再表達意見。

「引境國際資產管理公司」是一家資金管理公司,而非一般人以為的討債公司。

它所經營的項目包括不動產規劃、現金運用、國際性理財訊息、以及投資策略建議,提供世界各區域的經濟信息給客戶參考,又或者代為操作;另外,也承接稅務咨詢以及規劃避稅手段等業務,甚至當客戶發生資金周轉問題,又或是稅務上累積不良債權、不良債務等等重大麻煩時,引境也可以做整合處理,哪怕公司已出現負債狀況,引境仍可以幫忙公司起死回生。

所以「引境國際資產管理公司」于六個多月前、正式于台灣成立子公司後,在沒有釋出任何征人消息的情況下,許多消息靈通的人士就躍躍欲試地想要進入這家充滿挑戰性且福利絕佳的超優公司。

最後,引境挑選了三百多名員工,而且通通都是經過嚴格篩選的菁英。

引境的辦公室,就設在台北巿區的精華地段。

總裁一出手,便購置兩層大面積樓面作為辦公處,而且是用現金直接買下,展現出雄厚的財力。

辦公室的裝潢采用最現代、最新穎的建材,設計師以簡潔利落為主調,再利用燈光搭配流線造型,勾勒出時尚大方又不失穩重的辦公環境。

另外關于業務分配,引境規定每位職員都得扛起資產價值高過一億元的公司,一對一為客戶處理帳務以及規劃財務等工作;而除了員工本身負責的客戶外,三百多名職員又分編為十個小組,每一組再設立一名經理和一名秘書,共同負責資產價值超過三十億元以上的大型企業體,為其服務。

早上九點整。

會議室里頭已經彌漫著濃濃的咖啡香味,橢圓形桌旁圍聚著二十多名職員,除了台灣公司的執行長周賢外,其他人則是各組經理及其秘書。

原本設定的會議時間是十點整,但大家卻在九點鐘就先聚集在會議室,預作開會演練,會如此慎重的原因是——今天是「引境國際資產管理公司」的總裁歐質澈第一次親臨台灣子公司的日子。

雖然眾職員們尚未親眼見過總裁,卻知道「引境國際資產管理公司」有兩位負責人︰一位名叫官封曦,另一位就是歐質澈。據傳聞,這兩人交情比親兄弟還親,合作後從未有過爭執。此外他們還劃分工作區域,各自管理,歐質澈主導亞洲業務,另一位總裁官封曦則是以美歐為主。

台灣區域的執行長周賢清清喉嚨後,說道︰「總裁十點才會抵達公司,不過我要求先一步開會前會議,目的是要提醒各組經理們,等一下呈給總裁過目的資料、口頭報告,最好都要濃縮到最簡潔、能采用一針見血的條列式最為妥當,歐總裁喜歡迅速確實的開會流程,這會讓他認為員工有效率,也能給考績加分。

「不過,我也要提醒各位,萬一遇到難以解決的客戶,直接向總裁說清楚無妨,不用擔心總裁會生氣,或是會被降低評價,歐總裁不是只听取片面之詞,職員們的能力,他會從各方面做參考,不會拿單一事件開刀。其實歐總裁最忌諱不懂裝懂、亂搞一通,又或者是隱瞞真相的員工,不老實才是犯他大忌。」

「明白了。」與會者回道,很感謝執行長把總裁的性情告訴他們,讓他們知道如何面對陌生的總裁。

「當然,總裁會審視這六個月來各組的工作成績,一旦被總裁肯定,我保證福利會加一級,升遷也更容易。」執行長周賢再說道。他先前往返美國總部,跟歐總裁深談過,了解到歐總裁的性格,總裁雖然嚴格冷厲,不過一旦被他贊許認同,就可以得到極大權力,像台灣子公司的作業,便幾乎都交給他這位執行長作決定,總裁只負責大方向指揮規劃,以及處理無法解決的難題。

眾人听到福利的計算方式,興奮地笑了起來,七組經理說道︰「這半年來大家的成績都很好,福利百分之百可以拿到手。」與會的經理群以及秘書們自信地點頭,這份自信可不是來自于臭屁,而是專業。

「其實這半年來,我們引境已經破除一般人對資產管理公司的錯誤印象,沒讓對公司不熟的客戶,繼續誤以為這里是做帳款催繳的地下錢莊,又或是可怕的討債集團。」陳經理對于某些客戶的誤解頗感好笑。

「的確,要做到被客戶信賴才是成功。」另一位經理有感而發地說道。

齊筆筆見大伙兒熱絡地聊著,雖然引境的工作壓力很大,不過工作氣氛卻很不錯,員工們不太會鉤心斗角,同事間也相處融洽。

坐在齊筆筆身邊的周雲心更是滿臉笑意,她側首對齊筆筆說道︰「我很高興自己可以進入引境工作,憑著自己的努力換取加薪跟紅利,讓辛苦有代價,這種感覺是很重要的。」

齊筆筆能進引境,除了成績極為優秀,其實最重要的是有貴人在背後襄助她一把,只是無人知道真相,倒是她進入引境之後,立刻用實力得到了第三組經理秘書的位置,也就是這樣,她才有資格坐在會議室里,和大家一起等總裁開會。

「在引境上班的感覺雖然不錯,不過有些事仍是要小心防範。」齊筆筆在笑語中也突生感慨。

「要防範什麼?」筆筆聲音雖小,但坐在身旁的周雲心听到了。

齊筆筆心一凜,旋即回道︰「要防範客戶給我們的信息是偽造出來的,怕是有些已經出問題的公司訛騙我們,故意拿假的財務數據給我們,做出錯誤的財報,讓引境替他們提出簽證後,拿去銀行做借貸,到時卷款潛逃,我們也會被拖下水。」

周雲心同意她的看法。「妳說的事情很有可能發生,幸好咱們公司還設有調查部門與法律部門,也會暗中查探客戶老不老實,成效很不錯,要是有笨蛋公司,敢拿假資料騙我們的話,我們也可以要他們付出代價。」

「另外還有一個狀況……」

「什麼狀況?」

齊筆筆斂下眼,慢慢回道︰「在引境工作,一定要保持清醒的腦袋,以及維持戰斗力量,我們面對的是一筆又一筆數字,要是一個胡涂失誤了,把數字搞混,麻煩也大了。」其實她沒說出口的話是,客戶有可能拿假數據來瞞騙引境,那麼引境的總裁歐質澈會不會也做同樣的事?誰能保證歐質澈不會存著壞心眼去欺騙客戶——換個方向說,做出暗吞客戶的破壞工作呢?

只是她這番想法絕對不能搬上台面講,這可是大大誣蔑了歐總裁質澈大人。

「對了,快十點了。」周雲心再度往門扉望了下,會議室里隨著總裁到來的時間逼近,顯得更加熱鬧,許多人都竊語等一下開會時,要怎麼跟總裁報告。

齊筆筆看到周雲心不斷瞄向門扇處,忍不住問她︰「妳很期待總裁駕臨嗎?不怕等一下面對的是總裁嚴厲的訓示,又或者是不滿意的挑剔?」

「我不怕也不緊張,我只有期待啊!想歐質澈能夠在美國立足,還將子公司四處擴展,可見得他經營手腕的厲害。這男人雖然年輕,但非常有本事。」周雲心欣賞能力強的王者。

「其實我們根本沒有接觸過本人,歐質澈到底是怎麼樣的人還很難說,妳先不要有太高的期待。」齊筆筆提醒她。

「光看照片就可以說明一點真相啊,年輕的他充滿了強悍與力量,最不可思議的是他的長相,俊美到會勾魂攝魄;另外,他似乎還沒結婚,連比他大三歲的我都為他心動了哩!」周雲心對歐質澈是欣賞的。

「雲心姐妳也喜歡帥哥呀?」齊筆筆問道。

周雲心臉一紅,回道︰「那是總裁帥、又有才華,我才會喜歡。」

齊筆筆心里哀嘆了聲,怎麼一堆女生都這樣啊!「看來要人類不被美色所迷,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好吧!等一會兒開會時,我就建議總裁多多運用他的俊美長相,也許可以藉此招攬更多的客戶,對事業大有幫助。」

「什麼呀,妳別亂講話啦!」周雲心笑打她一下。

雲心姐的模樣好嬌羞呀……

向來冷靜自持的周雲心,在引境可是第四組經理,標準的女強人一枚,但就在討論歐質澈的此刻,她卻像個小女孩般嬌嗔羞赧,展現出不曾流露出的一面——歐質澈的吸引力果然驚人。

齊筆筆沒好氣地脫口道︰「雲心姐還是謹慎一點好,總裁根本是個勾人心魂的妖孽,妳小心被他迷去後,掉進萬劫不復的地獄里,無法翻身。」

「妖孽?」咯咯咯……周雲心錯愕之後笑了出來,道︰「妳干麼用妖孽來形容總裁,不過感覺倒是滿符合他的形象。」

齊筆筆翻了個白眼。

周雲心的位階比筆筆還高,不過她這位主管級人物從不擺架子。「對了,剛才那些話只能跟我亂聊哦!可不要讓總裁知道我們說他是妖孽,還是要有點分寸。」她小聲地警告她。

「我知道啦。」齊筆筆無奈地點頭。

周雲心看著她,突然心有所感地說道︰「不過妳對總裁的觀感不太好的樣子,他得罪過妳嗎?妳好像很不滿意他。」

她一愣,否認道︰「沒有啊。」

「妳有。」周雲心想了一想,說道︰「又或者妳害怕愛上總裁,所以先把他想成是大壞蛋,這樣就不會情不自禁了。」她知道有些女孩會用這一招。

齊筆筆頓了下,斂下眼,回道︰「是,雲姐觀察力真好。妳說對了,我就是不想去迷上總裁,所以干脆先把他想得很壞心,這樣就不會去喜歡他了。」為了省去周雲心的懷疑,齊筆筆順著她的話意走,這樣就不會被看穿真相了。「這是我從小養成的習慣,遇見我要不起的人,就會阻止自己蠢動,以免因為得不到而痛苦難受。」

「妳也真有趣,這種杞人憂天的愛情觀念,完全不像妳平常工作時的利落狠勁。」周雲心對她的反應很訝異。

齊筆筆心口一緊,想再解釋,坐在主席位置右側的台灣區執行長周賢突然起身,面向著辦公室門扉。

齊筆筆的心房也開始顫動,背脊不自覺地挺得筆直,心弦繃緊,全身就戰斗位置,彷佛被推開的門扉會出現一只魔物來一般。

他是魔物沒錯,一只美麗魔物即將在她的眼前出現。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