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極品千金奴 第一章

【第一章】

衛府

雞鳴時分,府里的下人已紛紛起床準備干活。

尤笙笙睜開眼,抬起雙手瞅了瞅,這才坐起身,緩緩看向房里的其他人。

這間僕役房里包括她共住了四個女孩,另外兩人也鑽出了被窩準備起身,還有一人仍縮在被窩里嘟嘟囔囔的埋怨,「嗚,好困,真想再睡。」

她隔壁床鋪的蘭兒笑罵道︰「翠翠,妳再不快點起床,待會去晚了,可又要被麗嬸罵了。麗嬸昨說再過幾日就是中秋,今天要開始準備,誰都不許偷懶,要是被她抓到,少不得要挨一頓罰。」

還縮在被窩里的翠翠這才不情不願的起床,她們幾個人都是在廚房幫忙的下人,逢年過節時廚房的工作便會增加許多。

听見蘭兒的話,已換上衣裳準備出去洗漱的尤笙笙突然間宛若被人給定住了身子,臉上表情一變。

中秋節

見她突然站著不動,跟在身後的春芽輕推了她一下,「笙笙,妳不是要去洗漱嗎,怎麼杵在這兒不走?」

「我……春芽,再過幾日就到中秋了嗎?」她回頭詢問。

「是呀,妳不知道嗎?」春芽有些訝異。

「我……一時忘了。」她扯出一抹笑,才往外走去。

春芽拿著臉盆跟著她一塊走,面帶關心的問︰「笙笙,我瞧妳這幾天似乎有些恍惚、心不在焉的,怎麼回事?」

她們兩人是半年前一塊被買進衛府的丫鬟,笙笙做事勤快又利落,常常幫著她,因此兩人感情還算不錯。

「只是有些頭暈。」尤笙笙隨口說了個理由。

「那好些沒?」

「已經好多了。」

來到洗漱的地方,尤笙笙打了盆冷水洗臉,冰涼的水一接觸到肌膚就令她打了個冷顫,整個人完全清醒過來。

各自打理好,後來到廚房,幾人便開始忙碌起來,直到廚子將菜燒好,交由來拿早膳的下人送到各個主子的房里,廚房里的人才能暫時閑下來吃早飯。

吃完早飯,尤笙笙有些心不在焉的在井邊清洗碗盤。

她若沒有記錯的話,今天將會發生一件事。隨著時間越近晌午,她隱隱有些焦躁起來,當听見不遠處廚房那里傳來的對話時,她的心頓時漏跳了一拍—

「麗嬸,玉娥姊讓蘭兒、笙笙、春芽和翠翠她們那幾個丫頭到後堂去一趟。」來傳話的人嗓門很大,整個廚房的人都听見了。

「李四,玉娥叫她們過去有什麼事?」麗嬸問,她約莫四十左右,由于衛太夫人很喜歡她燒的菜,七、八年前便提拔她掌管廚房。

「還能有什麼事,還不是少爺那兒又缺丫鬟了。」李四壓低嗓音,接著說︰「听說今早寶珠為少爺梳頭時惹得少爺生氣,踹了她兩腳,將她攆了出去。」

「唉,這少爺的性子怎麼越來越暴躁?」麗嬸搖頭感嘆。

「派去服侍的丫鬟少爺都不滿意,所以這會玉娥姊才會集合府里的丫頭,準備讓少爺親自來挑。」

听完,麗嬸點了點頭,「知道了,我這就讓她們過去。」

她很快喊來幾人,交代道︰「妳們幾個人跟李四一塊去後堂……怎麼沒瞧見笙笙?」

「她在井邊洗碗,我去叫她。」春芽應聲。

她跑到井邊,尤笙笙見狀,刻意藏身樹後,不想讓人看見。

「笙笙、笙笙,妳在哪里?」沒見到人,喊了幾聲也不見有人響應,春芽有些奇怪,「方才明明就在這兒,怎麼一下子就不見了?」

就在她正要到別處去找時,忽然听見樹後傳來輕呼聲,她走過去一看,發現尤笙笙就在那里,另有一只黑貓正慢吞吞從她腳邊走開。

「笙笙,妳在這兒做什麼?我方才喊妳沒听見嗎?」

尤笙笙苦笑,她藏得好好的,突然有只黑貓從樹上跳下來嚇了她一跳,忍不住低叫一聲,這才暴露了藏身處。「我正在同那貓玩,沒听見妳在叫我。」

「春芽、笙笙,快點,咱們要過去了。」蘭兒過來叫她們。

「好。」春芽答道,尤笙笙也只能跟著走到後堂。

見人都到齊,一名穿著藏青色下人服的婦人吩咐著,「妳們八人分成兩排,一前一後依序站好。」她約莫三十出頭,名喚玉娥,由于為人干練嚴謹,很得衛太夫人的賞識,遂將府中的丫鬟交由她來管。

衛府下人分成四等,一等是管事,像是玉娥和掌管廚房的麗嬸,都是一等。護院與在主子身邊貼身伺候的則是二等,三等是院落里打掃的下人,四等則是像尤笙笙這樣的雜役。

下人所穿的衣裳依不同的等級,顏色也不同,一等穿藏青色,二等穿藍色,三等穿褐色,四等穿灰綠色。

此刻站在這兒的丫頭年紀泰半介于十三歲到十七歲之間,面貌清秀端正,她們在玉娥的交代下排成了兩行,尤笙笙刻意站到第二排的角落。

「知道讓妳們過來有什麼事嗎?」玉娥目光掃過她們。她五官端正,長眉細眼,嘴角微垂,面容看來有些嚴肅。

「不知道。」幾個丫鬟們一起搖頭。

「待會大少爺會過來,他會親自從妳們里頭挑選一個人過去服侍他。」

聞言,有人一臉欣喜,希望能被挑上。因為一旦被選中,便能成為二等下人,那待遇比起雜役可要好上許多,且若能接近少爺,說不定被少爺給瞧上了,就能被收進房里。

但也有人因為听說大少爺脾氣暴躁易怒,動輒打罵下人,因此有些畏懼,不想被選上。

尤笙笙不像其他人那般吃驚,她一直垂著眸,看著自個兒的鞋尖,沉默不語。

見那些丫鬟們開始竊竊私語的交談起來,玉娥低喝一聲,「好了,都給我安靜。」

眾人安靜下來,有幾人悄悄伸長頸子張望,想瞧瞧那位大少爺來了沒有。

半晌,方管事陪著一名年約二十一、二歲左右的青年走了過來。

看見他們,玉娥開口吩咐,「大少爺來了,大家快站好。」

尤笙笙抬頭瞥了那青年一眼,眸里閃過一抹復雜的思緒,悄悄往左移動一步,將自己藏在一名丫鬟身後。

「大少爺,人都在這兒了,您瞧瞧哪個適合?」玉娥上前,躬身朝那青年稟道。

衛旭塵輪廓分明、五官俊挺,眉如墨染,鼻如懸膽,唇薄而淡,偏偏一雙深邃的眼眸透著血絲,眼下有片陰影,令他看起來整個人散發著一股陰沉的氣質。

他不耐煩的抬眸掃過前方,只見有幾個丫鬟低垂著臉,也有好奇偷覷的,在他的眼神掃過來時,尤笙笙幾乎快將臉埋到胸口了。

衛旭塵看了幾眼,沒看到一個滿意的,正準備隨便指一個時,忽然瞟見有一個人躲在後頭,頭垂得低低的,緊縮著身子,似乎是不想讓他瞧見。

「妳把頭抬起來。」

听見大少爺的話,不知他指的人是誰,大伙兒紛紛抬起頭左看右瞧,只有尤笙笙仍低著頭沒有抬起來。

衛旭塵見她沒把他的話听進去,指著她不悅的道︰「叫妳抬頭沒听見嗎?」

站在她隔壁的春芽發現大少爺指的人是尤笙笙,趕緊用手肘輕踫了她一下,提醒道︰「少爺叫妳呢。」

尤笙笙很無奈,這才緩緩抬起頭。

衛旭塵發現她眼睫輕垂,似是一臉不情願,又想起她好似刻意躲在最角落的位置,不想讓他瞧見,他冷冷一笑,對方管事吩咐,「就她了。」

她不想伺候他是嗎?他就偏要選她。

尤笙笙心頭一震,來不及細想,拒絕的話便脫口而出,「不,我不去!」

見她竟敢當眾違抗他的話,衛旭塵神色陰冷的盯著她。

瞟見他微瞇的雙眼隱隱蓄著一股暴虐的氣息,尤笙笙的心彷佛被誰給硬生生掐住,莫名的抽痛了下。

「本少爺選上妳,由不得妳說不。」他的嗓音里夾帶著不容拂逆的霸道。

她張著嘴還想說什麼,春芽急忙扯住她的衣袖,低聲阻止,「妳別再說了。」

她唇瓣輕顫了下,想起她只是一個低賤的丫鬟,哪里有資格反抗尊貴的少爺,只能悻悻然的閉上嘴。

「哼。」見她不再反駁,衛旭塵瞪她一眼,丟下一聲冷哼,轉身離開。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尤笙笙眼里覆上一層陰霾,心頭沉甸甸的,有些喘不過氣來。

她不自覺的抬手撫著頸子,彷佛那里正被人緊緊勒著,讓她無法呼吸,幾欲死去。

春芽見她臉色蒼白,兩只手緊抓著自個兒的頸子,似乎很痛苦的模樣,擔心的扶住她,焦急的問︰「笙笙,妳怎麼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听見呼喚,尤笙笙才緩緩回過神,斂去臉上痛楚的神情,輕輕搖頭,「我沒事。」

玉娥這時走過來打量了她幾眼,「妳晚點收拾收拾,就過去少爺那兒伺候。」

尤笙笙低著頭,沒有回話。

見她沒答腔,玉娥沉下臉斥責道︰「咱們身為下人哪有挑三揀四的分,主子讓妳做什麼妳就得做什麼,能去服侍少爺是妳的福氣,別人想求還求不來呢,妳還敢不願意。」

「……是。」她輕應了聲,垂在身側的手緊掐著掌心,眸光慢慢變得清明堅定,不再恍惚迷茫。

這幾日她猶如置身在夢境中,神思恍惚,分不清身處現實抑或是夢境,但此刻她終于明白,自己是真的回到過去了,回到了十六歲遇到衛旭塵這年。

前一世,她同樣在這一天被分派去服侍他,差別只在于她並沒有刻意閃躲,當時他草草看了一遍後,便隨手指了她。

這次她原想避開,卻沒能躲掉,又被他再次挑上了。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