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不當你的女主角 第二十二章

所謂的秘密基地,其實只不過是蓓莉專屬的套房,就是那間,最初她被帶來天堂鳥酒店所住的「甜蜜的囚犯」。

為了紀念愛情誕生的那一刻,凱洛將那間套房變成了她個人專屬的,也算是幫她在酒店里,保留了一個私人空間。

至少當她鬧脾氣,或是和他吵架冷戰,還有其他去處可去,雖然那樣的機會,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通常他們吵架,不到半個小時就會和好,而且絕大部分都是男方先低頭認錯。

柏克常說,她馴服了一頭獅子,而且不是用鞭子,而是用甜得可以榨出蜜的笑容。

「來吧,你想吃點什麼,或是喝點什麼嗎?我可以叫客房服務。」蓓莉舉高話筒,在半空中輕搖。

「不了,謝謝,我不怎麼餓。」潔西坐在桃木瓖板的古董沙發椅上,好奇起蓓莉的身分。

「好吧,其實是我餓了。」蓓莉還是叫了客房服務,點了一堆餐點。

「你是來這里旅游的?」潔西問。

「不,我住在這里。」蓓莉在她身旁坐下。

「佐在酒店里?」

「對啊,很奇怪嗎?」

「你的家,就住在這里?」蓓莉搖搖手指,「正確的說法,應該是因為我丈夫的緣故,所以我必須住在這里,但是我在洛杉磯另外有一個家。」

潔西在腦中做起聯結。因為她丈夫的緣故?難道她的丈夫因為喜歡賭博,所以才會長住在酒店?

難怪她一個人呆坐在大廳里,真可憐。潔西在心底沒頭沒腦的同情起搭莉。

「你呢?你跟你老公為什麼會來拉斯維加斯?」這次改換蓓莉提問。

「他有一些工作必須來這里一趟,所以我現在才會在這里。」潔西輕描淡寫的解釋道。

「工作?誰會來賭城工作?」蓓莉一臉古怪的皺眉。

「他是表演人員。」潔西捏了把冷汗的說。

「喔,我懂了,你老公受聘來賭城的酒店工作。」蓓莉恍然大悟。

「差不多是這樣。」潔西尷尬的笑笑。

「嘿,我最近正在籌辦一個為特殊病童募款的慈善活動,正缺人手,你和你老公有興趣加入嗎?你也知道,小孩子最喜歡看表演了。對了,你老公是哪方面的表演人員?魔術表演?劇場鬼演?」

「他是……歌手。」只不過那幾張唱片銷售滿慘澹的。

「哇,那更棒了!你們有興趣加入我們嗎?」

「我想他一定很樂意。」潔西點頭,擅自替老公做了決定。

蓓莉興奮極了,拉著潔西嘰嘰喳喳討論起來,那份可以融化世上一切的熱情,很快就感染了潔西。

短短幾個鐘頭內,兩個女人便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從自己的興趣喜好,一路聊到自己的另一半,然後交換彼此的臉書和手機號碼。

聊得正盡興的時候,套房的門鈴響起。

「一定是客房服務來了!」蓓莉興奮得跳起身,踩著小碎步前去開門。

「听說你誘拐了別人的老婆?」門外是據說正要跟東岸華裔黑幫代表談合作事項的她的丈夫。

「嘿,親愛的。」蓓莉熱情的撲進他懷里,勾緊他強壯的脖子猛親。

「蓓莉。」凱洛很想回應她的熱情,但是他身旁還站了一個臉色發黑的男人,顯然對方不會有耐心等到他們親熱完畢。

蓓莉停頓一下,抬頭望去,當場驚呼一聲,「貝邦德!」

呃,雖然是好萊塢巨星,但也沒必要時時擺臭臉吧?

「腎著。」蓓莉豐富的幻想力又開始奔放,閃亮亮的眼楮來回看著兩位各具特色的俊美男人。

貝邦德被她的眼神看得全身發毛,她的丈夫則是一點也不訝異的笑睞著。

「你的老婆為什麼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們?」貝邦德忍受不了了,惱火的問凱洛。

「顯然她正在幫我們編故事。」凱洛好氣又好笑的說。

「下回的支持同性戀大游行,你們兩個有興趣加入嗎?有你們兩個當代表,一定可以引來很多關注。」蓓莉興奮得小臉發亮。

「蓓莉,我們不是同性戀。」凱洛摸摸她酡紅的臉,眼底瓖著濃濃的溺愛。

「我知道,不過你們站在一起挺登對的。」這話一出,某位巨星的臉當場又黑又綠。

「夠了,快把我老婆交出來。」貝邦德擺出討債的嘴臉。

「老婆?」蓓莉納悶。

「我們調閱過大廳的監視錄影機,看見你將貝邦德的老婆帶上樓。」凱洛很有耐心的解釋。

「貝邦德的老婆?」蓓莉眼楮睜大,音量不自覺的提高。

「就是被你帶走的那個華裔女孩。」凱洛提醒她。

「噢,我的天!」蓓莉大大驚呼。

「蓓莉,客房服務有什麼不對……貝邦德?」潔西正想靠過來幫忙,結果眼前一晃,下一刻,自己已經被老公抱了滿懷。

親眼目睹這一幕,蓓莉的小嘴驚訝得闔不上,「你不是說你老公是表演人員?」

潔西一臉尷尬,「呃,演戲也是一種表演。」

「你說你老公是歌手?」蓓莉的音量又拉高。

「呃……他真的有出過幾張專輯,不過是用別的藝名。」潔西趕緊解釋。

「剛才你答應過的那些事,都還算數嗎?」恐怕這才是蓓莉最在意的。

「當然!」潔西猛點頭。

「你答應了什麼事?」貝邦德不悅的質問老婆。

「呃……」潔西直傻笑。她答應了蓓莉很多、很多事耶,要先從哪一樁開始坦白?

「沒關系,我們回房間再慢慢談。」貝邦德挑挑眉,拎著老婆準備回房算帳。

蓓莉趕緊對潔西做了一個byebye的手勢,然後愉快的揮揮手,送走那對看起來恩愛不已的夫妻。

「啊,想不到貝邦德的妻子是這個模樣,這個愛擺臭臉的家伙,挑老婆的眼光挺好的。」蓓莉替新結交的好友感到驕傲。

凱洛哭笑不得的摟著她走進套房,「我親愛的麻煩精,你差點就毀了東西兩岸的合作。」

「慢著,你說今天要跟來自東岸的黑幫領袖代表談合作,那個代表就是貝邦德?」蓓莉一臉發現新大陸的表情,讓凱洛忍不住想笑。

「看來懷特是真的沒讓你插手幫內的事。」

「嗯哼。」蓓莉大方承認,一**坐上他結實的大腿,雙手勾緊他的脖子,「看來你的合伙人今天有得忙了,你正好可以小小放個假,如何?」

「什麼如何?」凱洛挑眉,琥珀色瞳陣倒映著她甜美的笑顏。

「有興趣當我的囚犯嗎?」蓓莉俏皮的拋了個媚眼,像是誘人誤入歧途的頑皮精靈。

「我有更好的提議。」凱洛單手捧住她的臉,一手輕揉她的背,讓她發出像貓咪般的咕噥聲。

「什麼?」她的意識已經逐漸融化在他的吻與**中。

「今天我是你的演員,你是導演,也是編劇,隨便你怎麼擺布我都可以。」

「听起來很誘人。」她咬了一下他的唇,樂得格格嬌笑,「我得先決定,是要驚悚還是恐怖,或者混合這兩種風格的愛情劇。」

看著她神采飛揚的笑顏,凱洛緊懸的一顆心,終于能夠卸回原位。他美麗頑皮而且無憂無慮的精靈,終于回來了。

他發誓,絕對不再讓她眼中出現半絲憂傷。

「什麼都好,只要確保我是你唯一的男主角。」凱洛封住她笑聲不斷的粉唇。

好吧,照這局勢發展下去,應該是愛情劇走向。在伸出雙手抱緊他的後頸之前,蓓莉迷迷糊糊的想。

他是她甜蜜的囚犯,而她是他婚姻里唯一的女主角,一切都很公平。

「蓓莉,我的幸運女神,愛上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運。」雙雙倒落柔軟的大床,凱洛親吻她美麗的耳廓,傾訴著甜蜜的細語。

「這可不一定。」蓓莉對他淘氣一笑,拉下他的脖子,主動獻上一個甜得像蜜糖融化在嘴間的熱吻。

往後的日子,她這個專門制造麻煩的麻煩精,可有得他煩了!呵呵!

【全書完】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