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他買了一個女孩 第三章

第二章

門診病患量總是爆滿的白峰齊,結束上午門診時已是下午兩點二十了。

在一干年輕未婚護理師眼里,白醫生除了有「近十年少見的醫學天才」、「最年輕的神經外科主治醫生」封號之外,更是她們向往終結單身的首要人選。

披著白袍的白峰齊才走出診間,上午跟診的楊護理師匆匆收拾好東西追了出來。

「白醫生!」

白峰齊停下腳步,回頭看楊護理師,問︰「什麼事?楊媽。」

私底下,他跟其他年輕護理師們都喊她一聲楊媽。

楊護理師是院內的資深護理師,年紀比白媽媽梁琇琇大幾歲,每每看著楊護理師努力工作的模樣,白峰齊心里就充滿了敬意。比起十六歲蹺家,跟著心上人闖蕩江湖,十七歲生下他的親媽,楊護理師對社會著實有貢獻多了。

「幫你介紹女朋友,好不好?」楊護理師笑得親切,一點尷尬也沒。

白峰齊楞了會兒,本能的想拒絕,可忽然想起上個月回家才被親媽數落一頓,他遲疑後說︰「謝謝楊媽。」

「白醫生答應了?」楊護理師喜出望外,沒料到這個外表冷漠,對誰都熱不起來的年輕醫生,竟一口答應讓她介紹對象。「我想介紹我佷女,她今年剛升實習醫生,我想你們同行應該有話聊,而且我佷女很乖,沒交過男朋友喔。白醫生星期五晚上沒診,約下星期五見面好嗎?她這星期值班。」

「可以,下星期五若沒意外我應該沒事。」白峰齊爽快答應。

「好,回去我打電話給我佷女,其實我佷女仰慕白醫生很多年了。」

「我跟她見過面?」

「沒有,是白醫生在T大太有名,時常被教授們掛在嘴邊。我佷女說,教授們常拿你在實習的例子當典範,鼓勵他們要有判斷力。

「你記不記得中研院士車禍重傷,你堅持先做CT,在急診室跟住院醫生爭執那次?你那時還只是實習醫生,要不是你堅持先做CT,發現傷患腦部大出血,依住院醫生判斷直接先開胸的話,病患沒變成一縷亡魂,也成了植物人。

「我佷女見習那年常听教授們夸獎你,對你很仰慕,上個月听我說這個月我跟你的診,就拜托我找機會幫忙介紹……」

白峰齊對楊護理師媽媽式的長串叨念不以為意,听完點點頭,說︰「那約下星期五晚上見面,需要我去接她嗎?」

「第一次見面,不需要麻煩白醫生接來接去的。我跟她講好時間地點,再告訴白醫生。」

「好,沒其他事的話我先去吃飯,待會還有兩台刀。」

「沒事了,白醫生快去吃飯。」

白峰齊旋即搭電梯前往院內地下室的餐廳,走出電梯後他想,對方是實習醫生、沒交過男朋友,光是兩個人應該聊得上話、以及對方戀愛經驗空白這兩點,就是不錯的開始。

他非常厭惡亂七八糟的男女關系,潔身自好這麼多年,希望交個跟他一樣潔身自好的對象並不為過。

白峰齊走到自助餐廳,夾取三樣青菜、一道紅燒排骨、點了一碗白飯,這時間能挑的食物品項不多,用餐的人也少,他就近找個空位,坐下才吃了口白飯,一道粉紅身影便在他對面坐下。

「白醫生,這麼晚吃中餐啊?」開口的是跟婦科主任診的護理師林婉綺,上個月急診來了名車禍腦傷即將分娩的孕婦,他跟婦科主任合力救治,林婉綺當時也跟了手術。

白峰齊禮貌性點頭當回應,沒答話,繼續吃他的午餐,希望對方識趣離開,別打擾他吃飯,他不愛在用餐時社交。

「听楊媽說,白醫生愛喝不加糖的熱拿鐵,下午你有兩台刀,我幫你買杯熱拿鐵,好嗎?」林婉綺口氣熱絡。

白峰齊微皺眉頭,並不是他八卦,而是醫院里流言蜚語傳得快,耳朵沒有開關,時不時就能听見誰跟誰攪和在一起之類的事。非常不幸,這位林護理師正是最近盛傳的流言主角,謠傳她跟婦科主任婚外情有半年了。

他自然不會當她的面說些什麼,不過既然有對象,又來找他攀談,這種騎驢找馬的心態,他實在無法苟同。

「不用,想喝的話我自己會買,謝謝林護理師的好意。如果沒別的事,麻煩你離開,我不習慣邊用餐邊說話。」白峰齊果斷拒絕。

「不好意思,打擾你了,下回有機會我請白醫生喝咖啡。」林婉綺不以為意,甜甜笑了笑,她對自己的相貌非常有自信,她想要的男人,沒有得不到的,相信對白醫生也不例外。

都說女追男隔層紗,她深信再冷硬的男人,面對她的柔情,就算一次兩次不買帳,許多次後總會軟化。以她的外貌條件,怎可能軟化不了這位神經外科最有價值的冰冷男神。

白峰齊沒笑也沒答腔,拿著碗筷不動,等著她離開的意味明顯。

林婉綺笑得兩個彎彎酒窩盛放,她姿態優雅起身,緩步走開。

白峰齊見人走開,繼續低頭吃飯。他細嚼慢咽花了二十分鐘解決完中餐,拿起免洗餐盤與紙碗,走到洗手間,將紙碗盤的油膩用水沖去大半,仔細瀝掉多余水分,再將自己的不袗筷沖洗干淨,最後才把免洗餐盤與紙碗丟進回收桶。

正準備離開餐廳,他走過一張用餐桌,皺起了眉頭,猶豫一瞬間往回走至桌邊,他輕輕敲桌面,對兩位妙齡女子指了指不遠處牆柱上張貼的警語。

「醫院禁煙,那麼大一張標示你們沒看到?」

兩個吞雲吐霧的年輕女子抬起頭,原打算送這多管閑事的男人白眼兩對,結果迎上一張五官深邃漂亮的俊臉,她們的氣焰轉眼消失大半,震懾于帥哥的強大氣場,其中一名年輕女子吶吶開口。

「對不起……」兩人一前一後,將煙捻熄在空紙杯里。

「別忘記做垃圾分類。」白峰齊蹙眉看著空杯里的煙蒂,覺得很不順眼。說完,他轉身走人。

來到電梯前,他腦海里忽然閃過一張濃妝艷抹的臉,想起那個打算去吸煙室抽煙的公關經理,相較之下那位倪經理體貼懂事多了。

呿,他著什麼魔,居然莫名想起她?都快一個月了吧。

他彷佛能清晰看見她輕浮揚笑的嘴角,帶著倔強的弧度,為什麼覺得她倔強呢?為什麼快一個月了還能記得?

按理,一個月足夠他將不相干的人忘得一干二淨……

甩甩頭,電梯門打開,他走進電梯,打算到一樓便利超商買杯熱拿鐵,喝完咖啡,又得接著忙碌了。

不上濃妝的倪,看起來年輕許多,眼楮大而明亮,笑開來似心形。她在台北市區精華地段購置了兩房一廳的房子,一個人住。

二十七歲的她,生活十分規律,傍晚五點出門,凌晨三點半回到家,五點前睡覺,中午十二點起床吃第一餐,休息一小時,接著運動一小時,運動後洗澡,閱讀一小時,然後化妝,準備出門上班。

倪的生活其實既規律又無趣,工作的日子每天就是兩點一線,上班的Lily招待所與家里,甚少安排其他交際應酬。

她的笑、她能拿來應酬交際的力氣,全用在工作上了,不工作的時間,她不愛對人笑,尤其是男人。

一個月里倪排休八天,不上班的時間她才會安排活動。

好比這天,她將為罕病基金會募款活動擔任義工,不是她善良熱心,而是她認為長時間在夜晚工作的自己需要陽光,至少,她是如此看待參與公益這件事。

倪將長發隨意紮成馬尾,臉上擦過防曬霜,唇瓣抹上淡粉色潤唇膏,上身穿一件淺鵝黃Polo休閑衫,搭黑色牛仔緊身褲,腳踩一雙花色平底帆布鞋,肩背深褐色帆布袋,里頭裝錢包、保溫杯、鑰匙、一本快看完的原文小說、一本打算看完原文小說後接著看的推理小說。

輕便裝扮的她,看來清秀又帶著幾分書卷氣,跟工作時的成熟嫵媚模樣大相徑庭。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