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靈泉藥娘 第二十章 皇宮叛亂皇上昏迷

夜已深,藥園谷里除了偶爾傳來夜梟的陰駭長鳴,還有溫泉池里流動的水聲外,一片寂靜。

艾芳馡懶洋洋地趴在用玉靈山上特有的雪花石做成的溫泉浴池邊,任由一頭青絲隨著水波晃蕩,眼瞼似開似闔,透過通氣窗上的琉璃片遙望著星空。

藥園谷有地熱,為了沐浴方便,在蓋這院子時,她特地在自己屋子里規畫了這間獨立的沐浴間,又讓人在屋後挖了個浴池,修了一條水道將溫泉水引進這里。

這個溫泉池平時只有她一人使用,她總愛在忙完藥園的事情後,到這沐浴間泡溫泉,再加滴靈泉水,等她泡完澡便能精神百倍,之後再回京。

除了那次幫太子進行最後療程,曾住到藥園谷外,平時她很少會住在藥園谷,這一次會再住進來,是因為最近有一批新藥草要從暖房移出,栽種到藥圃上。

這批藥草很珍貴,根部只要一不小心有所損傷,整株藥草就種不活,此外,種植深度也很重要,稍微有所誤差也都種不活,嬌貴得很。因此她早早住進藥圔谷里,全程盯著長工們的栽種手法是否有按著她的指示跟交代進行,只是身體力行的結果就是讓自己也累得跟條狗似的,還好有溫泉跟靈泉水可以舒緩她的疲憊。

摸黑來到藥園谷的君天寧,進入沐浴間看到這誘人的香艷畫面,眸色燃起一抹火熱,「我可以想成是馡馡在誘惑為夫嗎?」

艾芳馡舒服得有些昏昏欲睡,听到這調侃的聲音,馬上驚醒,睜開眼楮,「天寧,你怎麼來了?」他不是說最近京城局勢有些詭譎,他要跟商團幾位心腹大老討論一些重要事情,無法陪她到藥園谷來嗎?

「想娘子了,為夫自然要過來。」他嘴角揚起一抹笑意,解下身上的衣袍跟她一起泡進溫泉池子。

……

歡愛過後,他低下頭吮吻著她的額,揚著滿足的嘴角看著她還燻染著情|欲、泛著嫵媚艷紅的臉蛋,「馡馡,還好嗎?」

她橫他一眼,「你覺得被頭惡狼毫不留情的啃食後,能好到哪里去?況且那還是一匹餓很久的惡狼。」

他拉起她柔軟的手,放到唇邊細吻了下,一臉委屈,「一匹餓了許多天的惡狼,看到當前的美食自然不會放過,而且再來有可能又要餓上一陣子,不趁此機會填飽,要待何時?接下來為夫只能用思念品味娘子的美好。」

她納悶的抬起頭,看著眉宇間染著一抹愁色的他,「發生什麼事了?」

「每年的秋獵都是在仲秋之時舉行,今年西山大營鐵騎兵以秋獵為由,現在才伏月,竟已領了兩萬鐵騎兵駐扎壽豐圍場,那陣仗像是要去前線作戰而不是狩獵演練。皇帝曾下旨意要公孫猛帶兵退回原駐防地,可公孫猛抗旨不遵,只給皇帝一句話,再退回西山,軍需所費的開銷會很大,便依舊在壽豐圍場進行演練,等待秋獵。」

她歪頭看著他,似乎也察覺到一絲不對勁,「壽豐圍場離京城似乎只有一天半的距離……兩萬大軍如果要叛亂,是很簡單的。」

他點頭,「就是這一點讓人擔心,不過目前沒有收到公孫猛打算叛亂的線報。他雖手握八萬鐵騎兵,可這一次前來的只有兩萬,京城的御林軍有五萬,公孫猛要是叛亂起兵,負責京城防衛的五萬御林軍是夠的,皇帝這才沒有強烈要求他一定要退回去,而是暗中觀察這兩萬鐵騎兵的動向。」

「不過雖然你跟皇帝還有太子交情都很好,但你是商人,這關你什麼事情?」她真覺得君天寧可以去當官了,每天忙得團團轉,忙的事情還有一大半都跟朝廷有關系。

「當然有關系,一旦戰爭發生,損失最大的可是商人,必須時時緊盯動向,而且我還是皇商,必須更加謹慎,提高警覺。」

「也是,不過你得小心點,千萬別受傷或是著了人家的道。」

「放心,為夫好不容易才娶到你,說什麼都會為娘子保重自己的。」他又趁機用力的親了下她的紅唇。

這力道之大,把她的唇都親腫了,而且她還感覺到某個疲軟的家伙又緩緩昂頭升起,沒好氣的推了推他,「好了,不要借機又想要使壞,我好累,明天一早還要起床忙呢,你想害我下不了床嗎?」

他勾起她的下顎,吮了下她撅著的紅唇,「這是為夫最大的願望。」

她佯怒,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這是一莊之主說的話嗎!」

「莊主也是男人,一個拜倒在自己妻子石榴裙下的男人……」他無聲的笑了聲,還打算低頭吻幾下妻子,逗弄逗弄她,卻听到前門傳來急切的拍門聲。

艾芳馡也听到了,撐起身子看向沐浴間的門扇,「這麼晚了,誰會來?」

不一會兒,今晚負責守夜、睡在外間芍藥前來,隔著沐浴間的門扇道︰「姑爺,是海濤,他說有重要的急事要稟告姑爺。」

「我知道了,讓海濤到前頭的花廳等我。」他看了眼緊掩的門扇,抱著艾芳馡起身,「恐怕京城真的出事了。」說完,他拿過一旁的干布巾將兩人包裹起來,抱著她走回房間,將她的衣物塞到她懷中,自己先動手著裝。「一會兒讓芍藥進來幫你擰干頭發。」

「不用擔心我,你趕緊去前頭花廳看看發生何事了。」

約莫半刻鐘後,君天寧匆匆回到屋里,臉色很不好看的看著還在擰干青絲的艾芳馡,「馡馡,為夫必須上趕回京城,宮里出大事了,御林軍造反,廢後跟廢太子今晚被人從冷宮中救走,現在京城一片紊亂,許多人趁機打劫商鋪,為夫必須回山莊坐鎮,你這陣子就待在藥園谷里,不要出來,等一切都穩定了,為夫會來接你。」

他套上大氅,拿過自己的防身武器轉身便要走。

她拉住他的手臂,「天寧,一切小心,我在這里等你!」

他沉點下顎後,與海濤等人匆匆離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大雪紛飛的深夜,艾芳馡坐在窗下的矮榻上,望著緩緩飄下的皚皚白雪,不知怎麼的,看著眼前這一片荒蕪的雪景,心中有著說不出的惆悵和心慌。

半夏用湯婆子烘暖了被子,呼喚看著夜景看得有些失神的艾芳馡。「小姐,棉被暖和了,可以上床睡覺了。」

「你們也下去休息吧,天冷了,不用再給我守夜,下去吧。」她走到床邊,躺下前,交代了下。

「是的。」

躺在床榻上的艾芳馡明明已有睡意,卻怎麼也睡不著,翻來覆去,最後只能睜眼看著窗外飄落的雪花發呆。

她已經有好些天沒見到君天寧了,也不知道現在外邊的情勢如何?習慣有他在身邊後,就連睡著都會讓人無形中產生安全感,可這些日子他不在身邊,她總是睡不安穩,一到晚上便心慌不已,擔心他出事,最後只好又拿了件君天寧的衣服抱在懷中,聞著上頭清冷的氣息,這才感覺心踏實了些,睡意也在這時慢慢襲上……

夜越深,雪下得越大。

「馡馡、馡馡!」

艾芳馡隱約感覺到床邊不斷傳來刻意壓低嗓音的呼喚聲,到後來,她整個人甚至被搖晃,有人好似在踫觸她的臉,這讓她睡得很不安穩,只能勉強睜開疲憊的眼眸。

當她看到床榻邊站著的那個黑衣人,猛然一驚,整個人彈了起來,「啊!」嚇得要放開嗓門驚聲尖叫,卻立刻被圈進一個溫暖的懷抱,嘴巴也被捂住,耳邊傳來熟悉的溫柔嗓音——

「馡馡,別怕,不要出聲,是我!」

「天寧,你做什麼啊,不點燈還穿著夜行衣,嚇死我了!」她倉皇地推開他的擁抱,冷靜地看著黑暗中的君天寧,馬上又問道︰「外面雪下這麼大,你怎麼還會過來?現在京城穩定了是嗎?廢太子跟廢後抓到了嗎?」

「還沒,出了件大事!」他搖頭,「先別問這麼多,趕緊起來換衣服,穿得保暖些,帶上藥箱跟我回京。」

她楞怔了下,緊張地拉過他的手,「你受傷了?」

「不是我,廢太子跟廢後被救走後,宮中發生宮變,負責守衛宮城的御林軍里,其中一支有一萬士兵的符虎營統領跟駐扎在壽豐圍場的兩萬鐵騎兵領兵叛變,而今日,皇上突然陷入昏迷。」

「昏迷?!」

「太子只信任你跟大舅子,現在修杰不在京城,只有靠你了,你快換衣服跟我走,否則我怕會來不及!」

她火速下床,沖到屏風後,「你等等。」

不一會兒,她已換上一套翠綠色窄袖鋪棉襦衣,外罩件粉色短褐,下搭件翠綠色的鋪棉長褲,一頭長發隨意用繩子綁了個馬尾,披上紫貂大氅,拿著藥箱自屏風後出來。

沒有驚動任何人,君天寧帶著艾芳馡悄悄離開藥園谷前往京城,守城門的士兵是單憬陌的人,開了側門讓他們棄馬悄悄進京。

君天寧領著她,借著月色穿梭在寂靜荒涼的巷弄里。

透過月光,艾芳馡看到原本繁華的京城才幾天的時間,現在已是滿目瘡痍,心頭不由得一陣唏噓。

君天寧牽著她走到一輛停在隱密轉角的馬車,「馡馡,來,快上車。」

他們坐穩後,馬車隨即往皇宮的方向駛去。

君天寧拿了本醫案放到她手上,「這是太醫記錄皇上的醫案,你看看,也許等等對你有幫助。」

她看完醫案後,靜靜地靠在在車壁旁,蹙著眉頭看著神情嚴肅的君天寧,「從醫案看來,這些用藥都是用來止痛的,跟治療昏迷無關。」

「皇上這次昏迷不醒的事沒那麼簡單,有可能很久之前整個太醫院的太醫就都被收買了。」看了上頭的會診日期和太醫名字,艾芳馡心下暗松了口氣,還好上頭沒有哥哥。

「正因如此,只能找你。」

她眉毛劇烈抽了抽,「天寧,你明知這是一條直奔死亡的路,還拉著我去找死,這就是你這個為人丈夫對妻子的感情?」

他淺笑打趣著,「這不是還有我陪著你嗎?放心,我不會丟下你的。」

「你!」她歪著頭盯著他,上上下下把他瞧了一遍,很難相信這時候他竟然還能跟她說笑,最後只能無奈的嘆氣,「看在你對我不錯的分上,就勉強跟你湊一對,陪著你往死亡大道狂奔,做一對亡命鴛鴦,不過你記得跑在我前面啊,我可不想當你的墊背。」

他屈指彈了下她的俏鼻,「淘氣,放心,我還是有點功夫的,保你平安絕對沒問題。」

她抱拳,「感激。」

「這是為夫應做的。」

就在兩人的打趣中,馬車緩緩在距離宮門外不遠的一處林子旁停下,君天寧領著她走進林子,來到一座荒廢的墳墓前,一陣摸索後,墓碑緩緩打開,露出一條幽暗的通道。

「這是通往皇宮的秘道,現在宮里十分混亂,敵我不明,兩軍對壘,我們只能從密道進出,為夫也是從這里出來的。」他拿出夜明珠照亮整個通道,「來,小心些。」

「只是……半夜真的能在宮中行走嗎?」

「已經安排好了,小心點,一會兒行動時動作要快,為了安全起見,別引起其他守衛注意。」

約末一刻鐘,他們兩人從御花園的假山出來,她抬頭看了眼不遠處那戒備森嚴的高聳宮牆,馬上有人偷偷領著他們兩人從另一處幽秘的小徑進入一座荒廢的院子,再推開一扇小門,又有一名白發蒼蒼的公公帶他們避開宮廷內的重重守衛,熟門熟路的繞過小巷來到皇帝的寢宮。

「這是……」

「這是皇宮秘巷,除了守護密巷的人跟皇帝外,其他人一概不知。」

守在宮殿門外的滿福公公看到君天寧,彎著身體壓低聲音行禮,「君少莊主,皇上情況越來越糟糕,您趕緊進去吧!」

君天寧微微點頭,牽著艾芳馡進入寢殿。

艾芳馡來到龍榻邊後,連忙收束心神,將所有注意力放在皇帝身上。只見他面色粉紅瑰麗,唇色艷紅,就像是一個健康的人正在沉睡一樣,但確實是陷入昏迷。

她將手搭在皇帝的脈搏上,仔細地听脈,這脈象……

這時,得知他們已經進宮的單憬陌也匆匆趕來,見她正仔細的為皇帝檢查,便跟君天寧站在一旁等候。

約莫一盞茶的時間,她才收回手,臉色有些沉重看著他們兩人,問道︰「皇上昏迷幾天了?」

「三天。」單憬陌神色凝重地問︰「父皇現在情況究竟如何?君少夫人,請你如實告知。」

「中毒,而且中的是……」她一臉糾結,尷尬的看了他們兩人一眼,難以啟齒,「媚毒。」

媚毒?!他們兩人的眉毛劇烈的抖了抖。

她翻翻白眼,盡量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解釋,「這種毒是混在燻香之中,每天聞一點,並不會有那些中了大量媚香時的激動反應,年紀輕、身體強壯的人也許聞一些會沖動,可皇上已經是知命之年。

「咳,那一方面的需求不是那麼大,所以不是每一次都會解決,這些沒有排除掉的媚香日積月累沉澱在體內,卻又無法抒發,就會成為致命毒素,一旦毒發陷入昏迷,便不會再醒來。」好尷尬啊,為什麼她一個小婦人要跟兩個大男人解釋這麼曖昧的事情!

「該死,宮中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單憬陌怒道。

艾芳馡壓下滿心的尷尬,瞄他一眼,「怎麼不會有,太子,可別忘了您當時是怎麼中毒的,如果不是在每日的食中加入,讓人察覺不出,你又怎麼可能會坐在輪椅上這麼多年。」

「馡馡,這些燻香都是宮廷里的制香師制作的,更是經過嚴格檢查才會送到各個宮中,怎麼還會如此?」君天寧有些不解。

「例如飲食,毒不需要加在食物里,只要將毒抹在器皿的蓋子上,形成水氣再滴進食物里,這不就中毒了,試吃也吃不出來。」

他們兩個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

她拿起床榻邊的香爐仔細觀察,「至于燻香,本身的材料沒問題,但是只要在這屋內不起眼角落抹放上相克或是融合的材料,當燻香點燃,兩者結合就會成為致命的毒香,所以可以說是防不勝防。」

「如此這案情就會變得十分棘手,都不知該從何處查起。」單憬陌氣憤的槌了下一旁桌幾。

君天寧安撫他,「憬陌,冷靜些。馡馡,你有辦法讓皇上清醒嗎?」

「好好配合我的治療,假以時日應該就能清醒。」

「可以慢慢治療,不過明天可以讓父皇先醒來嗎?」單憬陌問道。

「明天?!」她表情猙獰的看著他搖頭,「我又不是大羅金仙,不說針灸排毒很費時間,就連配制這解藥也很困難,等全部煉制出來到服下解藥,最快也得要五天的時間,而且不保證皇帝一服完藥馬上就能清醒啊!」

就算有空間跟靈泉的幫忙,也沒有辦法這麼快。

「不管用什麼方法,最慢三日,你一定要想辦法讓父皇醒來,不強求恢復意識,可父皇要睜開眼。」

「為何一定要三天?」前世她還沒活到皇帝昏迷前就死了,這後面的事情她也不知道。

「職掌西山大營八萬鐵騎兵的元帥公孫猛是廢後的嫡舅,廢太子跟廢後就是他派了兩萬先鋒兵跟御林軍里的叛軍里應外合救走的。西山大營剩余的六萬鐵騎兵最慢三天後到達京城,這六萬大軍其中有五萬只效忠父皇,並不曉得這是一場陰謀,因此只要父皇清醒,這五萬大軍便會退下,不會參與戰事。」單憬陌解說著目前的戰況。

「趕來救援的北林先鋒軍,最快要四天才能趕到,這一次戰役,我方損失約一萬五千人,叛軍也差不多是這個數,因此只要能爭取到時間,便能反敗為勝,而最關鍵人物還是在父皇!」單憬陌有些激動。

「馡馡,一旦廢太子目的達成,他第一個要除掉的便是太子的黨羽。」

她驚駭怔愕的看著看著君天寧,等等,太子的黨羽,這不就也包括她嗎!

看著她的表情,隨即知道她心里的吶喊,君天寧沉重的對著她點著下顎,「是的,所以,我們現在是一條船上的人,必須同舟共濟。」

她嘴角僵硬地撇了撇,「該死的君天寧,我才剛嫁給你,你就拉著我一同共赴黃泉!」

他再度露出好看的笑容,「我不是說了,我會陪著你一起的。」

「你、你給我記著,敢這樣設計我,我不會饒你的!」她一面忿忿的磨著牙,一面拿出金針,「皇上救醒後,我們就和離,以後路上踫見也不用打招呼!」這家伙簡直就是一頭養不熟的白眼狼,重生不容易,為了生命安全,她決定遠離這欠扁的男人,否則到時候她被他坑死,找誰哭去!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