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轉行當首輔妻 第一章

信義商圈的私人企業大廈前,一排黑頭車在氣派的大門前停下,一群西裝筆挺的黑衣人魚貫上前,自動分成兩列迎接正從黑頭車上下來的大人物。

黑頭車的後座車門陸續打開,下來的清一色是男性,有老有少,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些人之中,全以最高大英挺的年輕男子為首。

「總經理辛苦了。」一名男特助上前迎接走在最前方的年輕男子。

年輕男子身高修長,一身名牌西裝襯托下,更顯年輕俊美,特別是他身上有股天生的領袖氣質,就算不說話,光站在那兒也是眾人焦點。

這就是樊仲宇,樊氏大家族最受寵的第三代,更是一手幫著樊家的黑道事業成功漂白,轉型成為跨國企業的最大功臣。

說起來樊家能有今天,得追溯到樊仲宇爺爺那一代,樊家一直游走在黑白兩道,什麼生意都做,什麼人都結交,好的壞的都有,自然也是好事壞事都干盡。

到了樊仲宇父親那一輩,樊家內部開始有分家的雜音,樊仲宇有四個叔伯,個個都爭著當老大,不過樊爺爺臨死前說了,樊家打死都不能分家,更將名下所有財產成立信托,有十多個律師聯名看管。

想分家的人沒轍了,就算心里不願意,但也只能遵照老人家的遺訓,繼續以大家族的方式生活在一起。

不過,樊爺爺的遺訓可不只這一樁,他老人家臨終前,在律師的見證下,親口點名將樊家主要事業的領導人位子,轉交到樊仲宇手上,當時樊仲宇人還在美國拿哈佛學位,一時趕不回來,只能透過越洋電話听老人家留下遺言。

「仲宇,我這麼多兒孫之中,就你一個不胡涂,也最成才,只有把樊家交給你,我才能真正放心。樊家你一定要給我好好的扛,不要辜負我對你的期望。」

樊爺爺只扔了這麼一句給樊仲宇,沒多久就因肺癌末期,抵不過病魔的折磨而病逝。

原本最不願沾惹樊家事業,對人生規劃另有打算的樊仲宇,因為爺爺的遺言,完成學業後,被迫只能回到家族里掌管樊爺爺辛苦打拚的事業,開始了樊家的漂白計劃。

「漂白?我們樊家在道上有頭有臉,政商人物也要讓我們三分,有什麼好漂的?鬼扯!」

樊仲宇在進行改革的時候,毫不意外地,受到了那些叔伯的大力阻撓與反對聲浪。

幸好沖著樊老頭子的遺言,以及樊仲宇不屈不撓的鐵腕作風,還有為了龐大的利益,那些叔伯最後也不得不讓步。

如今樊家已經是跨國性的房地產開發大型企業,在東南亞以及星馬等地都有投資事業,除了買賣房地產之外,更懂得適時投資商圈建設,迅速累積資產。

樊家的成功轉型,成功堵住了那些叔伯的嘴,也讓那些父叔輩的幫派分子,不敢再小看樊仲宇這個年輕人。

「總經理,會議室已經準備好了,要請董事們過去嗎?」男特助請示著樊仲宇。

樊仲宇揚了揚濃眉,看向後方那些叔伯,今天是開董事會議的日子,才能見到這些平日不和的親戚們聚首。

「讓他們先進去吧,我一會兒就過去。」樊仲宇一邊接過特助王志維呈上來的急件公文,一邊朝公司大廳移動腳步。

身為這樣備受矚目的黑三代,樊仲宇肩上的擔子很重,幾乎沒有喘息的余地,昨天晚上人還在新加坡勘查新開發的商圈,今天凌晨就搭飛機回台灣,準備趕回來開董事會議。

「總經理,您父親剛才來過電話,說他今天不會出席董事會議。」王特助亦步亦趨跟在後頭,很不安的通報著。

「這個賊老頭,又打算神隱了。」樊仲宇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樊仲宇的父親是好好先生,從小夠兄弟欺壓到大,從來沒想過要爭什麼,偏偏生了樊仲宇這樣一個光芒四射的兒子,他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的兒子居然會成為樊家的領導人。

「幫我撥一通電話過去,告訴我父親,今天的董事會議也是家族會議,請他務必要出席。」

「好的,我立刻撥電話。」王特助當下抽出手機準備撥打。

驀地,走在前方的樊仲宇忽然停下腳步,王特助一個收勢不及,差點迎頭撞上。

發現樊仲宇瞇著眼,望著正從電梯中走出來的水電維修人員,王特助納悶之余,不由得緊張起來。

「總經理有什麼問題嗎?」

「那兩個維修人員是怎麼回事?」樊仲宇嘴角一勾,露出饒富興味的笑。

「呃,好像是總務部門的電燈壞了,所以就找來維修人員順便巡視其他部門的電燈。」

王特助的話剛說完,樊仲宇已經走上前,堵住了其中一名維修人員。

那名維修人員身穿灰衣黑褲工作服,身材縴細,不算高,但也不矮,頭上戴著一頂黑色棒球帽,肩上背著工具包。

他一路壓低帽檐往前走,目光落在地面,非常低調。

不過,就在他準備往門口走的時候,一雙光可鑒人的皮鞋忽然跳進眼底,緊接著頭一抬,差點撞上一堵精瘦的胸膛。

他當場僵住,攬緊了肩上的工具包,依然壓低帽檐沒抬頭。

「景氣不好,想不到連地檢署都開始裁員了?」樊仲宇對著被他擋住去路的水電維修人員打趣地說道。

王特助在旁邊看著,一臉狀況外的尷尬。現在是什麼情形?

維修人員還是悶不吭聲。

樊仲宇實在太高大了,為了看清維修人員的臉,他還得彎下腰,親自動手掀開對方的帽檐。

嚇!猛然對上那張笑得很囂張的俊臉,袁心怡登時嚇了一跳,整個人往後退了好幾步。

「你、你干什麼?!」她怒罵。

王特助傻眼,搞了半天,原來這個維修人員是女的!這是怎麼回事?!

樊仲宇一臉幸災樂禍地睨著袁心怡。「堂堂一個檢察事務官,幾時轉行改當水電維修工?」

真實身分被當面拆穿,袁心怡當場氣得跳腳,頭頂直冒煙。

「樊仲宇,我的事不用你管!你最好管好自己就好!」

「妳這麼千方百計想混進我的公司查案,我怎麼能不管呢?」樊仲宇戲謔的挑起一道眉梢,故作邪氣的模樣,讓袁心怡又恨得牙癢癢的。

「袁小姐,妳怎麼會……」王特助也認出她的身分,錯愕的指著她。

大約半年前吧,樊仲宇的某個堂弟卷入了某樁暴力殺人案件,這案子另外還牽涉了一樁土地開發案,樊家因此被某個檢察官盯上。

而袁心怡正是該檢察官的助手,是個年輕不怕惡勢力的檢察事務官。

雖然只是事務官,但是除了處理公務之外,袁心怡經常自告奮勇,幫著檢察官四處搜證查案,非常熱血上進。

也就是在查樊家案子的時候,在一次搜證中,袁心怡認識了樊仲宇,而且還結了不少老鼠冤。

「依我看,有人是假裝成水電維修工混進來,想來個非法搜證。」樊仲宇故意鬧著袁心怡。

果不其然,他話一說完,袁心怡立刻心虛的漲紅臉兒。

「太可惜了,只差那麼一點,妳就可以成功溜走。」樊仲宇笑糗她。

這個可惡的樊仲宇,走到哪都踫到他,真是冤家!袁心怡露出想把他碎尸萬段的憋屈表情。

「看來那個工具包里,可能有一些不屬于妳的東西,恐怕我不能這麼簡單就放妳走。」樊仲宇故意伸手去扯她的工具包。

袁心怡立馬用雙手護住工具包,斥喝道︰「不準踫,里面是私人物品,你別亂來!」

「亂來的人可不是我。」樊仲宇伸出另一手摘去她頭上的棒球帽,將帽子扔給王特助。「帶袁小姐去我的辦公室,我要好好問一下袁小姐來這里的用意。」

「是。」王特助憋著笑看向一臉吃癟的袁心怡。「袁小姐這邊請。」

袁心怡紅著臉,惡狠狠地瞪了樊仲宇一眼,不情不願的跟著王特助進了電梯。

至于另一名水電維修人員,也就是袁心怡的同事,早就嚇壞了,趁著袁心怡被攔下的同時,一溜煙從側門逃了。

「樊總,需要去把另一個水電工請回來嗎?」樊仲宇的貼身保鏢上前詢問。

「不必了,我不在乎,我要的是眼前這一個。」看著臭臉走進電梯里的袁心怡,樊仲宇別有深意的笑了。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