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極品千金奴 第八章

中午時分,喜來忽然匆匆走進來,神情和語氣都很緊張,「笙笙姑娘,你快拿套少爺的衣裳給我。」

見他神色有些倉促,尤笙笙多問了句,「怎麼突然要少爺的衣裳?」

「少爺在船塢摔了一跤……」

聞言,她心口驀地一緊,情急之下脫口問︰「少爺可有受傷?」

「沒傷著,只是弄髒了衣裳,這會兒正在澡房里洗浴,你快去找套少爺的衣物給我。」

「好,你等等。」

她進房去取了套衣物交給喜來,接過衣裳,他就趕往澡房了。

尤笙笙站在門邊望著外頭的秋雨,心頭忽然煩躁起來。明明就決定不再對那人付出任何關心,不論那人是好是壞都與她無關,可在听見他摔了一跤後,她卻無法抑制的擔心起來。

她厭惡這樣軟弱的自己。

「笙笙,你在看什麼?」春芽見她蹙著眉,神情怔然的望著外頭,不知在想什麼,好奇的問。

「我在想這雨不知要下到何時?」她收回眸光,輕聲說了句。

「看這樣子只怕一時半會是不會停的。」

她沉默須臾,片刻後才出聲,「春芽,你去吩咐廚房熬些姜湯,待會少爺回來時好讓他祛祛寒。」

「好,我這就去。」撐著油傘,春芽走向廚房。

不久,衛旭塵洗浴回來,他陰沉著臉,一語不發走進寢房,把自己關在里頭。

沒多久,房里傳來一陣砸物的聲響,有瓷器碎裂的聲音,也有重物撞向地板的聲音。

尤笙笙站在房門外頭听著,他每砸一樣東西,她的心就無法抑止的跟著抽動了下,她可以感覺得出房里的衛旭塵有多暴怒,那怒氣不是對別人而發,而是對他自個兒。

他是那麼要強、要面子的人,即使左腳痛得無法入睡也從不說出來,船塢這一跤不僅摔痛了他,怕是讓他覺得也摔掉了尊嚴。

砸了好半晌,約莫是屋里的東西都被砸光了,房里漸漸安靜下來。她不需要進去看,也猜得出屋里一定被他砸得一片凌亂,收拾起來只怕要花上好一番工夫。

尤笙笙靜立片刻,閉了閉眼,她痛恨自個兒的沒用,明明已決定再不與他有任何瓜葛,可此刻她卻沒有辦法冷漠的不理他。

她轉身離開,一個時辰後端了盆熱水回來。

見她進來,春芽上前委屈的說道︰「笙笙,你去哪了?我拿姜湯回來,想端進去給少爺喝,結果被少爺給罵了出來。」

「少爺心情不好,你別在意。」她安慰了句。

春芽見她手上端著一個木盆,里頭裝滿熱水,還飄散著藥味,不解的問︰「笙笙,這是什麼?」

「我熬了些藥加在水里頭,你替我打開少爺的門,我送進去。」那些藥材是她剛剛讓人出去買回來的,「對了,你順便把姜湯一塊拿進來。」

「可少爺不準我進去。」春芽猶豫的道。

「有事我來擔,你只管開門就是,待會你放下姜湯就出來,其他的事就別管了。」

春芽不知她想做什麼,見她這麼說,點頭應了聲「好」便過去替她推開房門。

房門一開,里頭便傳來衛旭塵的怒喝聲,「誰讓你進來的?滾!」

春芽被他的怒吼聲震得嚇了一跳,手登時縮了回來,尤笙笙沒退縮,端著盆子直接走進去。

看見她竟無視他的話,衛旭塵怒斥,「你進來做什麼?給我滾出去!」他現下誰都不想見。

她沒應聲,回頭示意春芽把姜湯擱下就出去。

春芽怕極了暴怒中的少爺,把姜湯放到一旁的櫃子上就趕緊離開,出去時還順手帶上了房門。

看見尤笙笙不僅沒出去,還捧著個木盆子一步步朝他走來,衛旭塵臉色鐵青,語氣也越來越差。「你聾了嗎,沒听見我說的話?我叫你滾出去。」

她走到床榻邊,將手里捧著的木盆放下,蹲下身子便要去脫他腳上穿著的緞面雲頭鞋。

見她沒把他的話當一回事,衛旭塵氣壞了,「你在做什麼?誰準你脫我的鞋?」他抬起腳想踹人,卻被她利落的閃開。

她抬起眼,神色淡然的說︰「少爺的腳很痛吧,把腳放進這水里,會舒服些。」

衛旭塵一听,神色陰鸞的瞪她,「你怎麼知道我腳痛?」

她沒有回答,只是將木盆移到他腳前,「奴婢在這水里加了些能舒筋活血的藥材,少爺快把腳泡進去,免得水涼了。」

「該死,我問你話沒听見嗎?」

她覷他一眼,淡淡開口,「少爺左腳以前曾受傷的事,府里頭有不少人都知道。」

「我是問你怎麼知道我腳痛?」他腳曾受傷的事府里確實有不少人都知情,但他的腳常會抽痛的事除了大夫外,並沒有幾個人知曉,不想奶奶擔憂,這件事他甚至沒讓奶奶知道。

她仍是沒回答他的問題,自顧自的說︰「奴婢有個辦法能減緩少爺的腳痛,不過剛開始會很疼,少爺可會怕?」

「笑話,本少爺怎麼會怕痛。」話才剛說完,就見她抓住他的左腳,脫去他的鞋襪,然後扶著他的腳泡進熱水里。

接著她起身去端來姜湯遞給他,「少爺把這姜湯喝了吧。」面對他的態度就像是在看待一個任性胡鬧的孩子。

他沒接過姜湯,雙眼緊盯著她,「你方才說的可是真的?」

「少爺是指哪件事?」她明知故問。

「就是你有辦法能減緩我腳痛的事?」他也不再追問她是從何得知他腳會痛,現下他只關心這件事。

「沒錯,但是頭幾天會很痛,少爺能忍受得了嗎?」

他哼了聲,「當然能。」

他飽受腳痛的折磨這麼多年,還有什麼不能忍的?

「那就好,待會我幫少爺按腳的時候,少爺可別叫得太大聲。」

見她言語間沒有絲毫恭敬之意,令衛旭塵很不滿。這丫頭越來越大膽了,完全沒把他放在眼里。

「你不要忘了自個兒是什麼身分!」

「奴婢絕不會忘了自個兒只是低下的婢女。」她自嘲的嗓音透著抹冷意。

听她這麼自貶,衛旭塵覺得很刺耳,他方才只是不滿她對他不敬,並不想這麼貶損她。

看她低垂著臉神情淡漠,他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接過姜湯一口氣喝完,將空碗交給她,「拿去。」

尤笙笙接過空碗,放到一旁的桌上,開始收拾起被他砸得一團亂的房間。

屋里能砸的東西都教他給砸光,只剩下擺在床榻旁的那艘木船仍然完好,沒遭到波及。

衛旭塵訕訕的看著被自個兒弄得一片狼藉的房間,再抬眸看著安靜收拾的尤笙笙,先前那股氣怒的情緒不知怎地漸漸平息下來,就連泡在熱水里的左腳似乎也沒那麼疼了。

等收拾好後,她走過來,搬來一張椅凳坐在床榻前,抬起他的左腳用干布擦干後,開始按壓他足底的幾個穴道。

「啊——」衛旭塵猛不防倒吸了一口氣,痛叫一聲。

她抬頭看他一眼,見那眼神似乎是在嘲笑,他吞下差點脫口叫出的第二聲。

「很痛嗎?」尤笙笙嘴上雖這麼問,手上卻沒停下,仍用力按壓著他足底的穴道。

「還、還好。」他痛得想一腳踹開她,嘴上卻不想示弱。

「少爺的腳氣血瘀滯得很嚴重,整個筋脈都阻塞住了,才會這麼痛,我現下要幫少爺疏通筋脈和氣血,所以會有點痛。」她稍作說明。看得出他在強忍,見他疼得連眉頭都在抖,她莫名的有股快意。

何止是有點痛,就算是先前抽痛時都沒這般疼痛。

似乎想到什麼,他質疑道︰「以前大夫為何沒告訴我這種方法?」

為了他的左腳,他看過不少大夫,那些人不是拿外敷的藥膏給他擦,便是開方子讓他吃藥,還有些幫他扎針,但效果都不顯著,緩解不了多少疼痛。

她一個丫頭,是從哪里學來這套方法的?

尤笙笙簡單解釋,「奴婢在來衛府前,是跟著一個老大夫當藥童,那位老大夫醫術很高明,奴婢從他那里學到一些醫術和方子,這套足底按摩的手法也是從他那里學來的。」

這是他第一次听她提起自個兒的事,忍不住問了句,「後來那老大夫呢?」

「他去山上采藥時,不慎摔了一跤就這麼去了。」

「所以你就被賣來衛府?」

「嗯。」她低頭專心按壓,沒再說話。

衛旭塵疼得嘴角直抽,兩手撐在身側,想縮回腳不讓她按了,但這樣一來便顯得自個兒忍不了痛,只好繼續強忍著。

半晌後,她終于不再蹂躪他的腳底,開始沿著他的腳踝往上按揉著他的小腿肚。

苦難總算結束,他情不自禁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

見狀,尤笙笙嘴角逸出一抹笑。

他剛好瞧見,想起上次要她笑的事,連忙指著她臉上的笑容命令,「就是這樣的笑容,以後你就這樣笑給本少爺看。」

聞言,她馬上斂起笑,沒理會他。

「我說的話你听到沒有?」

「听到了。」她應了句,縮回手。听到歸听到,至于要不要照做就由她了。

「好了嗎?」

「嗯,今天就先到這兒,明天再繼續。」說完,她收拾了下,端起木盆走出寢房。

衛旭塵動了動左腳,下來走了幾步,覺得先前的疼痛似乎真的減輕了些,決定以後每天都要讓尤笙笙這麼幫他按腳。

想到適才她臉上展露的那抹笑,他胸口處隱隱像有什麼在抓撓似的有些癢,很想將她抓回來,讓她再那麼笑給他看。

也不知為什麼,他覺得她就是該那麼笑才對,不該老是冷著張臉,拿一雙冷眼看他。

這晚,他難得的睡了一個好覺,這是自他的腳受傷以來,第一次睡得這麼沉。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