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傻夫也是有爪子 尾聲

五年後。

莫宸有了一子一女,兒子叫莫庭生,女兒叫莫水生,一個五歲一個三歲,都是正好玩的年紀。

由于莫宸常拿這兩個名字與雀兒調笑,逗她抗議嬌嗔,想不到某一天竟被莫老夫人給听到了,在不明就里的情況下,莫老夫人居然很喜歡這兩個名字,所以就這麼定了,而老夫人最近也期待著他們什麼時候再替她添第三個曾孫雲生呢!

這一日庭生與水生正在午睡,雀兒趁機到廚房做了一大堆點心,想著自家夫君及祖母好久沒吃到她的手藝,老是有意無意暗示她,而庭生與水生也只吃她做的點心,所以不管為了老的還是為了小的,她都得忙這麼一趟,而且做得興致勃勃。

好不容易點心出籠,在等待放涼的時候,雀兒先離開廚房去梳洗一下,沒多久,有人進了廚房——

先是春夏秋冬四婢,她們早就知道雀兒來做點心,等雀兒一走,她們便悄悄的摸了進來,想偷吃個一小塊。

沒辦法,這一屋子的人都眼巴巴的在等少夫人的點心,她們若不先偷吃點,說不定還吃不到呢!

「一人只能吃一塊,不然會被發現的。」四婢互相傳著話,便一人拈了一塊。

想不到正要吃的時候,外頭居然傳來腳步聲,四婢一時情急,看到一旁高大的碗櫃有個暗處,便齊齊躲了進去,手上的點心都還來不及吃。

這次進廚房的人赫然是大牛,他靈敏的鼻子早就聞到了香味,又在外頭遇到雀兒,他連忙跑來也想偷吃,而且大牛可沒像春夏秋冬那麼客氣,一手抓了兩個就塞進嘴里。

「好吃、好吃!」大牛意猶未盡,口中食物都還沒吞下去,又伸手抓了兩個。

想不到此時外頭又有動靜,似乎有人又要進來了,大牛差點被噎死,連忙身子一矮,往碗櫃旁的桌子底下鑽去,還順手撈了一個竹籠蓋住自己龐大的身軀。

只是碗櫃與桌子離得近,大牛才剛躲好,就看到四婢的腳,他還沒反應過來,就先被冬兒踢了一腳,還罵了一句,「貪吃鬼!居然偷吃那麼多!」

不待大牛回應,外頭又進來了一個人,躲起來的四婢與大牛定楮一看,竟然是堂堂的莫家家主莫宸。

顯然他也是為了點心而來,而且他比大牛貪心多了,隨手抓了一個食盒,直接就把點心往里頭放,邊放還邊咕噥著,「可惡,現在點心都只有那兩個小鬼有分,我這個做爹的居然還得偷偷摸摸才有得吃,真是反了……」

他裝得意猶未盡,想著再多拿兩個,這時候廚房外似乎又有人來了,他心忖自己身為家主,偷吃可不能讓人抓到,便抱著食盒往暗處一閃。

這麼一閃,恰好與四婢撞個正著,五個人就這麼面面相覷。

「你們躲在這里做什麼?」莫宸沒好氣地問。

「少爺來干什麼,我們就來干什麼。」春兒無奈地回道,還順帶踢了踢桌下。

「桌子下還有一個大牛呢!」

莫宸的視線往下一移,果然看到大牛無辜的笑臉,這家伙躲在桌子底下,居然還能吃得滿臉餅屑。

此時廚房又躡手躡腳的進來了一個人,躲起來的人一看,全都錯愕得張口結舌,居然是府里最德高望重、莊嚴無比的莫老夫人?

莫老夫人一看到雀兒做好的點心擺在桌上,馬上露出笑容,她走了過去,先拈起一塊放進嘴里,滿足得眼楮都眯了起來,隨即忍不住恭怨道︰「宸兒和雀兒真是越來越不象話了,點心做好了居然都只拿一點給我,那一點哪夠我塞牙縫!」

听到莫老夫人的話,躲在暗處的莫宸忍不住翻了記白眼,心忖祖母你還有一點,我可是連一點都分不到啊!

莫老夫人不愧是莫宸的祖母,當下找了一個更大的食盒,開始搜刮起桌上的點心,看得那些躲起來的人膽顫心驚,怕莫老夫人把點心全拿光了。

廚房外,赫然傳來了孩童清脆的笑聲,以及雀兒溫柔哄孩子的嗓音,莫老夫人表情微變,也來不及放下食盒,連忙就往碗櫥旁一躲——

嚇!現在是怎麼著,開家族大會嗎?

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每個人手里不是拿著食盒就是拿著點心,來做什麼已經昭然若揭,不用解釋了,至于桌下的大牛,又被多踢了兩腳,誰教他吃得最多。

雀兒帶著庭生及水生進了廚房,邊笑道︰「娘做好了點心,現在應該涼了,可以吃……咦?怎麼少了那麼多?」

「娘,點心少了嗎?會不會是遭小偷了?」庭生好奇地問。

「吃吃,水生要吃吃……」三歲的小水生被雀兒抱在懷里,但一直想往桌上爬。

「沒關系,還是夠你們吃的,只是這也太奇怪了……」雀兒將水生往地上一放,拿了兩塊點心分別給兩個孩子。

至于那群躲起來的小偷,要麼看天、要麼看地,全都心虛得不敢吭聲。

水生開心地拿著點心在廚房里走著,好奇地這兒摸摸那兒摸摸,突然走到了桌邊,一把將蓋在大牛身上的竹籠扒了下來,頓時一大一小廣打了照面。

水生沒料到有人,嚇得立即放聲大哭,庭生倒是冷靜,沖過來保護妹妹之余,也不由得驚叫道︰「大牛叔叔,你怎麼躲在桌子下面?」

大牛干笑著從桌子底下爬了出來,抓著頭正想解釋,但動作太大,頂起桌子撞到了碗櫃,落下了幾個碗,恰恰砸碎在莫老夫人腳邊。

雀兒忙著過來護著孩子時,好死不死看到了莫老夫人的腳,接著抬起頭一看,看到不僅是老夫人,連自家相公,還有春夏秋冬全躲在這兒,而且都臉色尷尬,像做錯了什麼事一樣。

「你們都在廚房里做什麼?」雀兒不解地問。

「呃……我們听到廚房里有聲音,懷疑有老鼠,才進來看看。」秋兒靈機一動,連忙替四人解套。

「我……我來抓老鼠。」大牛也突然靈光起來。

「我……我來看看他們老鼠捉得如何。」莫老夫人居然也跟著睜眼說瞎話。

最後只剩下莫宸沒有理由,他看了看表情奇怪的雀兒,又看了看一臉天真的兩個孩子,最後雙手一攤。「我來偷點心吃,就遇到他們。」

其實每個人手上都拿著點心,找理由只是給自己台階下,雀兒一看就明白了,但莫宸居然把事實給點破,每個人都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莫老夫人還敲了下他的頭,在心里暗恨孫兒怎麼會呆成這樣。

雀兒忍俊不住的笑聲打破了這有些尷尬的氣氛,她對著眾人說道︰「這些點心本來就是要做給大家吃的,只是要等放涼才會叫人送過去,但大家似乎都等不及了。好了好了,是我沒和大家說清楚,沒事了。」

「太好了!」四婢與大牛都松了口氣,在雀兒的首肯下,搬走了一堆點心,要拿去與眾人分享。

「嗯哼,我的份,叫人送到我房里就好。」莫老夫人也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走了出去,但她事先摸走的那個食盒,還好好的揣在懷里不肯放。

最後,廚房里只剩莫宸一家四口。雀兒整理了一盒子的點心,帶著水生與庭生就要離開,想不到莫宸竟緊緊地跟著她,還抱起了水生,像是怕被丟下似的。

「夫君,你不用忙鍛造坊里的事了嗎?」雀兒好笑地問。

「那里的事可以緩點,但點心不快點吃就沒了。」莫宸正色回道。

「會把你的份留給你,夫君還是快去辦正事吧!」

「沒關系沒關系,反正今天都荒廢了,誰不知道現在跟著娘子才有肉吃啊!」

「你都這麼大的人了,還跟孩子搶點心。」

「我不只要跟他們搶點心,還要跟他們搶娘呢!雀兒,你不覺得我們也該來制造一下雲生了?」

「夫君,你……」

「娘!娘!雲生是我們的弟弟或妹妹嗎?曾祖母跟我們說過會有雲生的……」

雀兒沒好氣的瞋了笑不可抑的莫宸一眼,黑馬再勾起溫柔的甜笑看向兩個可愛的孩兒,感到無比的溫馨。

過去的莫家對她而言,如同一個牢籠,但現在的莫家,卻是她的天堂。

【全書完】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