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空降美人窩 第十七章

林和明則對內心發出的懼意感到不解。這個男人渾身散發著危險的氣質,一向從容的在敵我間來去的他競不由自主的頻起寒意。

鄭王文冷笑一聲,從口袋里抽出一張折疊好的紙,「陳愛芊在這個地方。」

林和明愣了愣,遲疑的接過他手中的紙條打開,然而,在看了上面的住址後,又嘲諷的笑了笑,「你在耍我嗎?她本來就住在那里,但是今天已經不在那里了。」

鄭王文聳聳肩,「信不信由你,我只能說她在那個偏速小鎮待不到一個小時,就租車回來了,現在剛踏進住所沒多久。」

林和明思忖了良久,才開口問︰「你為什麼要幫我?」

「和你一樣,心中有怨、有恨。」鄭王文冷峭的道,定定瞧他一眼後,即轉過身,氣定神閑的離開。

林和明看著他留下的紙條,想了想,決定前去陳愛芊的住所看看。

長途開車回到長江活岸住處的陳愛芊,在放下手中的行囊後,她疲憊的倒臥在主臥室的床上,聞了聞床單上華鷹特有的男性體味,她的心也安定許多。

她真的不想一個人在那個小鎮生活,而且她還想到若是林和明早就被人暗殺了呢?難道為了一個幾個月來都沒出現的男人,就要她跟華鷹分離一輩子?所以她還是決定回來,不管將來要面對的是風、是雨,有他在身邊,她也願意,至于這張臉,就算是被毀容了,華鷹還是會愛她的,因為他是識得她的,總比挽救了一條命卻擁有一張他不斌的丑陋臉孔來得好。

听到樓下的腳步聲,陳愛芊飛快的從床上跳起來。她剛剛已經聯絡華鷹說她回來了,他的口氣雖然挺不悅的,但是她不在手。

「華鷹,你回來了。」她愉悅的跑下樓去,但在面對林和明那張睿智卻又閃著奸詐的眸光時,她陡地停下腳步,臉色蒼白的瞪視著他。

「從你的表情看來,我是不需要自我介紹了。」

她緩緩的搖搖頭。這張臉她在黑閻盟的總部已經看了N遍,甚至是那些變裝後的男女老少臉孔,可是此時的林和明是沒有變裝的,他就像她在檔案上看到的照片一樣。

見林和明一步一步的走上樓來,她咽了一下梗在喉間的恐懼,雙腳發軟的必須靠著樓梯的扶手才能一步步的向後移,最後,她跌坐在梯台上,無力的看著蹲來,與自己保持平高的他,「你、你想如何?」

他冷凝一笑,宕手突地朝她的脖予擊出一記手刀。

陳愛芊只感覺到一痛,整個人就暈厥了過去。

林和明笑了笑,抱起她步下樓,在廚房邊的儲藏室找到一大綱堅固的尼龍繩後,就抱著她步過後院,直接來到長江岸道。

從總部趕回住所的華鷹正為陳愛芊沒有跟他商量,即回來的舉動感到火冒三丈,尤其在離開總部前他又得到消息,特搜小組中,除了莊焰外,其余丑人皆被人一槍斃命,這令他在為她憤怒之余又多了一層憂心,雖然他還沒有理出所有的頭緒,可是他隱隱的感覺有些事情就要浮上台面上。

「愛芊、愛芊!」華鷹一進門就四處尋找陳愛芊的身影,然而,除了見到二樓主臥室的行李外卻沒有看到她,他愈找心愈慌,好像有什麼不幸的事要發生了。

「愛芊、愛芊……」隨著雲涌似的強烈不安,他的叫喚聲愈來愈大。

特搜小組被殺了丑人,難道是莊焰前來截走愛芊的?可目的呢?林和明嗎?那又是誰殺了那丑人?

在大步的來回各個房間之際,華鷹念頭一轉,反身走往後院直趟長江岸邊,而在見到優閑的坐在岸邊,身上卻穿著特搜小組特有的黑色制服的林和明時,他只覺得腦子轟地一響,全身的血液在瞬間失了控,恐懼也隨即襲上心頭。

「愛芊人呢?」他俊美的臉上一條一條的青筋暴突浮現,一臉陰寒。

林和明皮笑肉不笑的聳聳肩,「找我要人?」

華鷹突地一個靜步沖向前,一把揪柱他的領口,咬牙切齒的道︰「我說她人呢?」

林和明冷笑一聲,拉開他的手,「記得上回我們見面時,我也逮住她,但你還挺沉得住氣的嘛。」

他咬牙還射出話來,「那是因為我還不知道真正的莊焰已經死了,而你取代了他。」

林和明神情自然的拉拉身上的衣服,「穿這件死人衣服是不太吉利,不過,卻是最好的偽裝,沒有人想到莊焰已經被我殺了。」

「我壞了你一件買賣,而你弄垮了黑閻盟,也讓我的身分曝光,難道你還不滿足?」

他陰沉沉的反問,「怎麼滿足?那件買賣高達上億美金,因為你的介入,卻沒人敢動它,等我整垮你的聲音傳出去了,那上億美金相信很快就會進入我的口袋里。」

「愛芊和這事沒有關系,你別將我的帳算在她頭上。」華鷹直勾勾的怒視著他。

林和明嘖嘖的搖搖頭,「沒關系嗎?素命閻王是從不對女人動情的,但對地卻破了例,你說我能錯過這上天給予的好機會?」

「你……」他臉色鐵青,「你將她怎麼了?」

林和明哈哈大笑,踢了踢幾顆石頭人長江,再偏頭膘他一眼,「明白了吧?」

「你!」冰意審至他的四肢百骸,他色如死灰,沒有一秒鐘的猶豫,快速的躍入水中。

林明和發出狂傲的笑聲,「來不及了,她在水里已經一個多小時了,早沒氣了。」

華鷹奮力的冷入長江搜尋陳愛芊的身影,心驚膽戰的他緊閉著氣來回的尋找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他憋氣憋得肺都快爆炸了,還是找不到她。難道林和明騙了他?

正待往江面游去的剎那,一道琥珀光引起了他的注意,他頓了一下,往光線而去,繞過一個大石頭後,他霍地看到陳愛芊手躺在江底,全身被尼龍繩抽綁著,而尼龍繩還綁著兩塊十多公斤的大石頭。

他游近她,注意到一團琥珀光正在她的口鼻間流竄,他不敢猶豫,快速的解開她身上所有的繩索,抱著她直往上游。

回到岸上,林和明早不見蹤影,氣喘如牛的華鷹匆促的吸了幾口氣後,趕忙探視陳愛芊,而那團耽勸光也不見了,令他訝異的是她競呼吸平穩,月復部也沒有任何進水的現象。

「愛芊、愛芊!」他柔聲的呼喚。

陳愛芊一聲的蘇醒過來,在看到他關切的俊臉時,她還有一會兒的憂惚,「我不是在作夢吧?我沒死嗎?」

「沒有,謝天謝地,你沒有死。」他陡地一把緊抱位她,仿佛害怕她會從此消失似的。

「真的?」她錯愕的看著全身濕泳泳的自己,美麗的臉蛋上仍是充滿驚悸,「你從江底將我撈起來?林和明先將我打昏,等我醒來有感覺時,我已經在江底了,全身都彼綁著,想掙月兌繩子游上岸又發覺繩子被綁了兩塊大石頭,根本動也動不了,我吃了好幾口水後,就漸漸沒有了意識。」說著、說著,她不禁害怕的哭起來。

見狀,華鷹的臉色突然緊繃,他不甚溫柔的拉起她回到二樓的主臥室,草草的拉她在浴室內沖個澡後,即示意她將衣服穿好。

她知道他在生氣,但實在不明白他在氣什麼?難道她劫後余生他不高興嗎?

兩人穿戴好後,分坐床鋪一角。

相對他的沉默,陳愛芊愈感志忑不安,室內的空氣凝滯得令她幾乎難以呼吸,懷著局促不安的心,她緊張的潤潤唇,「你、你在氣什麼?」

他久久沒有回答,顯然也是在調整著自己的心緒。

「為什麼那麼生氣?」她吸嘴的再次問道。

他的唇抿成一直線,「為什麼沒跟我商量就自己跑回來?」

「我、我不想這樣躲躲藏藏的過日子,太辛苦了,我寧願跟在你身邊。」

華鷹定定的注視著她良久,就在她以為他不會回話時,他突然發出雷霆大吼,「笨蛋!你這個女人到何時才會用腦子?」

被這一罵,陳愛芊委屈的淚水快速的涌進眼眶。

「不準哭!」氣炸心肺的他實在無法消退那排山倒海似的洶涌怒濤。他活了三十歲,在生死之間來回都不曾如此驚嚇過,而他卻心系這個令人又愛又氣的笨女人。

她咬緊下唇,雖止住到口的吸泣卻阻止不了流下的兩行清淚。

「我說不許哭!」他再次怒吼。

被他一吼再吼,她的眸氣也上來了。他們兩人剛剛差點經歷生離死別,他連一句撫慰的話都沒有,競然罵她蠢又不許她哭。

「淚腺長在我這兒,哭的也是我的眼淚,關你什麼事啊?」她氣呼呼的頻拭粉頗上的淚兩。

他倏地站起身,「你的腦子到底在想什麼?我和子偉費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將你送到那里去,結果呢?」

她握緊粉拳也站起身來,「我回來了,怎麼樣?我為什麼要被人安排過日呢?我是個自主的人!」

「是,你是自主的人,所以你絲毫不管他人的用心良苦。」

他競這樣說地?陳愛芊小臉皺成一團,「對,我就是不識相,怎樣?認識你算我倒霉,不,是倒霉透了。」

「你這個女人真的太不識好歹了。」他火冒三丈。

「那你這個男人呢?你認為好的,可是我覺得不好啊,如果林和明早死了呢?我們不就永遠要被那什麼特搜小組日夜追緝?我又不是賊!」

「林和明沒死!」華鷹從擊縫間迸出話來。

她也沒好氣的白他一記,「我知道!可那是在我回來這之後才看到他啊,結果被他弄得差點死掉了,我愛的那個男人還對我大呼小叫,一臉凶巴巴!」

聞言,華鷹的火氣倒是意外的婚了一些,他瞥了眼紅、鼻子紅還滿臉淚痕的她一眼,吐了一口長氣,回身走到小桌上抽了一張面紙遞給她

見她不領情的別開臉,他嘆了一聲,「愛芊,你知不知道當我看到你沉在江底對,我的心髒差點停止了,所以我氣你為什麼不听話,否則這些事就不會發生了。」

她緩緩的轉過頭來,這才注意到他臉色略白的俊臉,她伸出手接過那張面紙,喃聲道︰「好在你來了,如果退了一步,那我……」

華鷹沉吟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林和明是不是在誆我,我下水救你前有听到他說你在水里已經一個多小對了,不過就算你在江底的時間沒有那麼長,就我在救起你後,你的呼吸平穩及沒有吃到江水看來,這就真的是一項奇跡了。」

陳愛芊愣了一下,「沒有喝到水?怎麼可能呢?我明明喝了好幾口,我記得很清楚。」她覺得很不可思議。

「那時我在你的口鼻間有看到一團耀眼的琥珀光,不過,我也不能確定是不是當時口里的一口氣已憋得難受而產生的錯覺。」他皺起眉頭道。

「琥珀光?真的?」

見她竟面露笑意,他不解問︰「那究竟是什麼呢?」

「我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原來它一直在暗地保護我,早知道如此,我根本就不用擔心這張臉會被毀容了。」她喜出望外的直點頭。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